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17章 第 17 章

我的书架

第17章 第 1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家里舒舒服服窝了两天后,景母让景铄去看看爷爷,说他不在家的这个月,爷爷天天念叨他,没事就要打个电话到家里问问,自己又不肯给他打,生怕打扰他学习。

本来景铄也打算今天去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已经跟爷爷通过电话,准备住两天。

临出门前,景母把要带给爷爷的东西都塞到了他书包里,顺便嘱咐了几句。

景铄低头换着鞋,嘴里嗯嗯应着。

他的头发稍微有一点儿卷,发梢在白天看起来泛着一丝橘黄,显得整颗脑袋毛茸茸的。

估计有段时间没剪头发了,额发稍微有点长,低垂着脑袋时,柔软的刘海搭在额前。

景母抬手把他额发往后拨了点,说:“你要剪头发了,刘海都可以扎小辫子了。”

说着景母一把抓起额前一个小揪揪,盯着自家儿子的脸,啧啧叹两声:“我儿子这么好看,以后便宜了哪家姑娘埃”

“我又不是女孩子,扎什么辫子,”景铄拨开他妈的手,晃晃脑袋跟景母挥手告别。

目送儿子三步两跨跑下楼的景母在门口探着脑袋叮嘱:“就住两天哦,再回家住两天,知道吗?”

“知道啦。”

爷爷住在旧城区老宅,一家人为了给景铄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计划着买了新区的学区房,从他们新区的家里要转两辆公交才能到爷爷所住的老城区。

公交停在大马路,景铄下车穿过热热闹闹的古城老街,拐进一条狭窄的巷子,没走几步就到了爷爷的老宅。

“爷爷。”一推开院子里的门景铄就喊。

听到动静,屋里走出来一个花白头发,穿着长褂,手里还拿着把折扇的老人。

老人挺直背脊,看上去精神抖擞。

“小铄来啦?”

“嗯。”景铄一抬眼就瞥见了爷爷的造型,顿了一下,比了个大拇指,“您这身真帅。”

爷爷咧嘴笑:“今晚要去老年社区,教一些老头老太写字。”

“我以为您要去广场相亲。”

爷爷嗔怪着瞪了他一眼,景铄嘻嘻一笑,把书包里景母交代他的东西拿出来:“这是我妈自己做的卤味,这是她做的鲜肉月饼,还有这个……”

景铄一样一样拿出来,挨个给爷爷介绍。

“你一回来,你妈可忙活了。”

把东西装盘,景铄忙进忙出还不忘问:“爷爷,小黄和小花最近来过吗?”

小黄是他头像上的流浪狗。

小花是一只流浪狸花猫。

它们俩尝尝结伴在一块玩耍,玩多了,小花经常以为自己是只狗,连附近居民喂得猫粮都不吃,只肯跟小黄抢着吃狗粮。

“来了,昨天还来了,”爷爷指了指门口,“喏,那儿还有我给它们喂的饭。”

老人年纪大了爱絮叨,景铄安静坐着陪聊,听着爷爷讲他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

比如近期有家公司想要跟他合作炒作,意图把他的书法作品价格哄抬起来,被爷爷拒绝了。

再比如前几天去广场边跳舞,一个老太太总是借口蹭到他身边,想要跟他手拉手跳双人舞,搞得脸皮薄的他最近晚上都不敢去广场打轱辘了。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事,说完又问景铄最近在学校里的情况,学习压力大不大,有没有谈恋爱。

一听到谈恋爱这三个字,景铄一个脑袋两个大,一把抱着自己脑袋:“为什么都要问我有没有谈恋爱?我才刚上大一。”

见孙子脸皮薄得耳朵尖都发红了,爷爷忍不住打趣,以过来人的架势说:“你这个年龄不谈恋爱你干嘛,你看看你,耳朵都红了,是不是有喜欢的小姑娘了。”

“没有,”景铄立刻反驳一句,趁机告状,“我爸不让我谈,他说我现在谈了对女孩子不负责任,要是被他发现打断我腿。”

“他敢,”爷爷哼一声,眉毛立马横起来,“我怎么养出你爸这么个老古董,我从小跟他说要对女生负责,没跟他说别交女朋友埃估计是被学校早恋的家长闹的。你放心,你该谈谈,爷爷给你做主。这么年轻,不谈恋爱干什么。”

说到这兜里的手机刚好响了一声,景铄拿出来看,是他们506的室友群。

群里于欢转发了一条论坛的帖子——

《惊!新任校草陈嘉树疑有男友?有图为证7

景铄眼睛瞬间瞪大,刹那间一溜烟的问题飘进脑子——

陈嘉树居然有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最近一直同进同出上课也没听他提过啊?所以前女友彻底不要了?就因为一次出轨被掰弯了?

