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二十六章 涅槃行动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涅槃行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艳玉和张莫回到上海后开始对这个九孔水晶冰玉宙进行了潜心的研究。几天后他们还是发现不了什么东西,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做了特殊加工的普通水晶冰玉。他们既不敢把它破坏掉,又无法找到那个借给他们的人,所以只能暂时留在身边。
而这个时候北京的任天南又打电话过来了,说他们老板江河洋想见见杨艳玉和张莫,正式邀请他们参观访问江河集团,最关键的是所有的路费花销全由他们公司来出。刚好这两个人现在空出了时间,并且也有很多问题想去了解,看欧洲之乱和江河集团到底有没有关系。于是他们两个便欣然同意了,稍微做了下准备便坐高铁去了北京,并且坐的是商务座,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坐商务座,觉得太棒了。
两个人一路笑谈就到了北京。任天南开着迈巴赫来机场接了他们,然后送到了一个五星级的酒店里住了下来。当晚他们吃过晚饭便上楼去睡了。到了晚上12点钟的时候,杨艳玉突然头疼了起来,她马上意识到这种疼和上次巴黎的疼是相同原因引起的,不过这次疼的比前两次都要严重,还好经历过巴黎的两次后她至少已经不再害怕,甚至都没有去叫张莫。持续的时间同样是20分钟,她感受到的电磁波的频率和波长也和巴黎的完全一样。经过查证,发射的地点居然也是江河大厦,不过这次是在北京的江河大厦。由于这次住的酒店距离江河大厦非常近,所以感受特别清晰也特别疼,她甚至能感受到这个信号源就在这座大厦的楼顶某个位置。杨艳玉打开手机用3D街景找到了这座大厦并且定位了这个装置的位置。
第二天一早,任天南就开车过来接他们去公司。因为上午江河洋有会议,所以任天南就带着他们参观公司,为他们讲解这里的职能分工,业务范畴,产品应用等。这一遍下来,两个人不禁感叹这家民营企业的伟大。在他们公司的业务范围里,像什么商贸地产,门户网游这些在别人眼里看来都是非常牛的东西,但在他们公司,只给这些业务分配了一个F级的重要等级。而像生物科技,量子通讯,天文物理这些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光是每年的研发费用都达到了千亿级。只这一项,杨艳玉就感觉他们的上海研究所和人家对比就小的太多了,尽管自己顶着一个国字头。
午餐是在他们公司餐厅里吃的,这里的食物品种很多,光是中国普通的菜品就有二十多种,其它如牛排,披萨,意面,各种甜点,饮料也都是应有尽有。点好食物他们找桌子坐下,任天南指了一下餐厅墙角位置说:“你们看到那个小屋子没?”张莫和杨艳玉顺眼过去,那里有一间半透明的小玻璃屋。
“那个小房子就是我们老板江总吃饭的地方,他不太喜欢吵闹,但也不太爱自己一个人吃饭,所以就搞了一个这样的小房子。他只喜欢吃面条,并且是那种最简单的面条,白菜,豆腐,鸡蛋,粉条一锅炖。”
“是吧,那江总是哪里人?”
“啊?你们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任天南惊讶地问道。
“怎么了,这很奇怪吗?”张莫说道。
“不奇怪,你们也不是我们公司的,当然对我们老大也不关心。不过还是告诉你们吧,他是我们老乡,河南周口的。”
“哦,你这样一说我好像是有点儿印象,之前看过一些他的报道,不过现在记不太清楚了。”
“给你们讲,我们老大不光是吃饭简单,其它也简单,像什么豪宅豪车他都不喜欢,他最喜欢的是研究天文物理。这次请你们过来他就是听我说你们都是国家天文台的。并且个个身怀绝技。特别是这次欧洲的事情全是依仗你们才完成的。”
“什么绝技,你别瞎说,到时候会让他失望的。”张莫说道。
“不会的,就艳玉那一项全波段雷达就可以把他镇住。” 杨艳玉抬眼看了看任天南,表情严肃没有说话。
午饭后大约下午1:30的样子 ,任天南带他们两个去了江河洋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面积大概100平方的样子,除了办公场所还有一个卧室和独立卫生间,别的也没有什么了。进入办公室,江河洋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听到敲门声他马上起身走了过来主动伸出了手和张莫杨艳玉握了握。然后微笑着说:“不好意思,上午开会太忙,让你们久等了,快坐。”说着他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张莫和杨艳玉也忙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杨艳玉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中国首富级人物,1.8米的身高,匀称挺拔的身材,大眼睛,高鼻梁,规则有型的头发整齐的摆在头上,一身浅蓝色西服显得身材更加挺拔。 与其说是一个首富级的企业家,更像是一个模特帅小伙。连从不为帅所动的杨艳玉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大家坐好后,一个女孩给他们沏上了茶。
“怎么样?我们的公司参观的如何?有没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欢迎给我们指正。”
“您太谦虚了,我们只能学习。不瞒您说,我们上海分所的条件和规模都不如您这一个部门厉害。”
“你说的这个我相信,但是我们比不上你们的也有很多地方,主要是一些政策上的。比如说调用卫星,发射卫星这些都是你们优先。”杨艳玉尴尬地笑着摇了摇头。
“那我们言归正传,这次请你们过来,除了我们之间相互的技术管理交流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听天南说你们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宝贝叫九孔水晶冰玉宙,可以将植物人唤醒。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有幸见识一下?”
