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静瑶纪北辰 > 76、嘴那么甜,你吃蜂蜜了?

我的书架

76、嘴那么甜,你吃蜂蜜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梅还想着林海安可以在纪北辰面前,维护自己,不至于让纪北辰刁难自己,可他现在的态度,让她再也看不到丝毫的希望,整个人颓然的趴在地上,再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林青青见母亲已经无力再顶住纪北辰,父亲的态度又那么明确,她担心自己也会跟着受到牵连,眼下的情况,她觉得还是要先自保重要,便开口对纪北辰道:“姐夫,我妈她是一时糊涂,才伤害了姐姐,但好在姐姐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大碍,还请你对她网开一面,不要那么为难她。”

“林青青,你做为帮凶,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为她求情?”纪北辰冷漠的语气,质问。

林青青因为他这话,被吓的身子一抖,遂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自己的母亲叶梅,“姐夫,我、我没有要伤害姐姐,我是因为听了我妈的话,一时糊涂,所以才会做了糊涂的事情,姐夫,请您相信我。”

叶梅惊讶的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似乎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连她都要这么对她,她冷笑了两声,实在觉得讽刺!

林青青知道母亲肯定会生气,因为她这个女儿背叛了她,但她没有办法,低着头,甚至都不敢看她。

纪北辰当然不会相信林青青,他微微挑眉,“这么说,以前你一次次的针对瑶瑶,也都是你母亲指使的?”

林青青犹豫着,都还没有做出回应,就听到了叶梅率先开口道:“是,每一次都是我指使的,我就是看不惯林静瑶这个小贱人嫁的比我女儿好,所以我就教我女儿,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离间纪总你和林静瑶的关系,然后好让她趁虚而入。”

“只是可惜了,我叶梅遇到那么多男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像纪总你这么难搞的,否则的话,现在纪家少奶奶的位置,很可能已经属于我们家青青了,哪里还有她林静瑶什么事儿?”

虽然叶梅气林青青为了自保背叛自己,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只能牺牲自己来保全她了,只要她好好的,她觉得自己的未来总还是有希望的。

纪北辰冷哼着笑,“就算没有林静瑶,你叶梅的女儿,也不配站在我纪北辰身边,做我纪家的少奶奶。”

下一秒,他高大的身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接走向林海安,他知道林海安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如今叶梅被揭露做了这么丑陋的事情,就算他不处置她,林海安也定然不会再容她。

“岳父大人,现在看来,你不仅没把自己的女儿给教育好,就连自己的女人也没管好呢。”

林海安听着纪北辰的话,暗暗的咬紧了牙关,手也握成了拳头,他努力的不让自己发怒,只是他竟然就这样被纪北辰这么一个后辈给侮辱了,却偏偏还根本说不出什么来。

纪北辰冷冷的看他一眼,随即又走回到沙发旁边,对林静瑶说:“瑶瑶,我们该走了。”

林静瑶还陷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听到纪北辰话之后,回过神儿来,应了声:“好。”

萧凉见状,忙跟上前喊了句:“少爷。”

纪北辰牵了林静瑶的手,准备要走的时候,对萧凉做出了回应,“剩下的事情,你看着处理吧。”

“是。”萧凉对于纪北辰这样的答案,有点儿费解,这完全不像是他们大BOSS的行事风格啊。

就在他为此而头疼的时候,纪北辰最后又对林海安说道:“关于林夫人和林小姐的事情,我觉得岳父大人还是亲自管教为好,我就不代劳了。”

下一秒,他话音一转,冷讽起来,“当然了,如果岳父大人你真的管不来的话,我让萧凉代劳,也不是不可以。”

林海安今天一再的被侮辱,脸色难看极了,他死死的盯着纪北辰牵着林静瑶离开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越握越紧,眼底迸发而出的怒意,显而易见!

