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二十九章 生物波动防御体系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生物波动防御体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世界的混乱与战争就发生在转瞬之间,我们的前辈领袖们高瞻远瞩,很早就制定了太空防御体系和生物波动防御体系。太空防御体系大家都知道,一是防御外国的太空侵略,二是防御外星人。而生物波动防御体系可能大家会相对比较陌生。众所周知,人类的意志再怎么坚强,但他毕竟是生物,是生物就会因为环境和情绪而产生意志上的波动。大家都知道原来很多战场上的革命英雄后来都倒在了金钱,地位和美女的身上。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他们的意志产生了波动。
当然我们这里讲到的生物波动是另外一种,是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高科技手段产生的电磁波对人们的意志进行摧残和毁灭,并且重新让他们信奉一种邪恶的论调。而这种事情现在正在发生,就是永生进化论。现在虽然我们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证明是美国ZF操纵的,但我们确信这一定和他们有关系,至少霍思集团是脱不了干系的。现在欧洲,南美,非洲,澳洲包括部分亚洲国家都已经相继沦陷,但是他们的永生论进化完真的就世界和平了吗?完全不是这样的,他们进化完就开始利用自己掌握的权力和武器对信奉不同信仰的人展开屠杀。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上千万的人死于非命,并且每天还在进行着。这种杀戮是史无前例的,其凶残程度已经超出了所有历史上的战争。
而反永生军事委员会也从最初的正义之师变成了实际上由多股势力控制的军事力量,他们之间也互相攻击,战争不断。当然这次我们是相对比较幸运的,由于我们的海关政策妥当,使得我们暂时幸免于难。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我们的部分地区已经有星星点点的案例在出现,你们知道的,这些星星点点一旦成势,我们也会国破家亡,也会血流成海。不过,幸运的是我们的ZF今天正式授权给我启动生物波动防御体系。
那有人会问为什么之前不启动呢,在这里我有必要给大家讲一下这个体系的运作原理。这个体系分为两类,一是人员鼓动而造成的波动,二是高科技电波造成的波动。针对第一类我们的防御体系一直在运作,我们今天真正启动的是第二类,而这一类它的运作体系原理是反其道而行之,就是我们也要发射一种电波来对这种电波进行干扰和摧毁。如果平时就启动这个体系,那势必会对我们的人民和生活类电波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我们只有在逼不得已的非正常状态下才可以启动它。而现在就是那个非正常状态,谢谢!”
司马宗说完后不失礼貌的给台下的人们鞠了个躬,然后转身走向台后的桌子拿起一个巨大的红色按钮递给了刚上台走到他身边的元肖。元肖接过后他继续说道:“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们国家天文台的台长元肖同志,元肖同志在任10年,将我们国家的天文事业迅速发展壮大,创造了多个全球第一,是我们党和国家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我现在将这个生物波动防御体系的启动权利转交给元肖同志,他将会和他的同事们一起为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保驾护航。”台下又再次响起了掌声。
元肖接过启动按钮后走下台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不过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听台上司马宗的讲话了,因为他觉得手里的这个塑料按钮重的已经让自己快要窒息了。他不知道领导为什么会选中他,台下的人全是科研人才,都是全国的优秀科研单位,但为什么会把这个东西交给一个搞天文的。可是临危授命,哪能不从,只是一下觉得自己的责任太重大了。
会后元肖回到所里马上召开了一个高层会议,并且让全国各地分支机构的负责人也一起视频参加,当然也包括了上海的贺长山。
大家到齐后,元肖开始说话:“今天的这个会议我要求大家严格保密,包括家里人。因为这是一个关乎亡国灭种的大事。大家都知道永生论进化,这是一个由别有用心的人发动的有组织,有密谋的世界性事件,到目前全球已经有接近50%的人信奉了这个论调。你信奉它没关系,世界上的宗教很多,但是你不能杀人,可是现在全世界已经有上千万的人死于这些人之手。那如果世界军队联合起来剿灭他呢?但那可是50%的人,你能杀的光吗,你能下的去手吗?更何况这些人已经掌握了全球相当数量的军事力量,他们残忍凶暴,动不动就屠杀平民。今天国安部司马副部长,也是我们的司马副统理亲自己给了我一样东西。”
说着元肖从桌子旁边把那个巨大的红色按钮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接着说道:“首长让我们启动这个按钮,它的名字叫生物波动防御体系。有谁知道什么叫生物波动防御体系吗?”
元肖环顾了一下四周,没人说话。他又接着说道:“所谓的生物波动防御体系就是让我们用高科技电波对抗永生论电波。但是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技术资源来说,我们没有可能去对抗永生论电波。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悲观,我们的司马部长说他们在北京发现了另外一种电波,同样是用现在的技术手段无法完成的,而正是这种电波才保证了北京方圆两百多公里没有受到永生论电波的侵害。但是这个电波的来源我们目前没有办法定位到。不过司马部长倒是给了一些提示可能和中微子有关,我想这也是他授权我们的一个原因。”说着他把头转向了电视屏幕上的贺长山。“老贺,我记得我们所原来有个叫杨艳玉的姑娘当时发现了中微子的一个特性,就是在强电场作用下它们可以向外辐射特定波长和频率的电波,并且中微子会发生颜色上的改变,还有会让周边带电粒子聚合产生时间引力。对不对?”
