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15章 第 15 章

我的书架

第15章 第 1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嘉树轻轻碰了碰就稍稍往后退开了些观察景铄,还抿了抿唇。

不过景铄倒是没什么反应,双眼依旧亮晶晶地看着他,不时眨巴一下眼。

面上看不出醉态。

搞得陈嘉树怪忐忑的。

但也就忐忑了不到几秒钟吧,就心猿意马地舔了舔唇,做了个短暂到几乎不易察觉的心理建设,又慢慢凑了过去。

好在景铄没有躲,他稍稍鼓起勇气把唇贴上去,贴了几秒后缓慢摩挲了一下,轻地像是怕惊醒了睡梦中的人。

景铄的嘴唇刚刚浸过凉水,带着点微微的凉意,特别软,唇缝间能隐约嗅到一丝桃花酒的味道。

因为景铄毫无反应地默许,陈嘉树大着胆子伸出了舌头,在他柔软的唇缝间刮了一下,舔到独属于景铄的味道,湿湿甜甜的,像沾了蜜一样渗透到心里,连带着心里都是甜丝丝的。

见景铄对此没什么反应,陈嘉树的胆子又大了一点,在唇上轻轻舔过一下,试探地探入唇缝,舔了舔他的小虎牙。

他的齿关没闭紧,正好给了陈嘉树机会,舌尖探寻到尖尖的小虎牙,在虎牙尖磨蹭着舔了几下,像是在玩一样。

没隔多久,一直没什么反应的景铄像是对这个行为有了敌意,牙齿一下子咬了下去。

舌尖瞬间传来一丝疼痛,令陈嘉树下意识想把舌头缩回去,但最后还是没舍得退出去。

与此同时,景铄像是下意识想舔一下嘴巴,舌头伸了一下,正好舔到陈嘉树的舌尖。

舌头相触的瞬间,浑身一怔,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麻麻的感觉从舌尖蔓延至四肢每一寸。

是从未有过的美妙体验,导致陈嘉树呼吸都乱了几拍,下意识抬手钳住景铄的双肩。

有那么一瞬间,爽得他想不管不顾地探入舌头横冲直撞。

刚好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陈嘉树太专注,甚至连脚步声都没听到,这种隐秘着做坏事的心虚不由令他背脊一僵,猛地站直,与此同时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于欢往里瞅了眼,就见陈嘉树在帮景铄擦脸,一块毛巾整个兜在景铄脸上,又拿下来过了遍水。

简直就像在照顾小朋友一样。

于欢不禁感叹一声:“嘉树,你是什么神仙室友啊,那我们以后喝醉都不用担心了。”

陈嘉树没反驳,他的心还在“砰砰”跳,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气氛中回过神。

一行人轮流洗漱完刚好到熄灯的时间,陈嘉树摸着黑走出卫生间,站在书桌前整理了一下桌子,把他和景铄桌上的小垃圾一块扔进垃圾桶。

等他收拾好东西,站在桌前回头看一眼景铄,就见他在夜色中呈现出一个不那么大的大字形躺在床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上方。

睡觉穿的t恤被他掀起到肋骨处,大剌剌地敞着肚子。

陈嘉树下意识瞥了一眼他对铺的李粤明,他的睡眠一向很有规律,此时已经放下手机睡了,只有上铺隐约传来于欢闷着的笑声。

陈嘉树三步两跨走到景铄床前,一把扯下他的t恤盖住肚脐。

景铄被他的举动吸引了目光,晶莹的双眼移到他身上,只停留片秒之后又转到上方他床铺的位置,一只手顺便掀起自己的t恤衣摆。

陈嘉树额角一跳,又帮他拉下来。

一被他拉下来,景铄就想掀起来,直到发现自己攥不动的时候才往衣服上看一眼,原来是被陈嘉树扯住了。

景铄不满的眼神顿时移到陈嘉树身上,仿佛在置问他为什么。

接收到他不满的视线,陈嘉树轻轻碰了碰他腰侧的皮肤,后者顿时往里一缩。

有点烫。

俯下身压低嗓音:“是不是热?”

