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能王者冯枫 > 第三十一章 十二位者(下)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十二位者(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是他一直坚持不敢让她发现罢了

“呼——小月,谢谢了。”女孩说道“你先去洗澡吧——”

“是……”

终于如愿以偿可以离开的小月走进浴室,在浴缸放满水,利落地脱了衣服后躺了进去。

先前整个过程他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地按摩着。

他忽略了一点,就是外面还有个一直想和自己亲热的女孩存在。

一直想洗澡的他忘记了锁门,刚想起身时,门开了……

“小月,一起洗吧!”

“我拒绝!”

小月下意识喊了出来,回神过来时发现女孩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

——糟糕。

“对不起,主人,我不是故意的——”

小月弯腰道歉,那个反应是他无意识的举动。

“没事哟。”女孩抬起了他的头笑道。“我没有放在心上”

正当小月心中松了口气时,女孩话锋一转,“听说鸳鸯浴很好玩,我们也来试一试吧。”

“…………”

“还有哦,这次我用这里来挤你的牛奶~~”

女孩将胸部贴在他的身上笑道,丰满的质感刚压上,小月彻底满脸黑线地站着一动不动。

——今晚逃不出她的掌心了。

他的心中无奈地这样想道。

我睁开眼,周围依旧安静,朝一旁看去,冰欣澄已经睡着了,淡淡地月光将她映衬的唯美可人,散乱的头发伴随的均匀的呼吸声。

“呼——呼——”

我确认她睡着后才悄悄地起床,然后将门慢慢打开走了出去。

夜晚的风意外的有些冷,我缩了缩身体后在身体产生淡淡的火炎包裹自己。

有时不得不佩服这些异能的便利之处,身穿单薄浴衣的我也不怕山中的夜风。

不久,我看到了目的地。

温泉的更衣室灯光通明,进去后如想的一般空无一人……

进到里面后,水面依旧雾气腾腾……

我走到里面后,暖流的刺激让我舒坦了身体。

“哥哥~~”

“!?”

我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就被某人抱住了,满是柔滑温暖的触感。

“萌爱?”

“哎嘿,哥哥~~”

背后紧紧贴着的萌爱抱着我,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你这么快就来啦?”

“嘿嘿,因为很想见到哥哥嘛。”

“去偏一点的地方吧”

“好啊~”

萌爱欣然同意了我的意见,随后向前拉着我走去,毫不在意自己曼妙的躯体暴露在我的眼前。

在最边缘的石堆坐下,萌爱靠着我的肩膀。

夜空的月亮明亮地高挂着,夜风的吹拂竹林莎莎作响。

“哥哥还记得吗?”萌爱低低地陈述着“我们以前天天一起洗澡呢。”

“…………”原本还在享受气氛的我一下子说不话了……

转折的太快了,洗澡?等等,以前?是指孩子时代?

“洗,洗澡?”

“是哦,哥哥将我每一个地方都用心洗过”她按着我的手笑道“任何地方……”

“任!任何地方!?”

萌爱趴在我身后,身体再次紧贴,她脸红着低声说道“哥哥现在要不要来确认下萌爱的身体变化呢?”

“…………”

我已经说不出话了,事情发生的太快导致完全反应不过来,这简直比战斗敌人在自己情报以外的能力出现更让人意外。

简直堪比普通人看到猴子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境界。

“哥哥没兴趣吗?”

看到萌爱忽然一下子黯淡下去了,我急忙摇头“不,没有。”

“那就是有兴趣了?”

——谁会没有啊!

我当然不敢说出来啦,说出来估计萌爱就会拉着我的手抚摸自己的身体……可能吧?

“这个……我觉得以后再说吧。”

“为什么?哥哥不喜欢我么?”

“不对,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想起你,现在摸了,我也不能确认啊。”

随便扯了个理由希望能混过去,我不禁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悲哀。

——你能找个好点的理由吗?战斗时一瞬间交手都能想挺多的,这会这么久脑袋跟当机似的,理由也不找个好点的。

“唔,这样也对哦。”

——等等,这你信了?不对,刚才那话怎么听都像是故意忽悠你的吧??

萌爱之后便一直抱着我,稍微低头我就能看到她正在发育的……

又想歪了……

还是老老实实看风景好了……

“哗啦——”

远处忽然传来了有人下水的声音

“有人来这里面了。”

“现在还有其他人来?”萌爱惊讶了一下,随后嘟了嘟嘴“只要那个人别过来就行了,反正这里雾气挺大的。”

“是啊……”

只可惜事与愿违,那人仿佛有感应一般朝我们这走来

“怎么一直往这走啊?”萌爱抓狂地说道

“别想了,先藏起来!别让人看到你。”

这里是男浴池和女浴池的分界地方,也就是有一排竹林隔着分开。

“藏在哪里??”萌爱着急地扫视。

“这里,先在这里吧,我不会让那人走过来的。”

我将她拉倒一个石头的后面,萌爱体型比较小,潜下水浮起上半头部呼吸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等到将她藏好后,那人也正好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

这时,我们异口同声地对对方说道

““你怎么在这??””

