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11章 第 11 章

我的书架

第11章 第 1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啊啊蔼—

他都躲到图书馆了,为什么还要经历这种面对陈嘉树的尴尬啊!

所以微信到底为什么要有这种功能啊!!!

内心的小恶龙咆哮完毕,手机刚好震了一下,景铄当即心头一个咯噔。

他有预感,这条消息绝壁是陈嘉树的。

拿起手机一看,果不其然,陈嘉树也拍了拍他。

正当景铄犹豫着要不要回复个“发错了”时,陈嘉树的私聊消息率先过来了。

[陈嘉树:要喝什么?]

这句没头没尾的问话,令景铄琢磨了一会儿。这是,他要来图书馆的意思?

随后想了想,打字拒绝——

[不用]

[陈嘉树:好jpg]

见状景铄想了想也打了个好字,随手点了自动跳出来的小猫表情包,准备结束对话。

然而等表情包发出去,他眯着眼睛仔细一看,心都跟着抖了抖。

[景铄:好骚啊jpg]

景铄眼一瞪,不敢相信这只撅着屁股的猫猫表情包是他自己发的,立刻点了撤回,然后重新打字,输入好,果然跳出了刚才那只好骚啊的猫。

是他保存的一套表情包里自带的!

就无语。

也不知道陈嘉树看没看见,接连的社死让景铄欲哭无泪。

景铄:[点错了]

景铄:[举白旗投降jpg]

陈嘉树:[那你本来准备发什么?]

陈嘉树:[星星眼疑惑jpg]

果然看到了,景铄重新输入好,这次非常小心地点了第一个表情包。

陈嘉树:[好可爱鸭jpg]

陈嘉树:[小猫偷偷看jpg]

哇哦——

没想到陈嘉树看上去这么清清冷冷一个大帅哥,表情包居然这么萌,景铄挨个点了添加。

两人发了几个简直不像当代男生斗图的萌萌哒系列表情包,以景铄发了句“我要看书了”作为对话的收尾。

陈嘉树也相当配合地没再发来消息。

然而506的群聊里,于欢连接发了几串话,前两串都是长段的哈哈哈。

于欢:[小铄绝对是不小心点到的,我赌一根辣条。]

于欢:[说到这个拍一拍,我可太有发言权了。]

于欢:[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们学校有同学拉了一个年级群,全是我们那届高三的同学。我拿ipad玩的时候就想看看里面有哪些女生,挨个把群里女生的头像都点了一遍,结果他吗返回群聊的时候,群里全是我的拍一拍消息,一整个刷屏,而且全是女生。群里当时还有老师,我喜欢的女生也在里面,我那个恨呐,于是急中生智,把群里所有的男生也都拍了一遍。那个晚上群里全是我的拍一拍,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导致到现在我也没敢在那群里说过一句话。]

景铄简直被这段话笑死,突然发现自己也没那么社死了。

-

时间在静谧的阳光之中流逝,正当景铄看书看得入神时,忽然听见对面传来几声女生的低语。

听不清具体说了些什么,但语气有些激动。

而后没隔多久,一道人影立在了他身侧,刚好挡住盖在他身上的日光。

一杯奶茶被放到他面前。

是学校东南门对面的网红奶茶。

怔愣须臾景铄抬起头,果不其然看见了陈嘉树。

他长身玉立在阳光之中,背阴的那张面孔如往常一般神情寡淡,却出众得过分耀眼,连景铄都被恍了一下神。

对方在他身旁落座。

景铄下意识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陈嘉树抬了抬手上的笔记本电脑和自学的关于数据结构和算法的书。

“看书,你对着太阳眼睛不难受吗?”

“没啊,我是侧着身看的,太阳刚好晒在后背。”

稍作停顿,景铄又问:“你还去了东南门啊?”

这句话陈嘉树没有立刻回答,他翻开书偏头看了景铄一会儿,才语气悠悠道:“你不是说这家店的冰砖草莓奶茶好喝。”

景铄:“……”

他是这么说过,但这话说的……好像就因为他说这家店好喝才特意跑一趟?

景铄拿过奶茶,插上吸管喝了一口,果然一如既往的好喝,于是又满足地喝了两大口。

顺便拿起手机点开陈嘉树的对话框,把奶茶钱转给了他。

见陈嘉树那边没什么动静,又伸手碰了碰他胳膊:“刚把奶茶钱转你了,收一下。”

陈嘉树当即一愣,眉心飞快地蹙了一下,掏出裤兜里的手机。

点开来,景铄的对话框果然多了一条转账消息。

“为什么要转给我?”

