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7章 第 7 章

我的书架

第7章 第 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完晚饭两人买了点零食就前往学校放映厅赴约,到了凯旋楼,一进门景铄就看到了站在101室前玩手机的学长。

电影即将开场,陆陆续续有人从他身边检票进入放映厅。

景铄扯了扯陈嘉树的衣袖,两人快步走过去。

恰好此时学长抬起头,见到他俩诧异地抬了下眉。具体来说是见到陈嘉树有点诧异。

不过见到陈嘉树这个反应实在太正常不过了,所以两人都没当回事,陈嘉树主动跟学长打了招呼。

“你好学长,我叫陈嘉树。”

学长愣了须臾很快反应过来,与他对视,微微一笑:“你好,李玉卿,久仰大名。”

两人不知意味的视线在空中短暂交触,一道噼里啪啦的火光闪过,各自移开眼。

三人简单寒暄了几句,景铄把手中的零食袋子递给李玉卿:“学长,这是我们随便买的,谢谢你请我们看电影。”

李玉卿笑着推拒了一下:“小学弟,这就见外了埃这本来也是电影社的社团活动,免费的,票也是送的。就是人多看恐怖片有气氛,所以才叫你来凑个热闹。”

没等景铄开口,陈嘉树就把零食袋子从他手上勾了过来,接过话,“麻烦学长特意为我们多拿了两张票,辛苦学长了,这是我们俩孝敬您的。”说着径自把袋子塞到李玉卿手里,一副不容拒绝的架势。

见他们如此坚决,李玉卿多看了陈嘉树两眼,也没再推辞。

三人一同走进放映厅时,电影还没正式开场,刚走了没几步,李玉卿就碰见了两个相熟的女同学。她们见到他身后的陈嘉树和景铄都不由一阵激动,拉拉扯扯地把李玉卿拽走说了几句话。

无非就是介绍认识,坐在一块什么的,李玉卿随便含糊了几句应付过去。

回到景铄他们身边时,正想招呼两位学弟往里走,就听陈嘉树说:“学长,你要是忙的话你先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们,我们可以自己找座位。”

李玉卿瞥了一眼陈嘉树,刚想对景铄说不忙,就见陈嘉树又抬了抬下巴说:“学长,我看那两个学姐等你好一会儿了。”

李玉卿回头一看,果然就见他那两个熟悉的女同学见到陈嘉树看她们一阵激动,还一个劲地朝他使眼色。

见状景铄也说:“学长,你先跟你同学去忙吧,有事可以微信找我。”

李玉卿一阵无语,噎了几秒才说:“她们邀请你们一块过去坐,要不我们一块坐过去?”

正在这时厅内灯光一暗,电影响起了开场音乐。

闻言景铄和陈嘉树默契地对视一眼,显然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后者非常自然地接下话:“人太多了,我们不习惯。电影开始了,学长你去忙吧,我们先去找座位。”

说着不再给他多余的机会,陈嘉树直接牵起景铄的手腕就往里走,径自走到放映厅最后一排。

周末人不算多,再加上是恐怖片,偌大的放映厅稀稀落落坐了一些人。

主要集中在中间和前面部分,后排只有个别几对情侣,也都是坐在倒数第二第三排,只有陈嘉树目标明确,直奔最后一排。

坐下后,陈嘉树凑到景铄耳边,贴着他的耳朵用气音问:“知道我为什么选最后一排吗?”

景铄瞥过去:“为什么?”

陈嘉树像小孩子分享秘密一样,凑到他耳边,悄声说:“因为我害怕。”

“害怕不应该坐在人多的地方吗?”

景铄一时有点没搞懂这个逻辑。

“可是这里离屏幕远埃”

景铄:“……”

好像这个逻辑也没错。

电影开始后景铄才知道这部片子的名字,叫《离生》,是一部国产惊悚恐怖片,前段时间才刚下映。

作为人人不看好的国产恐怖片,离生一经上映便以剧情的多重反转和演员精湛的演技迎来口碑逆转,豆瓣评分高达88。

电影前期比较平淡,放到三分之二才渐入佳境。当景铄随着主角踏入扑朔迷离的剧情时,电影镜头中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而后响起一阵舒缓的钢琴曲。

恐怖片一般都会在这种情况下搞事,所以许多人不自觉屏住了呼吸,都以为恐怖镜头要来了,然而几个镜头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

直到大家随着一段欢快的对话放松警惕,放映厅隐隐传出几声笑。而后音乐倏地一转,大屏幕上的镜头飞快闪了几下,周遭响起几道猝不及防地惊叫。

与此同时,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景铄也被陈嘉树吓了一跳。

恐怖镜头闪过时,陈嘉树吓得直接往他这儿扑了过来。因为碍事,两人椅子中间的扶手都被他掀了起来。而后他像是连面子都不要了一样,一个劲地往景铄身后缩。

景铄开始被他吓了一跳,见到他的模样后又觉得好笑,忍不住笑了起来。也因此没发现对方上半个身子都躲在他后面,导致两人前胸贴后背,距离就像搂在怀里一样亲密。

见景铄在笑,陈嘉树还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好吓人啊,你不害怕吗?”

