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九章 七彩镇魂石

我的书架

第九章 七彩镇魂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西宁市郊的一个小镇上,一个不太起眼的小院子。院子里有红纱柳,丁香和红刺玫等一些植物,给秋季的西北增添了些许生机。树下一个圆形石桌,桌边围坐着几个人。一袭浅蓝色上衣裙加一个牛仔裤的女人正在讲着什么,周围坐着三个男人,左边一个身材偏瘦,戴着眼镜,正看着这个讲话的女子。右边另一个年龄约有五六十多岁,胡子拉碴的男人,右手托着下巴,低头看着桌子。这个人正对面坐着一个留着花白胡须的男人,这个人看脸色直觉得像是八十岁开外的人,他双手放在桌上,两手相扣,闭着眼睛,像是若有所思。
女人先是自我介绍道:“胡教授,今天冒昧造访,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杨艳玉,是国家天文台上海分院星系宇宙学研究部中微子研究组的副主任。我身边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叫张莫,不瞒您说,他也从事这些玄学研究很多年了,只是建树不多,名气不大。我们这次过来也是因为遇到了一些没有办法自行解决的事情才请邱先生约见您的,希望在这里能得到您的些许指点。”说着看了一眼右手边的男人邱十三,邱十三看了一下杨艳玉赶紧说道:“哦哦,是的,堂哥你这次真的一定要帮帮我们,这可是牵扯到好几条人命呢。”
“万恶源于俗世,争斗起于凡心。老道我不问江湖多年,更疏于尔等烦心琐事,恐怕力难能及,耽误你等大事。”
“出家人讲究的是普渡众生,救人于危难,我相信您虽然隐居多年,但是道法根本您不会置之不理。况且您的眼界在于天地生灵,万物众生,又怎么会置无辜生命于不顾。这次我们前来,真的是非常诚心,希望您一定帮我们化解命中宿怨。”
这个胡老道用手抚了下胡须突然笑道:“哈哈哈,你说话还是蛮中听的,那你先说一下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我老道先听一下再看能不能帮上忙。”这几个人一听马上露出笑容。张莫接过话说道:“是这样的,我有几个大学同学,关系非常好,…”
“我刚才说她说话中听,可没说你。”老道突然打断了张莫的话。张莫看了看老道,虽然心里有些生气,不过他毕竟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好好好,那艳玉你来说吧!”杨艳玉点点头,把他们怎样买房,陆应飞怎样失踪,他们怎样寻找,吴非又怎样失踪这一系列离奇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说道:“他们在湖南沅陵发现了一个峡谷,里面会发出类似极光一样的光线,还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也非常神奇。后来我们研究后,您堂弟说这可能是‘幽灵陨石’,这种东西书上也没有记载,所以我们只得来向您寻求帮助,如果能解开其中的奥秘,救出我的同学。我们一定会非常感激,厚礼相谢。”
老道听到此处,睁开眼睛,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左眼眼球发白,瞳孔发散,原来这个眼睛是瞎的。而他的右眼,虽然不大,但是目光如炬,炯炯有神。被他这样一看,杨艳玉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把目光赶紧移开,不敢与他正视。
“幽灵陨石?长条七彩石,你们也见过这种石头?”胡老道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的,就是一个长条形状的巨石。”
老道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老道早已跳出尘世,与俗世再无瓜葛。你们还是回去吧。另外这个人,不要再说是我的堂弟,我们两家早在40年前已经划清界线。”
