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12章 第 12 章

我的书架

第12章 第 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打好饭,两人正打算随便挑个位子坐下,就听到于欢的大嗓门。

“小铄,嘉树,这儿。”

景铄循声望去,就见不远处的餐桌上于欢正朝他们大力挥着手,他对面坐着李粤明。

于是这厢两人端着餐盘走过去。

本来这一路就有不少人在交头接耳地看他们,被于欢这么个大嗓门一吼,吸引来的目光更多了。

见他们落座,于欢迫不及待地问:“怎么给你们发消息都不回啊?”

“刚从图书馆出来,没看见。”景铄说着掏出手机看了眼,果然有不少消息。

“我们俩等等要去参加社团聚会,一起去玩玩呗。”

景铄随手翻了几条未读消息,在心中默默回复完又锁上了手机。

“你的社团活动,我们去不太好吧。”

“嗐,根本不算社团活动,就是几个人私底下组织的唱歌,我跟他们说新任校草搬来了我们宿舍,他们非要吵着嚷着叫我把人带出来。”于欢说完坏坏对景铄一笑,“还有上次路上碰见的那两个学姐,她们让我扛也要把你扛过去。”

“……”

闻言陈嘉树瞥了景铄一眼,对方安静吃着饭,没什么反应。

于欢又朝陈嘉树抬抬下巴道:“诶,校草,怎么样啊?一块去玩玩呗。”

陈嘉树像是还没决定好,只淡淡瞥了景铄一眼,轻扯了下嘴角以示回应。

于欢见状笑道:“不是,问你去不去,你看小铄干嘛啊,他又管不着你。”

说罢又笑了两声,打趣:“不至于这么两天你们关系这么好了吧,干什么都要同进同出了。”

闻言景铄也朝陈嘉树看去,虽然两人相处时间不长,但显然已经具备基本默契,只简单对视一眼,就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各自的想法。

陈嘉树说:“我们就不去了,刚从图书馆出来,有点累。”

于欢:“啊,那你们这么早回宿舍干嘛啊,多无聊埃”

这时景铄灵光一闪,接过话道:“我们准备饭后去燕林逛一圈,散散步。”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听景铄扯出这个理由,陈嘉树没忍住笑了出来。

仿佛连天意都在帮他。

“你俩?”于欢眉头一皱,小嘴一歪,表情有些不忍直视,“大晚上去燕林散步?”

景铄表情一顿,立刻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我俩,大晚上去燕林散步怎么了?”

“没什么倒也没什么,”于欢说,“但是你们两个大男生晚上跑去燕林,到底是想喂蚊虫还是看野鸳鸯啊?”

景铄疑惑地啊了一声,脸上清清白白写着“我很单纯,并不知情”。

“什么野鸳鸯?”

“晚上的西大燕林啊,著名的野战圣地。”于欢说,“据说我们学院就有个学长带女朋友在那儿打过炮,论坛里还有一个专门骂燕林小情侣的帖子。反正大晚上过去肯定能碰到耐不住亲个嘴啊,搂搂抱抱的小情侣。”

说到这于欢突然有些幸灾乐祸,干脆也不劝他们了。

“那我就祝你俩好运吧。”

闻言认真吃饭的李粤明瞥眼看他:“你刚不还说你们社的女生一定要你喊上他们俩。”

“那他们要去看鸳鸯野游我能怎么办啊,你想想,黑灯瞎火的小树林,到处都是小情侣啵啵。”于欢说着还啵啵嘴,嘿嘿一笑,笑得好不猥琐,“搞不好能刺激刺激他们荷尔蒙,指不定那些女生得多感谢我。再说了,他们自己不乐意去,还省得耽误我找桃花。”

景铄:“……”

“诶,对了,”于欢啃了口大排,问,“骗子聊得怎么样?”

“陈嘉树聊的,”景铄夹了一小口米饭塞进嘴里,过了一会儿才神色迟疑地说,“感觉他们的聊天对话,都在各说各的。”

于欢:“???”

陈嘉树:“……”

吃完饭,一行人一同起身,于欢和李粤明两人还要回趟寝室,于是景铄沉默地想要蒙混过去,一块跟着往寝室走。

刚走到食堂门口,于欢一点也不好糊弄地瞥眼过来:“书和笔记本帮你们带回宿舍?你们拿着东西去燕林不方便吧。”

被赶鸭子上架的景铄只好交上书本,在寝室两位好哥哥和蔼的目光下走向野战圣地。

陈嘉树见了在一旁直乐。

景铄不满:“你笑什么?”

“没,我不笑了。”说完又没忍住闷笑出声,好不容易止住笑,清了清嗓子,随口找了个话题想把这事揭过去,“渴吗?燕林旁边有家甜品店,里面有鲜榨果汁。”

“走吧。”景铄嗓音闷闷地说。

见状陈嘉树眉梢一挑,走了几步,挨到景铄身边碰了碰他胳膊:“生气啦?”

景铄没应。

陈嘉树又倾身探头看:“真生气了?”

景铄别开脑袋。

陈嘉树转过身面朝他,倒退着走到他前面,打商量:“那我们不去了行不行?”

