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能王者冯枫 > 第五章 恋战之歌的序曲(中)

我的书架

第五章 恋战之歌的序曲(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突然出现的妹妹是我的‘羁绊’吗?

不知道,但是我的身体却反应着,它用力地抱住了萌爱,似乎害怕再度失去她。

我抱着她,紧紧地抱着,似乎感觉时间就这样过去一生也无妨。

这种反差让我非常的意外,先前害怕的想要逃跑,此刻却是紧拥怀里。

她的身体很纤细,体重也很轻。

这个相拥感觉似乎以前也有过,我完全没有感觉到陌生。

冰欣萌爱慢慢停止了颤抖,用手抱住了我的脖子笑道。

“太好了,哥哥回来了呢。”

“啊,恩。”

我只能默默附和着她的话,不知为何,不能再让她伤心了,我这样想道。

抚摸着她的头发,冰欣萌爱也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方式。

许久,我问道:“冰欣萌爱,能告诉我,我第一次和你见面的地方吗?”

“叫我萌爱!萌爱!”

她很生气的转头看着我,看到我老实点头后她笑道:“哥哥第一次和我见面的地方吗?”萌爱回想了一下,然后把嘴放在我的耳边说道

“中国巴士”

——中国巴士?

这对于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名词,除了昨天在中国北京呆了一天,过去则都是在‘那里’度过的,为什么她会给我这个毫不相关的事物?

“哥哥大概也忘了吧”

“啊?不,不是,一时想不起来。”

我苦笑着说道,下意识回避了萌爱的问题。

“不要紧,因为萌爱记得很清楚的。”

“那能不能——”

我还没讲完剩下的“告诉我”,一股强烈的杀气铺面而来,转头看去,只见萌爱的管家——冰欣澄正黑着脸站在厕所门外看着我们。

啊,不得不说下,如果是做那种事的话一般是男上女下,而现在我和冰欣萌爱则是反过来了,但是,我那该死的手却紧紧地抱着她的身体!

冰欣澄阴冷的说道,手上不知觉又结成一道冰臂。

“把你的手……从萌爱大小姐身上拿开!”

“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慌忙地朝冰欣澄叫道,这里可是在学校里面啊,如果真打起来的话会破坏设施的。

冰欣澄全身散发着杀人的气势说道:“多说无用!”

萌爱从我身上爬了起来对冰欣澄说道。

“澄,快住手!”

“啊,是,萌爱大小姐。”

冰欣澄反应过来后便微微躬身,有些愧疚低着头。

萌爱对我关心道:“没事吧,哥哥”

“啊?没事。”

在冰欣澄那个可以杀死人的目光中,我被萌爱拉了起来,然后她在萌爱的背后对我做了个割头的手势——绝对杀了你!

“…………”

某种意义上来讲有这种管家真是主人的幸运还是悲哀呢?

“哥哥,你现在住在哪里?”

“不知道。”

第一区是不打算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留在萌爱的身边,这里的话就随便找找吧。

萌爱立刻抱住了我提议道:“那住我家吧。”

“哎?”

“没问题,我家只有我姐姐和我,对了,澄今天也会住进来吧。”

“是的,萌爱大小姐。”

“呐呐,哥哥,一起来吧。”

“这个,呜。”

背后冰欣澄的视线越来越可怕了……

忽然要住进一个陌生人的家里,我多少有点犹豫,虽然从萌爱的表情上我知道她真的认识我。

“大小姐,虽然不太好意思,但他可是已经有住的地方咯。”

一只手忽然搭住了我的肩膀,接着背后就传来一阵松软的触感,糟了,这个难道是!

胸部!

“是你!”

我慌张地想挣脱开这个教师,可是那双手却一动不动!

“哎呀呀,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她反笑着,然后看着冰欣萌爱那有些生气的样子说道

“大小姐,你放心吧,我不是你的敌人。”

“那你是谁,为什么这么接近哥哥?”

“恩~~我想想”她做出一个思考的样子,然后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家伙的情人吧。”

——这!这家伙在说什么!情人!开什么玩笑!

我和萌爱与冰欣澄吃惊地喊道

“““你在说什么!”””