“那就是说其实你们是冲着我们的宝贝来的?”杨艳玉听完后语气和神情都发生了变化。她觉得这些人都一个样,长得再帅再有钱也都一样俗。
“杨小姐您误会了,实话跟您讲我有一个姑妈上个月出车祸造成大脑震荡成了植物人。我真的希望能把她救醒,我的那个小表弟才15岁。”
“你们都说要救人,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有其它目的?我先问你,欧洲之乱和你有关吗?”
任天南一听这个愣了一下,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他并不是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而是觉得这种质问自己的语气好久没有见过了,特别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这样和自己说话更是少之又少。这让他想到了顾明慧,印象中也只有顾明慧敢和他这么说话了。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这件事情天南已经和我讲过,知道你们对我们有误会,不过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这件事情和我们没关系,我也正在让人调查。刚好说到这个事我倒是很好奇,杨小姐的大脑是不是受过什么训练能扫描电磁波?”
“你确定和你没关系吗?”杨艳玉听到他用这种口吻和自己说话心里不太舒服,并且他还不承认和欧洲之乱有关系,所以用了非常严肃的表情低沉的说了一句。张莫在旁边急忙用脚踢了一下杨艳玉,示意她说话语气委婉一些。不过杨艳玉并没有理会他,而这边江河洋听到这句话反倒笑了起来:
“我当然确定,我自己做什么没做什么心里自然明白,不过你这姑娘说话倒是…嗯?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直来直去的。”
“那好,现在大家都是证人,张莫你用手机开始录。你们现在就跟我到楼顶去。”大家相互看了一下,面面相觑,任天南问道:“去楼顶干什么?艳玉你这怎么了?不是中邪了吧?”
“到了楼顶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张莫快把手机打开。”张莫还在那里磨磨唧唧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杨艳玉一把将他手机夺过来打开摄像头又递给了他,张莫只好拿着手机对着大家。这个时候江河洋说话了:
“杨小姐,您如果不借水晶冰玉我们没意见,只是您现在到底是想做什么?”江河洋显然也有些生气了。于是大家都在劝她,但是杨艳玉站起身执意让大家跟着她上到楼顶,并且让任天南前面带路。实在没办法,江河洋就同意了她的要求,看她到底想干什么,于是示意任天南前面带路。他们一伙人大概有七八个都陆续来到了楼顶,上了天台。杨艳玉左看右看最终走向了几个无动力通风帽旁边,然后将耳朵一个一个贴近去听。最终她比较完后在中间一个风帽停了下来然后用手一指:“就是这个,你现在让人过来把它打开。”现在大家都好像明白了一些她的意思,但也都不确定。
任天南打了个电话下去,一会儿上来两个师傅拎着工具箱,很快就把这个通风帽给打开了。打开后下面还有一个盖板,盖板和上层风帽之间有一个通风管道,他们接着把盖板打开,然后一个人伸手下去拎出来了一个方形的箱子。他们把箱子打开,一个闪着红光的仪器展现在了他们眼前。众人看着这个一闪一闪发光的东西都不禁往后退了数步。只有杨艳玉和任天南没有动,因为他们两个都知道这是什么,一个是亲眼见过,一个是有的放矢。
“这个就是造成欧洲之乱的秘密武器,江总,您做何解释?两个东西都是在您公司的大楼上发现的。”
江河洋确实是吃了一惊,一呢他没想到一个从来没有来过自己大楼的人竟能直奔这里找到一个无线发射器。二呢自己的大楼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并且还不止这一座有,这一定是有人搞的鬼。他第一个就想到了袁富业,袁富业虽然跟着自己南征北战,为公司的开疆拓土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但是江河洋始终对他存有防备之心,因为这个人的野心很大,当时归顺自己是迫于无奈。江河洋觉得他一直在卧薪尝胆,始终有一天会背叛自己。不过目前他面临的是一个很尴尬的场景,对方有物证,人证在这里,想不承认都难。但是这个时候他又不好发作,自乱阵脚。于是硬着头皮对杨艳玉说:
“这里面有几个问题,第一,这个东西肯定不是我让人放这儿的。第二,我会找专业人士来看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第三,如果确实是和欧洲之乱有关的东西我肯定会把他查个水落石出。不过这三点承诺我不是给你杨艳玉的,也不是给任何一个人的,而是给我自己的。”说完,江河洋下了楼。
