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十四章 时空漩涡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时空漩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家都没了主意,被困在小岛上不知道该如何才能逃生,最关键的是他们现在都不确定是不是在地球上。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在这里做些记号吧,摆一个SOS,然后看能不能弄点烟雾啥的。”Steve说道。
大家捡了些颜色不太一样的石头再加上一些杂草之类的混在一起摆了一个SOS的字样。但是大家都没有火机之类的取火装置,这里也没有什么木头,想弄点烟雾还真是有些困难。
几个人坐在这里开始了沉默,因为没有吃的喝的,所以要开始尽量保留能量了。又过了约五六个小时,陆凌风看了下表,已经是晚上21点了,不过这个地方的天完全没有黑的意思,和他们刚浮上来的时候几乎是一样的。
只是天上一直没看到太阳。
“你们现在相信了吧,这里真的不是地球,我们可能这样坐在这里等是徒劳的。不可能会等到有人来救我们的。除非是外星人,那个怪物。哎,杨小姐你说这个怪物到底是不是外星人,它不会是生活在水底的吧,把我们的无人机抢走了,又把我们的逃生舱偷走了,然后又把这个小岛给弄沉了。我估计他们现在正在某个地方看着我们呢,等我们饿死了,就把我们也拖到水底当晚餐了。”陆凌风说完还自己打了个哆嗦。
杨艳玉转头看了下陆凌风,突然说道:“你说的很对,他们可能现在在某个地方看着我们呢。我们要主动和他们联系,表明我们是好人,没有恶意,说不定他们可能会救我们。”
“救我们,不吃我们就是好的了,还有谁会讲外星语。”Kevin接过话说道。
“也许我们跟本不需要会讲外星语,因为很可能他们会讲我们的语言,中文或者英语都有可能,甚至地球上所有国家的语言。”杨艳玉接着说道。
远处天空有些变红,阴冷的气息也有所增强。
杨艳玉接着说道:“我们没有时间了,要快,毒云又要来了。如果来之前我们得不到救助,可能真就死路一条了。现在大家听我的,看我手势,跟着我做。”说着她起身走到了水边,然后弯腰去捧水,只见她脚下一颗大石头突然一动,砸到了杨艳玉的脚踝处,然后杨艳玉一个趔趄就跌落在水里了。陆凌风一看不对劲,以极快的速度跃进了水里。剩下的三个人一脸迷茫,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两个人就都掉进了水里。这个时候Steve突然眼珠一转,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给操作员使了个眼色,紧跟着也跳进了水里。操作员虽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但他能明白Steve的意思是让他也跳进水里。于是他起身硬着头皮也跳下了水。
现在就剩下Kevin,他看大家都跳水里了,再看看那远处的红色毒云,心一横,“扑通“也跳到了水里。这几个人里面Kevin的水性最差,他能看到前面几个人在往下沉。心想追还是不追,追有可能一会儿都出不来,不追又怕自己掉队,剩他一个人更不好办,所以硬着头皮也往下游。不过快一分钟的时间他确实有点憋不住了,突然一张嘴,就喝了一口水。这样一来他就更慌了神,手脚动作变乱,很快就失去了意识。不过失去意识前他模糊的感觉到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托住了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Kevin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奇怪的床上,因为这张床没有支腿,是悬浮在半空的。Kevin从床上下来,发现这个屋子也很奇怪,有点像蒙古人的帐篷,圆顶圆壁,像是石头堆砌的。他从门口出来发现是一片空旷的荒原。荒原上零零落落的散布着一些这样的房子。他柔了柔自己的头,还有点疼,但是也顾不上了,赶紧跑来跑去的大叫:“有人吗?Steve,陆凌风你们在哪里?”但是跑了一圈下来也没人理会。
Kevin有点着急了,虽然说这里的天依然是白天,可是如果自己落了单,特别是落到了外星人手里,他们会怎么对付自己?怎么研究?怎么解剖?想想都是害怕的。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Kevin直接吓的都跳了起来,回头一看是陆凌风,“你小子想吓死老子呀!”