“喂,哥哥,这不是真的,对吧?”冰欣萌爱微笑地看着我,那种笑容让我不寒而栗啊。

“啊,当然不是。”

“对吧,哥哥明明已经有萌爱了,那种胸部跟牛一样的女人只会碍事。”

“…………你好像说了很不得了的话。”

“错觉而已,哥哥。”

正当我们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打断我们:“理事长。”

转头看去,只见那位秘书正生气地朝这里走来

理事长?谁啊?

她一把抓住我身后教师的手,然后瞪着那个嬉皮笑脸的她说道:“怎么没在工作跑来这里!”

什么!她就是理事长!

“小西,别这样嘛,有外人啊,给我留点面子嘛”

“哼哼。”被称为小西的秘书冷冷地笑了笑:“面子,那个值几个钱?”

“………”

理事长尴尬了一下,低声地对我问道:“面子值多少钱?”

“鬼才知道!”

那个秘书小西上前想把她拉走。

“别说了,赶紧去工作!”

“等等!小西!”

“砰!”

秘书一记手刀打在了她的脑袋上。

“咕!”

她双腿一跪,直接倒在了地上

——好快!

秘书走前对我说道。

“你等等来理事长的办公室,理事长有话对你说”

看着她被小西拖走的背影,我略微感到一阵好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大小姐,我们也回去吧,等等还有分班测试呢。”

冰欣澄对萌爱说道。

“哥哥呢?”

我听完后略作思考说:“我?我还没注册呢。”

分班测试听起来也得要先注册了才行吧,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类似报名的地方。

“哎,那你为什么在‘神馆’要和我对战?”

冰欣澄疑惑的问道:“是那个秘书让我和你打的。”

他犹豫了一下猜测地说道:“那你应该有学院手册吧。”

“有啊,在这。”

我从口袋里面掏出那个红色的通知书给冰欣澄,她打开第一页,上面印着我的照片。

“那应该没事了,所有学员的学院手册都会事先被学院拷贝到电脑里,只要人对应手册上的相片,然后到达学院去‘神馆’进行测试就可以了,电脑会自动扫描系统然后找到那人的资料进行核对,核对完成即算注册完成。”

虽然听起来很麻烦,但是实际上却十分的简单,梳理一下就是

1.电脑备份学院手册。

2.‘神馆’测试。

3.电脑系统扫描。

4.对比学院手册。

5.完成。

也就是说,其实只要人来学院就可以了,因为学院手册只是给人一种通知的目的。

等等,这么说刚才那个秘书让我上台和冰欣澄战斗已经打算让我入学了?我被算计了!?

“那也就是说我可以不用去注册了?”

“是啊。”

我挠了挠脸颊不好意思:“可是我行李丢在那里了。”

“…………”

跟着她们回到‘神馆’,嘈杂的四周,每个学员的视线都集中到我们的身上。

萌爱正高兴地抱着我的手臂,一点也没察觉周围人嫉妒的目光。

各种各样埋怨的声音陆续而来,我有些窘迫地想挣脱开萌爱的手。

“那个人是谁啊,为什么萌爱酱和他那么亲近!”

“明明长的不咋地,难道还妄想泡上我们的‘命运女神’”

“人生赢家!”

我自动过滤了剩下那些冲天的怨恨声,看着萌爱不由苦笑着。

“那个,萌爱。”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她,我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叫法,过去,名字则只是个代号罢了。

“哥哥这么叫我,肯定有事对吧。”

声音虽然小,但是却被早已传入了人群中。

“哥哥?萌爱酱喊她哥哥!”

“啊!受打击了,我竟然没第一个让萌爱酱叫‘欧尼酱’的人”

“可恶啊,怎么我都没听说过啊”

喂喂喂,你别一副要死了的表情好吗,那个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难道你不觉得那样叫让人感觉很奇怪吗?

以上,都是男生的发言。

女生中,虽然没有说话,但却不乏那种鄙视的目光

其实日语中地‘哥哥’的叫法让我感觉很害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萌爱这样说后,我倒没什么异样的羞耻。

——会是以前有被她叫过吗?

“恩,一点小事。”

虽然我也不确定这算不算所谓的小事,可是我还是要问。

“过去的我,是住在哪里?”