“啊,”景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等明白过来下意识答道,“朋友间带东西不都要转账嘛。”

陈嘉树多看了他两眼,本想说我们之间又不一样,转而想想以他这个害羞的性子指不定又要躲到哪里去。

就像刚才吃早饭的时候,估计就是因为他多看了两眼,后来一顿饭景铄都没再抬起头,闷头一个劲地吃,像只鸵鸟似的,一吃完洗个东西的功夫人还不见了。

“下次你请回来不就行了,”陈嘉树口气随意地说,“收来收去多麻烦。”

这倒也不是不行。

景铄吸着奶茶点头道:“行,那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之后一个下午两人都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各看各的,陈嘉树的座位在景铄外侧,他微微侧身坐着,刚好能把景铄眼前的一缕阳光挡住,只留下一片暖意洒在背后。

直到下午六点,图书馆的落地窗外,太阳渐渐沉没,落日的余晖晕染城市半边天,深蓝的傍晚,彩霞朵朵,如花团一般锦簇。

图书馆内已经亮起了灯,景铄合上书,伸个懒腰,意犹未尽地感叹一句:“精彩1

陈嘉树看了眼手表,也合上了笔记本:“看完了?”

“嗯。”

“觉得怎么样?这本书在网上褒贬不一,好评多,骂的人也挺多。”

“褒贬不一才正常埃”景铄无所谓道,“对我来说还不错,毕竟我才大一,一窍不通,纯粹是把它当故事看的,所以还算精彩。更多的是坚定了我学计算机的兴趣吧。其实恶评也很正常,毕竟有人把它拔高到了一定的高度,自然会有许多达不到预期的。一千个读者眼中一千个哈姆雷特。”

刚看完一部酣畅淋漓的it发展史,景铄颇有兴致。停顿须臾,又兴致高昂地发表了几句个人观点:“我个人认为,不论文学作品还是电影,包括演员明星,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这都很正常。我也是,很多备受好评的电影我都不喜欢。不过黑格尔有一句话,凡是合理的都是存在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所以我一般都会选择安静的退出。但我觉得大部分的接受和认可已经是对某个作品的肯定了。在这些赞誉之下,恶评刚好能保持人的清醒。”

没见过他这么认真发表言论的样子,陈嘉树支着脑袋津津有味地看着,等他说完,才笑道:“有道理,那有人夸你可爱吗?”

话锋转得如此之快,令景铄有点意外,可这前后有什么关联吗?

景铄修长的指尖挠了下身前的桌沿,不自然道:“有吧。”

安静须臾,身边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那你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吗?”

被调戏了的景铄顿时又是一噎:“没、那么夸张吧,”

慢吞吞说完,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像是不甘示弱似的又把目光瞥到陈嘉树身上盯了片刻。

凭什么每次都是他调戏自己?

后者似乎对他挑衅的目光格外有兴趣,那略微扬起的眉峰就像在说“想说什么,你倒是说啊,我等着”。

“那你知道自己有多帅吗?”景铄反问。

“知道埃”

还真不谦虚,景铄心道。

于是又有点好奇地问:“那你有觉得谁比你好看过吗?”

“有啊,”陈嘉树唇边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舌尖慢悠悠舔了舔嘴角,“我面前不就有一个。”

对视两秒,景铄顶不住他似笑非笑又带着点……热烈的眼神,率先败下阵来,撇开眼站起身:“走吧,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陈嘉树笑了笑,跟着站起身,走在景铄身后,从他的角度看去,刚好能把景铄耳尖那一抹血红尽收眼底。

两人一路走下图书馆的楼梯,陈嘉树兀自在心中感叹,哎,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害羞了。明明想跟他一起体验美妙的事情,却逗一下就害臊,那这以后要怎么做埃

-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景铄不时能感受到身边人投注到身上的视线。

天已经渐渐黑了,两人穿过黑夜踏进食堂,眼前骤然一亮,食堂里人来人往,在他们进来的那一刻,已经有不少同学的目光像装了雷达一样锁定在两人身上。

这种情况下再被陈嘉树时不时转过来的火热视线盯上,景铄着实有点臊得慌。

“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哦,我是想问你饭后去不去燕林散步。”

就这么点事值得看一路?

景铄有些无语:“那你直接问不就行了。”

“那吃完饭去燕林散步吧?”

“不去。”

“……”

哎,看吧。

陈嘉树尽职尽责地开始动脑子,到底怎么样才能把人骗去燕林呢,那里夜黑风高的,就很适合耍点流氓啊什么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