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二十三章 永生电波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永生电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过这几天的行动张莫他们三个人也大概了解了一些:第一,这些人背后肯定是有幕后推手。第二,这些人大多数根本不知道幕后推手是谁,甚至他们根本不相信有幕后推手。第三,这些人里大部分是真的认同了‘永生论’。最后他们三个人总结完发现还是任天南的老板厉害,他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所以才让任天南直接去让他们做医学上的检查对比。可是三个人也挺犯难的一件事是怎么才能说动一个有着“永生论”思想的人去做检查呢,这些人每个都像着了魔一样,不可能会听自己的。最后考虑再三他们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直接过去医院找医生,医院的病人什么样子的都有,如果能说服医生让他们在给这两种人做检查的时候都检查一下大脑就行了。于是他们准备第二天一早就过去医院。
行动计划完成后已经到了晚上12点,这个时候杨艳玉的头突然又疼了起来,不过这次他们有了一些经验,两个人赶紧用手机都拨起了电话,张莫揉了些纸塞到了杨艳玉的耳朵里。不过这次杨艳玉没让他们叫救护车,而是硬撑了20分钟,不过她这20分钟里也不只是在默默忍受,而是在寻找着信号源,寻找着让她头痛的信号源。上一次头痛的时候她就已经隐隐感觉到有类似电磁波的东西从一个方向源源不断的过来,所以才让张莫用手机信号来干扰,只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害怕才赶紧去了医院。而这次又和上次一样她同样感觉到了这种电磁波,所以她要用心感受是从哪里过来的,然后去定位它的位置。而她自己的这种神奇功能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就是能清楚的感觉到,仿佛自己变成了一个全波段的雷达。而唯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要忍受这个功能带来的头痛。幸好这种头痛不是致命的,而是自己还可以忍受的了的。
张莫和任天南惊恐的看着杨艳玉,他们随时准备送她去医院。不过幸运的是看到杨艳玉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好像已经不在痛苦了,两个人才赶紧凑了过来问她情况。杨艳玉说:“快,把手机给我。”张莫急忙把杨艳玉的手机递给了她。只见她打开手机地图划来划去,最后她放大并定格在了一个地方,然后用手一指:“就是这里,江河大厦”。任天南一听立马过来问道:“江河大厦?我们法国总部,它怎么了?”
“我不知道?但是那里一直往外发射着波长为45纳米的电磁波,频率为10^10兆赫,普通的雷达和电子设备根本探测不到它的存在。”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实能感应到,我的头也是因为这个才疼的。”
“这会不会是特异功能?我觉得艳玉你可能现在变成超人了,怪不得医生说你脑电波异常。”任天南说道。“但是这个也说不通啊,你说是我们公司往外发射这种信号,为什么啊?会不会就是普通的加了密的通讯电波?”
“不可能,这种波长及频率不可能会有电子设备接收到。”
“那到底是为什么啊?他发射这种信号干什么,探测外星人?”
“也不太可能,这种波长的信号衰减很快,根本都传不到深空去,更不用说去探测外星人。”
三个人一时间没了主意,不知道这个神秘的信号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么微弱的信号为什么能被杨艳玉感受到,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在晚上12:00。
早上约6点钟,张莫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在打电话,他起身推开门一看,原来是任天南。只见任天南一会儿笑,一会儿严肃,张莫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给他老板打电话。他也睡不着了就刷牙洗脸穿好衣服,准备新一天的工作。张莫见任天南打完电话后就问道:
“给首富打电话呢?”
“对呀,昨天艳玉不是说我们那个法国总部有特殊的信号发射源吗?如果真的是那种特别特殊的,我老板一定知道,所以我就问问他。不过可惜他说他不知道,并且也从来没有让人装过这种信号发射器。”
“那就奇怪了,如果不是他授意去装的话,又会是谁装的,目的是什么呢?要不我们报警吧。”
“不行,报警的话会对我们公司信誉产生影响,况且我们都不知道这信号是干什么的,如果真的是开展科学研究,属于正常的公司行为,你报警警察也不会去啊。”
“你说的也对,哎,先不管这个了,我们还是依计划先去医院吧。”
任天南点点头,两个人开门去了客厅,杨艳玉也已经起床准备好了。于是三个人又一起去了餐厅吃了早餐,张莫依旧往下看了一眼,游行队伍还是不少。早餐后三人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他们找到了医院的领导,说明了来意,就是希望能给病人多做一项脑电波的检测。但是医生出于对病人隐私的保护说什么也不愿做。关键时刻还是杨艳玉操着熟练的法语和这位领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并且给塞了1000欧的情况下终于同意帮他们找两组人员进行对比。这个对他们来说非常简单,只需要在检查的时候多加一项就可以了,甚至医院还可以为此多赚上一些钱。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杨艳玉也顺带做了检查,看下自己的脑电波到底有什么异常。
很快医生打印了五份检查结果给他们拿了过来,不过他们还是隐藏了患者的名字等个人信息,只告诉他们三个人哪两个是“永生论者”,哪两个是“非永生论者”,还有一个是杨艳玉本人的。然后医生又给他们说明了检查结果,结果说完后最终结论,他们脑电波没有异常,五个人基本一致,都属于正常范围。 这下三个人更加不知所措了,最后的一招也没用,特别是任天南非常失望,本想着可以很快回去复命请功,现在看来应该没那么顺利了,只能先回酒店再做打算。
回到酒店,任天南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张莫也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只有杨艳玉一直拿着那五张报告在翻来覆去的看。看了很久,她站起身来说:“你们两个过来一下。”张莫和任天南站起身走了过来,杨艳玉指着报告上的一个检查参数说道:“你们看这个ζ指标,‘永生论’的两个人指标都是48,而‘非永生论’的两个人的指标一个是49,一个是47。”
任天南说道:“那一平均不还是48,这种值都属于正常范围内的,医生不都说了没有异常吗?”