张莫和杨艳玉回到酒店后,张莫一直在责怪杨艳玉太直接了,这样会让人下不了台。并且这件事情也没有提前和他说,弄的他也很被动。而杨艳玉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进房间,电话就响了,她一看是任天南打来的,接通后任天南很严肃的说:“艳玉,今天这个事情千万不要泄露,因为我们老板马上要发起一个“电波行动”,保密级别是非常高的,他要异地出警进行雷霆行动,突击检查个个国家总部大楼。张莫那边我已经和他说过了,拜托了,这个行动关乎到我们公司的生死存亡。这一定是有预谋的栽赃陷害。”挂完电话杨艳玉也感觉这件事情越来越蹊跷了,今天看到江河洋的样子并不像是装出来的,但已经两次了都是在他们公司,这又让人不得不对他产生怀疑。杨艳玉不知道他们要开展的这个所谓“电波行动”是不是作秀给自己看。是怕自己把视频发出来?还是要来真格的?不管是怎样,她现在只能暂时等待,反正有一点,事情弄清楚之前绝对不能把水晶冰玉宙交给他们。
江河集团发起的“电波行动”似乎是有效的并且效率也是很高的。一周后任天南再次带张莫和杨艳玉去了江河集团的总部,他们来到江河洋的办公室,地上堆了有近20个无线电发射装置,有的还闪着光,有的已经成一堆破烂的废铁了,显然应该是有人破坏的。
江河洋看到他们两个以后从位子上起来走到沙发那里一伸手:“两位坐吧,非常感谢你们的及时提醒,这些东西是从我们全球其它国家的总部大楼上拆回来的,可惜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不过现在我可以保证说我们的办公大楼都已经没有了这些东西。至于这些东西是什么,想必两位可能比我都清楚。这个是他们给我的检测报告。”说着他从茶几上拿起了两张纸递给了张莫。然后接着说道:“杨小姐说的非常对,这些设备发射的电波频率和波长都和您给我的一样。这些电磁波的频率乘以波长他们要大于光速,已经违反了自然规律。这里面一定是被加入了特殊的能量才可以有这样的效果。”
“特殊能量,您指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觉得是我们现代科学并没有发现或者不能理解的能量。就好比有人可以使用意念力将远处的杯子举起来。”杨艳玉一听到这句话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变的发白,不由的往后退了两步,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头。张莫见状也吓得不清,赶紧问道:“艳玉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刚才江总说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你想起谁了?”张莫问道。
“胡提,他就是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他可以隔空取物。”
“您说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他在哪里呢?”江河洋马上追问道,他只是打了个比方,没想到居然会真有人见过。
“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并且是我亲眼所见,只可惜这个人是个恶棍,是个人渣,是个魔鬼。”杨艳玉神情严肃的把死亡谷的事情给大家又说了一遍。说到激动处她脸色发白,双手发抖,看来那件事情对她的伤害真的很大。
“我们在欧洲的时候已经对这种电波和人体进行对比研究过了。这种电波目前的雷达根本没有办法捕捉到,因为它的速度太快了,所以你没办法提取其中的信息。但是这种电波却是可以影响到我们大脑皮层细胞里的神经元突触,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收到这种电波的干扰,而是那些神经元突触变形的人,准确地说变形成圆环状的人。他们的这种细胞就像是一个线圈,可以接收到这种频率的电波。而这些人受到电波干扰后脾气会变得暴躁不安,容易受到蛊惑。反之神经元突触没有变形的人几乎上受不到影响。“
“那这个事情会不会和胡提有关?上次顾明慧说胡提现在是他们的人。“张莫旁边说道。
“顾明慧,你们认识顾明慧?美国霍思集团的?”江河洋急忙问道。
“是的,我们认识,您也认识她?”
“是的,我也认识。您刚才说上次,难道你们刚见过面?”
“对,不到一个月。当时她也是希望我们把水晶冰玉宙借给她,不过我们不太信任她,所以就没有给。”
“我明白了。”江河洋突然起身,神情麻木。”这件事情一定是他们策划的。”
“他们策划的?您是说欧洲之乱是霍思集团策划的吗?”