陆凌风一指他鼻子:“你以后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是来救你的,跟我来。”说完,陆凌风一转身就走了。
Kevin急忙跟上,生怕自己再走丢落单。他一边走一边问陆凌风:“小子,这他娘的到底是哪里?你们找到外星人了吗?和他们交流上了吗?他们要怎么对付我们?”陆凌风也不答话,自顾自的往前走去。过了一会儿,只见远处一个巨大的石碑斜插在地面上。陆凌风说话了:“我问你,这块巨石面熟吗?”
Kevin看了又看突然说道:“我知道,这和海底的那块一样,这他妈的是同一块还是另外一块?”
这个时候Kevin看到了杨艳玉,Steve和那个操作员。
“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呀,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都丢了,真是让人操心。”
几个人听后冷笑了起来。特别是那个小操作员,嘴巴都快撇到眼睛上了。
Kevin也不理他们的表情,又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究竟在哪里?这到底是不是地球?你们刚才都跳水里干什么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情况?”
显然Kevin脑子里有很多疑问,不过可惜的是依旧没人理会他。大家远远看着这块巨石沉默了一下,杨艳玉说话了:“这块巨石我们都很面熟,特别是我,我已经见过它至少有三次了。并且它和我一个朋友的失踪还有关系。今天我们又遇见它了,可能是我命中注定,一定要去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我们刚才显然是被外星人给救到这里了,但是他们又不愿意让我们见着他们。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不过至少也给我们整顿大餐美美的吃上一顿。”经过操作员这么一说,大家都纷纷感觉到肚子确实是饿的不行了。但也就在操作员话音刚落之际那块巨石突然亮了几下,就像石头里的灯被谁打开的一样。几个人立马警觉了起来,大家紧紧盯着,不过好像它也只是在闪,并没有发生其它事情。Kevin首先说道:“我看你们是被外星人吓着了,看我的。”说完他就径直走向巨石,然后用手摸了摸,耳朵趴上去听了听。他朝着这几个人耸了耸肩。大家看到这情景也都走了过去,都把手放上去摸。可就在杨艳玉把手放在巨石上的一瞬间,她就像触电一样,紧接着她整个身体被巨石紧紧吸住,然后竟然被吸进了巨石。这个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家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杨艳玉已经没了。这几个人见状便立马退了回去,没人再敢碰巨石,但除了一个人,就是陆凌风。他疯狂的拍着巨石,叫着杨艳玉,可是这个时候巨石也不再闪烁,并且也没有任何人再被吸进去。
陆凌风大声地叫着:“有没有人呀,你们这帮胆小鬼,有种的出来呀。别像老鼠一样躲在黑暗里。”可是不管陆凌风怎么叫也没人出来。
“别叫了,快进屋里吧,外面又有红色毒云。”Steve大叫一声。远处一片红云打着闪电正奔向这里。大家急忙跑进了其中的一个石屋关上了门。这里封闭的很好,躲避毒云还是没问题的。
陆凌风通过窗户往外看着,这个时候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是他,不可能,怎么会是他。我们现在根本都没在地球上呀。”陆凌风心里一下就乱了套,想不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么熟悉的身影他怎么可能会看错。他想出去,但是外面有毒云。可是现在不出去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他了。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更让他惊讶的合不上嘴巴,因为他看到的正是他自己。陆凌风心跳在急速加快,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尽管说他自己也会一些所谓的什么催眠大法,但都是通过一些道具和一些特制的药物让别人产生幻觉。这次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在对自己实施催眠大法,他赶紧扫视屋子里的人,可屋子里哪里还有其他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小石屋内,而小石屋里唯一的东西就是一张悬浮着的床。
陆凌风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一定是有人对我实施了催眠,刚才那几个人中会瞬间催眠大法的除了自己那就只有Steve,难道是他,不太可能,没有理由。不过身处这状态确实是挺让人害怕的,他想到了顾明慧,当时第一次见面就被自己给耍了。估计当时她也是吓的不得了。想到这个,他居然还咧嘴笑了一下,不过随之就又紧张了起来。他自己知道如果不是开玩笑,别人这样做肯定是有目的的,并且还不会是什么好目的。只见陆凌风右手抬起,用牙齿咬破了中指,将血对准自己的鼻子,眼睛和耳朵各点了几滴,然后闭上眼睛默数了5秒。当他再次睁开眼睛,转身扫视了一下发现小屋里居然还是自己一个人。
他跑到窗口向外望去,只见外面的红云还没有散去。他大脑在飞速的转着,可能自己不是被人催眠了,而是真的遇见了什么,遇见了什么呢?不知道,他自己也没办法解释。哎,如果师傅在就好了,师傅!对,刚才不就看见师傅了吗,第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那不就是师傅吗?他一定在这里,于是陆凌风朝着窗户外面大声的叫着师傅,可是却没有人回答。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又看到了自己在窗外,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和一个箱子,东张西望的走着,看着非常的紧张。陆凌风突然想到了这个场景,当年自己一时糊涂偷了师傅的笔记本和一大箱子现金。这个场景不就是刚偷完东西准备找地方躲的时候的场景吗?怎么这个场景现在出现在了这里?这到底怎么回事?