“胡教授,您别着急赶我们走,您先看一下这个。”说着,杨艳玉拿出几张照片放到了胡老道面前的桌子上。胡老道看了看这几张照片,脸上露出了一些奇怪的表情,说道:“老道我本不愿旧事重提,不过你们如果执意想知道一些事情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们讲讲。“说着老道捋了下自己的胡子。然后接着说:“这件事情要从我们两家的渊源说起。五十多年前,我跟邱十三的父亲邱林,也就是我的本家二叔一起在天文所工作,就是你现在单位的前身。虽然我和邱十三的父亲是叔侄关系,但是他实际上也就大我五岁。尽管我是半路出身,但是我勤奋努力,刻苦钻研。我和邱林同事十多年,有不少领域我甚至比他建树还多。刚开始他对我鼓励称赞,但后来对我冷眼刻薄,很明显他是在嫉妒我。
后来有一次我们被单位派到青海西宁市的分站观测这里的天文现象并给当地同事做培训,也就是现在的西宁天文观测站。当时这里也就两个人,一男一女,并且还不是专业的,只是当地的两个天文爱好者。他们在这里的工作就是利用很简单的设备观察星座变化并记录一下。我们两个人来了以后他们刚开始学得挺认真,但是讲到真正的专业知识时却怎么讲都听不懂。无奈之下我们也只能照本宣科,草草了事。正当我们准备回北京汇报时,结果就在临走的当天,当地的领导却过来找我们寻求帮助。说这里发生了一件事情,海西自治州的格尔木地区有两个牧民放牛的时候,牛群被狂风吹进了那棱格勒峡谷。然后他们就追进了峡谷,结果第二天牛群安然的出现在峡谷口,但是牧民却没有出来。于是当地**组织民兵进谷寻找,可是除了发现累累白骨外并没有其它发现。他们没有专业的知识和工具,不敢深入寻找,也没办法寻找其中的奥秘,所以想找我们这两个从大城市过来的人帮忙。虽然我们对这种事情不懂,也懒得去管,但是他们多次肯求,碍于情面我们就答应了。
第二天我们四个人坐火车跟着他们派的几个民兵一起去了布伦台。先是在他们县里休整了一晚,听了听他们当地的故事,他们都说这个峡谷是死亡谷,里面住着吃人的猪妖。我们当然是一笑而过,不以为然。早上起来后我们四个人就跟着这几个民兵去了他们所谓的死亡谷。到了这里后发现这个峡谷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可怕,倒是长满了青青的牧草,还有溪水流淌。不过走了一会儿,发现这牧草中真的有动物遗骸,并且还有不少人的遗骸。我们继续前行,走了约两个多小时,发现这里不见了牧草,代替的是雪地和松林。
再往前走,雪更深,发现雪地上出现了一些硕大的脚印,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有人说是猪妖的。他这一说让大家马上进入了戒备状态,民兵更是子弹上膛,拉上了枪栓,随时准备发一梭子弹出来。就在这时突然发现头顶有一道光闪过,大家吓得马上蹲了下来,观察了一阵没动静才又起身向前。刚走了两步,又有一道光闪过,就这样后面闪光的频率越来越大。大家也就不在害怕了。又过了约一个多小时,我们发现前面山坡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碑,像是从天而降,直插进昆仑山腰。我们急步走过去,只见这块巨型石碑宽约30米,长度无法丈量,光是露在外面的就有约100来米。我们还想仔细研究的时候,天空突然出现了大片乌云,白天瞬间变成了黑夜一般,这些民兵大叫不好,让我们赶紧掉头。除了我和邱林外,其他人都吓的往后跑去。我们让大家冷静,可是没人听我们的,刚好一声巨响,一个惊雷劈上了石碑,只见石碑上火光四溅,吓的大家更不听我们的指挥了,几个人拼命往回跑。我一把拉住了我们的女队员,就是西宁站的同事,她叫周碧云。我拉住她,一呢是因为她是我们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二呢她是我们几个人里唯一一个女同胞,我觉得我们有责任保护她。所以最后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坚守在这块巨石旁的一个凹窝里。一直过了一个小时,天气才再次转好。