眼前的人——是冰欣澄。

而此时,她的身体只用一条浴巾包裹着……

“呜呜——”

在床上醒来的小月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最先感受到了东西,是在自己怀里呼吸的主人。

女孩静静地呼吸着,头发散乱,男孩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能清楚感受到她的柔滑触感。

两个巨大的果实狠狠地贴着自己的胸膛,随着轻微的呼吸,上下浮动着。间歇性地挑逗着男孩……

“……”

脑袋刚反应过来,男孩的脸就红了。

好吧,他不能动,因为女孩拿他手当枕头了,反正现在他是感觉不到手的感觉了,八成是麻了……

两人都衣衫不整,不过硬要说,男孩身上的衬衫纽扣上面几个能看出是被强行扒衣服给弄掉的……

“小月——”

睡梦中,主人继续呢喃着他的名字,他静静摸着她的头发,让她靠自己更近点。

女孩回应了他的举动,朝他的怀里蹭了蹭……

——没事的,我就在这里。

他不禁想到了小时候他们在一起的场景,天真地在一起,无忧无虑……

在知道自己病情后她被绑架了,最终被自己救了回来。

那时,小月向她约定了。

——在我这条生命消失之前,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恩?小月?”

怀里的女孩似乎醒了,迷迷糊糊地看着他。

“早安,主人。”

“啊,已经早上了吗?现在几点?”女孩慵懒地问道。

“早上八点半了。”看了看柜子上的时间后男孩回道。

“唔,那还来得及,打个电话叫服务生拿几套整洁的白衬衫过来给你。”

“明白了”

“昨天晚上很累么?”女孩像是随口一说般继续问道

“…………”

小月没说话了,与其说累……不然说很爽。

“恩……看来是很舒服呢。”女孩笑道。“要不要在去学院之前再来几次?”

“请放过我……”

这次他真的求饶了,就差说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小的吧这样的话。

“唔…”

男孩的嘴唇被堵住了……随后感觉到的是贴在自己身体上的主人……

那里又湿了……

“冰欣澄!?你怎么在这?”

“这句话是我问你才对!”冰欣澄说完注意到自己的状况后连忙蹲进了温泉里,一条浴巾可不能遮掩她的全部身材。

“唔,我……就是明天要走了,可是从来没泡过这里的温泉有点不甘心就跑来了……”

紧急之下我随便说了个借口,同时瞥向一旁的萌爱,她悄悄地不敢说话。

“这倒是。”

“那你呢?”

“我……唔!”

冰欣澄将脸扭到一边不说话,我猜测地说道

“你莫非每天晚上都有来这边?”

“唔……”

“难道说中了?”

“咕……没有办法啊。”

“没有办法?”

“因为这里的温泉可以滋养……皮肤什么的……”

冰欣澄越说到后面越小声,头也藏进水里‘咕噜咕噜’冒着泡。

——看来这里的温泉是女性杀手呢。

“那个……”

“什么?”

冰欣澄压低声音问道

“你不会笑我吧?”

“…………不会。”

“你前面那短暂的犹豫是什么意思!?”

面对羞愧难耐想冲上来的冰欣澄我急忙制止道

“没,没有!我只是想说这里的温泉真有那么厉害吗?”

“这个……我虽然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川三先生对我说去体验下也好,所以我才来了,可是因为不能被其他人发现所以只好这么晚出来了。”

“每天晚上都这么晚?”

“是啊,我前面起床看到你不在还出去找过你,结果没找到就自己过来了。”

“啊,抱歉了啊。”

“没事。”

‘咚咚’

我注意到了萌爱伸出手做出挥开的姿势。

——是叫我支开她么?

忽然间,我想到一件事,那就是萌爱知不知道冰欣澄是个女孩子的这件事。

之后,我们两相互沉默着,由于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将冰欣澄调开,我也迟迟没有开头说话,同时也害怕如果说错话的话,让原本不知道冰欣澄真相的萌爱吓到。

值得一提的是,在冰欣澄离开后我才发现萌爱已经泡晕过去了,之后自己才慢悠悠醒来,差点吓死我了。

“唔,这里就是幻辰学院么?”

在学院门口,被其他上学学生惊奇目光中少女说道。

“果然够气派呢,对吧,小月。”

“!?”

小月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后猛地点头。就像个害怕被吃的小白兔一样那般惊惧。

也不能怪他,真的,只是早上的‘艳福’让他不敢再靠近女孩罢了,可是身为她的保护者,又不得不站在她的身边。

少女笑了笑,随后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性。女性走到学院的门口朝少女微微屈身“你好,十二位者之七,我是理事长的秘书。她正在钟塔等你。”

“恩,我们走吧,小月。”

“是。”

女孩伸出手后,小月略作犹豫后才与之相握,一接触后他又想到了早上的场景,脸不自觉地红了。

“没关系”女孩轻轻地笑着,“这里没有大人的束缚,只有我们两个人~”

“……是”

他回应着女孩,因为自己能听出主人声音里的那份兴奋。

小西静静地看完后,才带着两人去钟塔。

“冯枫,不要紧吧,脸真的好红啊。”副驾驶座位上的都武开口说道“你是吃了兴奋剂了么?”

