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莫顾明慧 > 第二章 “凶宅”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凶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天早上吴非也不想去找工作了,干脆在屋里多睡一会儿吧。这几天下来吴非的工作找的并不顺利,工资高的人家觉得他不够资历,工资低的自己又看不上,搞的他自己也信心大措。恍惚间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荒凉的空间里,和上次做的梦一样,天气也是阴沉沉的,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分不清方向,也看不到人。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串“叮咚叮咚“的声音,他四处寻找,但就是找不到,越找越急,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又是梦。不过他马上又听到了“叮咚叮咚”的响声,是在门口,他急忙站起身推开门一看,差点没吓跳起来,原来又是那把弯刀悬在了旁边那扇门前,一晃一晃的撞击墙壁。吴非心想,这个张沙漠想干嘛,这有意思吗,于是没好气地拿起手机就打电话给他:
“哎,沙漠你有意思吗?”
“我又怎么了?”
“怎么了你不知道呀,老弄把破刀放这儿吓唬谁呢,你要不想我这里住,我马上搬走就是了。”
“你别急,吴是非,这个事你等我回家跟你解释好吗?”
“有啥好解释的,你现在说吧。”
“现在我在公司不好说,你等我,我下午不上班回去跟你说,你今天也别去找工作了。”
说完张莫就挂了电话。吴非心想,这有啥好解释的,分明就是想赶我走。这几天工作找的本来就不顺利,张莫这小子又来这出,气的吴非原地跺起了步。走了几圈他又看了看悬着的那把刀,然后再看看那扇特殊的门,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慢慢走过去,把刀解下来,然后顺着绳子往上看,绳子的另一头从上边墙壁的一个孔伸进了那间屋里。吴非拉了拉绳子没拉动,又不敢太用力,怕万一把里面什么东西给弄坏。他拧了拧门把手,显然屋子锁着的。他走到屋里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然后站上去掂起脚,勉强能够到那个孔,这个孔大概有一拳大小,但是由于屋里太黑,没有光线,啥也看不见。隐隐约约能看见有几个箱子,其中有一个箱子上竟然一闪一闪地发着红光。吴非是学校有名的愣头青,傻大胆,但是看完后心里还是有些发怵,心想这不会是一个凶宅吧。想着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溜烟地跑到了楼下。拿起水杯倒点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压压惊。心里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回忆起张莫这几天的表现,从表情到动作,再到说话。越想越不对劲,“张莫这小子不会被人害死在这屋里了吧,这几天陪我的难道是…”想到这里吴非开了门拔腿就往电梯里跑,出了电梯跑到了小区里面,小区里依旧是郁郁葱葱的树,小桥,小路。因为每家都直连车库,加之现在又是上班时间,小区里一个人都没有。吴非看着这景象,突然觉得难道这小区都是假的?他的脑子里嗡嗡的,身上也开始发热冒虚汗。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后背被人重重拍了一下,吴非好悬没被吓晕过去,转身一看正是张莫。
“你别过来,你是人是鬼?”
“看你那点胆量,在学校还号称吴天罡,我就是怕你自己会瞎猜才赶紧过来的。”
“那你说说你那屋子是怎么回事?”
“走,你先跟我回屋里再说。”
吴非用手快速地碰了一下张莫,感觉身上还热的,这才放心和他一起回了屋子。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张莫递给了吴非一根香烟,自己也点了一根。
“你这个事情真想知道?”
“你少废话,赶紧说!”