我们从凹窝里出来,看见这块巨石竟然一直在隐隐发光,并且是各种颜色的光,于是我们拿出小锤子用力地想敲下来一块拿回去研究,可谁知这石头十分坚固,怎么敲也敲不掉。这个时候周碧云说刚才打雷的时候有几次都击中了这块巨石,那会不会有散落掉的一些碎块儿。于是我们沿着巨石找,可是怎么找都连一个小渣渣也找不到,有的都是别的普通的石头,和这个巨石有明显的区别。我们无奈之下决定先出谷再说。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碧云突然神色慌张地说道:“你们别走,不要,不要走,这里好恐怖,我害怕,求求你们救我出去。”并且她脸色发白,眼珠发红,看着十分吓人。我们想可能刚才的天气让她受了惊吓和刺激,就赶紧安慰她说不要害怕,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可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那个表情,还说她在这里已经呆了六年了,实在受不了了,这里就是地狱,那块石头就是魔鬼派过来的镇魂石,这里有很多冤魂他们想离开但是都被这镇魂石给镇住难以逃脱。还说今天她比较幸运,上了这个女同志的身体,这种体质的人万里挑一,如果我们能带她走出峡谷那她就可以从这里逃走。我们被这种诡异的事情给搞晕了,以前是听说过鬼上身的故事,可从来也没遇见过,这次真的遇见了,我们俩倒是有些发懵了。但是这看到的实情不容我们不信,于是我们俩就答应送她出谷,但是要求她出谷后立即脱身,她也同意了。
路上我们不断询问她这谷里的情况,她为什么会死在谷里。她说她家住北京,六年前自己和几个同伴当红卫兵,搞串联,扫除一节切妖鬼蛇神。他们去了不少地方,摧毁了不少封建迷信的东西。后来在青海听说昆仑山有个死亡谷里有鬼神出没,他们觉得机会又来了,所以就去了那里,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五个人有三个人死在了谷里,另外两个重伤逃出,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们就赶紧问她那两个人的姓名和住址,她摇摇头说这些东西不能说,怕我们会去骚扰他们。她还说世界上真的有鬼魂,自己死亡后看到尸体一直呆在原地,直到后来被野兽蚕食拖走。我们问她当时在谷里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死在那里,她告诉我们说当进入山谷一段时间后天空就变的黑暗阴沉,雷电交加。五个人就赶紧往外跑去,但是进谷太深了,想跑出去谈何容易。还有大家只顾着往外跑不知道躲避雷电,其中有两个直接就被雷电击中,她转身想去救这两个人,却被山上掉下的一个石头击中,倒在了地上。剩下的两个也都受了伤,不过她猜想他们应该躲了过去,至少是没有死在这谷里,因为她没有在这谷里见过这两个人的灵魂。这谷里有几百个孤魂野鬼都被那镇魂石吸引,无法逃脱。不过按常理时间一旦超过49天,魂魄会形神分散,超过81天便会魂飞魄散。可能也正是因为这镇魂石的原因,能让他的灵魂保持六年而形神合一。她还告诉我们说灵魂在这里最多能呆上15年,超过15年就一样要魂飞魄散。而她却觉得这里阴森可怖,她宁愿出去让自己魂飞魄散也不愿意一直呆在这里。我们追问她那镇魂石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她摇摇头说她也不清楚。
后来我们出了山谷,问她脱身后会去哪里,她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可能要先去趟北京看看父母。最后还和我们说了再见,只见周碧云浑身一哆嗦,一下就瘫坐在了地上,我们赶紧扶她起来。周碧云睁开眼睛问道:“你们把我抬出山谷了?”我们俩只是点头,也没敢和她多说什么就一起回了县里。到了县里几个领导连夜问我们两个情况,我们当时才得知和我们一起进去的几个民兵全都没出山谷。我们也一五一十的把情况和几个领导说了一遍,不过周碧云被鬼上身的事情没和他们讲,因为这个事情有些蹊跷,我们自己也是将信将疑。他们听完后相互看看也没说什么。
