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14章 第 14 章

我的书架

第14章 第 1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国庆前一天,于欢提议宿舍四人一起去吃火锅,顺便哈点啤酒。

他已经好长时间没哈啤酒了,其余几人一想确实他们宿舍满员后还没一起聚餐过,就同意了。

几人一经商讨决定去美食街那家火锅店,环境好,景铄和陈嘉树吃过一次,味道也不错。

去了店里,四人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其他人点菜的时候,于欢先要了几瓶啤酒。

“都能喝酒吧,”见他们没什么异议,于欢特意多看了一眼景铄,“小铄能喝吧?”

景铄点点头。

看着火锅店柔和的灯光下,景铄白皙的脸庞,于欢笑了声:“我突然发现小铄不谈恋爱挺好的,这样一看还挺像高中生的,要谈了恋爱干点什么,估计那姐姐也挺罪过的。”

景铄闻言没什么反应,于欢说话一贯是这个风格他已经习惯了,倒是陈嘉树眼皮掀了掀,往他那儿扫去一眼。

而后侧眸看景铄,他正百无聊赖地咬着筷子玩,陈嘉树瞥眼看过去率先注意到了他鼻头那颗痣,此时在灯光下锅底氤氲出来的白雾中,显得格外诱人。

尤其他的举动,一下一下地咬着筷子玩,像在吮吸,不由让陈嘉书又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不过有一点于欢没说错,景铄看上去特别显校皮肤光滑白皙,像能掐出水一样,在光线下细细看还有一层小绒毛。

似乎注意到了身旁火热的视线,景铄转头看去,漆黑的眼睛望进陈嘉树眼底。

他没如往常一样害羞,倒是先问了句:“你干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陈嘉树从善如流:“看你好看埃”

“好看就要一直盯着看吗?”景铄说,“你那么好看,我也没一直盯着你看埃”

陈嘉树微一挑眉,眉眼一起弯起来:“你看啊,随便看,不收费。”

这时于欢插嘴道:“来来来,酒来了,先为我们506干一杯。”

大家举杯一饮而荆

见景铄杯底也空了,陈嘉树挑了挑眉:“能喝吗?”

景铄偷偷摇了摇头:“我就喝过一杯,但我想尝尝看。”

陈嘉树也配合地低声偷偷说:“那你会醉吗?”

“不会的。”

回答得还挺有底气。

“行,那我也敬你一杯,”陈嘉树轻轻碰了碰他的杯子,“祝你国庆快乐。”

两人碰完杯,于欢敲了敲桌子说,“我刚看点评,上面说这店里的桃花酒挺好喝的,就是度数稍微有点高。”语气跃跃欲试地,“喝吗?”

景铄点头同意:“喝埃”

他们两个想喝,陈嘉树和李粤明没什么意见。

只是陈嘉树觉得景铄似乎对喝酒有些兴奋。

果然是个被压抑久了的小孩吧。

他们一共点了两瓶,上来后,陈嘉树拧开盖子先给景铄倒了一小口。

看着他咪了一小口,表情一皱吐了吐舌头,一股桃花香溢出来,陶瓷酒瓶中,也从景铄的口中。

“好喝吗?”陈嘉树问。

“有点辣,但是后味的桃花香还挺浓郁的。”景铄眉眼一弯,“还不错,多给我带倒点。”

闻言陈嘉树笑了一下,听话地给他倒了小半杯,又给自己倒了小小半杯,生怕他不够。

四人吃吃喝喝一阵,旁边空了半天的桌子迎来了一批客人,陈嘉树舀起一勺肥牛,倒在景铄碗里,后者夹起一片顺便瞄了隔壁一眼,发现其中刚好有一个是他的熟人。有一个是大三的学长。

他们一桌三男两女,似乎也注意到了他们,频频朝他们这桌看来,见景铄看过去,李玉卿顺势跟他打了个招呼。

“学弟,这么巧。”

说着视线瞥到陈嘉树身上,恰好对方也朝他扫过去。

李玉卿见状朝他微微颔首,陈嘉树也颔首回应。

简单打完招呼后,于欢问他们:“你们认识啊?”