江河洋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晚上他让任天南联系了顾明慧的司机李小西。李小西在上次江河洋去美国的时候被江河洋和任天南给收买了。首先江河洋和李小西在上学的时候就认识,只是江河洋比他高了两届,互相不太熟悉。二呢上次任天南陪江河洋去美国的时候偷偷地见了李小西,答应每个月给他一万美金,但是要帮他们了解顾明慧的事情以及霍思集团的信息。一万美金可是李小西近两个月的工资,他马上就同意了。其实不光是因为钱,主要是他对江河洋的人品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他不会让自己做什么违法的事情。现在江河洋觉得该是起用李小西的时候了。当天晚上,任天南就向江河洋做了汇报,说他们霍思集团确实有一个叫胡提的人,很受他们老板克里斯的器重。不过很少能见得着这个人,他自己也就见过两次,还说这个胡提年纪看上去很轻,长的也不错。另外关于杨艳玉提到的猎户座部门的事情他说他也不知道,Steve和陆凌风他见过,但也就是一两次,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这几个人了。最后李小西还特别提了一下说他姐顾总最讨厌的就是那个胡提了。
江河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他现在很难确定欧洲之乱和顾明慧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不是她,那又是谁要诬陷自己呢?现在多亏了杨艳玉他们及时发现挽救了自己的声誉,万一发现的是媒体可能自己多年的努力就会毁于一旦,他想想都是后怕的。袁富业,一定是袁富业在后面捣的鬼,要不然不可能有人这么轻松地在这么多国家总部堂而皇之地装这些东西,肯定是他理应外合。不过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估计这个老狐狸暂时不会有什么动作。可是他又在和谁合作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毒害世界?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这件事情太重要了,可是能给ZF说吗?他们又会相信吗?会不会说自己疯了?如果不说将来可能会危害到整个人类,那自己又该如何去应对呢?他的大脑疯狂地转来转去。可就在他难以入睡之际,任天南的电话打了过来:“江总,不好了,袁富业跑了。”
“跑了?他往哪跑了?”
“他跑往印度了?”
“印度?他去印度干什么?”
“不知道,今天晚上他的秘书给他收拾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桌子上放了一张纸,上面写着…”
“写着什么?你快说。”
“上面写着‘江河洋,我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我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紧给您打了电话。”
“妈的,我就知道这个老家伙有问题,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
“是的,他不光自己跑了还带走了我们集团的几个高管,有金牛座的王总,水瓶座的冯总,射手座的夏总和天蝎座的刘总。”
“真可以你袁富业,十二星座给老子带走了三分之一。有本事你永远别回中国,只要你回来看我怎么弄死你。天南你赶紧通知摩羯座的老刘,让他马上更换公司全球服务器的登录密码并且更新防火墙,特别是走的这几个人,马上修改他们的权限为0。”
“好的,我马上去做。”
挂上电话江河洋真的睡不着了,他觉得世界要变了,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要开始了。而杨艳玉那边任天南也在给她和张莫打着电话说着这个事情,同样杨艳玉也觉得世界可能会更加动乱不安。不过这次事件后她也确信了江河洋和欧洲之乱无关,因为不会有人拿自己集团的执行董事开玩笑的。
第二天早上,江河洋的公司里大家都小声地在议论着什么,因为所有员工的电脑现在都无法正常登录。28层的大会议室里江河洋正主持着临时的董事会议。集团的五大星云,十二星座都过来了,另外还有他们集团的法务顾问团队以及四名警员。当然十二星座里有四个星座的头没在,他们已经连夜和袁富业逃跑了,并且转走了公司2亿美金到瑞士银行,而这些钱的账他们也早已经做平。坐在主席位的江河洋脸色深沉,他没有带电脑,也不是过来讲PPT的,而是来评估公司风险的。
