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十九章 多维空间猜想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多维空间猜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里亚纳海沟考察回来,杨艳玉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尽管说这次事故没有造成人员死亡,但是下潜器受损报废,人员受伤昏迷,这也造成了相当程度上的影响,相关部门组织也马上开展了调查取证。但是折腾了两个多月也丝毫没有进展,只能暂时搁置,将所有档案锁进了国家机要室。
贺长山也因此受到上级处罚,理由是项目缺乏考证,人员安排不当造成国家损失,然后从正处级降到了副处级。不过还好行政职位保持不变,所以这所里还是他说了算。即使是这样,他心里还是不舒服,对上面的领导也更加厌恶。这也又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件事,本来自己可以到北京总所任一把手,但因为自己私人作风的问题被竞争的同事举报,差点连工作也丢了。这些年他又想尽办法混到了上海分所的所长,但是级别却怎么都上不去,主要原因就是当年和他竞争总所所长的元肖一直在打压他。现在元肖是一把手,并且他是那种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而贺长山的小毛病又多,所以在元肖的监视下他很难上的去,这次又因为马里亚纳海沟的事给降了一级,所以心里更加不爽。不爽是不爽,但是工作还得继续。按照上级指示,他将杨艳玉送到了指定医院就诊,并派专人看护,好歹杨艳玉也是副处级干部,和现在的贺长山是一个级别的。
杨艳玉被安排的医院叫北寒医院,是杨艳玉回来后第二个月被安排进去的。这家医院主要就是给一些政-府高级干部看病的。本来像杨艳玉这种级别是不可能被安排到这里的,但是这次大领导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然后就给安排到这里了。这个医院坐落在上海的西南郊区,它不像别的医院,离大老远就可以看到招牌,它这里既没有招牌,也没有门标。就是一个大院子,周围种满了郁郁葱葱的大树,方圆两公里也没啥人影,身处这里显得有些格外荒凉。但是医院内部倒还可以,来来往往的护士和医生,大大小小的各种楼房。杨艳玉被安排在一个叫“极木”的单人病房里,身上挂着盐水,旁边放着心电仪,她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身上搭了一层薄薄的被子。这已经是住院后的第三个月了,来来回回的医生和各种会诊也搞了好几次,各种仪器也显示她大脑并没有受损,但是始终没办法将她唤醒。床的对面有一张办公桌,一位陪护的女同事拿着电脑在桌上办公。屋子里除了敲击键盘的声音外,再没有其它声音,静悄悄的。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久。这个时候门铃响了,女同事站起身来走向门口,透过玻璃她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子身影,打开仔细辩认后才张大嘴巴:“怎么是你?你怎么进来的?”男子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进去了房间。女同事后边紧跟着说:“你说话呀,张莫。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
“我是一般人吗?”男子回头看着女同事。没错,这个人正是张莫。自从陆应飞失踪,吴飞坠入谷底他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灵魂。内心的愧疚让他几次想去自杀。不过在陆小羽和杨艳玉的多次劝说后他终于决定放弃轻生的念头,决定化悲恸为动力,继续寻找陆应飞。后来死亡谷回来后他听说杨艳玉和一群美国人去了马里亚纳海沟,他本来想着能一起去的,可是没有关系和人脉,最终只能在家里等。他知道杨艳玉去那里肯定是得到了什么大的秘密才会过去,而每个神奇的秘密都有可能让他找到陆应飞。一个月后他突然听说杨艳玉回来了,不过住进了一个叫北寒医院的地方。这个医院在地图上也没有显示,他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这里,可是又进不去大门,后来他又找贺长山,求了几次贺长山才答应让他过去探望并且要严格保密。张莫进到屋子立刻就蹲到杨艳玉病床边叫她的名字:“艳玉,我是张莫,你怎么了?”旁边女同事马上制止到:“哎,你别叫了,杨姐她昏迷很久了,很多专家都过来会诊过,都没办法。”
“她是怎么昏迷的?”
“我也不知道,任务回来就成这样了。”
“什么任务,马里亚纳海沟吗?”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们所里的秘密呀。”
张莫看了一眼女同事接着说道:“你快把事情的原委和我说说。”
女同事关上了门,拉了把椅子说:“坐吧!”
