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行三人来到正厅时, 餐桌上摆满了佳肴,却不见小厨娘的影子,萧宗洲便打发了人, 去把杜若请过来。

厨房里,杜若正把最后一道汤盛出。

这汤自然也是猪肉做的, 是前世福建地区的传统名吃——福鼎肉片。

制作这道菜的关键一是猪后腿的瘦肉,二是淀粉。

大兴朝对于农作物的深加工很少, 红薯、木薯更是没影, 淀粉自然是没有的。

做这道菜的淀粉是她偷偷从洋房偷渡出来的, 她的厨房里也只有一点儿淀粉了, 以后要是想做淀粉类食物的话,她还得把红薯木薯土豆等作物种下去。

但她目前的顾虑是,这些作物都是现代重要的粮食作物, 亩产很高,自家无权无势, 贸然种植的话, 万一被人知道, 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她不敢拿人心去赌。

再等等, 等大哥有了功名,这些便是杜家的青云路。

厨房众人并不知道短短时间她已经想了这么多, 只觉得小姑娘做的东西真是太香了, 比御厨之前做的还要香,真想尝一口啊。

几位御厨收起了轻视之心。

原以为小孩儿哗众取宠,现在却真真正正地打起了他们的脸, 心里突然涌出一股难眼的滋味儿。

难道真是他们的手艺不行了?

朱正荣是萧府的大师傅,也是宫里第一位被送给萧府的御厨。

他祖上也是御厨,这样的底蕴足以让他自命不凡, 就算被送出宫外,他也看不上民间那些个腌臜食材和烹饪技巧。

萧大人特别喜欢一道府外的食物——碳烤豚肉。

他作为大厨,自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主人家喜欢吃什么,忌讳什么,他了解得一清二楚。

可为何厨房没有准备豚肉,说到底是他不愿用那样的食材罢了。

人有等级之分,他眼里的食材也分了等级。

但就是在他眼里最低级的腌臜食材,却做出了这般香浓的味道,朱正荣的信念在慢慢崩塌。

他不由得靠近了杜若的灶台。

杜若察觉到有

人靠近,一抬头就看到张白胖的脸,惊的后退了两步。

本着与人为善的处事之道,平复心情后,她带着笑容询问:“大师傅,你有什么事儿吗?”

朱正荣脸色有点不自然,指了指碗里的汤,“这是豚肉做的?”

杜若点点头,“是啊,这道汤名叫做福鼎肉片。萧老头儿叫我去正厅了,大师傅,锅里还有一点汤,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尝尝。”

她说完话就急急忙忙出了厨房,没有发现她离开之后,自视甚高的御厨们把她用过的灶台齐齐围住了。

——

“杜丫头,快来,你快给我介绍介绍,这都是什么菜?有你之前说的那什么佛,佛出墙吗?”

杜若黑线,无奈纠正:“是佛跳墙,不是佛出墙。”

萧宗洲笑呵呵的,也没在意自己说错话,“是是是,小丫头,坐下一起吃点?”

她,应该不吃吧?老爷子的心又提了起来。

杜若看见他小心翼翼的眼神,都要被他气笑了。好歹也是当朝太傅,至于对吃食这般执着吗?

若不是看到他府里华丽的装饰,她都以为他是个吃不饱的穷鬼。

“我今早吃了油条,挺饱的,您吃您吃,别客气。”

“我说,可以开动了吗?”杨沛口水都要包不住了,这两人还在磨磨唧唧的寒暄。

萧宗洲听见她的回答,心里顿时一松,也不在乎这小子的礼数,拿起筷子就往中间那盆香喷喷的菜夹去。

这菜看着清淡,可味道却十足的刺激。

“嘶,好辣!”