“医生是这样说的,但是我个人觉得目前也只有这个参数值得去怀疑一下了。你们看我的报告中这个指标的值是89,远高于他们,虽然也在正常范围内,但是已经接近上限。你们两个还记得第一次我头疼是哪天吗?”
“我记得,就是我们刚到巴黎的第一天晚上。”张莫说道。
“我第二次头疼是昨天晚上,两者相距了5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下一次有可能是在18号,也就是下一个5天。”
“为什么,你是根据什么猜测的?”任天南惊讶的问道。
“我觉得你们老板的推断是正确的,让我头疼的电磁波和这件事情肯定有关,有可能正是这种我们现代科学无法检测的电波导致了欧洲的意识暴动。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我们可以再等一个5天,不过这五天我们可以过去你们江河大厦明察暗访,看一下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底和你们江河集团有没有关系。”
“你不会怀疑是我们老板监守自盗吧,我虽然只跟了他五年不到,但是我觉得他的为人光明磊落,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知人知面不知心,商场的黑暗我们这些普通人是永远看不透的。”张莫旁边说道。
“好好好,那为了自证清白,我们就再等5天。”
“另外我们明天还需要再去一趟医院,再找1000例报告作对比。”杨艳玉补充道。
“1000例?就这几例人家都不愿意,你1000例怎么可能?再说了就是医生愿意,这一时也没那么多病人呀!”任天南诧异地说道。
“我有办法,明天你们听我指挥。”
张莫和任天南疑惑地一对视,然后还是异口同声地说道:“Yes,Madam。”
第二天三个人一早就来到了医院门口,他们趁着人少偷偷地拿出了准备好的公告贴在了医院门口的墙上。上面写着:因近期地月轨道出现不明电磁信号,可能会对部分人群脑电波造成影响,所以建议大家都及时过来做一次脑波检测。贴完后三个人都溜进了医院找到了昨天的那个医生,这个医生看到又是他们,马上转头就要走开,结果被任天南一把就给拽住了。杨艳玉急忙用法语说道:“对不起,我希望您能帮我们提供更多的脑波报告。”
“不可能,我昨天已经是在违规操作了。再说了很少有病人检测脑波的。”
“这个您不用担心,这两天会有很多人过来检测的。这个里面是7000欧元作为酬劳。后天我们过来取报告,1000份哦,再见。”任天南将一个袋子放进了这个医生的外衣口袋中,三个人转身就走了。这个医生满是惊讶,赶紧看了看确认周边没有摄像头才偷偷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匆忙地走开了。
三个人从医院走后就打车去了江河大厦。这是一个33层高的大楼,里面一共住了53家公司,而江河集团的员工占了整座大楼的70%以上,其它52家公司总共占不到30%。因为进去要登记而他们又不知道找谁,所以三个人站在门口想了半天。这个时候任天南偷偷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张莫和杨艳玉一看原来是他的员工卡。张莫马上说道:“你不会是要用这个去刷闸机吧?”
“那怎么办?我只能去试试,看能不能刷开。”
“这不太可能吧,都不一个国家。”张莫话音未落,任天南已经径直走向了闸机口,他拿着卡在读卡区一放。只听”嘀“一声,闸机居然真的开了,他进去后忙给张莫和杨艳玉打招呼,示意他们过来。就这样三个人全都进去了大厦。一边走还一边说:“我们老板真是牛,连个门禁卡都要保持全球一致。”
三个人就这样在大楼里晃晃悠悠的转了一天,不过最后什么也没发现,任天南也不敢声张,更不敢去给欧洲的同事打招呼。第二天他们依旧这样在里面晃悠了一天,也是一无所获。第三天再去的时候,三个人都快没了信心,特别是任天南心情很差,眼看大半个月要过去了,可还是没什么进展,钱倒是花的不少,这要真是无功而返,怎么给老板交待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一个过道转角处,这时突然有一个手里拎着大大工具箱的人重重地撞了一下自己,两个人当时都没防备,所以撞的两个人都差点摔倒,那个人手里的工具箱也被撞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地散落了一地,里面还有个不知道什么东西一闪一闪亮着红光。而任天南刚好被撞到膝盖,疼的他马上用手捂着膝盖半蹲在地上。而这个人也赶紧回头跟他道歉。任天南正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这下一疼就就给完全暴发了,他马上用英语骂道:“你瞎呀,这么大个人看不见啊,拎个破箱子到处乱蹿什么呢?“这个人倒是很淡定,没有还口,还一直说着对不起。吵架就怕遇到这样的人,因为你根本和他吵不起来。无奈之下任天南只得捂着腿一瘸一拐地走开了。中午他们三人碰面后,张莫和杨艳玉看任天南一瘸一拐的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任天南就把事情和他们讲了一下。两个人还安慰他说等回去买点药抹抹。
第四天的时候,三个人如约来到了那家医院又找到了那个医生。医生给他们说三天里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病人,现在只有约700份报告,并且医生都帮他们整理好了。杨艳玉一听喜出望外,马上给医生说可以了,这已经够了。他们抱着就要离开,这时候那个医生问了一句:“你们要这些东西到底是想做什么?不会是做犯罪的事情吧?这样我会下地狱的。”杨艳玉马上安慰道:”您放心,您这是在做好事,我们要这个东西是要救人的,您会上天堂的。”
“那门口那张纸是你们贴的吧?”
