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8章 第 8 章

我的书架

第8章 第 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未被人碰过的耳朵敏感如斯,景铄当即背脊一僵,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贯穿全身,一时之间让他无法动弹。

见身前人僵直在怀中,陈嘉树微微勾起嘴角,像吹气一样对着他耳朵,用气音说:“不好意思啊,不小心碰到你了。”

说着抬手轻轻擦过他耳尖,像是安抚一样揩去沾染的那一抹湿润。

而后如愿感受到怀中人身体一抖。

一下子不能把人欺负得太过了,陈嘉树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见景铄耳朵尖发红充血,也安分了下来。

直到见景铄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绷直背脊,怕他不舒服,干脆自己动了动,趁机让景铄微弓脊背靠在自己身上。

维持着这个姿势,下半场电影陈嘉树基本都是轻搂着景铄看完的。对方身上独有的气息混合着沐浴露的清香钻进鼻息,陈嘉树几乎要努力才能克制住自己。

以至于一直都挺安分,没再乱动乱蹭。

电影结束,放映厅的灯光骤然一亮,景铄抬手遮了遮眼,迅速像解脱一样从陈嘉树的怀中脱离,直奔厕所。

这时李玉卿跟上他,一把抓住了他手腕,“小学弟,走那么快干嘛?”

景铄下意识一挣,回头,视线却穿过李玉卿看到了目光牢牢锁在他身上的陈嘉树。

对视不到一秒景铄便心虚地火速移开了眼,目光无焦点地偏到一侧:“学长,我去趟厕所,等等再说。”

目送景铄离开,陈嘉树脸上的表情登时淡了下来,慢步到李玉卿身边停下。

“学长,谢谢今晚的招待。”

景铄人不在,李玉卿也没跟陈嘉树来道貌岸然这一套:“你不觉得你对景铄过分了吗?”

陈嘉树微微挑眉,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据我观察,景铄应该不知道你对他有非分之想吧。可你却借着兄弟的名义,行不轨之事,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嘛。”

陈嘉树看了他两秒忽而笑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停顿须臾,“学长,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景铄是不会喜欢你的,其他就不牢你操心了。”

另一边景铄躲进厕所恨不得一顿捶胸顿足,他一向欲望寡淡,可这次居然因为陈嘉树一不小心舔到他耳朵差点起了不该起的反应。

整整后半场电影他都没带脑子看,陈嘉树的气息像是带着那抹敏感的湿热笼罩在后背,令他动弹不得,下意识就想躲开。

可问题他是自己坐过去的,如果躲开就显得他不对劲了……

等他冷静下来走出厕所隔间时,门外上厕所的人都已经离开,厕所内的灯光也只剩下门口昏暗闪烁的一盏。

景铄走到洗手台前冲了冲手,抬眼间看到镜中门口走来一道格外高挑的身影,来人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一步踏进厕所后,眼睛寻到他与他在镜中对视。

而后踏着缓慢的步伐向他走来。

这一幕瞬间令他想起电影中的片段,其中高潮部分主角与反派的对峙,当时的反派也是这样走到主角面前,勾着令人胆寒的笑掐上主角的喉咙。

陈嘉树如同电影中的反派,一步一步走到他身侧,两人隔着镜子对望。

片刻,陈嘉树微微垂下脑袋,凑到他耳边,用反派的口吻问:“怕吗?”

说着一只手玩儿似的轻轻挑起他下巴,柔软带着微凉的指腹顺着他脖颈流畅的线条滑过,落到微微突出的喉结,轻轻一按,模仿电影中的台词:“你说,如果我轻轻一拧,你的脖子……”

话音停止,陈嘉树的视线终于从镜中移到眼前的景铄脸上,后者睫毛一颤,也下意识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面前的人。

两人近距离对上眼。

陈嘉树笑道:“你怎么一点都不怕?难道我演技不好?”

察觉到自己微微走神,景铄舔了舔嘴唇配合说:“挺好的,有当演员的天赋。”

见状陈嘉树眸中的光暗了下来,剔透的眼珠快速往景铄鼻尖下一扫,借着电影中的剧情凑过去,一只手轻轻掰过他下颚,让他面朝镜子,而后对上镜中略显闪烁的黑眸,压下嗓音,语调暧昧地说:“你说,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喉结轻轻一滚,陈嘉树嗓音微哑地改了台词:“是不是不论我对你做些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

景铄一下就听出来这段对话被他改动,也看得出陈嘉树是在演着玩。甚至连昏暗无人的厕所也十分应景。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耳朵上残留的错觉,他感受到的却不是看电影时细密的恐惧和角色扮演的趣味,而是相反的,令人需要刻意压制的,令人头皮发麻又兴奋的暧昧和欲-念。

