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二十四章 镜花水月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镜花水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见Steve和陆凌风昏迷了这么久,克里斯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请了无数个医学界的泰斗专家,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折腾好像一点用都没有。这些人最终都给了一个结果“持续性不可逆植物状态”,也就是植物人。
陆凌风是从海上的时候就已经昏迷,而Steve是后面开始昏迷,并且他们的工作场地也有被人破坏过的痕迹,就连所有的监控设备也都被破坏了,所以克里斯认为这个事情是非常可疑的,肯定是后面有人破坏。但是人叫不醒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同去马里亚纳海沟的几个人,要么昏迷,要么失踪,事情真的非常扑朔迷离。和克里斯一样着急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顾明慧,眼见着陆凌风持续昏迷不醒,她心里非常难过,但是在外人面前她既不能表现的过于难过,又不能表现的若无其事,对于她来说,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不过幸好的是她有忙不完的事情要处理,这么庞大的一个霍思集团,她是CEO,她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集团的前途,所以这些事情可以将她的精力大大的从陆凌风身上转移开。特别是最近她这里的表现非常好,公司业务持续增长,并且由于欧洲的动乱,使得她们公司在欧洲的影响力迅速扩大,很多本地企业被她们打败收购,在很多领域他们的市场占有率几乎超过一半。
这天,顾明慧下班比较早,因为她要过去医院看望陆凌风,实事上她每周都会抽一会儿时间过去医院看上一眼。当然克里斯也是知道的,他知道顾明慧对陆凌风有好感,不过对于这种事情他觉得无所谓的,所以从来也不说什么,只要顾明慧能让他们公司赚钱就行了。
陆凌风和Steve是在同一家医院,是全纽约最顶尖的护理医院了。这里的医院对比杨艳玉那家硬件条件要好太多了,陆凌风和Steve分开在两个VIP套房内,每个人都有两名专职护士守护。虽然价钱很贵,但对于财大气粗的霍思集团来说这就是九牛一毛,随便一天的收入都够让这两个人在这个地方住上几辈子了。所以对克里斯来说他只关心这是不是最好的医院,有没有最好的医生,能不能尽最大可能地叫醒他们两个人,因为这两个人参加的马里亚纳海沟探险实际上就是他们策划的一次寻找外星人的行动。
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早日找到奇人异士尽快地帮助他达成统一地球的大业。但真正的奇人异士实在是太难找了,曾经有过很多的人过来面试,甚至是一些道士,魔术师,和尚也都过来面试。虽然人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吹嘘出来的,他们一到真正的考验就傻眼了。
克里斯经过千挑万选才选出来Steve和陆凌风两个人。再后来他们找到了胡提,不过胡提一直呆在中国帮他们了解中国的情况,因为克里斯一直觉得中国甚至亚洲将会是一个最难啃的骨头,所以他的各项计划中一般会把亚洲单独列出来制定方案。而胡提的身份他也一直没有透露给别人,甚至是印度老加也都一直被隐瞒到现在。但其实克里斯最想要拉拢的还是安神东,只可惜安神东始终不鸟他们,于是迫于无奈他就试图在找一些外星文明看能不能帮助自己,最关键的是他自己对这个东西非常痴迷,即使没有猎户计划他也还是会进行这样的活动。可谁曾想现在Steve和陆凌风都昏迷不醒,猎户座的三大支柱人物就剩胡提一个人了,所以他才非常着急,想赶紧把他们两个人给弄醒。但事不随人愿,这俩人一昏迷就是近一年。
顾明慧进到病房里,脱下外衣,里面穿了一件浅绿色长款毛衣,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她轻轻的坐在陆凌风面前,看着这张俊俏的脸,曾经是多么的阳光,自信。可是现在…,顾明慧摇了摇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这不知道是自己第几次来看他了,除了身上的被子衣服会变变以外,其它什么都没有动过。甚至是眼球在眼框中的位置都没变动。顾明慧示意屋里护士到外面回避一下,然后轻轻的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开始给陆凌风念了起来:
“那种幸福很特别,就像夏天的一溪山水奔流而下,也像冬天的一汪温泉汩汩而出。那种幸福很细腻,就像春蚕吐出的绵绵细丝,也像秋蝉发出的声声低鸣。那种幸福很永久,就像高耸巍峨的大山,也像广阔碧绿的草原。而你就这样从我身边走过,带走我心中最亮的一颗星,却只留给我一身孤寂的忧郁。我曾幻想那柔柔的碧波,想让它们在时空的穿梭中将你带回,可你就这样从我身边走过,在我的生命中盛开了一季最美的花,然后带走我的所有,凌风,你何时才能醒来?”