然后女同事开始了讲述,像什么神秘的海沟啦,还有一个巨石啦,再有就是那些人奇怪的记忆了等等之类的都说了一遍。张莫听到巨石不禁打了个寒颤,因为所有的奇怪事情好像都有这块巨石参与,这巨石到底是什么呢。能说清楚的可能只有胡提,但是这个人却是一个变态杀人狂。想找专家吧,但又怕这些人满嘴跑火车,给你搬出一套又一套的理论,最后一想其实啥都没说。女同事说完后张莫沉默了很久,他盯着杨艳玉的脸,但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了。晚上张莫拿了一瓶酒坐在阳台上,点上一根烟,一边抽一边喝。陆小羽看到后不禁流着泪水,紧紧抱着张确。丈夫的这种现象已经成为常态,这让陆小羽十分痛苦,整天都生活在非正常的家庭里,简直是在煎熬。原来还有杨艳玉帮忙劝说,可是现在杨艳玉一直昏迷不醒,陆小羽想找个人诉诉苦都没地方。并且张莫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很多时候她甚至不敢去和他多说什么,她不想让小确生活在一个天天吵架的环境中。过了许久,张莫突然拉了窗帘进到屋里,他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邱先生吗?我想和您见个面。嗯,好的。明天您单位楼下。再见!”挂完电话张莫显得轻松了一些。陆小羽问道:“你找到方法救艳玉了?”
“还不确定,我明天见个人,希望能从他那里有所突破。”
第二天一早,张莫开车去了杨艳玉单位的楼下。大约9点钟,一个60岁左右胡子拉碴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个人正是邱十三。张莫赶紧迎上前去握住了邱十三的手,他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和邱十三同命相连,所以握的手更紧了,以至于邱十三赶紧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他握着的手,示意轻一点。张莫感觉有些失态,赶紧松开手说:“邱先生,我有个忙需要您帮一下。”
邱十三看着他一咧嘴笑着说:“您客气了,我能帮什么忙?”
“您是不是有一篇论文叫《中微子的多维定向理论》?”
邱十三笑着说:“哦,是有的,也就是我个人的一点愚见。”
“邱先生您不要这么谦虚,我很想了解您对这个的研究和您个人的想法。”
邱十三一看居然过了十多年了,又有人对自己的论文感兴趣,于是他也来了劲了,就说道:“你想了解什么呢?“
“这样吧,这里不方便讲话,我带您去一个地方坐那里好好聊聊。”说完张莫打开车门,邱十三坐上了张莫的车子。张莫带着邱十三来到了自己经常去的闲来咖啡馆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邱十三拎着自己的军绿色挎包放到桌上,这个包看上去很旧,有的地方都破了,还打着补丁,和这个现代化的餐厅有点格格不入。然后他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电脑打开,在几重文件夹下找到了一个word文档,然后双击打开。指着给张莫说:“你看,就是这个,当时也有好多人想过来和我探讨这个论文,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又都没了兴趣。所里也不让我公开发表并且还要让我彻底删除,我这也是偷偷留下来的,你也不要对外声张。”张莫从邱十三的眼里看出了些许无奈。张莫接过电脑,一行一行的去看这篇论文,渐渐地着了迷。因为这篇论文有上万字的阐述,邱十三怕迟到被领导骂于是说:”张先生您要是对这个感兴趣,我可以拷一份给你,我等下还要去上班呢。”
“哦,不好意思,您写的非常精彩,我现在拷一份回去再仔细拜读。另外我听他们说您有一本宝贝书从不示人,这个书能让我看一下吗?”
“这个不行,这是我父亲拼死留下来的东西,我也会拼死去保护它的,你们不要打它的主意。”邱十三一下像换了个人似的,变的严肃起来。
“您不要误会了,我没有打它的主意,我只是想看一下,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
“你们都是这样说,我才不会相信。”说完邱十三站起身就往外走。张莫感觉到了邱十三对这本书的敏感性,他也不敢再提,怕刺激到他,于是就急忙起身追出去说道:“我不看了,您别着急,我送您回去。”
回到家里,张莫急忙打开电脑插上U盘一句一句地看起了邱十三的论文。张莫越看越起劲,越看越上瘾,里面有一些东西简直是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一些超前的概念和想象让他变得激动起来,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东西会出自邱十三那样的人。
这篇论文主要阐述了电子中微子和陶子中微子在多维空间里的运动轨迹问题,因为多维空间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揭开面纱的科学难题,而中微子在里面的运动更是让人无法理解。但正是这么难懂的基础科学理论却在邱十三的笔下被写的生动形象。文中讲道‘电子中微子在四维空间里会形成一条一条的形状,他们本来的相互作用力十分微小,但是在四维空间却会像DNA链一样串联起来,并且这许多的的中微子又会将四维空间分切成一粒一粒的。而陶子中微子能够轻易的进入到十二维空间,并且在里面大量聚集,同时它也能够将空间分隔,并且它分隔出来的每一个空间展成三维都将是一个新的宇宙。’张莫越看越着迷,感觉像是科幻小说。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一口气就将整篇论文读完。