从林家离开后,纪北辰和林静瑶一起坐车回了纪家老宅。

一路上,林静瑶撑着胳膊,将脑袋靠在车窗边,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纪北辰看着她这个样子,微微皱起眉头,多少能够猜到些她的心思。

他将她拥进怀里抱着,低沉的声音对她说着,“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别再乱想了。”

林静瑶靠在他怀里,抬起头看他一眼,轻轻的呼出一口气,道:“我只是觉得很讽刺,想当初我爸为了叶梅背叛我妈,我妈那么的伤心,甚至因为他的背叛,整天抑郁寡欢,最终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现在,我爸的报应来了,梅姨像他当初背叛我妈一样背叛了他,让他也体会到了背叛的滋味儿,我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为此高兴。”

她稍稍停顿了下,看着纪北辰问:“你说,我爸他现在是不是也像我妈当初那样,特别的郁闷,一定想不明他那么真心真意的对待梅姨,而梅姨为什么还要背叛他吧?”

纪北辰没有急着回应林静瑶的话,甚至在他的脑海里,似乎有些别样的情绪在流转着,曾经何时,他也曾遭遇过背叛,可那种背叛,只是那个人对他的抛弃,并非像现在的林海安这样,要忍受一个女人,带给一个男人的羞辱。

虽然这两者的性质并不同,但在他看来,都是背叛,都是不容原谅的。

所以他开口时,是这么劝慰林静瑶的,“你就当是老天爷为了你母亲,对他的惩罚吧,也许这样的话,会让你心里觉得好受点儿。”

林静瑶无奈一笑,对纪北辰说了一句:“你还真是会安慰人啊。”

下一秒,她话音一转,又道:“不过,这样想的话,的确是会让我觉得好受些。”

纪北辰则是非常认真的跟林静瑶说,“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林静瑶,我只希望未来,我们之间永远没有背叛。”

林静瑶闻言,从他怀里坐直了身体,一副审视的目光打量他,“我倒是也希望如此,可是纪北辰,你说你这么优秀,天天盯着你,想爬你床的女人,估计都能绕地球一圈了吧,你当真能抵得住她们的诱惑?”

“是吗?”纪北辰拧眉,一副思索表情的问:“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有魅力啊?”

林静瑶见他突然变得自恋起来,佯装生气的白了他一眼,对他的话,不做回应。

纪北辰被她的样子给都乐了,嘴角处扬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他知道林静瑶不高兴了,遂又安抚她,“其他女人是不是盯着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往后余生,我的身边就只要有林静瑶一个女人就够了。”

林静瑶听了他这话,微微害羞的脸红起来,而嘴角的那抹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她睨着纪北辰,“嘴那么甜,你吃蜂蜜了?”

“就是吃蜂蜜了,你要尝尝吗?”纪北辰这样说着,就作势要去吻林静瑶。

林静瑶被他这个样子,逗得笑了起来,闪躲的同时,还不忘提醒他,“纪北辰,你别闹。”

两个人就这样,开心的玩闹起来,连前面正在开车的司机,看到纪北辰这样少见的一面,都为之惊讶,这真的还是他们家那个冷漠不近人情的少爷吗?

——

纪北辰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关于对叶梅和林青青的惩罚问题,他也不便再过问,便让两个保镖押着阿彪,一起离开了。

一时间,林家就只剩下了林家四人在,林青青和林靖骁看的出来,因为他们母亲背叛父亲一事,父亲真的很生气,就连家里的气氛也变得非常压抑,他们做为子女站在一旁,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开口说什么。

林海安望着还在地上趴着的叶梅,冷笑两声,随即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双凌厉的眸子,闪烁着一簇小火苗,似乎能将对面的女人灼烧。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他讽刺的话语响起,对叶梅说着,“不错啊,我林海安老了老了,还要被你戴一顶绿帽子,呵呵呵,真是不错!”

“海安,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夫妻这么多年,还有一双儿女的份上,原谅我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叶梅知道林海安现在很生气,如今她除了努力争取他的原谅之外,也别无他法。

毕竟她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是为了要过上富贵无忧的日子,虽然现在的林家也不比之前了,可如果林海安要跟她离婚的话,她肯定会变得一无所有,恐怕到时候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

林海安因为叶梅丢尽了一个做为男人的脸,他怎么可能还会再去原谅她?

因此,对于她的这番认错的态度,他也根本就无动于衷,半响他只是非常坚定的开口告诉她,“离婚吧,明天我会请律师来家里把一切都准备好,你只需要签字走人就行。”

叶梅愣了,林海安这意思很明确,是要她净身出户。

很快,她回过神儿来,看着林海安,拼命的摇头表示,“不,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

林海安态度强硬,丝毫没有挽回的余地,“事到如今,根本就由不得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