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龙虾所引起的风暴不过在京都持续了十几日, 因为京城百姓战斗力惊人,小龙虾的繁殖速度跟不上被吃的速度……

古代现代的命运殊途同归,啧, 真惨。

杜若感叹了一句后就兴致勃勃地数起了银子。

小龙虾的价格不算便宜,摆摊十多天, 仅凭小龙虾就卖了一百多两银子。

柳菁表姐几人为了小摊子早出晚归,杜若没有亏待他们, 除了正常发工钱外, 每人还奖励了十两银子。

她这大手笔可把几人惊得不轻。

柳菁直接干脆地摇摇头, “若若, 这银子我不能要,你给的工钱已经够多了。”

这话不假,杜若跟他们约定的工钱是每月一两银子, 又因卖小龙虾那些天特别忙,她又额外给了加倍的奖金, 这样一来, 柳菁、何秋娘与赵大健到手差不多二两银子。

二两银子, 一斤精米八文钱, 几乎是八口之家一个多月的嚼用。

三人都是半大的孩子,手里捧着二两银子已经够抖的了, 现在又要给他们十两, 心中实在不安呐。

杜若见他们铁了心要拒绝,便也没再坚持,不过也打定了主意, 先把这些钱存着,等年底的时候当奖金福利再发出去。

——

柳二娘的月子很快就过去了,柳姜氏把她照顾得很好, 整个人都圆润了不少。

连带着小汤圆也是白白胖胖的一小团儿。

杜若每天的就爱蹭小汤圆,小家伙哼哼唧唧,浑身的奶香,小手格外有劲,抓住了她的手不放开,直往嘴里送。

杜河的身体也已经大好,现在可以每天杵这拐杖往外跑。

柳姜氏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余,是时候该回去了。

“外婆,你一直留在这里不行吗?”杜若不舍地抱着外婆的胳膊,这些日子下来,老人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她一直记在心里,感情越发浓厚。

听到她孩子气的话,柳姜氏摸了摸外孙女的头,好笑道:“你说呢?”

杜若在

她怀里蹭了蹭,瘪着嘴说:“我觉着可行。”

柳姜氏到底还是走了,柳菁跟着回了一趟家,说起来,她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

即使再爽利的小姑娘也有想家的时候,杜若大方地给她放了两天假。

小摊子再次休息,顾客越来越有习惯的趋势。

不过杜若还是一如既往地忙碌。

赏赐地那边她已经雇了不少村民去整理,平时要盯着进度,给他们发工钱啥的。

家里也有挺多活儿要干。

之前撒在篱笆脚下的西红柿种子经过月余时间的生长,现在长得挺高了,杜若不打算给它们搭架子,直接将其牵引上篱笆。

同期种下的菠菜、苋菜和空心菜因为地里肥力足,再过两天就能摘来吃,倒是芥蓝长得比较慢,其实它的种植时间最好在八月中,三个月左右就可采摘。

杜若育苗育得晚,三月份气温较低,生长缓慢,也就是过了四月后才开始疯长。

估摸着六月中左右才能长好。

与之相比,黄瓜和西瓜就长得快些,黄瓜苗已有她小腿高,顶部长出了须子,这就意味着她该给它搭架子了。

西瓜不似黄瓜那么麻烦,伏地生长慢慢往外铺展。

搭架子这事儿有何秋娘帮忙,两人弄了两天就弄好了。

杜若对这个菜园子很上心,因此苗苗们都长得不错,清翠欲滴,瞧着比旁人的菜园都要精神。

何秋娘看着一个也不认识的青菜默默地闭了嘴。

——

手中有了闲钱,杜若就琢磨着做点投资,毕竟钱才能生钱。

这事儿她自个儿琢磨了好些天,也没琢磨出什么来。

她前世不缺钱,一直被外公娇养着长大,外公去世后留给她的遗产够她挥霍两辈子的。

因此大学毕业之后她就一头扎进了花卉园艺这个坑里,跟别的行业接触得不多。

想了想,她抬脚去了隔壁。

祁无咎现在还呆在村里,祁峰夫妻俩倒是带着祁长风回了京都。

这让杜若感到有些纳闷

,祁无咎从小就是个天才,年纪小小,学问却在自家大哥之上,听说明年也要下场了。

这时候他应该在书院里好好读书,为何一直没有要走的迹象?她实在想不通。

院门高大,杜若还怕里面的人听不到她的敲门声,却没想到她敲门刚过一会儿,大门就被打开了。

“额,怎么是你来开门?”