不过读完后张莫也多少读出了一些为什么当时不让发表的原因了。里面有一些描写和现实科学相差比太多,甚至出现了灵魂的字眼。身处正统的科学界怎么会允许有这样的论调出现。这种完全是猜想性论文,没有任何的实验结果作基础,所以最后就被层层压在了电脑上一个角落里。但让他不解的是邱十三怎么会知道多维空间是什么样的,还会知道中微子在多维空间里的状态,这样看来好像确实是在胡编乱造。
张莫盯着电脑屏幕突然注意到了论文末尾的学术引用,里面有一行引用的是《多维空间对三维粒子的分解与重组》,作者是邱林。“邱林,邱林不正是邱十三的父亲吗?”张莫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打开浏览器搜索这篇论文,可是什么也找不到,张莫失望的坐在椅子上。
第二天他又去了杨艳玉单位的楼下,远远看见邱十三走了过来,他立刻下车走了过去。邱十三一惊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邱先生,您一定要帮我,这个关乎杨主任的生命。”
“我也很想救她,可是我…我怎么救…”说着,邱十三低下了头。
“您可以救她的,只要您肯帮我这个忙,就一定能救她。”
“那你说吧。”
“还是您父亲的那本书。只要你肯借给我,我就能想到办法救她。”
“这个我真帮不了你,那本书我是不会借给任何人的。那是我父亲拼死留下来的东西,它比我的命都重要。”
“那你不借,总可以给我讲讲里面的内容吧。”
“那本书我没看过。”
“不可能,昨天您给我的论文里引用的《多维空间对三维粒子的分解与重组》是不是就是您父亲书里的内容?”
“这个…”邱十三一时有些语塞。
“这个对杨主任至关重要,你要相信杨主任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她的灵魂丢了,我们要把她找回来。”说完后张莫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更不相信坚信科学的自己竟然有一天会相信起灵魂的事情。不过这句话倒是让邱十三为之一震,他立刻追问道:“你也相信灵魂的存在?”
“我当然相信,只是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而已。”
“你说的不完全对,只是实验里没有得到验证。”
“什么意思,难道说您已经用别的方法验证了?”
“嘘,小声些。”邱十三突然变得又警觉起来,拉了一下张莫的手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
张莫点头和邱十三上了自己的车子。张莫带着他又去了闲来咖啡馆,找了上次坐过的地方。
“邱先生您现在可以说了。”
这次邱十三反倒变得没那么紧张了,并且故意拖长语气问道:“你真的想听?”
张莫急忙点头。
“那好吧,我就和你讲讲,但是你千万不能和别人说。”
“好的,这个您放心,绝对不会。”
邱十三喝了一口咖啡说道:“上次我们一起去找邱宪农,就是我的大堂哥,现在叫胡提。这个事情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您接着说。”
“当时他提到一个人叫周碧云,你还有印象吗?”
“周碧云,周碧云。”张莫默念了两遍,然后说道:“就是那个青海站的女研究员。”
“没错,就是她。邱宪农当时把她打晕后以为她死了,就扔到死亡谷里,但是整个事情被我父亲看到了。我父亲一直紧跟在后,直到他看见周碧云自杀了才知道原来邱宪农是个伪君子,杀人犯。我父亲怕一个人制服不了他,所以就趁他走后去谷里找周碧云的尸体,可是找了半夜也没找到,于是就回去告发了邱宪农。后来邱宪农逃跑,我父亲回北京,大家以为这个事情就这样结束的时候,有天晚上我父亲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她是周碧云,暂时借用了别人的身体,大概讲述了一下邱宪农的事情。并且说自己的灵魂从身体上出来时仿佛进入了多层空间,完全分不清方向和距离,到处是墙壁又到处是空间,能看到一些人,但又似乎不是人。有光线又像没光线,完全是一片混沌,自己非常害怕。后来不知道自己怎么出去的,然后看到了一个身体发红的人,就不由自主的附到了她的身上,等睁开眼睛后才发觉自己又回到了真实的世界中,可是自己也知道这只是短暂的,因为她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体上对她的排斥。就像是磁力,从背面看到时被吸了过去,但是到了正面又开始排斥。她借着这个机会和我父亲说希望能为自己申冤,并且她很害怕从这个人身上脱离后自己会去哪里。说完这些,电话那头就没了声音,估计是已经脱离了那个人的身体。”
“这些是你父亲给你讲的?”张莫问道。
“没有,这是我后面看父亲留下的那本书里的一段记载,这本书放我这里已经几十年了,我几乎从来也没看过,因为我的父亲临终前专门叮嘱我不让我看,说看了会毁了我一辈子。不过在我三十多岁的时候研究中微子理论,还是没忍住看了一些,当时想我只看里面和科研有关的东西,其它不看就不会影响到我,所以就偷偷地看了其中的一篇论文,就是你刚才说的那篇。至于别的内容我确实没敢看过。但是自从上次死亡谷回来听邱宪农那样讲我父亲,我就终于没忍住又看了一些别的东西。”邱十三说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就像小孩子做错了事情。
“哦,这样呀,那你那篇论文全都是你自己写的,你的依据又是什么?”