性取向的流动性竟然这么强的嘛……

怀抱着一脑门的问号,景铄点进帖子。

[发帖人:匿名]

[内容:计算机学院迎新横幅镇楼。]

[图片]

景铄点开图片看,赫然是那句现在还挂在他们学院楼的横幅——

每一个1都能在计算机的世界找到属于自己的0。

下面紧跟着出现的一张照片不由让景铄微微眯起眼。

竟然是他和陈嘉树在图书馆被偷拍的合照。那会两人都安静地低着脑袋看书,好巧不巧那天他们都穿了相同的白色t恤,在光线明亮的窗口按下快门,再调个色,连景铄都差点被这唯美的画风带跑偏!

下面紧跟着一段发帖人的文字内容。

——坐标图书馆,当时看到的时候就被这两个小哥哥帅呆了!真的太好看了,比照片好看多了。最主要的是他们之间的那个气氛,感觉完全跟周围隔了一个屏障!

接着下面又紧跟了两张照。

其中一张是他们贴在燕林外甜品店内的便利贴,另外一张是他们并肩走进燕林的背影照,照片应该拍得比较匆忙,再加上夜色的关系,有点糊,但身形还挺好认的。

——更新,坐标燕林外的7司小铺甜品店。据说两人买了果汁后就进了燕林。大晚上的,尤其夏天,进燕林干什么,我相信不用我说了,大家懂得都懂。(ps:才知道其中一个小哥哥就是我校最近的风云校草陈嘉树,不得不说是真的帅。)

[图片]

——更新,他们班同学拍的,据说上课的时候他们俩一直咬耳朵,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傲娇][哼哼]。

景铄:“……”

他知道,他们俩只是在商量怎么回复骗子的微信!

看到最后景铄总算看明白了这个帖子,原来他就是陈嘉树疑有的那个男友!

[1l:这个小学弟我可以,我真的可以!好好看啊!!!太奶了吧,我觉得完全不比陈嘉树逊色啊!!!!!![舔]]

[2l:这两个学弟我也见过,经常同进同去,但不至于楼主说的那么夸张吧,完全是腐眼看人基。]

[3l:同意楼上,能不能别一天天拉郎配啊,他们一看就是普通同学的关系啊,这么帅的小哥哥何必勉强给他们组cp,给我不好嘛,我不嫌多,一三五一个,二四六一个,多出来一天我给他们放假。]

[4l:楼上我tui[呸]过于贪心没结果,我只要一个,小学弟给我就够了]

看到这一楼,景铄随便往下拉了一圈,退出帖子,群里于欢和他的绯闻男友已经聊了起来。

他随便翻上去看了几眼,主要都是于欢在调侃,而陈嘉树配合地回复一两句。

于欢还了他好几次。

[景铄:我看到了[emm]]

[于欢:我就知道凭你们俩这黏糊劲,这颜值,肯定会有人磕你俩。]

[景铄:无语jpg]

[景铄:他们侵犯了我的肖像权!]

[于欢: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于欢:那你快去实名举报]

[陈嘉树:[让我看看]]

群里刚跳出来陈嘉树的消息,他就戳来了一条私信。

[陈嘉树:这两天骗子有发消息来吗?]

[景铄:我登小号我看看。]

说着景铄切换了微信号,果不其然跳出来几条新消息。

是把微信名改成js的骗子号。

[js:美丽的女士,国庆快乐!]

[js:在做什么?]

[js:你爱穿蕾丝,一定很性感吧。]

[js:好想跟你认识啊,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js:想抱抱你。]

[js:摸屁股jpg]

每条消息几乎都在凌晨,并且日趋流氓。

景铄截屏发给陈嘉树。

[陈嘉树:……]

[陈嘉树:这个程度你应付不来吧?]

[景铄:嗯]

[陈嘉树:晚上有空吗?]

景铄想了想,晚上爷爷要去老年社区,那他好像没什么事。

[景铄:有,怎么了?]

[陈嘉树:那我打电话教你聊吧]

景铄琢磨了一下教这个字,想象了一下他们通着电话陪一个骗子聊骚的场面,有点窒息,遂拒绝:[不如我把我的小号密码告诉你?]

[陈嘉树:那我不能背着你用微信啊,我会有心理负担]

这本来就是个小号而已啊,景铄心想,他正想把这句话打出来,陈嘉树的消息率先跳了出来。

[陈嘉树:到时候打电话吧,你把你登录验证码给我,我跟他聊。]

景铄拗不过他,遂同意。

毕竟谁能想到呢,校草陈嘉树同学还是男德班毕业的成员,登陆个微信都有心理负担。

晚上吃完晚饭爷爷就出门了,把碗洗掉后,景铄洗了个澡,试探地给骗子回了条微信。

估计是因为国庆假期的关系,他回复的很快,景铄果断向陈嘉树发去了求救信号。

[景铄:[图片]]

[景铄:他回了!!!]

下一秒,屏幕弹出语音框——

[陈嘉树邀请你语音通话]

语音弹出来的瞬间,把正在啃苹果的景铄吓了一跳,连带着看到屏幕上方跳出来的陈嘉树三个字,心跳都莫名漏了一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