“这个事情要从我和陆小羽谈恋爱说起,当时毕业的时候你们都选择留在郑州或回老家所在的城市。我因为过于自负硬拽着任天南和陆应飞来到了上海,刚开始找了一份一个月2000块的工作。由于初来乍到不知道上海的繁华和生活成本到底有多高,所以感觉2000块的工资也挺好了。以后努力工作,将来在这里买个房子,娶妻生子,扎根大上海。可是生活可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顺利。七年前的一天我和任天南,陆应飞一起聚餐,陆应飞告诉我们说她妹妹毕业了,也想过来上海找工作,我们都说那就来呗。后来他妹妹真的就过来了,叫陆小羽,也就是我老婆。当时见过几次面后,我们两个就好上了,他哥刚开始很反对,甚至还要和我翻脸。但是这种事情他越是阻拦越不行。再后来我跟小羽直接就住一起了,他哥看实在没办法,也就默许了。但是我感觉他对我也没有原来哥们儿那会儿的感情好了。我跟他说话他也是爱答不理的,不过后来我也慢慢适应了。”
“啊,还有这事啊?小羽原来是陆应飞的妹妹!”吴非指了指张莫,“你真行!”
张莫继续说道:“我跟小羽住一起第二年,也就是我们毕业后的第五年,小羽怀孕了。我们也相互见了双方的父母。小羽老家和艳玉老家一样,都是湖南的,只是艳玉家是长沙的,城市人。而小羽家是湘西沅陵射星村的,农村人。小羽他父母倒是没说什么,可能觉得他们自己家里条件也不好吧。再后来我们就结婚了,婚礼是在上海一个酒店里办的。我们班除了任天南,陆应飞外就只通知了你一个,但是你那个时候刚好在国外出差也没来。
后来又去了小羽老家办了一次。小羽他妈妈说他们那里闺女出嫁要全村人送行才可以,没办法就只能听他妈妈的安排。小羽的父亲是汉族,母亲是苗族,关键是结婚的头天晚上,他们全家在那里哭了大半夜,搞的我也没办法睡觉。第二天更好,全村里的人过来道喜,见一个哭一个,这一天下来把人嗓子都哭哑了。好不容易挨到晚上,陆应飞又非要和我喝酒,他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他们家条件不好,好不容易供出来两个大学生,希望能够出来多长长见识,混出点名堂。可是妹妹刚入社会就被我给拐跑了,最主要的是他觉得我太一般了,除了长的像个白面书生外,背景一般,家庭一般,资质也一般。他觉得我不爱说话,将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出息,想在上海给他妹安个家,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这话我当时觉得很刺耳,凭什么就觉得我不行,买不起房。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打开手机就查了一下上海的房价,看一下外环以内的房子。不过一看我也是心凉了一截,太贵了,外环以内均价根本没有低于5万的,我当时工资才6千多,想买个房子要不吃不喝70年。所以也难怪陆应飞老是那样说,本来他想让他妹妹能找一个有钱的或者上海当地的,可结果刚过来就被我给领走了。”说着张莫苦笑了一声。
“然后呢?”吴非追问道。
“在小羽家办完婚礼后,我在他们村上住了几天,看了看他们那里的风景。湖光山色,天高风清,虽说村子有点破,但是外面的风景真的是美不胜收。那两天也听了不少当地的人土风情和传奇故事,其中有一个故事讲的是当时解放沅陵的时候,一队解放军战士…”
“你别讲这些没用的,拣重点。”吴非打断了张莫的话。
“好,我们回上海之后我就时不时的关注一下上海的房价。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有一套二手房价格很低,是超级低那种。140平的房子总价只要100多万,并且还在中环边上。我将信将疑的打了个电话过去问,中介说这套房子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房子多少有点问题。我问是什么问题,他说你过来后我们再详谈吧。这套房子距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我就坐公交车过去找到了那个中介。他跟我说这套房子之所以卖这么便宜,是因为这个房子里失踪过一个人,大家都觉得房子不干净。所以卖不上价格,房东也是一降再降。现在这个房价基本上是周边的1/10,如果你要不信这个邪,那这房子就是千年难遇。我当时思索再三也觉得是千年难遇,这有可能是我唯一能在上海生活下去的机会。况且这房子位置好,空间大,还精装修的。于是我就让中介带我去看房。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个房子,中介告诉我说当时房东10岁的儿子就是在楼上和你现在住的那间挨边的那个房间里失踪的。我当时特意的看了看那间房子,看不出任何的问题。心里安慰自己说造成失踪的原因可能很多,有可能是他们得罪谁了,让人给绑走了也说不定。我们可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可能相信这种事呢。于是我给中介说那样吧我回去和我老婆商量一下给你回复。中介一看我在犹豫,就说道你要赶紧考虑,现在这个价格每天都有大批的人过来看房。回去后我就和小羽把事情说了一遍,没有隐瞒任何细节。小羽一听也是非常心动,她说听我的决定。于是我们找中介就交了首付,办理了贷款。每个月月供4000多点,我们两个人工资加起来一个月一万二左右,除了月供还能剩下不少,于是又东拼西凑付了个首付买了辆车。不过房贷加车贷就有点吃不消了,时不时还要向同学借点钱,当时也找你借过两次不是。只是我们关系好,你也不问我干什么用。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看上去像是有钱人,实际上很穷了吧。”
“真的假的?好吧,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然后呢?”