陆凌风再也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了,就是因为这个场景,自己被赶出了师门,想起来已经有十多年了,陆凌风一时好像陷入了回忆当中。想起自己小时候,因为对家庭的不满,十岁不到就离家出走。后来没了钱就沿街乞讨,有一次自己饿坏了偷了另一帮乞丐的东西,结果被人追着打。得亏自己一头扎进了一个老道的怀里,老道先是救了自己,然后见自己长着一副极其俊俏的脸,就大发慈悲收了自己做徒弟。不过也正因为这俊俏的脸给师傅也添了不少的麻烦。陆凌风的思绪陷在回忆中难以自拔,这个时候石屋的门打开了,然后进来一个人。他这一看又是吓了一跳,进来的正是杨艳玉。他急忙收起思绪问道:“刚才你去哪里了,差点把我急死。”
杨艳玉回答道:“和你们一样,醒了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小石屋里,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们几个人呢?”
“Steve和操作员在外面,但是没发现Kevin,要不我们分头去找一下,然后在前面那块空地汇合。”
“嗯,好的。”陆凌风答应着,就去找起了Kevin。
因为这里的石屋样子都差不多,找起来真的挺难分辨方向,不过幸亏陆凌风只转了一圈就看见了Kevin,他也正在到处乱找乱叫。陆凌风走过去在后面拍了一下Kevin。这一拍不要紧,把Kevin吓了一大跳。转头就说:“你小子想吓死老子呀。”陆凌风一听就来气,指着他的鼻子:“你以后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是来救你的,跟我来。”然后转身就走,Kevin赶紧跟上,他一边走一边问:“小子,这他娘的到底是哪里?你们找到外星人了吗?和他们交流上了吗?他们要怎么对付我们?”
陆凌风听的不耐烦正想发火却突然感觉到这话怎么有点耳熟,好像刚才他刚说过,不过他也没去多想,也懒得答理他。一会儿他们便走到了杨艳玉说的集合点,一块巨大的石碑斜插在地面上,陆凌风心想怎么又跑到了这里。然后自己不由自主的指着石碑就问Kevin:“我问你,这块巨石面熟吗?”刚问完,陆凌风自己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怎么回事。他一下觉得后背都是凉的,这件事情刚才好像发生过。不对,不可能呀,自己明明一直保持着清醒状态,怎么可能,他大脑在飞速地思考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上前去摸了那块发了光的巨石,陆凌风想去喊不要摸,可是已经太晚了,只见杨艳玉身体一下就被吸进了巨石。然后巨石停止了发光,陆凌风疯狂地拍着巨石,叫着杨艳玉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答。然后他又大声地叫着:“有没有人呀,你们这帮胆小鬼,有种的出来呀。别像老鼠一样躲在黑暗里。”可是不管陆凌风怎么叫也没人出来。
“别叫了,快进屋里吧,外面又有红色毒云。”Steve大叫一声。远处一片红云打着闪电正奔向这里。大家急忙跑进了其中的一个石屋关上了门。陆凌风精神上好像有些崩溃,他明明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又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去和谁说,该怎么说,谁又会信他,他无助的看着窗外。
这个时候他又看到了他的师傅一闪而过,然后是自己。不过他好像没那么惊讶了,因为他知道这将会是一个新的轮回。新的轮回!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他闭上眼睛不再思考,他在等待,等杨艳玉再次打开自己的小屋门。
果然在等待了十多分钟后杨艳玉又推开了石屋的门。陆凌风起身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抓住了杨艳玉的胳膊,以至于把杨艳玉都吓了一跳,马上问道:“你干什么?”陆凌风用另外一只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说道:“你现在先不要说话,听我说。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非常奇怪的环境中,相同的事情一直在重复发生,可能你们没有感觉到,但是我知道。我们现在要想一个办法跳出这个怪圈。”
“什么怪圈,你说的是什么呀,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你听我说,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说你找到了Steve和操作员,然后让我去找Kevin,是不是?”
