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三十七章 独闯虎穴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独闯虎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艳玉陪同江河洋,元肖,缪不凡和郝良有来到了位于青山市的中国卫星测控中心,他们找到了张千硕。张千硕带他们进入了控制室讲了一下目前天行齿的运行状态。
“现在各个子体运行正常,持续时间还能坚持两到三年。我们预计在下个月中进行母体的中微子炫光效应试验,向银河系中心发射电磁疫苗。”
“非常好啊,我们国家多亏了你们这些人的努力,我们这些当兵的也才有了保家卫国的武器和信心。我代表人民子弟兵谢谢你们。”缪不凡说道。
“缪副司长您过誉了,这些都是我们的分内之事,我们也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保驾护航才可以安心地开展研究。”缪不凡听完张千硕的话摆摆手接着说:
“国家的进步,人类的发展全都要靠你们这些科学家睿智的大脑和灵巧的双手,我们这些粗人也只能抗抗枪,打打仗。”说完大家都会心的笑了。
介绍完天行齿的运行状态后,张千硕带着他们到了一个小型会议室,然后关上门。缪不凡说道:“事态严峻,我们开门见山,我们现在要调用天行齿来执行一项特殊任务。目前永生论已经被我们瓦解殆尽,但是他们的首领胡提和幕后老板克里斯还逍遥法外,他们依旧控制着美国和世界上相当大量的‘自强派’永生论者。我们只有将这两个人消灭才能完全摧毁永生论。但是这个胡提想必你也知道他会邪门歪术,普通的人和武器根本对付不了他。但是我们也不想滥杀无辜,对他进行饱和打击。所以我们现在制定了一个行动计划叫“回光返照”。据我们的杨小姐所说,青海死亡谷里有一块巨石,它所发出的光芒可以抑制胡提的超能量,这样他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我们就可以对他进行抓捕行动。而怎样把这个光射到胡提身上,就要用到我们的天行齿。”
张千硕一听国家要用到自己,立即起身大声说道:“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缪不凡一看他的样子笑了笑说:”你都不知道怎么弄就给我保证?“张千硕也咧嘴尴尬的笑了。这个时候杨艳玉站了起来:
“张总您好,我们具体的行动方案给您陈述一下,希望您也多提些宝贵的意见。第一步是信号对接测试,我会把巨石闪光的时间告诉您,然后您来控制天行齿对这些光线进行捕捉。第二步是我给您胡提的具体座标,您控制天行齿把这些光线给反射过来就行了。当然这个只是理论基础,具体实施要看您的操作试验,要把天行齿运行到哪个位置,然后它的反射角度和范围您都需要测试后告诉我。这样我才能把胡提给引诱到相应的范围里。另外我们能给您的时间是三天以内。“
“三天?”
“有问题吗?”缪不凡问道。
“没问题,我们马上开会进行试验部署。三天内保证完成任务。”
“好,那我们就敬候佳音!”缪不凡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张千硕说道。
晚上,杨艳玉抱着那只九孔水晶冰玉宙默默地说道:“吴非,你在吗?我需要你的帮助。”睡梦中她又来到了死亡谷。他们用相同的方法交流着。吴非告诉她这块巨石正常情况下是不闪光的,除非它能感应到特殊的能量才会闪,当年胡提带杨艳玉过来的时候就是因为感应到了胡提身上的特殊能量。并且它的这种闪光是不会抑制灵磁的,只有自己可以让巨石发出带有西石萃元素的光线,因为这种元素特别少,每闪一次就要用上万年的时间来补充。杨艳玉听后感动的泪眼婆娑,没想到自己的一命竟是耗费了万年才有的西石萃。而后杨艳玉把自己的计划也一一告诉了吴非。杨艳玉还想多了解一些吴非的状况,可是巨石又没了动静。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他们的进展也很顺利。接下来就是引胡出洞了。他们用了一天的时间把能想到的细节问题全部都列了一遍,然后针对这些问题一一做了周密的部署并计划在一周内完成引胡出洞。会议结束后,江河洋回到酒店准备睡觉,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消息。打开一看是顾明慧发过来的,上面写着几个字:“在哪里?想见你。“江河洋马上给她拨了过去。对方出现了忙音,看来是被她给挂断了。然后又发了几个字过来:“我在纽约,想见你,疼!”江河洋看完最后一个字后吃了一惊,又急忙拨了回去,但传过来的依旧是忙音。没办法他也急忙打字回复:“你怎么了,疼是什么意思?”对方不再说话。“那你在纽约哪个地方?”依旧没有回复。他急忙又拿起电话打给了李小西:“你姐怎么了?她现在哪里?”电话那头李小西一听是江河洋,居然没忍住哭了起来。
“江总,您终于打电话过来了。我姐被人害惨了。”