景铄眨眨眼,虽然没回答,但好像默认了这个意思。

看到他这副样子虽然可爱得紧,但不免又有些狐疑,陈嘉树是真的有点好奇他到底醉没醉。

至少他没见过人喝醉之后不睡觉还这么乖的。

要是个子没这么高,脸再嫩一点,简直跟四五岁的奶团子没什么区别。

不过敞着肚子睡一晚肯定不行,他们宿舍阳台门一直开着透风,吹一晚上肯定会着凉。

两人对峙须臾,景铄松手打了个哈欠,似乎是困了,侧了侧身子,一副要睡了的样子。

陈嘉树坐在他床边玩了一会儿手机,等他把现在自学课程的一条短视频看完,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再探头去看景铄,呼吸平缓绵长,已经睡着了。

给他腰间盖上薄毯,陈嘉树轻手轻脚爬到了上铺。

于欢见状稍稍抬头:“你怎么才……”

陈嘉树微微蹙眉打断他,朝他做了个嘘的手势,用气音说:“他们睡着了。”

别说,陈嘉树看着好相处,但眉眼一蹙间气势还怪吓人的,于欢下意识轻轻哦了两声躺下了。

第二天国庆假期,一宿舍人差不多赖到十点左右才起床。

景铄起来的时候李粤明的床铺已经空了,被套毯子都不见了,估计已经回家了。

他走进卫生间洗漱,等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玩手机的于欢也下床了。

景铄收拾东西的时候看了眼陈嘉树,这一眼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陈嘉树恰好睁开眼从床上坐起身,侧目看他。

头发乱糟糟的,眼神还有些惺忪,整个人一副慵懒的调调,在看向他时却不自觉地弯起了眼角。

仿佛心情格外好。

“睡醒了吗?”景铄问。

“嗯,”陈嘉树嗓子还有点哑,“昨晚看公开课视频睡晚了。”

听到这句多余的解释,景铄忽然就想起他们睡在一起的那天,笑着睨向他,揶揄道:“哦,我又没有误会你看不该看的东西。”

闻言正准备下床的陈嘉树掀起眼皮懒懒地扫向他,可能是由于刚睡醒的关系,他脸上挂着的笑看起来有点随性,眼神也显得极有攻击性,身上还带着一副像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混不吝。

只有看着景铄的眼神里多藏了抹与众不同的温度。

就好像他原本就是这幅冷淡的模样,却在碰到景铄时自动产生了热效应。

陈嘉树干脆曲起一条腿,懒洋洋地往墙上一靠,反问:“你没看?”

正好这时于欢洗漱完走出来,闻言好奇地问:“看什么,给我也看看。”

两人对视一眼,没说话。

于欢拖着调子哦了一声:“你们两个有小秘密了。哎也是,都是帮忙洗脸的关系了,有小秘密也正常。”

景铄纳闷地眨了眨脸:“什么洗脸?”

“啊,”于欢懵了一下,“你不会断片了吧?好像也没喝多少吧。”

景铄:“……昨晚吗?”

“对啊,昨天是陈嘉树帮你洗的脸埃”

“是……嘛。”景铄低声嘟囔了一句,抬头看陈嘉树。

他的表情不太好,刚才还挂着痞笑跟他逗趣的脸已经拉了下来。

眉眼微蹙:“昨晚的事,都忘了?”

“emmmm,”想了想,景铄道,“我只记得我是拽着你的衣服回来的,回来之后我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然后……睡着了?”

“行,断片没差了。”于欢肯定道。

“所以我忘了什么吗?”景铄看着陈嘉树问。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做了什么,能让陈嘉树因为他忘了这件事而不高兴。

陈嘉树没答,倒是于欢拿起手机,不请自答:“没有吧。”

说着他又突然诶诶了两声叫景铄:“小铄,我那英语社的学姐又来要你的联系方式了,还问我你是哪儿人,就上次碰到的,其中那个特别御姐范的。”

景铄刚想说你帮我拒绝吧,就听于欢骂了一句:“卧槽,她还问我你有没有谈过恋爱,好不好追,还说超级喜欢你这个类型,这也太直接了吧。”

于欢摸着下巴转向景铄,打量了一会后转头看陈嘉树,寻求认同似的问:“嘉树,你有没有觉得小铄这张脸特别显小啊,跟个未成年一样。我靠,这些女的都怎么回事啊,还谈恋爱,对着这张脸能亲的下去不是丧心病狂嘛。”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