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6章 第 6 章

我的书架

第6章 第 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嘉树还处于心跳砰砰地怔愣时听到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声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陈嘉树,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呜呜呜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才……”

闻言陈嘉树高昂的心情顿时下落,表情更是像吃到了苍蝇一样难受,眉心微微蹙起,他下意识不想让景铄听到电话中糟心的声音,更不想让他知道这是他后妈的女儿。

于是果断站起身朝阳台走出去。

走进阳台,脸上仅剩的表情顿时被收得一干二净,陈嘉树语调冰冷不耐地打断她:“麻烦你别再骚扰我了,行不行。”

寝室里景铄若有所思地看着陈嘉树的背影,他穿着一件略显休闲的白衬衫,两边的衣袖被撩起到手肘,露出肌肉利落的小臂。

此时恰逢中午,阳光正盛,他颀长的身形笔直沐浴在日光中。虽看不见表情,但不难看出身上散发出的萧条。

景铄小口小口抿着牛奶,正在思索——

听电话里的女声,再加上陈嘉树脸上藏不住的戾气,却还要跑出去接电话,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估计是前女友之类的。不过难以理解的一点是,他前女友听着还挺爱陈嘉树的啊,那还能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啊?

男女朋友之间能做什么对不起对方的事呢?景铄眼睛一亮,忽地反应过来。

出轨!

靠,那究竟什么样的女生面对着陈嘉树这张脸还会选择出轨啊?

也难怪陈嘉树面对女生时总是一副冷冷清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还对耽美文学有了兴趣,看来电话中那个女生对他造成的伤害不小埃

作为唯一一个且一不小心知道了校园男神八卦的室友,景铄有点心疼陈嘉树,并决定要对他好一点,至少让他感觉到人间值得。

琢磨着琢磨着景铄就把一小盒牛奶喝光了,他撑得肚子都胀了,终于把牛奶盒子扔进了垃圾桶。

他从小就有喝牛奶的习惯,但至今都没爱上过这个味道。每次都是玩玩喝喝,咬咬吸管,才勉强喝个大半天。

对他来说,纯牛奶是个很神奇的口感。

在外面对着陈奇凌的消息研究了半天,陈嘉树好不容易才消化,按耐着澎湃的心潮踏进寝室。

就见……景铄正一脸爱慕地看着他……和他的头发?

随后又朝他漾开一抹灿烂的笑,伸手朝他递来一颗旺仔奶糖,露出两颗小虎牙:“吃糖吗?”

陈嘉树被这个笑容恍了一下神,尤其是那两颗小虎牙,明晃晃地昭显着存在感,令他心痒痒得很想……拨弄一下。

撕开糖纸,一股黏腻的奶香味萦绕到鼻尖,陈嘉树舔了舔唇,心猿意马地把这颗奶糖含进了嘴里。

见他这幅吃奶糖都小心翼翼的模样,景铄可想而知他刚才有多伤心。可他又没什么安慰人的经验,显然也不能让对方察觉到他知道了这件事,不然太伤人自尊。

于是斟酌了一下,说,“我这里还有,吃完了找我拿,”说着漆黑明亮的双眼看着他,又补充一句,“都可以给你。”

景铄突如其来的示好,几乎令陈嘉树信了陈奇凌的观点,这会儿再吃着在景铄身上闻到过的奶糖香,咽了咽喉咙,觉得此刻大脑都有点缺氧了。

这大概就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感觉吧。

好在这个时候陈奇凌的消息弹了出来,一旁的景铄见状果断移开了眼,生怕看见点不该看的内容。

毕竟他现在看陈嘉树已经满头绿油油,够惹人心疼的了。

陈嘉树含着奶糖,见景铄别开脑袋,才把目光落到手机上。

陈奇凌:[哥,当务之急咱们必须得转换战略,指挥官交由我来担任吧。]

陈奇凌:[相信我,你扛不下嫂子的甜蜜攻击的]

陈奇凌:[我有经验,嫂子这种类型,你不能顺着他。你是一个男人,你要顺着他,她个把月就对你腻了,然后就去找下一个。]

陈奇凌:[你要吊着他,从身到心的占有她,你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陈奇凌:[哥,勾引她,用你迷人的脸庞,帅气的身姿,结实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让她,爱上你的身体!让她,对你欲罢不能!]

陈奇凌:[那时候她就会对你不离不弃了!!!]

陈奇凌:[我怎么这么好看jpg]

陈奇凌:[这么好看怎么办jpg]

陈奇凌:[哇哇wowjpg]

“……”

陈嘉树:[跪安吧]

发完消息就锁了屏。

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十二点,景铄看了眼手机,觉得应该让陈嘉树换换心情,于是提出一起去吃饭,后者欣然同意。

周末食堂人不多,再加上这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吃,两人就随便找了个打菜的窗口。

窗口里打菜的阿姨见有人来了,端起盘子,拿上大勺,敲了敲仅剩一勺的青菜和西蓝花盆:“吃绿叶菜吗?还剩一点了,吃的话都给你们打上。”

“不了,阿姨,我们随便看看。”景铄立马拒绝。

说完一把拽着陈嘉树的手腕火速逃离了绿色窗口。

陈嘉树被他拽着走在后面,目光落到景铄握着他的手上,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心里不禁飘飘然起来。景铄的手比他小一点,手指偏细长,但不显骨感,触摸起来有点软软的。

令他忍不住想反手握过去捏捏。

不过他刚动了这个念头,景铄就把他拉到一个窗口停了下来,手也松开了。

是麻辣香锅的窗口。

两人商量了一下合点了一份微辣的,在炒菜过程中,站在窗口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

都是陈嘉树问,景铄答。

于是景铄分了心,一个没注意,一盘香喷喷的麻辣香锅出锅后,掌勺的大叔连问都没问直接在上面撒了一把香菜一把葱。

撒的手势潇洒无比,仿佛神仙施洒甘露,待到香锅端出窗口时还心情很好地扬着语调得瑟了句:“万红丛中一点绿,看看,好看伐?”