祁无咎看了她一眼,转身往里面走去,杜若快步跟上。

塘里粉荷开得热闹,枝头耸立。有的欲语还休躲在宽大的荷叶后头,别有一番滋味儿。

突然,她目光一凝,然后就走不动道儿了。

祁无咎觉察到身后没了动静,疑惑地停下来。

“祁无咎,你家的文君佛尘太美了。”

祁无咎默默地看了一眼拉住自己衣角的爪子,扯了两下没扯动,无奈随她牵着。

“初发芙蓉,含苞欲放,文君拂尘气质高雅,温婉出尘,花型飘逸,甚是难得……”

文君佛尘是一种睡莲,花色为绿,难养,病虫害尤为严重,现代少见。因而也不怪乎杜若这般失神。

她的花园里也有一汪池塘,里头却是常见的荷花品种,乍一看到这样特别的睡莲,可不就失了心神。

对于爱花的人来说,总觉得自家的花园永远少了一种花,就如爱美的人总觉得自己少了那么一支口红。

“你,来看花的?”他倒是不知道她这般爱花。

杜若摇摇头,“我有别的事情找你。”

两人来到亭子坐下,她这才开口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你聪明,又久居京都,快帮我想想。”

祁无咎忍不住探究地看着她,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杜若看见他的眼神,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气氛一度陷入凝滞,杜若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

“你别这样看我,祁无咎。”

她干脆伸出手去遮住了他那双锐眼。

过了半分钟,祁无咎才把她的手拿下来。

“这是杜叔叔的意思?”

杜若忙不迭地

点头,心下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他是怎么长的,一双眼睛似乎要把她给看透,真是,真是妖孽。

“买田地铺子最为稳妥。”祁无咎给出了建议,他了解杜家人,善良老实,哦,除了眼前这人外。

杜若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

古往今来,房产都是老百姓的安身立命之本,尤其是京都的房子,只要以后不出现祸乱,升值是必然的。

铺子买来也不需要自己亲自打理,到时候租出去,每年的收益不会少,简直是一劳永逸。

杜若未消的婴儿肥随着她的笑颤颤,拍了拍他的肩膀赞道:“谢啦。”

说完就欢快地跑走了。

祁无咎看着远去的背影,嘴角微翘。

变就变吧,和以前一样是个小傻子。

——

买铺子是添置家业,加之杜若还想买房,因此事情需要大家一起商量后才能做出决定。

在此之前,她要先去庄子那边看看。

她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请的都是山原村的村民,不拘男女,干活利索的都能来。

现在是农闲,不少人来她这儿领了活计。

“赵大哥,你在这儿停车就好。”赵大健现在已经成了她专属的车夫,她,实现了交通自由!

百亩之地,要想整理好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尤其是古代农业工具落后,全靠人力。

这么些天下来也只整理出了十几亩。

被杂草覆盖的土壤露出表面,黝黑而松软,杜若耐不住喜意,这可都是上好的良田!

“若若怎么过来了?”

自圣旨一事后,村民们就不把她当做小孩了。

“胖婶儿,我来给你们送水。”

弯腰除草的大叔直起身子,笑声如钟,“还是若若讲究。”

可不是嘛,这时候的百姓过得糙,渴了捧起河里的水就喝,而杜若这小姑娘不同,水要煮沸,还要往里面加蜂蜜加果子,酸酸甜甜怪好喝的。

蜂蜜价格昂贵,也就是杜家现在家底丰厚,有钱给她霍霍。

对于这样的打趣,杜若脆

生生开了口:“江大叔,您的水没有了。”

江大叔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忙道:“别啊若若,大叔知道错了。”

众人哄笑。

“叔叔婶子们,快来歇会儿。”

众人已由不习惯到熟门熟路,树荫遮住火热的太阳,喝上一口沁凉的酸甜水儿,暑气顿时消散。

微风送来清凉,杜若像只小蜜蜂似的,钻在人群中帮忙倒水。

“若若别忙了,你也坐会儿,瞧这小脸红的。”

杜若从善如流在赵婶子身旁坐下。

“若若,这地你打算种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久等了抱歉哈~

感谢在2021-01-28 23:23:31~2021-01-31 04:40: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tar°时光 25瓶;霓裳飞舞 3瓶;遥远的时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