“你别哭,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李小西就把卡特害顾明慧的事情又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她最近本来情绪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可谁知道却被克里斯,不,应该是被胡提给抓走了。”江河洋听完这话一下就明白了,他们之所以抓走顾明慧是冲着自己来的,并且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顾明慧居然遭了这么多的罪。他挂完电话马上就打电话给了任天南,让他通知后勤部连夜把自己的私人飞机开到了青岛,他们又连夜直飞纽约。路上江河洋心里忐忑不安,他不知道那帮混蛋会怎么对待顾明慧,何况顾明慧现在还没了右腿,这怎么能让他放得下心。特别是顾明慧发的最后一条信息的最后一个字‘疼’,这就像一把尖刀一样在深深的刺痛着江河洋的心。可是过去后怎么救人,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并且这次自己的出行并没有向司马宗和缪不凡汇报,但事出紧急,也不容他多去考虑。
十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纽约拉瓜迪亚机场。江河洋和任天南从机场出来,李小西开着车在外面等他们。他们坐上车后,李小西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又忍不住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把这边发生的事情和江河洋说了一遍。江河洋听完后没有作声,只是脸绷的紧紧的。他转头看向车外,公路上的车子并不多,傍晚的纽约虽然整天生活在动荡和枪声之中,但却依然掩盖不了他曾经的繁华和辉煌。可就在这时,从他们的车子旁边快速驶过四辆越野车并且一字排开挡住了他们的车子并逼停,然后从前面车子上下来了四个彪形大汉。他们手里都拿着长枪过来让他们开门。李小西一看这局势不知如何是好,江河洋摇下车窗问道:“你们是要干什么?”
“你是江先生吧?我们老板有请。”
“你们老板是谁?”
“到了你就知道了。”
江河洋推门就准备下车。任天南在旁边一把拉住了他,“江总您不能和他们去,他们肯定是胡提的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放心吧!”
“那我和您一起去。”说着任天南也下了车。可其中一个人一把拦住了任天南:“你不能去,我们老板只请了江先生一个人。”
江河洋扭头看了一眼说道:“你和小西呆在一起吧,如果我明天还不出现,马上把我的事情通报给司马副总理。”任天南无奈的点了点头。
江河洋随后上了前面其中的一辆车上,他看了一下车里放的全是各类轻型武器。并且还有上次在厦门码头出现过的量子枪。过了好一会儿,车子驶进了一个人造小岛,里面一幢高约30米的建筑很是吸引人,因为上面投射着各种星系,在这夜幕中显得分外耀眼。车子停好以后,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过来鞠了个躬说道:“非常欢迎江先生莅临。”
“不要和我来虚的,快说顾明慧在哪里?”
“江先生不要着急嘛,我先带你去见一下我们的老板。”说完他们左转右移的进入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里,这个正是克里斯的天宿舰。沙发上坐着三个人,他们见江河洋到了就都站了起来,一个拿着雪茄的健壮男人说道:“想必这就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江河洋江总了吧,我们今天终于见面了,我叫克里斯。”然后他指着一个约30多岁的中国男人说道:“这个是你的中国老乡,叫胡提。这位叫加拉瓦,我的合作伙伴。他的名字你有可能不太熟悉,但是他的公司你一定知道,叫幕天社。”
江河洋听完轻蔑地一笑,心想这帮坏蛋今天都聚齐了。他直接开口就说道:“顾明慧呢?”
“江总干嘛这么心急?没错,Maria是在我们这里,但是你要知道,她是我的CEO,还是我们猎户座的主要成员,她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难道我们还会对她不利?当然除非她对我们不利。”
“我劝你们几个人还是尽早投降,要知道和整个人类对着干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们就凭几个破电波发射器就想控制全人类,现在还不是变成了一堆垃圾。”江河洋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胡提一把拎住了江河洋的衣领说道:“姓江的,我知道你能耐大,但是今天落到我的手里,你是别再想活着出去了。”