“不熟,开学的时候认识的学长。”景铄说。

说完放下筷子,倒了满满一杯桃花酒。

这酒桃香扑鼻,回味甘甜,越喝越好喝。

就是后劲稍微有点大。

一开始喝不觉得,喝到后面脸颊发烫,脑袋也开始晕乎乎,景铄才后知后觉酒劲上来了。

这时陈嘉树拿手背碰了碰他脸:“好烫,你喝多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景铄舔了舔嘴巴,“我也觉得我快喝多了,”说着指了指陶瓷酒壶,“后劲好大。”

刚好大家也都吃得差不多了,就准备结账走人。

当他们起身准备离开时,隔壁桌的李玉卿也站了起来,他笑着跟景铄的室友挨个打招呼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叫李玉卿,是景铄的学长。

等于欢他们自我介绍完,李玉卿特意给景铄介绍了他身边的两个男生,一个戴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个胳膊肌肉突起,肉眼可见的运动系猛男。

景铄朝他们颔首打招呼:“两位学长好。”

简单的打完招呼后,李玉卿又说:“学弟要不要坐下来跟我们一块再吃点?”

闻言陈嘉树不禁嗤笑了一声,李玉卿明显也听到了这句不屑的嗤,瞄了他一眼,不过显然没把他当回事。

“待会我送你回宿舍。”

本来景铄就有点脑袋晕晕的了,闻言眉头不高兴地皱了一下,他不明白这个学长对他的态度为什么总像是把他当成女生一样。

从第一天拿行李,再到点完他每一条朋友圈,最过分的就是送回宿舍,他一个男生为什么需要人送回宿舍?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着,脑袋却是真晕了,差点连脚步都晃了一下,还好陈嘉树就站在他身旁。

景铄一把攥住陈嘉树胳膊上的衣服扯了扯。

陈嘉树顺势收回目光,垂眼看景铄,他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粉红,眼神看上去也有些醉态。

“我们回宿舍吧,我头有点晕,你扶我一下,行吗?”景铄说。

看着他眼神中无意识流露出的亲昵,陈嘉树嘴角慢慢挑了起来。

何止行啊,简直求之不得。

陈嘉树一把搂住景铄,后者不止乖乖地站着让他搂,还伸手攥着他衣角的一摆,像是生怕自己会摔跤一样。

陈嘉树朝李玉卿以及他身旁两个男生淡淡扫过一眼,礼貌告别:“学长,那我们先走了。”

走回宿舍的路上,景铄一直乖乖抓着陈嘉树的衣服,尽管陈嘉树有意无意地去撩拨他,想逗她,但喝醉酒的景铄特别乖,虽然走路看上去不太清醒,但每回被陈嘉树贱嗖嗖地撩拨一下,都只是轻飘飘地斜他一眼,不理不睬。

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十点多,宿舍里一行人挨个洗漱。轮到景铄的时候,陈嘉树在门口候着,生怕他站不稳。

卫生间里的景铄随手在架子上抽了一条毛巾,正准备过水时,陈嘉树走进来,一把抽走了他手上的毛巾。

“这是你的毛巾嘛,就瞎用,”

把不知道是谁的毛巾挂回去,陈嘉树像教训小孩一样训他,景铄也听不明白就这么乖乖站着。

陈嘉树见过他洗漱,所以知道他毛巾长什么样,抽下毛巾过了遍水,把毛巾递给他。

景铄却乖乖闭着眼睛把脸凑了过去,一副要人伺候的模样。

见他这幅样子,陈嘉树不免觉得好笑,唇边溢出两声笑,颇为有趣地走上前一步像照顾小孩一样,给他擦脸。拿着毛巾的手,轻柔地从额头滑落到鼻翼,在鼻翼两侧擦了擦,又轻轻擦过两颊,每个地方都不放过。

来来回回擦了两边,景铄才睁开眼。

两人对上视线,陈嘉树不受控制地耸动几下喉结,目光往下滑。

须臾他抬眼,对上景铄纯粹略显醉意的双眼,低笑着诱哄道:“我刚才帮你洗脸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什么好处?”

说着伸出舌尖顶了顶腮帮,不明意味地笑道:“要不,亲我一下?”

原本是抱着开玩笑的想法,但谁知景铄忽然探头凑了过来,像是有点好奇有点好玩似的抬手轻轻抚过他喉结。

这种堪称勾-引的举动,尤其让陈嘉树怀疑他没有醉。

不由吞了吞口水,垂眸,扫过鼻尖以下的部位时,又不由滚了好几下喉结。

景铄摸着他一耸一耸的喉结,抬眼看他,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摸到了有趣的玩具。

一副单纯无害到让人想欺负的表情,陈嘉树压了压内火,没压住,索性自暴自弃地反手一推,卫生间的门在身后轻轻关上。

一只手挑起景铄的下巴,嗓子暗哑:“这不怪我吧,是你先来惹我的。”

说着,脑袋一歪,亲了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