萌爱脸上划过一道阴霾,牵着的手慢慢地松了下来。

“本来我不想说的,但是既然哥哥问了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吧。”

“萌爱呢,曾经一直和哥哥住在一起,地点嘛,是中国北京的一个公寓里。”

萌爱露出一个恶作剧的表情,闭口不说了。

背后那个美少年的管家散发着杀人的气息,大有萌爱一离开我的身边,就把我碎尸万段那种气势。

“等下我要去理事长的办公室,你知道在哪吗?”

“不要紧,我带哥哥去,这里可是很大的呢,哥哥肯定会迷路,对吧。”

无法反驳萌爱的话,我微微点了点头。

“嘻嘻,哥哥从以前开始就是个路痴。”

我是路痴真是抱歉了,但是我真的不认为在这里迷路就可以称得上路痴,这么大的学院换谁谁迷路。

在那群还在待测试的学员目光下,我从‘神馆’里拿到了自己的行李,也不过就是普通的手提箱罢了。

“你就带这么点东西出来吗?”

出乎意料问这话不是萌爱而是冰欣澄。

“难道你感觉很多么?”

“不,是很少。”

接下来还要去理事长办公室,真没想到就那样嘻嘻哈哈的女人竟然会是这个学院的理事长。

理事长办公室是位于学院的钟楼中,钟楼高达数十米,即使是在外面,也能看见高耸的钟楼,外表为红色砖头的结构,楼顶,是一个巨大的时钟,每过一小时就有规律的敲响,最顶层则是一个古铜色的四棱角,整齐地对着钟楼的对角线,钟楼没有窗户,听萌爱说是设计者把窗户给涂成了钟楼的背景色,因为这样看起来比较具有整体感。

虽然在国外也有见过钟楼,但是这里的钟楼确实更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入口在钟楼的底部,也就是一个白色的小门,看上去有些像教堂的大门。

我不由感概道:“好厉害。”

冰欣澄神气的挺起了身子说道:“哼哼,这个可是川三先生设计的。”他继续向我补充着知识,“川三先生可是萌爱大小姐的父亲,也就是我身为管家的家主。”

“哦,这样啊。”

我看了看萌爱笑道:“你爸爸很厉害啊。”

“恩,爸爸一直都很厉害!但我还是觉得哥哥更厉害哦。”

萌爱露出骄傲的样子说道,我苦笑了一下继续望着钟楼。

的确,能做出这种建筑的人的确让人佩服。

进到里面,则发现偌大的地方只有两个电梯的门和楼梯的入口,整洁明朗,与外部不同,里面则是纯洁的雪白颜色。

站在电梯的门口,伴随一声‘叮’的声音,从上面下来的人三三两两地从电梯中走了出来

他们个个都是穿着工作服,带着一叠的白纸。

——看来应该是教师吧。

可是有个不协调的因素,在他们之中,有一个小女孩,她一直沉默着,手里抱着白纸,然后注意到了我在看她就不屑的‘哼’了声。

那个小女孩忽然走到了我面前对我说道

“理事长办公室在钟楼的最顶层。”

我有说过我要去理事长办公室吗?还是说有人告诉她了?

“让他一个人去,你们两个呆在这里。”

小女孩指着冰欣澄和萌爱说道

“为什么?你是谁”

“我是你们的老师”小女孩耸了耸肩膀,“不要叫我小妹妹,不然,杀了你们哦。”

好吧,我可从来没想过叫你小妹妹,我只想过你可能是谁的女儿而已。

“虽然我看起来比较小,但是如果你们不听我的话,我一样给你们好看”

“冰欣澄,冰欣萌爱,理事长把你们两个安排在我的班级,我可不会在意你们的背景,只要你们老实点就可以了”

冰欣澄站了出来对小女孩问道:“既然你说你是我们的老师,那么请拿出你的教师证件,我以前并没有看见过你”

“我是今年才来的,你爱信不信,证件还在补做当中,顺便告诉你,是川三先生邀请我来的”

“川三先生?”

“是的,要不是因为他我也懒得来,知道了吗?小鬼。”

“唔!”

冰欣澄像是吃瘪了一样站了回来,我打开电梯门刚想进去时衣服被抓住了,我转过头去,冰欣萌爱对我轻声说道。

“哥哥,快点回来。”

“恩……恩。”

我有些害羞地点着头。

旁边的那个小女孩老师甩过头低语着。

“一群早熟的小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