念着念着,顾明慧的眼角居然有些湿润了,她不记得这是为陆凌风写过的多少首诗了。她也不记得自己是从哪一刻开始对这个大男孩心动不已的,可能就是第一次见面的第一眼。她曾经对江河洋动过心,并且是刻骨铭心的那种,尽管那激情澎湃的时光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但也足够在她简单空白的感情世界里抹上厚重的一笔,让她久久无法释怀。不过时间终究是一把无形的磨刀石,任你再深的伤或再铭刻的情也难以抵挡它孜孜不倦地研磨与洗涤,去把那仅存的思念也洗的一尘不染。特别是遇到了陆凌风,这个大男孩是真的让她动了心,让她在心境荒凉的沙漠中找到了一块绿洲,可以让自己喧嚣的心得到片刻的舒缓,可以让这个昏俗的世界变得可爱。可现在即使他就在眼前但却也无法让他体会到自己的深情。
“叮咚“一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将顾明慧的思绪一下又拉回了现实。她拿出一个手帕沾了沾自己的眼睛,然后打开手机看到了一条信息”中国的杨艳玉醒了 ”。这条信息是夏雪发过来的,她一直在关注所有参加过‘水星计划’也就是马里亚纳海沟行动的人的新闻动态。顾明慧穿上外衣,拿起小包就出了病房。李小西已经将车停在了大厅门前,她坐进车里给夏雪发了条信息,让她订明天一早的机票到北京并且马上联系杨艳玉约时间见面。到了公司她列了一下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内容交给Amy,自己拿了护照,准备了些行李并让李小西帮她放到车里。这时候夏雪进来了,说已经联系上了杨艳玉,她目前人正在北京,不过可能很快要回上海,并且已经和她约好了,就在北京见面。顾明慧点了点头。
第二天下午三点钟,顾明慧一个人走进了北京西三环的“闲来咖啡馆”。她一眼望去就看见了杨艳玉,她对杨艳玉的印象非常深刻,一个婉约而不拘谨,细心且气质如兰的美丽女子。不过在杨艳玉的身边还坐了一位男士。这个男士正是张莫,只是顾明慧并不认识他。杨艳玉也一眼就认出了顾明慧,她马上起身示意,然后说道:
“顾总您好,好久不见了。”
“你好,艳玉,是好久不见了,你不用叫我顾总,我也不叫你主任,你就叫我明慧,我叫你艳玉,这样显的比较亲切。”
“这个不太好吧,您这么大的老总,我可不敢高攀,我还是叫您顾总的好。”杨艳玉并没有顺着她的意思而改口。顾明慧见状觉得杨艳玉并没有想和自己套近乎的意思,于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看着张莫说道:
“这位先生是?”
“哦,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张莫,也是我现在的同事。”
“太好了,难得呀!”
“嗯,是挺难得的。顾总过来一趟也是挺难得的,如果我没猜错您应该是为了水星任务的事情来的。并且还主要是为了一样东西。”杨艳玉没等顾明慧说自己就直接切入了主题,她当然知道顾明慧过来找她是因为水星计划的事情,因为参与这次计划的5个人目前只有自己是正常的,其余的要么失踪,要么昏迷。顾明慧一听杨艳玉的话觉得眼前这个姑娘倒是挺直率的,这样反倒显得自己有点不够大气。于是她也话锋一转直奔主题。
“那好的,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就想知道那次行动你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后来为什么都昏迷或者失踪了?而您现在又是是怎么醒的?”
顾明慧一下就问了三个问题,杨艳玉想了想就把他们从下水到自己昏迷的过程讲了讲,她说道:
“当时我们下水后确实发现了两股奇怪的水流竟能独立于其它水体,而后我们追随它们找到了你们说的地下洞穴,不过在我们下潜的过程中,下潜器损坏,我们进入逃生舱。可能是逃生舱浮力太大,向上的速度过快而导致我们数人昏迷,我这一昏迷就是大半年。后来多亏了我这位同学帮我,他找到了一种神奇的东西,说是可以帮助人叫魂的,叫九孔水晶冰玉宙。他就是用这个东西把我叫醒的,想必您这次也是冲着它来的。”
“水晶冰玉宙?我冲它来的?No,我不知道这个东西。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那它是什么原理,是里面有什么药物之类的吗?这个东西你有带在身边吗?”顾明慧显然很着急的样子,每次一张口都是好几个问题。
“东西我没带身边,借我的人说让我用完后就还给他,怕弄丢,所以就没带身上。”张莫说道。
“是谁借给你的这个东西?”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就知道他是一个非常酷的人,戴着墨镜,身披斗篷,胳膊很长,表情严肃。”
“那你不知道他是谁,怎么还他东西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是准备再去趟广西还他的。可能到那里就能遇到他,我觉得有可能他是神仙。”
“神仙?哈哈哈…”顾明慧没忍住笑了出来,“你相信神仙?”
