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京中商人嗅觉敏锐, 在小龙虾出现的第三天就成功掺了一脚。

上至酒楼,下至小馆小摊,煎炸烹炒, 齐齐开花。

这可乐坏了有点闲钱的百姓们,几乎一睁眼, 便迎来了饕餮盛宴。

这几日,京城上空都弥漫着小龙虾的香。

不少世家贵族拜倒在小龙虾的鲜美滋味下。

出现这么多同行, 却没有影响到杜若小摊子的生意, 还是和往常一样, 日日火爆。

百姓之间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问鳌虾滋味谁最好, 当看青阳杜小小。

这杜小小便是顾客对杜若的称呼。

其实她已有几天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了,无他,她要做小龙虾呀。

涉及到秘方, 只能是在家做好之后由赵大健用牛车搬去京城售卖,虽然麻烦了点, 但胜在安全。

但是最近这些日子完全是背离了她的期望, 在她的想象中, 自己应该是种点菜、养养花, 偶尔做做美食,安逸悠然。

而不是像现在, 被困在厨房里, 手臂酸痛,头昏脑涨。

当初因为缺钱而勃发的奋斗意识被昨天接到的圣旨一下灭了个干净。

黄金白两,她有钱!圣旨, 狐假虎威,四舍五入她有靠山!

有钱有权(bushi),那她还奋斗个什么劲儿?

躺赢啊。

要不是还记得外公之前的叮嘱, 做事要有始有终,她估计得撂挑子不干,一头扎进那赏赐的百亩田中了。

话说,这几日忙碌,杜若还没去那田里看看呢。

很快,她就迎来了这个机会。

摆席不是乱摆的,得选个黄道吉日。

柳姜氏为此与柳大娘跑了一趟护国寺,请寺里的大师算了又算,终于定下了摆席日子。

而杜若作为这场宴席的主要人物,自然不能一直呆在厨房里做小龙虾。

于是她终于迎来了假期!顺带着柳菁几人也一同放了假。

小摊子的忠实客户顿时感受到了晴天霹雳。

卤味好吃,虾怪好吃,一天三顿,天

天吃也吃不腻。

可是,店家竟不摆摊!那他们吃什么?

吃惯了小老板的东西,再吃别的总觉得少那么一点味儿。

不管他们怎么鬼哭狼嚎,杜若的心情可美妙得很。宴席这天,菜品不用她操心,由外婆掌勺,妥妥的。迎来送往有爹娘,办事的有舅舅舅妈和各位婶子,她只管开心就行。

宴席过半,杜若填饱了肚子后就想着去田里看看。

几个年轻人在家也没什么事,兴致勃勃地表示也想随行。

这可是御赐的田地,沾沾喜气也好哇。

江侃摇了摇扇子,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坐我马车去吧。”

杜辞起身,“无咎,一起?”

“嗯。”

一行人往外而去。

江侃的马车宽敞,完全能装得下这么多人。

“秋娘,进来坐啊。”杜若招呼。

何秋娘笑着摇摇头,“我带冬儿坐外头就行。”小姐为人良善,可她也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

见杜若还想说什么,她抢先开口道:“冬儿也想看看外面的景色。”

何冬儿没拆姐姐的台子,点点头,有些害羞地说:“小姐,冬儿想看风景。”

经过这些日子静养,他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一直想出去看看,可姐姐每天都忙,他只好乖乖呆在房间里,不给大家添乱。

小姐是他见过最好的人,杜叔叔和柳婶婶也很好,大家都很好很好,他以后一定要努力干活,长长久久地留在杜家!

杜若闻言也没强求,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要是冷了就进来。”

何冬儿眼睛亮亮的,“嗯!”

杜若转身坐好,却被小胖墩挨挨挤挤,险些坐不稳。

毛绒绒的脑袋直往她身上挤,小手想把她的手举起来。

杜若以为长风是想跟她玩儿,暗暗使了劲儿,小团子顿时涨红了脸,圆溜溜的眼睛泛上了一层水润,委屈巴巴道:“姐,姐姐,摸摸。”

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子见她摸了冬儿的脑袋后吃醋了。

杜若眉眼弯弯,在

他毛茸茸的脑袋上摸了几把,把肉乎乎的小童rua得眉开眼笑,清脆的笑声撒了一路。

四月,春天中的春天。

道路两旁的稻苗儿从水中羞答答地探出了头,树木抽新芽,野花悄然盛开,偶有几只彩蝶在花丛中飞舞,一派春景风光。

出来不过一会儿,杜若只觉得心胸舒阔,神清气爽。

皇帝赏赐的田地在山原村附近,原本是一位大臣的庄子,奈何犯了事儿,被抄家流放,地就这样被闲置了下来。

现在庄子带着地倒是都便宜了她。

大臣的庄子不由佃户耕种,因此他被流放之后,仆人被连坐,无人打理,百亩之地空旷,杂草丛生。

因着此时春日,野草蓬勃,看着并不荒凉。

几人站在田埂边上,久久无言。

过了半响,杜辞揉了揉妹妹的头发,笑道:“这么一大片田地,若若有什么想法吗?”