那双看着他的眼睛也像揉杂了对情人的爱欲,好像下一秒就要吻下来。

他甚至觉得这会儿的自己有些隐隐的……

在镜中对视片刻,景铄终于受不了这种奇怪又窒息的氛围,轻轻推开陈嘉树,眼神闪烁地催促他回宿舍,而后脚步快速地走出卫生间。

-

两人回到寝室时已经将近十一点,西大宿舍周末十二点熄灯,为了避免摸黑洗澡,一回到寝室,景铄就拿了换洗衣服先洗了澡。

等他洗完澡头上兜着块毛巾出来时,陈嘉树把空调叶子往上拨了点。

等陈嘉书去洗澡时,景铄用吸水毛巾擦了会儿头发,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抬眼瞄了眼——

[李玉卿:我到宿舍了,小学弟到宿舍了吗?]

景铄擦到头发半干才回复:[到了]

[李玉卿:今天的电影怎么样?]

[景铄:挺好看的]

[李玉卿:对,尤其结尾的反转确实一绝。]

两人一问一答聊了几句没营养的废话,正当景铄准备找个借口结束对话时,李玉卿突然提起了陈嘉树。

[李玉卿:学弟你和陈嘉树关系不错吧?他现在可是我们学校赫赫有名的男神校草]

[李玉卿:听说喜欢他的女生可多了]

这段话来得莫名,景铄愣了下,回复:[嗯,确实挺多的]

[李玉卿:现在的女生好像都喜欢这种酷酷帅帅的类型,像我这种人家可能都嫌太温柔太书生气了]

[景铄:分人吧,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发完这句消息陈嘉树恰好洗完澡走出来,他见景铄头顶翘着几缕半干不干的头发在玩手机,走过去拨了拨他发梢。

“怎么不擦干,开了空调会感冒。”

与此同时李玉卿的消息又响了起来。

[确实,不过陈嘉树有副好皮囊,哪怕没什么底蕴,都会有很多女生为他前仆后继,不怕受伤]

本来上面都聊得好好的,景铄也不在意地大剌剌敞着聊天框,可他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句。

还被当事人看到了,景铄觉得他太冤了,每次有人说陈嘉树,都有他在常

搞到他像背地里的小人一样。

景铄下意识微微仰头看陈嘉书,就见对方也垂下眼在看他,那双好看的浅棕色瞳孔快速而短暂地往他手机屏上一扫,看不出什么情绪,就这么直勾勾看他。

景铄支吾了两秒:“他应该是开玩笑的。”

“他说我什么了?”

语气稍顿,景铄问:“你没看到?”

“嗯,我只看到你在跟他聊天。”

闻言景铄果断锁上手机屏,心想没看到最好。

然而陈嘉树却不肯放过他,俯身摁住他拿手机的手。

“他说我了?”

对方的气息混合着沐浴露的香味侵袭而来,惹得景铄下意识想躲,然而陈嘉树就站在他身后,高挑挺拔的身形弓着,几乎把他整个人笼罩在身前。

景铄没再看他,隔了小半晌才说:“不算吧,我觉得,他可能是羡慕你受女生欢迎。”

这时手机上的聊天信息又弹了出来,搞得景铄骑虎难下,只好偷偷瞄一眼。

李玉卿:[不过我觉得小学弟你就很帅也很有内涵/偷笑]

李玉卿:[是不是平常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啊/好色]

李玉卿:[不知道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生啊,我可以帮你物色物色]

李玉卿:[捏脸jpg]

陈嘉树移开按着他的手:“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景铄啊了一声,下意识抬头看向陈嘉树,两人对视半晌均没动。

于是景铄慢吞吞说:“不用。”

心道,你也没有要回避的意思埃

点开了手机。

好在这次对面没再提到陈嘉树。

景铄松了口气,扫了眼消息随手锁了屏。

陈嘉树挑眉:“不回?”

emmmm,不瞒你说,忘了,景铄心想。

“忘了,我以为我已经回了。”

虽然知道他没有这个意思,但陈嘉树显而易见得被他这句话哄好了,心情愉悦地松开他直起身:“快十二点了,早点睡觉吧。”

感觉到身上的力道撤离,景铄缓缓吁了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把这口气松完,就听陈嘉书语调慢吞吞地说:“我刚才洗澡的时候有点害怕,脑子里一直是电影最后一幕的鬼脸。”

景铄这时还没反应过来,静静听他说,以为他要讨论剧情。

直到陈嘉树突然放低声音,轻轻咳了一声,表情不自然地说:“我今晚,能不能跟你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