景铄:“emmmm……”

这哪里是一点绿,这明明是满头绿!

见景铄这幅表情,陈嘉树默默点开了脑内关于景铄的小tips:不爱吃香菜不爱吃葱。

吃完午饭两人回宿舍看了会儿书,没隔多久景铄又睡了一个午觉,时间就这么打发了过去。

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一睁开眼,首先映入景铄眼中的是陈嘉树的背影。

他坐在座位上,似乎在看书,宿舍里的空调呼呼吹出冷风,带起他几缕发梢轻拂。

刚睡醒脑子还有点懵,景铄坐起身,就见背对着他的陈嘉树敏锐地回过了头。

见他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揉眼睛,给他倒了杯水送过来。

“谢谢,”景铄双手捧着水杯一饮而荆

见他把水喝完,陈嘉树顺手又替他接过杯子,还伸出另一只手按了按他头顶。

景铄用不太灵光的脑子,睡眼朦胧地掀起眼皮看他。

“有一根小天线。”陈嘉树指了指他脑袋上的呆毛说。

闻言景铄随手扒拉了两下就没管了,打算起床换衣服。

虽然大家都是男生,但一般情况下室友在的时候景铄都会去洗手间换衣服。

这会儿午觉刚醒,脑子还有点不灵光,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后,景铄直接走到衣柜前抬手掀了自己的睡衣。

就这样,一抹刺目的白冲撞进侧对着景铄的陈嘉树余光中,他听到自己心头猛地一跳,而后目不斜视地垂下眼看地面,动都不敢动。

倏忽间陈奇凌的消息像魔鬼一样闯入脑海——

“在勾引你啊~”

“想睡你啊~”

“勾引他,用你迷人的脸庞,帅气的身姿,结实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让他,爱上你的身体!让他,对你欲罢不能1

直到景铄换好衣服走到他身边,撞了撞他手肘,陈嘉树才回神。

“时间差不多了,找个地方吃饭,再去趟超市?”景铄问。

陈嘉树没说话,直直看着他,仿佛是想透过他淡定的表面看穿他内心。

见他神情异常,景铄犹豫着问:“……怎么了?”

闻言陈嘉树忽然懒懒地往身边的床架上一倚,尽量表现得淡定,“在想个问题,”他仔细观察着景铄,“我有个喜欢的人,想跟他在一起,但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态度,所以在犹豫该不该说。”

景铄一惊,听这番话的意思是陈嘉树还打算原谅出轨的前女友?

只不过现在还不确定对方愿不愿意好好在一起,所以在纠结?

这么一想景铄顿时有点被气到,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特别想大声质问一下陈嘉树。

你知不知道你贴吧里的楼都盖了成百上千层了,你知不知道喜欢你的女生可以从这里排到法国!你知不知道连乌龟都爬到你脑袋上了,它走之前还蜕壳留了顶绿帽子送给你当见面礼!

但他不能说,他得顾及陈嘉树的面子,而且毕竟是不小心偷听到人家的电话,说出来总是不太好的。

于是景铄委婉地劝诫:“我建议你先不要说,你们可以互相多了解一点对方。”

“还需要了解什么?”陈嘉树问。

了解什么,当然了解她为什么要出轨了!这么一想景铄脑中忽地灵光一闪,难道……莫非……陈嘉树……不行?

“或许,可以,了解……你们之间的契合度。”

对于景铄这种自己一丁点儿感情经验都没有的人来说,完全想不到他有朝一日还能为室友女朋友出轨的问题出一份力。

“契合度?”陈嘉树状似不解地反问。

“就是……各方面和谐才能在一起吧?万一某些敏感方面不和谐,还是不要勉强好吧。”

“敏感方面?”陈嘉树假装没听懂,“那是哪方面?”

这可真是为难死景铄了,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骚了骚鼻头,尴尬地说:“如果,平常,两个人的亲密相处不太和谐的话,还是不要勉强了吧。”

这回陈嘉树没再说话,只是深深看了眼他后移开了目光。

似乎……有点受伤?景铄无声叹了口气,很想问问那个女生,不爱就不爱,何必要伤害?

陈嘉树是真的有点伤心,他怎么都没想到居然被陈奇凌完全猜中了。

原本以为景铄只是对他有好感,毕竟军训的时候他们之间涌动的暧昧是骗不了人的。

可谁知道,对方竟然更看重他的身体。

还是睡了不契合就会被扔的那种。

一个人闷头想了好半天,陈嘉树才终于琢磨出了一个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的理由。

或许是因为他和景铄并没有实际相处过多久,所以才会更在意他们之间的契合度吧。

毕竟越契合才能越长久。

这么一想心情总算有了稍许安慰,虽说一点都不难过是不可能的,他明明是来追男朋友的,结果对方……也这么肤浅!

但同时心底又残存着一点念头,兀自感到卑微,看上身体也是好的,如果是景铄的话……

先睡了再谈也不是不行。

陈嘉树摸了摸自己的腹肌和人鱼线。

行吧,他至少还是有勾引人的资本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