“我们刚开始住进去的时候,我每天都非常小心,观察这个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后来慢慢地发现这房子没有任何异象,所以就慢慢地放下了心,还安慰自己说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真是好笑。不知不觉得过了半年,有一天陆应飞过来说他租的房子到期了。房东涨价,想换个房子,但是还没找到合适的,要在我们家住上几天。我跟他说这些房间你随便挑吧。他觉得我们一家住楼下,所以他就住楼上好了,刚好就挑到了那间屋子。我跟他说你要不换一间吧,可是他说:“你不是让我随便挑吗?”我又不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所以就没再说话。心想我们在这里住了半年了,也没发生任何奇怪现象,应该也没啥事。于是晚上他就住进了那个屋,我心里虽然有些说不出的别扭,不过也没太当回事。结果第二天叫他起床吃饭的时候却怎么也叫不应,我赶紧推门进去,一看房间里的床,被子,桌子,柜子都好好的放着,只是不见了陆应飞。我当时心里就是一惊,不会出事了吧。我就赶紧打陆应飞的电话,但是一直提示暂时无法接通,再后来就确定了陆应飞真的失踪了。并且是没有丝毫踪迹可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小羽的父母我们都没敢说实话,警察也把这里搜了个底朝天,把我们夫妻俩询问了无数次,但最终也没查出来点蛛丝马迹的。后来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那现在陆应飞呢,还没找到啊?难怪许久都联系不上他,原来失踪了啊,还发生在你这里,你张莫可真是个高手啊,隐藏了这么多惊天的秘密!”
“陆应飞失踪后没过多久,任天南说朋友在北京给他介绍了个工作,他就去了北京。其他一些同学来来回回到上海的后来也都走完了。目前同学在上海这边的只剩下我跟小羽两个人了。事情发生后我们又害怕又后悔,晚上还老做恶梦。后来我们决定搬出这个房子。就在这个时候杨艳玉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她被单位派到了上海,想和我见面聊聊。于是我就过去和她见了个面,她见我面容憔悴,魂不守舍就一直追问我怎么了,无奈之下我就把事情的经过和她讲了一下。她刚开始觉得也是非常蹊跷,不过她后来想了想说这会不会是中微子炫光效应?我马上追问她什么是中微子炫光效应。她说现在她正在研究中微子的各项规律和理论建模。简单的说就是中微子在受到特定空间和引力影响下,它们会大量聚集并触发时间引力,造成时空扭曲变形,从而让物体凭空消失。不过产生这种炫光效应的条件十分苛刻,她一直在研究,但目前还是没什么进展。她当时也是安慰我才这样讲的。”
说着张莫又点了一根烟,也给吴非点了一根。他深吸了一口接着说道:“后来我就坚信杨艳玉说的这种理论有可能是真的,但不管怎样肯定没有鬼的,我不能被这个给吓破了胆。于是我坚持还在这里住,还要亲自去那个房间住上一晚,并且装了一个摄像头,万一我要是也失踪了,好让他们看摄像头里的内容查找原因。于是当天晚上喝了点酒,壮了壮胆就准备上楼去,可是小羽死活不让我去。她说已经失去哥哥了,不能再失去我。我看了看他们娘俩,实在不忍心,特别我儿子才刚出生不到一年,最终我没有上去。哥们我可不是怂,主要是身上责任重大。”