后来他们安排我们三个人先暂时住在老乡那里。但是第二天一早民兵就把我给抓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周碧云当天晚上失踪了,邱林诬陷我说是我搞的鬼,说我把周碧云给奸杀了。呵呵,你们想想这样的叔叔我怎么能容忍?嫉贤妒能,怕我以后的成就会盖过他的,所以就给我栽赃陷害,把我除掉!”说着她又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邱十三,邱十三把头埋的更低了。张莫,杨艳玉他们也不禁失色,感觉非常惊讶。胡老道接着说道:“当时我是百口难辩,大家都把邱林当成权威,并且指证的是自己的亲侄子,如果不是真的怎么能大义灭亲!后来我就被他们抓到了派出所,吃了不少苦头,他们决定对我进行游街然后公开审判。就在游街的时候突然起了大风把人群吹的东倒西歪,我趁机冲出人群往偏僻的地方跑。
大风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帮助我跑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我想办法弄断了身上捆的绳子,一路就奔向了死亡谷。我知道只有那个地方能救我,因为他们没人敢进。我一直在谷口的一处隐蔽地方呆了两天才冒死出来,然后我往山上爬,想去山上找些吃的喝的。果然老天觉得我命不该绝,我找到了不少东西让我活了下来,再后来我像野人一样在山上呆了几年,偶尔也会下山打听消息。后来得知**结束,天下大赦。我就改了姓名下山找了个地方盖了间茅屋,再后来听说邱林当年回去后同样没逃过**的洗礼,死在了监狱。虽说我很恨他,但是毕竟他也为国家做过不少贡献,和我毕竟也是血脉相连,我也感伤了许久。感伤之余偶然的机会让我接触了道教,发现了渡世超生之大道。于是我就毅然出家习道,超渡世人,云游四方,研究天地玄机,再后来我就在这个改变我一生的地方住了下来,一住就是30余年。”
大家听完后觉得既惊讶又兴奋。惊讶的是原来邱林这么小心眼,并且心肠狠毒。兴奋的是大家都觉得找对了人,终于有人知道这种类似的事情了。于是杨艳玉急忙追问道:“那您研究这么多年,应该已经知道了巨石的秘密了?”
“我并没有研究透彻,只是略知一二。当年那个女鬼说它叫镇魂石,也并没有什么错,因为这种巨石有强大的磁场,并且它可以储存能量,特别是像雷电,阳光,地热这种能量它可以将他们吸收并储存起来。它不像普通的石头,这种石头里大量含有二钌富瓦烯和串体纳米管,还有一种类似的硅链结构体,我们暂时无法得知是什么东西,因为地球上暂时还没有发现这种原素的分子体。正是这种东西他将钙分子和其它分子紧密的拴在了一起,就像一个绳子把所有的分子都绑在了一起,使他们难以分开。所以即便是被雷电击中也无法将他分开。而时间越长它储存的能量就越多,对周边的环境影响也越大。特别是以特殊能量方式存在的东西,可以将它们牢牢锁住,难以脱身。”
大家又是一阵惊叹,不过杨艳玉却对他说的话还是存有一丝的怀疑。首先自己是一个搞科学研究的,虽然对这些很玄的东西不是完全不相信,但至少感觉这老道说话阴阳怪气,有些夸张,特别是对邱林的说法让她感觉有些怀疑。因为邱林是他们所里甚至是国家竖立起来的劳动榜样和道德标兵,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是现在依然每年都要开一些劳动表彰大会,并且每年都会提一下邱林,至于这个胡提老道却是从未听人提起过。杨艳玉心里想不管怎样先能让这个老道带他们去看看那块巨石,其它的事情以后再去求证。
“那您是怎么测出来里面的元素的,这个东西不是没有办法取样吗?”
“这个嘛,我自有办法!”
“那我们想请您带我们进去看看这个巨石到底是怎样的神奇。”
“死亡谷里恶鬼多,你们当真不害怕?”
“我的两个朋友现在还生死未卜,我们不能因为害怕就不管他们了,您说是吧。”
老道点点头:“那好,明天一早我老道就带你们过去。”
《人的长相和表情很大部分反映了他的内心和性格,有些时候甚至是伪装出来的长相和表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