他在静静地听着法务顾问的建议和警方的调查计划。四个小时后会议结束了,大家的电脑也都可以正常使用了,但还是有一部分人的除外,而这些电脑的主人也都被公司当场解雇了。里面有一些人甚至是公司的创始员工,但是江河洋依然没有给他们任何的辩解机会。很快这个行动席卷了江河集团的全球分支机构,一共解雇了超两万名的员工。这个行动被江河集团称为“涅槃行动”,也是江河集团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一周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袁富业带着那四个人去了印度的幕天社,一个不干不净的公司。而江河洋也在后悔上次他们的下属公司老和自己对着干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怀疑袁富业和这家公司有关系了,现在看来还是自己考虑不周。懊悔归懊悔,不过他现在更加紧要的事情是如何迅速补齐这两万名员工的空缺。可就在他们人事的计划还没完全制定出来的时候又一件事情发生了。亚洲发现了新型霍尔病毒并且迅速蔓延,许多城市封路,许多国家对中国进行封锁停运。而杨艳玉和张莫也一度被滞留在了北京的酒店里。
这天任天南打电话给张莫说他们老板想见他们两个,于是这两个人一早戴着口罩就去了江河大厦。见到江河洋后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就聊了起来。这次江河洋的主要目的是想让这两个人留在他们公司工作,因为他们公司原天蝎座总裁刘根苗走了以后他最重要的业务没了领军人。而这块的业务正是天体物理方面的研究工作,尽管说这块的业务并不是江河集团最赚钱的,但却是他最最看重的,因为他一直觉得真正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应该会出现在这里。有可能是光速的突破,也有可能是时空的转换,他不知道会出现在哪个上面,但他必须进行研究,因为目前看似尖端的科学很快就会沦为传统,科技的进步实在太快了。而杨艳玉原本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张莫也有着传奇的经历,非常符合江河洋当前的需求。虽然是符合,但是杨艳玉和张莫却都没有当场答应,也没有当场拒绝,两个人说要回去考虑。
其实杨艳玉从内心是很想过来的,首先就是这里的研发条件和氛围很纯粹,二是她始终觉得贺长山这个人有问题。但是她也有所顾虑,主要是她还不太了解江河洋,不知道以后的工作是否开心顺利,是否能三观都匹配。而张莫倒是没有想这么多,他非常想过来,他现在没有一个正经工作,一直都是靠杨艳玉来给自己工资,不过这表面是工资,但其实和救济也差不太多,一个大男人时间久了总会感觉太憋屈,太没自尊了。如果能来这样一个伟大的公司,那真的是太帅了。不过他还是有一个担心,也是唯一的担心了就是他是一个有家庭的人。自从上次离开上海去广西一直到现在都快两年了,还没见过自己的老婆孩子,老丈人都逼着他女儿要和自己离婚了。如果真的要来北京工作不知道家人什么意见。
就这样两个人各自考虑着到底要不要过来北京。不过杨艳玉很快就想清楚了,她打了电话给贺长山,提出了辞职要求,而贺长山很快也给了批复:同意。杨艳玉也不去想为什么贺长山这次这么爽快的就同意了,她就觉得好像突然解脱了一样,心情居然美美得。杨艳玉一切搞定后就去问张莫,张莫还是在纠结发中,他不知道怎么决定,也不敢给陆小羽打电话。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们,特别是陆应飞的事情到现在也还没结果,自己的诺言也没能兑现。杨艳玉好一阵开导,才说通了张莫,她告诉张莫,只有在这样纯粹且有强大资金推动力的公司里,才能更快地研究出这些一直困扰他们的迷团。就这样两个人的角色马上就转变了过来,成了这家民营企业的高管。杨艳玉科班出身直接领导天蝎座,而张莫做她的助理,并且公司给他们在北京安排了一套三居室的公寓。这样他们也不用每天住酒店了。
这天江河洋又把杨艳玉和张莫叫了过去,还是为了水晶冰玉宙。他分析了下情况说道:
“现在世界这个局势很危险,全球各地都掀起了永生论进化,并且世界各地都是瘟疫天灾,虽说我们一定程度上了解是有人在幕后操作,但如果我们想把他们找出来并阻止他们的话非常困难。因为他们不是用的普通手段,而是高科技,是我们还没有能力达到的一种科技手段。如果我们也像其它国家那样坐以待毙,那这个世界就真的完了。你们不要以为我这是危言耸听,照这个速度下去,也就是一到两年的事,我们大家就都会变成行尸走肉一样的存在。那我们怎么样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那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研究出相应的对策,至少研发出一种可以对抗他们那种电磁波的装置。我想来想去觉得要想做出这样的东西可能还是要从你们那个水晶冰玉研究起。我知道你们有所顾虑,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容不得我们犹豫徘徊,他们现在只是不在我们公司的楼顶装了,但是很快会装在别人的楼顶上。即使艳玉你有这样的本事定位到它,但是全球这么多国家和城市,我们是拯救不了的。唯一的对策就是让产品去打仗。”
张莫听完后考虑再三还是答应了江河洋的要求。回到家里他拿出水晶冰玉给了杨艳玉。杨艳玉一看,吃惊道:“这东西你竟然带在身边?”
“自从上次在医院差点被偷走后,我就一直随身携带。”杨艳玉笑着摇了摇头。
《曾经我们兵戈相向,相杀于战场,曾经我们携手并进,征战于南北。不过那已经是曾经,而现在的你却是背叛与出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