吴非听着撇了撇嘴,然后吸了口烟,张莫继续说道:“我虽然自己没上去,但是我也做了一些实验,放了小狗,小猫到那间屋子,然后观察摄像头,但始终没有什么发现。慢慢地我就失去了耐心。后来偶然一次机会在一个灵异论坛里看到了一个帖子说朱砂,雄黄,藏香,桃木剑等可以辟邪。于是我就买了很多朱砂放到箱子里,还弄了两箱雄黄酒,和一些藏香,准备买桃木剑的时候突然想起你当时送了我一把弯刀,我就问了下论坛里的高手,他们说如果是至亲好友送的利器效果会比桃木剑更好,所以我才把你送我的弯刀悬在了门前,里面装上红外摄像头和开过光的镜子。这一住就又是三年多了,再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后来就想只要人不住那个房间就不会有事,于是我又按照论坛上说的把门的漆涂成了暗红色,也是为了辟邪。我后来打算再住上几年,等大家把这个事情给忘了我就把房子卖掉换一个。”
“那你的刀为什么要通到里面?”
“哦,刀的另一端是拴在了里面的一个箱子上的。上面有一个机关,一旦刀掉下来,我手机上会收到报警提示。另外这样也是为了观察里面的情况。”说着张莫拉起吴非的手说:“走,我们现在就上去看一下。”
吴非将信将疑地说:“去就去,谁怕谁!”
上到楼上张莫拿出钥匙打开了那扇门,开了灯。果然如张莫所说屋里摆了几个箱子,还有一股不知道什么的味道扑面而来。墙上一个红外摄像头,每个柜子上都摆了一面镜子,吴非所看到的红光就是其中一个箱子上的镜子反射的摄像头的光。吴非仔细地看了看屋里每个角落,好像也看不出什么,于是两个人就又关上门,把刀悬好。这个刀悬的位置十分特殊,是透过上面的装饰板悬在上面的,人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这里有刀悬着的。
“那就是说这么多年都是我在保护你们了?”俩人说着就又下了楼。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这把刀自从悬在这里后就从来没掉下过,直到你来的那天突然掉了下来。带动了里面的机关,我收到警报提示。刚开始我心里很慌,不知道这是好的预兆还是不祥的预兆。但是我后来想想至少是你让他有了反应,你肯定是一个不平常的人。”
“哦,我谢谢你哦,你可真够阴险的,拿我当实验品。怪不得那天对我那么热情,原来是选中我了。算了,我还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你别走呀,你看你在这里住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刀就掉了两次。你肯定不是一般人,这个天大的秘密可能只有你能解开。”
“我哪有那本事,你有老婆孩子要照顾,我也有,我女儿现在跟你儿子那个时候差不多,我也责任重大。不过你这么看得起我,我还是挺高兴的。”说着吴非就要去屋里收拾东西。张莫急忙上前拉住他:
“你别走呀,要不那样吧,你先搬到楼下,我们商量一下对策。”
“这怎么商量,你这朱砂雄黄都用上了,我能干啥?靠,你个沙漠不会是让我到里面住一晚吧,我可不干。”
“你不是号称吴天罡吗,怎么现在这么胆小?”
“谁说的,我吴天罡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会怕这种小事呢,主要是我不想参与你这破事,再说你根本没把我当兄弟。”
“真没有,我现在正式跟你道歉,只是你这次真的要帮帮我。我一直觉得对不住陆应飞,你要是能把他找回来,你也算是救人一命不是?”
“靠,你以为我是神仙啊?都过去几年了,我去哪儿救他?”