“是的,确实是有。当时她还写了一篇论文发表在了《国际基础物理月刊》上。”
“那好,你马上让她组织精英成员参与本次的研究。”
“很遗憾,她已经在两年前辞职了。”
“辞职了?去了哪里?还能不能把她找回来?”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我们这里的研究人员也都非常出色,并且我们有了理论基础就可以开展研究,没必要非把她找回来吧?”
“我们现在是临危受命,并且首长说的是我们国家早都有了这样的防御系统。你们都知道这是什么,这就是下给我们的死命令,我们没有半分的退路。所以你们每个人都不要和我讲困难,而是给我出主意。现在我已经安排了一个名单,临时从你们各单位抽调研究人员来组建专项小组。这个名单我会让助理发给你们,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进行第二次会议,介时每个单位给我一个可行的方案,然后我们集体表决选定两个方案进行实施。另外杨艳玉一定要把她请过来。”说完元肖起身走出了会议室,没有给任何人发表异议的机会。
就在司马宗授权给元肖的第二天,他又来到了江河集团的总部。江河洋,刘万以及他的十二星座主要负责人一起陪同领导参观了他们的办公楼,实验室及新产品和新应用。最后司马宗,江河洋进行了一个秘密会议,没有别人参加。
晚上元肖准点召开了会议,他让每个单位主要负责人上交了一个方案,一共收取了十二份方案。然后打开投影仪逐个展示给大家看并且让负责人讲解。十二份方案讲完,元肖犹豫了好久说道:“同志们,我希望你们熬夜加班不是为了应付我,而是尽我们自己,尽我们作为人类的力量来保全我们的生命,保全我们美好的世界和生活。所以方案你们还要重新写,把自己做为一个人类应有的责任写到里面。这次的方案大家不用表决,全部作废。”说着元肖又看向了电视屏幕,“老贺,杨艳玉那边怎么样?有没有联系上?”
“我联系了,她现在在江河集团总部,是他们天蝎座的负责人。不过现在她不在北京,听他们同事说去执行一个秘密行动,所以没办法联系上。”
元肖点了点头没说话。散会后元肖直接打给了江河洋,他们一直是不错的朋友,尽管两个人从事的工作只有部分交集,但是这部分交集却是江河洋最喜欢的,更是元肖的全部。他们之间有合作也有竞争,但更多的是两个人的私交,他们都是属于性情直爽,做事雷厉风行的人。所以彼此即使打电话也都非常直接:
“江总,你现在哪里?能不能见个面?”
“好的,闲来咖啡吧!”自从顾明慧和他讲过这个闲来咖啡后他就经常过来喝茶喝咖啡,并且有一个非常豪华的VIP专属通道及房间。元肖也在他的邀请下来过几次,所以元肖挂上电话后就直奔了闲来咖啡。
两个人各自要了杯咖啡,然后元肖开门见山地说道:“江总,我跟你打听个人。”
“您说!”
“杨艳玉,现在应该是你的得力助手。”
“没错,曾经应该是您的手下。可惜你们不爱人才。”江河洋顿了一下说道。
“你说对了一半,她曾经确实是我们的同事,但不是我们不爱人才,而是有一些特殊原因。”
“什么特殊原因?”
“这是国家秘密,我不方便透露。”
“你指的是马里亚纳海沟行动吗?这个行动对我们来说不是秘密,因为我们的人也参与了这次行动。即使杨艳玉不说我们也是知道的。”
“你们的人?”
“是的,当时下潜器的操作员就是我们的人。”
听完这句话元肖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那你们都得到了什么信息?”
“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也不方便透露。”
“可是杨艳玉参与行动的时候还是我们的人,我们有权力知道的。”
“我告诉您也可以,但作为交换,把您的秘密也和我透露一些。”
“我们的秘密对你来说没有任何价值,告诉你你只会觉得失望。”
“那没关系,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好了。”
“好吧,其实我们这个秘密只是一个简单的人事问题。你知道当时为什么会选择杨艳玉去参与那次行动?”元肖看自己拗不过江河洋,只好讲起了他所谓的国家秘密。
“表面上是当时美国霍思集团的人邀请中国一起参加,而实际上这其实是一个阴谋。那次行动结束后杨艳玉昏迷不醒,我们联合多个相关部门进行了多次调查,后来在那艘船上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找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而这台电脑正是杨艳玉的。可能杨艳玉当时怕电脑会丢,所以藏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以至于任务结束后大家都没发现。因为杨艳玉一直昏迷不醒,所以我们请示了相关领导后把她的电脑打开了,发现了出海时她写的一些类似日记一样的东西,其中有一段她多次提到了一个人名叫‘胡提’,并说这个人有超能力,从写的角度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坏人,并且袭击过杨艳玉,后来从别的同事那里也得到了证实。这个胡提原来也是我们天文台的成员,不过那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事了,后来他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但是由于他伪装的特别好,一直没有被ZF发现。而这次我们摸清了他的底细后联合警方去对他进行了抓捕,没想到还是被他给逃脱了。现在他已经逃到了美国,但由于美国ZF不配合,所以我们没办法对他进行国外抓捕和引渡。”
“那这个和你们的人事有什么关系呢?”