谁都不相信女孩会喜欢种地,大家都默认为她会将这地交由父母打理,毕竟她厨艺突出,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便是吃的这碗饭。

可杜若的回答却让众人大跌眼镜。

“当然,我要把这百亩田地打造成大兴朝最漂亮的花园!”

女孩的眼睛里有这纯粹的热爱,任人一看皆为之动容。

柳菁伸出手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想法真棒!”

江侃莞尔,开口问道:“若若,你的花园里有假山绿荷吗?”

“不是不可以。”

众人见状,纷纷表达了自己的小要求。

柳菁喜欢钱,想要有个景儿是关于钱的,杜若好笑,心里记着未来要把许愿池安排上。

姐姐杜音为月季所迷,那便造个月季园。

何冬儿、祁长风爱玩,游乐设施不能少。

大哥喜静,她就为他建个书亭。

杜若看向还未出声的那人,“祁无咎,你喜欢练字对不对?我给你挖个洗墨池好不好?”

软软娇俏的声音怎能令人拒绝,祁无咎一本正经地颔首,嘴角向上翘了几分。

热热闹闹,众人围着田地走了一会儿,在高耸的野草

丛深处,一座大宅出现在大家眼帘。

这便是那位大臣花了重金修缮的宅院。

朱红色的大门上落了一层灰,推开门走进去,地上落满枯枝败叶,屋顶结着白色的蜘蛛网。

但到底底蕴在那儿,这败落有败落的美。

比如,生命力极强的爬山虎攀满了院墙,须头耸立,不断向上攀附。与无人浇水而枯干的桃树形成了鲜明对比。

大概逛了逛这处宅院。

宅院背靠大山,占地约有五亩,前庭后院,三进三出,房屋设计极为合理。

最让杜若惊喜的是,山脚下有一处泉眼,近之温热,泉涌气涌,竟是一泓温泉!

杜辞点了点小妹的额头,“气运通天。”

杜若只管嘿嘿嘿傻笑。

——

杜家真真连摆了七天宴席,山原村村民全都来沾喜气儿,就连外村人,只要与杜家沾点关系的都来了。

当然,自是不会空手而来。

杜河也不恼,每天笑呵呵地招待客人,心情舒畅极了。

他的腿好了很多,现在只需杵拐便能自如行走。

再休养半月左右,估计就能好全。只是外伤易治,内伤难养,他还是不能过于操劳。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与柳二娘发生冲突的翠花也来了。

一起来的还有她那憨厚的丈夫赵顺子,左手提油纸包,右手抓着大肥鸡。

一进门啥也没说,直直地冲着柳二娘鞠了个躬。

“柳妹子,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

柳二娘避之不及,硬生生受了这一拜。

回过神后,脸色淡淡:“心意领了,东西你拿回去。”

翠花眼巴巴,妄图祈求原谅。

赵李氏与胖婶等人看不过去,直接开怼。

“张翠花,你差不多行了,摆柔弱之态给谁看?当初二娘在河边浣洗衣裳,你故意泼她水,又言语挑拨,最后竟将她推到在地,你要是觉得错了,为何不早来道歉,偏偏选在这时候?”

“左右不过是见杜家接了圣旨,害怕秋后算账罢了。”

……

被当众揭底,张翠花脸色涨紫,心中

难堪。而自己的丈夫就站在身后,半响闷不出一个屁来,她更是胸闷气短,不知该如何收场。

柳二娘气已消,如今这般只希望她能改过自新,碎嘴的毛病要不得。

叹了口气,没说原不原谅,只道:“你回去吧,以后莫要再犯。”

两家嫌隙,终不是一条道上的,何必往来。

——

杜若结结实实休息了几天,再此期间也不全是闲着,除了教表姐制作小龙虾之外,剩余时间她全花在了花园的设计之上了。

只是田地上的杂草未除,她对那块地不甚熟悉,目前设计浮于表面,几乎是废纸一张。

她有些郁闷,计划着是不是招几个村民去帮她除草,她也好早早开工建造。

花园不是一朝一夕能造出来的,时间格外珍贵。

窗外绿荫让她心情好了不少,篱笆脚下的月季长得飞快,这两款月季直立性强,几乎不用人为牵引也能高耸挺立。

前些日子冒发的笋已经长高,顶端结了个好几个小鼓,花苞开始孕育。

辣椒苗比月季开花更早,它能一边生长一边结果子。

杜若急着要辣椒,因此并不摘花和打顶,让它顺应自然天性,早日结果。

后院种植的蔬菜也长得旺盛,西瓜和黄瓜苗长出了真叶,再过几日便可移植。

爱种植的人只怕地不够,杜家的地被她用尽后,她不得不往外扩展。

小河岸边空地宽敞,她利用零碎的时间除了草,沿着河岸挖了一个个坑。

种下一排向日葵,现在长有两指高,两个月后明黄色的大花将盛放于河岸。

向阳而生,杜若喜欢向日葵。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的更新时间也在这时候,晚上十一点左右

大家晚安!

感谢在2021-01-27 23:29:58~2021-01-28 23:23: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玉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目目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

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