“老-胡,放开他。战争归战争,但是他现在是我们的客人,我们对待客人还是要热情一些好。”克里斯看胡提来了怒气就急忙说道。
“江老板,我们都是生意人。我们都把生意做到了世界上的最大规模,如果和平年代,我们各自的商业王朝无人撼动。在这一点上我非常地欣赏你。但我们还有一点不一样,就是我是一个军人,如果军人一直处在和平年代那这个军人就没有一点点的价值。所以即使我发动了战争,那也是我的职责所在,是我的分内之事,可这对你就不一样了,你一个做生意的为什么非要来插一杠呢?这样做对我们大家都不好。另外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吗?我们也是为人类赎罪,我给你放段影像你自己看看。”说完他把第一次给顾明慧看的猎户座星云以及地球上的罪恶的那段全息视频又给江河洋看了一遍。江河洋虽说也震撼于他们的沉浸式体验,但是对他们的内容去丝毫没有感触。
“你们就用这个东西来骗人的,未必也太天真了吧。世界上的恶和善就是一个食物链,人不能因为老虎总是抓兔子而把老虎杀光吧。坏人也一样,警察也从不会因为小偷老是偷东西就一枪要了他的命。没有恶的存在就显现不出善的美好。我们的目的不是消灭恶,而是劝恶向善。你们现在的做法就是消灭所有的恶和善,对比他们的恶来说,你们属于大恶,最应该消灭阻止的是你们而不是他们。”
“江先生,我们今天不是来开辩论会的,我们请你来的意思坦白地说就是想让你加入我们,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但是你也要知道这个时间不是无限期的,只有今天晚上一夜的时间。”说完,克里斯让人把江河洋给带了下去。
江河洋一边被推走一边大喊:“快带我去见顾明慧。”但却没人理会。不过克里斯给江河洋准备的房间还是很不错的,一个大大的套房,里面有健身器材,游泳池等设施,只是江河洋没有半点的兴致。他现在有点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了,这明明就是一个圈套,但是自己还是没有忍住硬生生地跳了进来。现在人身自由也被限制了,顾明慧也还是见不着。自己怎么会这么傻呢,真是英明一世,糊涂一时呀!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这次错误而耽误大事,这可怎么和司马副总理交待。想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任天南的手机,不过刚要开口,突然想如果这里他们装了监视器怎么办,自己说的话肯定会全部被窃听。于是他马上改口说道:“我没事,没有变动。”然后就挂上了电话。他没敢再多说一句,生怕会被他们给盯上。不过江河洋心想反正暂时也是逃不出去的,关键也没见着顾明慧,要和敌人做斗争就得先填饱肚子,养好精神再说。于是他叫人给他弄了很多吃的,喝的。然后吃喝完毕便倒头大睡。他心里想这样其实也是最安全的,他们想从自己这里窃取到什么东西,门都没有。
到了第二天,克里斯还是很客气地把江河洋叫了过去,这次他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不过当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立即破口大骂:“叛徒,你还有脸来见我?”被他骂的这个人正是袁富业。袁富业自从公开背叛江河洋以后跟了加拉瓦,并且向对方提供了江河集团几大星座的秘密研究成果,这给江河集团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不过加拉瓦也给了他不少的好处,还让他做了幕天社的全球运营总监,在那里是顺风顺水。现在他突然出现在江河洋面前,让江河洋怒不可遏。不过这次袁富业倒是显得很冷静,他没有生气,也没有说难听的,而是笑了笑啥都没说。这倒是让江河洋显得有些尴尬了,觉得自己的气量太小了,于是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不说话了。这时候克里斯张口了:
“江先生,怎么样,昨天想通了吗?”
“我是来见顾明慧的,这个小小的要求你们都不能满足的话,还谈什么合作,一点诚意都没有。”
“那是你来找我的目的,而不是我请你的目的。现在你是我请过来的贵宾,我希望我们能先商量大事。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做大事而不拘小节”,对吧?我们千万不能被小事情给束缚了手脚。”
“我们中国也有句话叫“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意思就是说如果小事情都做不好,怎么可能把大事情做好呢?细节决定成败。”
“OK,我还是那句话,不想和你来开辩论会。你就告诉我同意还是不同意吧!同意的话我们就是朋友,将来我是老大,你就是老二。不同意的话那对不起,我还是老大,而你就不知道会在哪里了?”
“所有的合作都是要有基础的,我觉得我们没有。”
“那你就是不同意了?”