“别胡说,你那么在意干嘛,一会就过去了。”心里有点发虚的我回道,要是那事让都武知道肯定没好事发生。

“我只看过脸红了一段时间就没了,从没看过这么持久的。”

“你是讽刺我么?”

“哪有,我觉得你可以是申请世界纪录了。”都武念念有词,毫无去时那种气愤感。“你从开车到现在就没褪过,我能不在意么?”

——你去试试啊!在一个男性温泉遇到两个美少女,还看了身子!

“你在废话我就让你下车!”

“冯枫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说了。”

居于还是坐在我车子上的都武果断怂了坐在一边不说话,但是他好奇的眼神让我越来越无奈。

“我也很想知道。”后座的月羽说道。

“饶了我把。”我忍不住发出悲哀的呻吟。但是事实绝对不能说!

“对了,有个事得告诉你。”都武拿出手机说道

“什么事?”

“我们有邻居了。”

“邻居?”

“上次我们在公寓不是遇到了很多保镖么?还记得吧?”

“是啊。”

“据说那是某个大小姐看上了这里搬进来了。”

“在六层?”

“废话,不然说是我们邻居干嘛?”都武摆出一副你脑袋坏了的表情“其它楼层的我们一般没碰到几次好吧。”

“好啦,我知道了”

“顺带一提,她住六零二。”

“在我们之间呢。”

“据说是个美少女。”

“这个才是重点么?”

“必须的。”都武灿烂地笑道,我隐约看到月羽散发出黑色的气场。

——还是赶紧回到公寓好了。

校长室。

“你们好,久仰大名。”理事长微微躬身对到来的一男一女表示敬意。她们的身份比起圣城的冰欣家族与四季一族还要高贵,即便一般不在意身份鄙视贵族花架子的她也不得不这样做。“十二位者之十

“你好,幻辰学院理事长。”女孩抓着裙摆弯身回道,男孩在一旁默默地点了个头后准备退下去时手被女孩给强行抓住了。

“你们是这个?”理事长拿出手两个大拇指相互对着问道,颇有八卦的味道,不,应该说就是问八卦的。

“需要我证明给你看么?”女孩反笑一声,将头一扭狠狠地吻上了男孩的嘴唇。

“够劲爆!外国就是爽!”理事长竖起大拇指,这女孩吻的还是法式深吻,要人透不过气的类型。那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男孩成了可怜的羔羊就是了。

这情形让在后面的小西也不由抽动了自己的嘴角。

——真是热情的奔放。

她如此想道。

女孩吻好后心满意足地离开男孩身边,对理事长笑道

“这样你懂了吧?”

“发自内心,刻苦铭心地懂了。”理事长点头笑道“没想到十二位者里竟然还有情侣。”

“其实并不是只有我们哦,只是大家都很低调就是了。上杉理事长。”

“哎呀呀,看来我的那些情报都过时了呢。十二位者之十一的异能傀儡使——斯默莉,以及之十的斩武者——八静月。”

“很久没人这么称呼我了,除了前九位那几个混蛋。”

“距离上次的圆桌会议不是才过两年么?”

“我可不喜欢被人围观的感觉,除了几个特定的疯子喜欢那种无聊的荣耀。”

“许多男人可都是为了荣耀而战呢”理事长笑道“最后都用来泡女人了。”

“那是他们”斯默莉耸肩,将脸红地坏没小退下去的八静月啦了过来,示意我有他足矣。

理事长心里直骂欺负老娘没男朋友是么!?告诉你我还不需要!老娘有小西!

她刚把目光放到小西那,只见小西眼神一凛。

好吧,工作工作,私事归私事!等等在床上我看你怎么求饶!

“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告辞了,生活用品我已经搬到那公寓去了。”

“哦,对了,提醒个事。”理事长挠了挠头皮,让人感觉她有些不耐烦。“如果没事的话,别惹你旁边的邻居。”

“别惹?”这句话让斯默莉皱眉,就仿佛自己的身份在对方看来不值一提。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人又会是谁?又有几个这样的人能够让自己不去招惹?

十二位者乃是全世界所有学院最具潜力的十二名成员,就这个身份已经让许多同龄人羡慕不已,何况自己的家族背景也相当不弱。

“话也不是这么说,只是如果你们真打起来,可能马上不就被召回国了么?”

这句话倒让斯默莉可以接受点,为了和八静月好好过二人世界她就得做到晚点回国才行。

“还有,其实如果真打起来,你们两人十二位者的头衔,可能得让人了。”

“…………我懂了。”

在心中悄悄对自己的邻居打上‘强者’这个标签后,斯默莉牵着八静月的手离开了。

“为什么要说多余的?”小西上前问道。“冯枫应该不是那种会惹事的人。”

“不,”理事长眼中露出一道凶芒“我只是想让他一战成名,给学院那群废物一记强心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