“后来我们随着调查的深入发现,这个胡提和美国的霍思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霍思集团的老板叫克里斯,据说他是一个超级天文迷,他们一直关注着世界天文方面的新动向和新的学术成果。当年杨艳玉发现了中微子炫光效应后,这个公司就多次向我们提出要求,希望我们能公布研究成果或者转让给他们,但一直都被我们拒绝。而上次马里亚纳海沟行动也就是他们说的‘水星计划’,其实就是想通过杨艳玉把这个研究成果给窃取到。但后来行动出了问题,所以让他们的目的也没有达成。”
“那你们内部就没有警觉到他们的目的吗?还让杨艳玉过去?”
“这个就是我要说的重点,我们的研究人员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和国外的组织进行合作的,如果确实需要的话都是需要我来批准的,但是杨艳玉却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去的。后来我们秘密调查得知,上海分台的负责人贺长山和霍思集团来往密切,并且有同 受贿嫌疑。我们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证据,可能会在近期对他实施抓捕。这个就是我的秘密,不过现在是我们的秘密了。”
江河洋听完后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只是点了点头。在他的大脑里他已经将杨艳玉,张莫,骆小洲,元肖提供的信息进行了汇编整理,整个事件的脉络也渐渐清晰了起来。这个时候元肖又开口说话了:
“现在该你了。”
“OK,我们的秘密比较简单但是非常重大。”江河洋说的很慢,像是每个字他都在强调。
“司马副统理前两天来过我们这里,并且和我进行了一个秘密的会议。主要是讲当前的形式和对我们企业界的期望。杨艳玉加入我们不久我们就已经掌握了部分证据证明永生进化论和霍思集团有关,他们利用高科技的电波对人脑进行干扰,使得相当一部分人陷入了这种论调中而难以自拔。而策划和实施这一计划和行动的关键人物就是你刚才说的胡提,这个人确实是具有一些超能力,而他的超能力正来自于那些被他迫害的人的灵魂。这些事情我很早就已经告诉了司马副统理,而司马副统理一边通过外交的手段进行游说,一边让我们加紧研究制定反制措施。因为涉及到一些超能力的东西,和我们现代科学有些冲突,所以他让我们暂时保密,当然我知道你们的研究也不排除这种超能力学说。”说到这里江河洋顿了一下喝了口茶,而旁边的元肖点了点头。江河洋接着说道:“针对他们的破坏性电波,我们已经研制出了反制武器,只是暂时还没有办法进行大规模生产。如果想大规模生产,那么杨艳玉正是这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她现在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这项任务对是否能量产反制武器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对保全我们人类的安危至关重要。”
“是什么任务?”
“这个我真的没必要告诉您,因为这个任务只是为了一样东西。没有别的目的。”
“那是什么东西,我们说不定可以帮上忙。”
“您帮不上忙。另外上次司马副统理已经和我讲过了,他给你们下了一个非常棘手的任务,但其实这个任务是下给我们的,只是利用了你们官方的一个名头而已,所以您没必要太着急担心。他之所以敢下给你们,是因为他知道我们的研究已经有了成效,我本来以为您昨天就会打电话给我的。”
江河洋说完后,元肖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有些尴尬了,搞了半天自己被人耍了还不知道。以为首长是对自己的信任和实力的了解才把任务交给自己,却原来自己只是…他想生气但又不能在这儿,所以硬压着火气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敬候佳音了。”说完他起身走出了包房。江河洋也没有起身去追,而是默默地点了根烟。
回去后的元肖虽说有些生气,但他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自己紧绷的神经好像可以放松了一些。回到家中他冲了个澡,亲自下厨炒了两个小菜,倒上一杯酒吃起了夜宵。吃完后躺在沙发上就睡了起来。第二天醒来后他刷牙洗脸,然后对着镜子端详了自己一会儿,头上的白头发又多了不少,脸上的皱纹也慢慢变深。回想过往,年少时的英气早已经踪迹不见,镜子里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带着面具的陌生人,这便是人生,在匆忙中悄然飞纵,在谈笑间沟壑沧桑。自己在商场和官场上的沉浮跌宕在世界和宇宙的恢弘演化中就像是一粒尘埃,渺小的甚至连周边的尘埃都注意不到他。他对着镜子笑了笑,说道:“是时候实现人生价值了!”然后他拿起手机又打给了江河洋。
《得失江畔水滔天,悲喜人生大浮沉,酒醉夜半无人问,但数烟灰满盂缸,天赋情怀满腹事,地怜此生久过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