景铄这才抬头朝他瞥一眼,低声说:“没生气。”

“哦,”陈嘉树停顿半晌,走回他身边,往四周扫了两眼,提议,“要不回去?我们到宿舍估计他们也走了。”

“别,来都来了,”景铄抬起头往燕林的方向望了眼,“好像人还挺多的。”

“嗯,经常有人在里面背英语。”

闻言景铄偏头看他,眼里明晃晃地写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怀疑。

见他这个眼神,就知道铁定没往好处想,陈嘉树顿时被气笑:“你想什么呢,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说罢又担心信息传达不严谨,怕景铄误会他过于保守,于是顿了一下补充道:“但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

两人走到燕林附近的甜品店,一人点了一杯果汁。

陈嘉树率先掏出一卡通,把两杯果汁的钱一并刷完后,转头和刚掏出一卡通的景铄面对面眨巴眼。

甜品店有点小,两人点完让到一边,站在一面心愿墙前商讨,最后决定明天由景铄请吃早餐。

扫了几眼心愿墙,陈嘉树侧眸看景铄:“要不要写点什么?”

“写什么?”景铄不解,“到此一游?”

陈嘉树哀怨地瞅了他一眼,像是在怪罪他不解风情,而后默默拿起笔,潇洒大气地在粉色便利贴上写下两人的名字,中间还画了一个空心爱心。

写完把纸挪到景铄跟前,看这意思是想让他也写点什么。

接过笔,景铄看着两人中间肉麻的小爱心,沉默了须臾,在爱心上面画了一个向下的箭头,下面写上到此一游。

而后把纸贴上心愿墙,误把箭头当成一箭穿心的陈嘉树看着两人的名字挂在一堆告白之中非常满意。

等他们拿着果汁走出甜品店后,店里吃着甜品看着书的几个女生激动地一阵嘤嘤嘤,马上瞬移到心愿墙前。

走进绿荫葱茏的小道,入口便有一块太湖石,上书燕林二字。

燕林入口毗邻第一教学楼,延展至西侧校礼堂前。

一踏进入口,随处都能听见学姐们的背书声,与林木蓊郁的景色相融,浓郁的学术气息扑面而来。

这样的地方居然被于欢称为野战圣地,简直离谱。

一见这里学习氛围如此浓厚,景铄终于放宽心,两人喝着果汁悠闲地一路往里走。

除了背书的学姐们这里还有不少饭后消食的同学,其中不乏有情侣。

饭后来这里散个步约个会,你侬我侬地共享一杯食堂两块九的椰奶或者西米露。

女生手里还拿了一块绿茶饼,咬了一口后又喂给身边的男朋友吃一口。

……

问题这对情侣就走在景铄斜前侧,想不看见都不行,四人匀速走了一段路,见他们吃吃喝喝后,男生一只手开始不老实地搭在女生腰间的部位摩挲。

见状景铄果断拽着陈嘉树快步往里走。

见他脚步急切,陈嘉树不禁问:“怎么了?”

“没怎么。”

“没怎么你这么急干嘛?”

他突然这副再三逼人的样子令景铄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去,就见陈嘉树嘴角挂笑,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别人谈恋爱,你这么害羞干什么?”

“我没害羞,你没看见嘛,那男的……”景铄嘴一抿,没再说下去。

陈嘉树则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悠悠问:“继续说啊,那男的怎么了?”

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景铄一咬牙:“那男的在摸那个女生。”

“啊,有吗,”陈嘉树靠到他身边,一只手搭到他腰部轻轻摩挲了一下,低笑着问,“你管这叫摸啊?”

靠——

本来还好端端的,哪怕他一只手碰过来,景铄也脑子迟钝地没反应过来,然而当陈嘉树那句低沉的嗓音配上他说话慢吞吞的强调响在耳边时,景铄顿时一个激灵,连带着腰际那块地方都跟冒了火一样。

猛地推开他往后退了两步,结果脚下一不小心绊到了块石头,重心当即不稳,趔趄着差点往后载去,失重的感觉一瞬间来袭。

好在陈嘉树眼疾手快地揽住了他腰,惊慌之际景铄依循本能一把勾住对方脖子,一下令他们胸膛隔着薄薄的衣衫紧紧贴在了一块。

这种混合在暧昧夜色之中毫无间隙的亲密让陈嘉树也短暂失了一下神,导致他还没来得及站稳,被景铄挂着脖子往后踉跄了几步,直到一同撞向身后的树干。

胸膛紧紧撞到一块,短促间景铄感到胸腔被用力挤压了一下,一阵闷哼从唇缝里溢出。

大抵是这突如其来的一遭令两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所以一时半会间他们紧紧贴在一块都没出声。

直到景铄眨了好几下,又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陈嘉树才稍微往后退了一步,问:“怎么了?”

“眼睛里好像有个东西飞进来了。”景铄揉着眼睛说。

见他毫不留情地揉着自己那双漂亮的眼睛,陈嘉树都有点心疼了。

“你别这么用力,抬起头我帮你吹吹。”

景铄没注意听他在说什么,只想快点把眼睛里的障碍物揉出去。

见状,陈嘉树只好一把抓住他手,另一只手抬起他下巴。

两个人本来就贴得够劲了,再加上陈嘉树又刚好比他高半个头,被他这个动作一挑,两个人的面孔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景铄下意识呼吸一窒,睁大眼睛看他。

陈嘉树心无旁骛地轻轻分开他眼皮看了眼,然而天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就凑过去轻轻吹了吹。

被他一吹,那双漂亮的眼睛敏感地眨了几下,不自觉想要闭上,又只能配合地睁着,于是睫毛不住地颤动了几下。

陈嘉树又凑过去轻轻吹了两下,他的唇下,那扇睫毛像是被他困在手心里的蝴蝶羽翼,挣扎着想要逃脱,却只能任由他捏在手中,在他手下绽放着翅膀,一颤一颤,不住抖动。

薄而脆弱,看起来可怜极了,让人反而更想要欺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