“这不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才出此下策嘛?”杨艳玉不好意思的笑了。那个医生居然也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名片,你们后面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可以和我联系。不过一定要做好事,不能做坏事。”
“您尽管放心,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三个人每人抱着一叠报告离开了医院。回去后他们就开始分工记录,他们将这些指标都记录到了电脑上,然后通过对比还是发现了一定的规律。所有“永生论”者的ζ指标平均下来是48,并且他们中的最高值没有一个超过50的,全部都是在45-50之间,而非“永生论”者的这个指标上下浮动就大的多,最大的有接近80的,最小的只有10,平均下来是58。虽说这些都是在正常范围之内,但是他们之间还是存在了一定的差别。
对比完任天南长出了一口气,“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幸亏有我们的杨大美女帮忙,要不然我只能铩羽而归了!”
“不是我说你,你这还是首富旁边的红人,就这种不严谨的做事风格很容易让你一夜回到解放前。还是多和艳玉学学吧。”张莫旁边说着任天南。
“对,对,对!”任天南慢悠悠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哎,接下来我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复命了,我来看一下机票。”
“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验证没完成呢。”杨艳玉说道。
“不用了吧,姐。你还真想再头疼一次啊?我们这个对比已经足可以说明事情了,他们这些“永生论”者的大脑确实和普通人的不一样,他们可能就因为这个才很容易受到蛊惑。对吧,沙漠。”
“你说的对了一部分,他们是因为这个指标的问题容易受到蛊惑,但绝对不是语言上的蛊惑,而是无形的电波。明天晚上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个神秘的电波肯定会再次出现,我现在基本上已经肯定他们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对人体进行反复催眠强化他们的邪说。”
“这也太恐怖了吧,不是你说…”任天南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了。
第四天晚上11:50,杨艳玉他们三个人坐在酒店自己房间的客厅里,三个人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特别是杨艳玉准备用自己的肉身来接收那一组组神秘的电波。他们好像是在应对大敌一样,心里既紧张又兴奋,既害怕又期待,这就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复杂而有趣的等待心情。时间一秒一秒的走着,终于指针指向了12点整。张莫和任天南急忙看向杨艳玉,他们担心这次信号会更强,怕她受不了,不过杨艳玉好像没什么反应。他们都屏住呼吸继续等待,12:01, 12:05, 12:10, 杨艳玉依然没有反应,最后指针指向了12:20。任天南和张莫扔下了手中的手机,杨艳玉也呆坐在了沙发上,他们等待的神秘信号并没有如约而至,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还是自己的脑电波正常了,还是他们更换了频率。杨艳玉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她搜索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看有没有值得怀疑的东西。突然她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马上转头问任天南:
“天南,你说上次有个人撞了你一下,他的工具箱里还有一个发着红光的东西一闪一闪的,对不对?”
“对啊,当时那孙子撞的我腿都快折了,现在还有点疼。”
“我知道了,我现在怀疑就是那个人拆走了设备,所以今天才没有等到信号。”
“是他拆走了设备,为什么呀?难道他知道我们盯上他们了?”张莫问了一句。
“有可能,可能我们哪里出了纰漏走漏了风声。你们老板当时不是一再叮嘱你不要找集团内部的人吗?”
任天南点了点头。
“我觉得我们还是被他们给识破了,我们三个人连续三天在那里转悠,可能那里的人早就盯上了我们,况且天南还用自己的员工卡刷了那里的闸机,门禁等。这些信息足以把我们出卖个底朝天。”
“这样啊,那怎么办?都怪我们太不小心了。”
“天南我问你,你们老板在公司里平时比较防备谁,你知道吗?”
“他要防备的人太多了,我觉得他对每个人说话都是会有保留的,除了我。”
“主要是你太没脑子了,不保留都理解不了,有保留那就等于没说。”张莫旁边说了一句。
“你小子别损我行不行?”说着任天南扔向了张莫一个抱枕。
《天下之大,任尔之乱。形神之迷,君自有方。看不穿世间的明争暗斗,只想固守一颗简单平凡而快乐的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