“是的,我相信。”顾明慧没想到张莫竟然这么斩钉截铁的回答了她的话。
“好吧,可能他确实是神仙,那你那个宝贝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我们那边也有两个同伴昏迷到现在,我想借你的宝贝把他们叫醒。”
“这个可能不太好办,我答应过那个人叫醒艳玉后就还他的,我这已经延期了一个月了。如果再延下去怕不太好。”
“你这是救人,他肯定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另外我也会有一笔感谢费给您和艳玉的,如果能救活那两个人,您这也算是积德扬善的。”
“这个…”张莫转头看了一眼杨艳玉。
杨艳玉马上接过话来说道:“如果是救人,我也觉得没太大问题,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先请教一下您。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一个“猎户座”的组织?”
这个问题问的太突然了,顾明慧完全没做好准备,她不知道为什么杨艳玉会知道这个,难道是陆凌风。她心绪有些乱,不过仍然故做镇定的问道:“您是从哪里听来的?”
“您不用管我从哪里听来的,我就想和您确认下这件事情,有还是没有?”顾明慧看杨艳玉的眼神非常坚定,心里想如果自己选择回避可能就没办法拿到水晶冰玉。于是说道:“对的,是有这么一个小团队。他们就是研究一些天文地理类的东西,上次和您一起去参加‘水星计划’的两个人就是‘猎户座’成员。另外还有一个人我觉得你们应该也认识,叫胡提,上次的水星计划就是他提出来的让我们找你合作。”
“什么?胡提也是你们的人?”顾明慧最后的这句话让杨艳玉和张莫吃惊不小。
“对的,难道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好吧,现在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杨艳玉非常小声的说道。顾明慧奇怪地看着她。
“那他们每个人的身上是否会有这样的牌子作为身份标识?”说着杨艳玉拿出了一个圆形的铜制牌子,这个正是在洛阳住院期间从那个小偷那里拿到的。顾明慧看到这个东西后沉默了约两秒钟,然后说道:
“没错,这个东西是他们的身份标识,您这里怎么会有?”
“这个我等下回答您,我先再问您一个问题,您的这个小团队有多少人?”
“目前有100多人。”
“嗯,好的,谢谢。这个铜牌子是之前有一个人过来偷我们水晶冰玉的时候留下来的。之前在执行水星任务的时候我在陆凌风身上看见过。”
“您说有人过来偷过水晶冰玉?”
“是的。”杨艳玉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我明白了,你们一定以为是我派的人了。”顾明慧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以我的人格发誓,这个真的不是我派的。可能你们不知道,我虽然是霍思集团的CEO,但是这个猎户座团队却不属于我管理,而是由我的老板直接管理。当然我也不会相信这是我们老板派的人,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那谢谢顾总,只是那个水晶冰玉我们确实是借的,并且人家有言在先说用完就还他,所以即使我们往外借也要先争取到主人的同意。”顾明慧看得出来他们还是不想把这个东西借给自己,再去勉强就失了身份,况且这中间还有这么一个尴尬的事情。于是点头说道:
“可以,我等你们,只是救人要紧。希望你们能尽快和这个东西的主人联系上,今天非常感谢,再见。”顾明慧轻声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张莫和杨艳玉对视了一下,杨艳玉说道:“那个偷东西的人和她应该是没有关系的,至少不是她指使的。”
“不是她指使的那又怎样?她们都是一伙的,她是怎么都脱不了干系的。偷东西失败了现在就过来光明正大的要了。我们就不给,这里是中国,看她能把我们怎么样。这些万恶的资本主义。”张莫越说还越来劲。
“你说的对,反正不管上次是谁指使的,都是她们不对在先。需要我们帮忙还不走正道,让他们也知道我们中国早都不是那种对资本主义屈膝献媚的年代了。”杨艳玉说完后,张莫立马转头看了看,还咧了咧嘴。杨艳玉也马上尴尬地笑了笑。
“艳玉你说这东西我们应该怎么处理才妥当?如果单靠我们俩是研究不出来它的奥妙的。但是现在我们周围的人好像还都不怎么可靠,任天南的江河集团和欧洲之乱有关。这个霍思集团行为龌龊,还有胡提这样的人渣,可见他们老板也好不到哪儿去。你们天文台的贺长山也有很多可疑之处,特别是上次他居然听美国佬的话让你去参加什么水星任务,肯定也有问题。这个东西又不能拿给别的单位去研究,很可能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哎!”说完,他还摇起了头叹息了起来。
“这件事情我们先谁都不要说,借给你这个东西的人我觉得他很快就会再次现身,我们现在马上回上海我自己先偷偷地研究看看再做打算。”两个人打定注意后就也走出了餐厅。
顾明慧没拿到东西,打算当天就返回美国。到机场的时候又忍不住拿出手机翻出了江河洋的电话,但是她怕打完后江河洋不让她走,所以最后看了看硬是又放下了手机。
《那天你告诉我,风是水做的,我不相信。不过我现在相信了,因为你就是风,而我就是水。没有风的日子里,水静静的,静静的荡不起一丝涟漪。而没有水的日子里,风也静静的,静静的守护着我仅留存的思念。你我的世界近在咫尺却也相隔无期,你我的心绪早已相织却也无处存放。我只能默默相守,静待花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