萧宗洲一时不察被呛到了。

杜若赶紧给他倒了杯水,还帮着拍了拍他的背,给他顺顺气儿。

“您着什么急啊,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萧宗洲的眼神直往桌上的小胖墩身上飘,杜若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意思,哭笑不得,这老头真是有趣得紧。

等这个岔子过去后,杜若这才开始介绍起了桌面上的菜肴。

“这餐共一主食,五荤两素。主食是蟹黄汤包,用的是五月的母蟹……”

杨沛几人边吃边听她

说,悦耳的声音总能让人心情愉悦,连带着胃口也增加了几分。

“蟹?是河里背着壳的东西吗?”

杜若看了杨沛一眼,“是的,世人皆嫌弃它无肉腥臊,其实它同之前出现的虾怪一样,是一种极致鲜美的东西,当然,味道与料理方式息息相关。”

辛淮轻轻吮吸了一口汤汁,实在不能想象这般鲜美滋味的东西居然是蟹做出来的。

看来以貌取人,哦不,取物,要不得,要不得。

“这道菜叫做四喜丸子,主料为豚肉……”

话还没说完,桌上三人,其中两人停下了筷子,面上的表情不算太好,只有萧宗洲不介意,一口口吃得香。

辛淮表面的淡定破裂,失声道:“豚肉?!”

“你怎么能用豚肉做菜?”杨沛提起了声音质问道。

“怎么不能了?”杜若心中也提起了气儿,这世道,人分等级也就算了,食材还分高低贵贱,猪肉怎么了?猪肉在现代可是最主要的肉类!

只不过大兴朝的猪在喂养的时候没有去势,带着一股腥臊罢了。

为了掩盖这个味道,她已用料酒、姜汁进行掩盖,她能保证,猪肉经由她处理过后,根本就没什么怪味了。

再加上烹制时,她还放了葱、香油等调料,做出来的四喜丸子香气逼人,有点异味算她输!

杨沛没想到这小摊主的脾气这么大,直接和他对上了。

杨小少爷受人奉承惯了,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当即就要发作,萧宗洲见情况不对,瞪了这个小少爷一眼,冷着声音道:“世允,你的规矩呢?”

杨沛被一盆水泼下,冷了个彻底。

见先生真的生气了,他惴惴道:“先生,我错了。”

“我之前是怎么教你的?你都没有亲自尝过豚肉,怎么知道它不好吃?况且,豚肉只是有点异味,无刺无毒,怎么不能作为烹饪的食材?”

杨沛哑口无言。

萧宗洲看着这两个小少年,未来大兴朝的中流砥柱,长叹一口气,“世允、明熠,我朝老百姓可都是以豚肉为食啊。”

何不食肉糜,不该出

现在未来的掌权者身上。

这话重若千金,杨沛与辛淮起身,朝萧宗洲微微躬身,“先生,学生知错了。”

萧宗洲摆摆手,“你们无需向我道歉。”

二人又朝杜若拱拱手,“杜姑娘……”

杜若连忙止住了两人的话头,“我也有错,语气重了点儿。你们坐下吧,坐下尝尝豚肉是个什么味儿。”

这两人一看行头就知道非富即可,她一介民女,怎么敢让他们道歉!

不过她心中的郁气到底消了点,她跟他们气什么呢?她的灵魂生长在一个自由平等的国家,而这两位世家子弟,身为统治阶级,对事物的判断自然不一样。

等尝过了猪肉所做的美味,杨沛二人是彻底服气了。

豚肉确实好吃,入口即化,肥而不腻。

尤其是那一道福鼎肉片,松而韧,香而鲜,又带着淡淡的辛辣,配着薤,口感十分独特。

三人把食物一扫而空。

萧宗洲吃得满意,十分爽快地付了一百两报酬,杨沛与辛淮也大方地付了她小费。

这顿饭共让她收入一百六十两!

就算受了点气,那也是值了!

“杜丫头,你手艺这般好,开间酒楼也使得,怎么就想不开要开什么花草店?”

说起自己喜欢的东西,杜若喜笑颜开道:“老爷子,我就喜欢花草,看着它们努力生长开花,我就高兴。”

“是了,千金难买我高兴。有些人临老,还没你一个小姑娘看得透彻。你是打算开在青云坊?”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四千+,总觉得我无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