“不害怕啊,”陈嘉树平常都是一副高冷的样子,此刻被吓得可怜兮兮,景铄莫名觉得有种反差萌,没忍住调侃了他一句,“你胆子也太小了吧,都是骗人的。”

与景铄那双隐约含着调笑意味的双眸对视片刻,陈嘉树像是无奈一般悠悠说:“我也没办法,胆子小还爱看,每次都会被吓得做噩梦。”

景铄忽然眨巴眼看了他两秒,而后缓缓抬起头,眼睛望着他身后幽幽说:“你看你身后……”

这句话正好遂了陈嘉树的小心思,他闻言直接吓得一把搂住景铄,坐的地方更是直接滑到了景铄的椅子上,两人挤在一张狭窄的椅子身体几乎紧紧贴在了一起。

嘴里得了便宜却还要卖乖:“你别吓我。”

景铄被他一惊一乍的胆子取悦,闷着嗓子笑了好几声。

见他笑得把两颗小虎牙都露出来了,陈嘉树也忍不住弯起眼角,轻声问:“有这么好笑啊?”

“好笑,你的反应太好笑了,比电影好看多了。”

陈嘉树不仅不生气,反而十分愉悦,搭在景铄身后的手指忍不住撩拨了他几缕发丝,微微垂眸看着他低声道:“那你多笑会儿。”

这个镜头过去了好一阵,再贴在一块不合适,于是陈嘉树见好就收,端坐回了自己座位,拎起手边的矿泉水瓶咣咣灌了大半瓶。

两人又重新投入剧情,不过这回没多久,李玉卿猫着身子走了过来。他一屁股坐到景铄另一边的座位,掏出一板养乐多递给他。

“小学弟,我看你喜欢喝这个,特意给你带了一板。”

景铄记得自己朋友圈有张照片有养乐多出镜了一角,只不过他没想到李玉卿居然连这么微小的细节都能发现,着实有些惊讶。

惊讶过后就很快反应了过来,拒绝道,“学长,我有水。”说着还拿起手边的饮料瓶晃了晃。

一晃就尴尬了,忘了饮料瓶已经空了。

李玉卿见状莞尔一笑:“天意注定你要喝我的水。”

本来陈嘉树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大屏幕,他虽然看出了这个学长对景铄有非分之想,但说到底他和景铄没什么实质性关系,不想让对方觉得他俩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管东管西的。

可这会儿实在有点忍不住了。

陈嘉树不自觉捏扁了手中还剩半瓶的矿泉水瓶,侧目跃过景铄,看了一眼李玉卿:“学长,养乐多不解渴。”

说罢双眸一垂看向景铄:“渴吗,渴得话出去买水?”

李玉卿闻言朝陈嘉树笑道:“你们不用特意跑出去一趟,我这还有点水。不过我看小学弟喜欢喝养乐多,想到今晚要一起看电影,路过超市的时候就顺手买了。”

说着他从另一边拿起一瓶喝过的绿茶递到景铄面前:“我喝过,学弟你别介意啊,放心,我挺爱干净的。”

景铄:“……”

他从头到尾有说过一句渴吗?为什么他们两个喝水非要带上他?

不过想到李玉卿那些精细入微的问题,景铄不由默默跟他保持了一段安全距离,客气道:“谢谢学长,不过我不爱喝绿茶。”

李玉卿顿了下,像是没料到他会拒绝得这么干脆利落,旋即又拿起养乐多:“那喝点养乐多吧。”

“……”

景铄打量了李玉卿一眼,忽而转头看向陈嘉树,后者也正看着他,这让景铄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像是被两头猎犬包围了。

双眼顺势一垂,落在陈嘉树手中蹂-躏了半天的塑料水瓶上。

“你别浪费水,不喝就给我。”

陈嘉树一愣,就见景铄抬起眼皮看他,对上眼的刹那,看到那双清明漆黑的眸子,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喉结一滚,把手中的矿泉水瓶递给了他。

景铄接过来,拧开瓶盖喝了两口,朝李玉卿扬扬水瓶:“学长,我喝这个就行,刚才喝了一瓶饮料,喉咙有点不舒服。”

李玉卿见状不露声色地笑笑道好。

接下来三人都没说话,默默看着电影,直到剧情进入高潮,恐怖镜头又频频冒出来,陈嘉树像是略显犹疑地瞥了一眼李玉卿,而后思索三秒,尽职尽责地扮演好最后一班岗位。

那一惊一乍的样子演得景铄都于心不忍了。

老被他分心,干脆提议:“要不你坐过来点?”

陈嘉树瞥了眼三个人的座位,又意有所指地瞥了眼李玉卿:“会不会太挤啊?”

景铄一想也是,陈嘉树坐过来了,他们三个难免挤得近,于是主动挪到了他的身边。

两人合挤在一张椅子上,为了让景铄坐得舒服点,陈嘉树双腿交叠在一块给他让出了更多空间。

这样的姿势等于陈嘉树整个上半身靠在椅背,而景铄则坐在他怀里。

借着这个姿势,接下来每个恐怖镜头闪过时,陈嘉树都能顺理成章地往景铄身上蹭。

有时候害怕得一个劲把脸埋到他后背。

温热的嘴唇时不时不经意地擦过景铄裸-露在外的颈侧。

又香又软,令人着迷……

错过了重要镜头他还会凑到景铄耳边,压低声音好奇问:“刚刚他被那个男的发现了吗?”

“没有,”景铄轻轻摇头,很专心地沉浸在剧情里。

陈嘉树看着景铄近在咫尺白白嫩嫩的耳朵,脑子里不停冒出来陈奇凌的话,像是在为自己的卑劣找合适的理由……

舔了舔嘴唇,陈嘉树慢慢凑近景铄,嘴唇停在他耳廓后侧一寸,他耐心极好地一动不动,像躲藏在暗处的猎手,静静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终于,景铄微微动了动,往后一撞,耳朵一不小心贴到了他的嘴唇上,而后陈嘉树像是不经意地微微张嘴撷住了那一瓣耳尖,伸出舌尖轻轻一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