“这个,我怕说了你也不信。”
“我现在什么都信,你们这些搞科学的都信,我又凭什么不信呢?”
“有一段时间我老是做梦,经常会梦见自己在一片荒漠里,那里的时空错乱,方向颠倒。会看到一些我小时候的事情,甚至能看到一些古代人。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东西,这种梦隔三岔五的做,持续了一年多,我一直认为这是有人在提醒我什么,可是我没办法解开。后来我慢慢梳理,觉得梦境中可能是多维世界,那里不存在时间的先后,也不存在方向的正反。只有周而复始的物质和错乱繁杂的各种引力。而这种多维世界一定就存在于宇宙的各个地方,当然也包括地球,只是我们无法找到入口,而只有灵魂才有可能进入,就像周碧云。”
张莫不断的点头,邱十三喝了口咖啡继续讲道:“后来我就写了那篇论文,本想着可以让大家对我刮目相看,可是却被所里直接封杀。”说完,邱十三又邹起了眉头。
“他们封杀你也是情理之中的,你们是科研单位,讲求的是实事求是,你单靠想象出来的东西他们当然是不会让随便拿出来的。不过你说多维空间可以对粒子重新分解组合并定向,这是什么意思?您刚才不是说多维空间是杂乱无章的吗?”
“我觉得杂乱无章只是我们三维人类看到的而已,高维生物可能并不会觉得杂乱无章。我们三维世界中的粒子进入多维空间会按照多维空间的规则重新排列,也就是相当于定向排列,让三维变成多维,就好比二维的动画人物一旦做成三维动画,我们一定会给他们重新定制长宽高。”
张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所以说地球上其实有许多或者有一些地方是连接着多维空间的,对吗?”
“我觉得的是的,就像你那个朋友陆应飞失踪的你家的那个房间,我觉得可能就是一个连接点,但是我们只是没有找到进入的方法。”
“那就是说我的朋友其实是进入了多维空间?”张莫显得十分激动。
“有这个可能,只是我们没有办法进去找到他。”
“那你告诉我艳玉呢,你们杨主任呢,你是不是心里也早都有了想法?”
“我也觉得她只是失了魂,但是我父亲书里说人的灵魂脱离身体后会依靠原有的吸引力聚集49天,如果49天内不能归位,那可能就要灰飞烟灭。杨主任现在昏迷了这么多天,我看是凶多吉少。”
“不可能,艳玉她一定不会有事的,陆应飞也不会有事的。我一定想办法去救他们。邱先生您一定帮我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救他们?”
“这个我真的没办法,我也不想杨主任出事,可是我,你觉得我这样的能帮上啥忙呀?哎!”说着邱十三叹了口气。不过马上又说道:“我父亲生前有两个人经常和我提起,一个就是邱宪农,因为他们是同事,又是叔侄,可是后来你也知道邱宪农是个坏人。”说着,邱十三又摇起了头,他已经对他这个堂哥失望透顶。
“那另外一个呢?”张莫急忙追问道。
“另外一个是安神东,一个隐居的世外高人。我只知道父亲生前经常会提起他,并且还多次去拜访过这个安神东,只是我也没见过他。但是听父亲说这个安神东通晓天地万物,能解动植物语言,非常厉害。不过这样的人都是只能听说,却无缘能见的。”
“安神东,我听说过这个人。有一年我去湖南湘西的时候有一个当地的人和我讲起过安神东,说安神东像个神仙一样,经常游历救人。他还跟我说自己的老婆两年前中了邪,找了很多人都没成功,刚好安神东从那里经过给治好了。我之前也打听过他,想去拜会,不过好像他神踪难定,不好找。您和我讲起他,是不是他有办法可以救杨主任?”
“这个我不太确定,但是我只知道这两个人都挺厉害的。”
晚饭过后,张莫又坐在窗台前抽烟,他回想着邱十三的论文和他今天讲过的话,愈发觉得陆应飞和杨艳玉是被某种未知的力量给困住了,他们一定都还活着。思来想去张莫决定无论怎样都要再去找安神东试试。
《熬不过漫长等待,忍不了时间纵横,回去的路可能就在那里,何不放任寻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