“我一直感觉他没死,肯定是被困在哪里了,只要我们能解开这个屋子的秘密,就能把他救回来。”
“呃,那行,我先暂时住下面,让我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张莫终于把吴非给暂时稳住了。 吴非晚饭后躺在床上在想为什么自己能引起这把刀的反应,难道是因为自己之前是它的主人?不过买完就送给了张莫,它也没在自己这里呆多久啊!他苦思冥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第二天他打电话给了杨艳玉,约了个时间和地点,过去见了一面,杨艳玉今天一身职业套装,显得格外干练。他们在闲来咖啡馆坐下,叫了两杯咖啡。吴非开门见山地就问道:“艳玉,有件事情你一定要跟我讲实话!”
“什么事?你说。”
“张莫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你不都在人家里住了一周了吗,还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
“他老是不跟我讲实话。”
“那我就更不好说了,他不说实话,可能他不想让你知道吧。我要是说了,不是让人生气吗?”
“你到底跟谁一伙?一点都不像是我**出来的女人。”
“你给我滚,谁是你**出来的?”
“那你老实说,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个关系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和我有关系吗?”
“和你有关系,就是他们家那座房子。”
“哦,这件事情啊,我听他说过,他也给你说了?”
“说了,并且这件事情好像还和我有关系,我这两天感觉有点精神恍惚,心里发毛。”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就是住了几天吗?”
“对,我是住了几天,可是他那间屋子好像对我有感应,说不出是什么感应。对了,我在那里做过两次相同的梦。梦见自己在一片荒凉的空间里,天气阴沉,分不清方向,一个人也看不见。刚开始我觉得可能是自己由于工作原因找不到方向,但是我现在觉得应该不是,而是那个房间给我的感应。”吴非喝了口咖啡接着说:“你是不是给沙漠说过一个叫什么理论的?”
“哦,是中微子炫光效应,中微子本身是不带电的超小粒子,速度极快,可达到光速。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譬如在强磁场中和强引力场中或有条件的多维空间里,会使得中微子大量聚集并触发时间引力,从而造成所处时空扭曲,而使得空间里的物体消失。”
“物体消失,那这些物体会去哪里了呢?”
“不知道,可能当时就已经烟消云散了,也有可能是被传送到了其它地方。”
“呵呵,你们这些所谓的科学家到底是唯心主义还是唯物主义?研究遇阻时就来了老一套的时空穿梭。”
“那你爱信不信,反正这件事和我也没太大的关系。再说你不是还说你跟那屋子有心灵感应吗,说不定过两天你再做几个梦就找到答案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杨艳玉接着说:“我们这里的科学研究从来不排除牛鬼蛇神。”
“什么?”吴非以为自己听错了,堂堂的天文研究台怎么可能会搞封建迷信?
“你别太吃惊,因为物质世界是相对的,你看到的世界觉得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但其实也有可能是你想象出来的,你梦中看见的东西觉得是想象出来的,但也有可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吴非点点头,又马上摇摇头,感觉好像听懂了一点,又好像啥也没懂。
“我给你透露个秘密,是我们研究所的秘密,你一定要帮我保守,我才会告诉你。”
“你说,你说,我一定保守秘密!”
“我们研究所里有一个部门是专门研究世界各地灵异现象的,还有专门研究风水,八卦,各种宗教的。不过他们是比较隐秘的,我们平时是见不到的,除非有特殊情况,他们才偶尔出现。当然我做为我们党忠诚的接班人,无产主义信奉者是不会相信鬼神之类的说法的。”
“行了吧你。嗯,要不你让你们所里派几个人过去这个房子研究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世纪大发现呢。”
“我们早都去过了,张莫他舅哥出事后我们就去了,但是也一样没有发现。”
吴非晚上在外面吃了点饭,回家后直接就进了屋子,张莫叫他也不理,张莫苦笑着摇了摇头。
《为了别人片刻的称赞和羡慕的眼光,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