“我只是说没有基础,但并没有说不同意。”
“Fuck,别跟我耍嘴皮子。老-胡,这个人交给你了,三天之内我要知道他们在中国的计划,并且拿他来威胁中国,让他们立即放了Tom和Frank。”
“Chris,我江河洋原来觉得你是条汉子,现在看来和一些市井泼皮没什么区别,也只会耍一些卑鄙的小技俩。”
胡提在一边嘴上露出了奸邪的笑容,他示意外面两个保镖把江河洋给带走了。不过这次江河洋的待遇可跟原来不一样了,而是被关进了一个小黑屋。这地方四处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忽明忽暗的灯,里面的刑具也一应俱全,一进去马上给人一种压抑恐怖的感觉。江河洋已经感觉到了他们可能要对自己下狠手,只是从来没有主动示过弱的人他没办法让自己对着让人恶心的敌人低头哈腰,卑躬屈膝。两个保镖把他送过来后并没有给他上刑具,而是关上门走了。
江河洋坐在一个椅子上闭着眼睛,过了好久他突然感觉到了耳朵一阵的疼痛。他明白了,是敌人给自己释放的高频声波,虽说声音不大,但是却能感觉到几乎要把耳膜震裂。他急忙用手捂住了耳朵,虽然稍微好一点,但还是让人疼痛难忍。声音持续了五分钟,江河洋痛苦地喘着粗气,眼神也有些涣散。一直过了半个小时才稍微有些好转。可谁想到刚有些好转,声波又来了,又持续了五分钟,就这样来来回回他们一共释放了10次声波,江河洋被这声波折磨的都快要崩溃了。好容易他们不再释放声波了,可这小黑屋里突然又变的大亮起来,十多个高功率灯泡把这里照的亮如白昼,并且它们大量往外发散着热量。不一会儿,江河洋就热的满头大汗,口干舌燥。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江河洋已经没有精力再抵抗了,他虚弱地躺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他努力地睁了睁眼睛,视线中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又过了好久这个身影才渐渐清晰起来。原来是她,顾明慧。再看周围的环境也变了,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被人转移到了一个干净整洁的屋子里了,并且自己躺在床上,而顾明慧就坐在床边一个轮椅上。她穿着一件紫色风衣,身体前倾,不停地叫着江河洋的名字。江河洋一看清是她,像是立马从梦中醒来一样,一下就坐了起来,双手扶着顾明慧的双肩,紧盯着顾明慧的脸。只见顾明慧脸颊瘦削,双眼下陷,泪流满面,虽然江河洋还是能一眼认出来是她,但是和原来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判若两人。江河洋一把就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中,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放开手,他目光移到顾明慧的右腿上,果然那里只有一截空空的裤管。江河洋一下就站了起来,不过头一阵疼痛,差点没摔倒在地。他一把扶住了旁边的墙,然后说道:“这帮人渣,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你不要说了,我不怪他们,我的腿和他们没有关系。”
“明慧你什么意思,难道不是他们把你绑架到这里的吗?不是他们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的吗?还有我,是他们逼迫你这么做的吧,不过现在没关系了,我会保护你的。”
听完这句话顾明慧轻声地笑了笑说道:“你保护我,我受人排挤欺负的时候没见你来保护我,我腿断的时候没见你保护我,我被人绑架的时候也没见你保护我。他们并没有逼迫我,是我出的主意把你引过来的。”
“你出的主意?为什么?”江河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他们做的没错,世界上的罪恶太多了,总要有人出来清算一下。”
“清算?他们清算什么?他们就是罪恶,他们就是魔鬼,他们有什么资格清算别人。我们的世界已经发展到了21世纪了。明慧,你在美国不会被他们洗脑了吧?现在是高度文明的社会,是法制建全的社会。”江河洋有些激动又有些莫名其妙,他想不到和顾明慧的开场白会是这样的。
“河洋,我是真心劝你加入我们,我们一起来改变这个世界,推翻压迫和罪恶。这世界上的人都是有罪的。”
“明慧,我知道你这些年在美国受了不少委屈,一个女人在这里打拼不容易,现在腿也受了伤,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医生给你治。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受了些委屈就去报复整个世界,你要知道比你不幸的人太多了。我相信美国的文化也是教人向善,而不是睚眦必报。”
“我再重复一遍,这个和我的腿没有关系。我和克里斯想做的就是改变世界,消灭罪恶。”
“看来我是来错了,我们现在真的是活在了两个世界。不过明慧你要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你们现在做的是反-人-类-罪,将会和那些战争狂徒一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那我就放心了,我能像他们那样伟大我就真的没有白活。我们说了半天了我也再问你一句你是否同意加入我们。”
“呵呵,你杀了我吧。”江河洋说完躺在了床上。
“那你要是不肯合作,我也很难能帮的上你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让别人杀你。”说完顾明慧转动自己的轮椅走到了房门旁边。她停了一下,转过头说道:“河洋,你还记得我们上高中时你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一遍一遍地过那个地下桥洞吗?我们为了追求速度带来的刺激还在桥洞东面一个天桥上直冲下来,吓的清晨本来就稀疏的人群跑的一个不剩。这种感觉你还记得吗?”
江河洋本来一肚子气,突然听到顾明慧话锋一转还有些一下回不过神来,不过他过了一会儿还是幽幽地说道:“我当然记得,从天桥上冲下来后,因为速度太快我刹不住车就一头栽进了河里。幸亏我从小在水边长大,游泳技术好,才拖着你从河的另一边爬了出来。”
“你确实还记得,如果你还想感受一下年轻,我想和你再疯一次。你想好了告诉我,我们这里就有类似的场景布置。”说完她便出门走了。剩下江河洋躺在床上好像陷入了沉思。爱情就是这样有魔力,任你如何英雄无畏,任你如何坚韧不屈,但当爱情的剑锋扫过,心中那最柔软的情愫会像电流一样流遍全身,让你无力抵抗。
《时间已经久远,回忆即将褪色,但这并不影响心中敏感而炽热的脉脉情愫。只要你愿意,我随时为你赴汤蹈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