“对的,你怎么知道?你也见到了Steve和操作员吗?”
“没有,但是如果我去找Kevin,我们会在一个巨大的石碑前面汇合,然后你会被吸进石碑。”
“陆凌风,你没事吧,怎么说的我都听晕了。”
“我知道你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是从现在起你听我的,好不好,求求你…….我只是想救你,不想失去你。”最后这两句话陆凌风把声音压的很低,连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
“你想救我?可刚才是我救了大家,如果不是我故意假装落水,引大家都落水,可能我们已经被红云吞没了。现在也证实了外星人不想让我们死,所以才会把我们都救了上来。”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现在我们进入了一个时空旋涡,如果你们不听我的话我们会永远在重复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时空旋涡?我不明白。”
陆凌风还想继续和她解释说明,外面传来了Kevin的声音,“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呀,害的我好找,以为你们出什么事情了,真是不让人省心。”
听到Kevin的声音,杨艳玉一下挣脱了陆凌风的手走了出去,看到Kevin和Steve还有操作员站在了一个巨大石碑面前,石碑还发着光。Kevin继续说道:“怎么了,害怕了,没人敢碰了?瞧瞧你们一个个胆小鬼。我看你们是被外星人吓着了,看我的。”说着他便上前就去摸了石碑,杨艳玉和其他两个人跟着也要上前去摸石碑。而陆凌风被杨艳玉挣脱后一直在想刚才因为自己的一番话好像让他们的行动和语言和之前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如果自己再做些什么东西出来,可能就会彻底改变这个局面。不过他还没想清楚应该怎么去做,就突然发现那几个人已经要去摸石碑了,他马上大叫:“不要呀,杨小姐。”
可还是迟了一步,杨艳玉又被巨石给吸了进去。远处红云正滚滚而来,几个人被Steve招呼着往石屋跑去。这个时候陆凌风突然一想,我们为什么不换一个石屋,还要进同一个,于是大声叫道:“快进这边这个,那个石屋有问题。”大家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一头又扎进了刚才的那个屋子。陆凌风还想叫他们过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红云已经到了头顶,他马上进屋关了门。
他看了下这个屋子的布置和刚才的那个几乎一样,也是只有一张悬着的床。他进去以后就蹲在窗户边上一边看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在飞快的思考着这件事的头绪。刚才他和杨艳玉说起的时空旋涡也是一时脱口而出,自己并没有仔细去想,现在他又接着去想如果是一个东西怎么才能从一个旋涡里出来。
想着想着他又更加害怕起来,因为如果经过几轮的旋转重复还不能从旋涡里出来,那这个东西将会被卷入水底,水底!水底会是什么样一个状况?而这时空的水底又是什么样一个状况?时空的尽头?他没敢再往下想,不行,一定要在沉下去之前出去。可怎么出去?要往上,怎样往上?要碰到一个点,在这个点发生变化。这个点在哪里?就是重复事情交替的那个点,没错!就是现在,在这里发生变化,让自己的轨迹发生变化。他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立马把头转向了屋里。
因为刚才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在向窗外看到自己和师傅后发生的变化,所以他不能再看到这些东西。他眼睛盯着屋里,没有再向外望一眼。
过了很久,他感觉屋里的光线变亮了,红云应该已经过去了。他转身向窗外看了看,果然没有了红云。他急忙打开石屋的门跑出去,跑进了刚才的那间石屋,可是他进去后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又四处寻找,同样也是一无所获。但奇怪的是原本这里有挺多的石屋,可是现在却没剩下几个,并且也比刚才的要破旧很多,好像这里一下过去了上千年。他没有再见到任何人,但那块巨石还在,他跑过去用手拍打,用力大喊,可惜还是没有人。他无助地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在思考着,他好像又想明白了一些什么,只是一眼千年,终究无计可施。
《我想抓住你,但你却已经转身,可能你我都不知道,你的转身将是时空的掠影,将是亿万年的守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