饼夹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天摆摊的东西都在管理处,今日进京只需把卤好的食材带过去就成。

村里有来往于京城的牛车,杜若和何秋娘正好赶上了第一趟。

上面已经有不少的村民,见她俩气喘吁吁地抬着个木盆,都挺乐意帮帮忙。

牛车满,年轻健壮的牛儿便拉着一车人往京城去。

杜若现在可是山原村顶有出息的小孩儿,村民们纷纷与之打招呼。

“若若,这么早是赶着摆摊去?”

杜若落落大方地点点头,“是哩,叔,你上工去?”

另一大婶则对何秋娘感到好奇。

杜若搬出了与长辈们商量好的借口来应付道:“这是我爹那边的远房亲戚,家里遭了灾。”

揭人伤疤的事儿不能干,杜若都这么说了,车上的人也不便再打听下去,这小姑娘看着瘦瘦弱弱,想必一路上吃了不少苦,他们又何必掀起旧事惹人伤心?

话题转移到村里头家长里短的事儿,杜若二人放下心,好奇地听着婶子们说事儿,也没乱插话,乖乖巧巧的模样挺招人稀罕。

早市刚开始,坊内的人潮不多。

杜若打算先摆摊,等结束之后再前往衙门立契。

带着何秋娘往自己的摊位上走,远远就瞧见那儿聚了不少人,正热火朝天地谈论些什么。

杜若心思复杂,想必是昨天萧老餮搞的那出引起了大家对卤味的好奇,她对此早有应对,带来的卤味翻了一倍,今日摊子的生意必定不会差。

可又想到那萧老餮竟拿那黑乎乎的石头骗人,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昨天在场的众人都认识萧老餮,不知道她等下能不能打听到他府上的地址?

杜若暗暗思索着这个可能性。

“小老板来了!”

不知谁那么眼尖认出了杜若,一群人竟气势汹汹地往前走了几步。

何秋娘被这突如其来的人群吓到,但还是大着胆子挡在杜若面前,颤着声音问:“你,你们要做什么?”

那带头的大汉一愣,挠挠头说:“昨儿听说萧老餮对小老板的卤味甚是满意,今日大家伙特地过来尝尝。”

杜若拍了拍何秋娘的肩膀,示意她不用那么紧张。

之后朝客人们开口道:“劳烦各位再等一会儿,我去管理处把工具拿出来后即可开张。”

她让何秋娘看着东西,自己小跑过去领东西。

得亏她来得够早,排队领家伙什的人并不多。

没一会儿,小摊子便顺利开了张。

“这个看起来不错。”

“大肠闻着挺香,小老板,作价几何?”

“猪肚也能吃?”

……

挤挤攘攘一窝蜂地将小摊子围住,可把隔壁卖面饼的何氏羡慕得不行。

杜若不知道旁人做何感想,她只觉得自己的耳边仿佛一万只鸭子在嘎嘎叫,客人们嘴巴张张合合,她却无法听清大家都在说些什么。

忍无可忍,她扬着声音大声道:“大家排队!一个一个来。”

众人讪讪,秩序顿时为之井然。

客人们配合,杜若的效率提高了很多。

“大叔,这是半斤猪耳,您收好。”

“婶子,您要半斤大肠,半斤猪心是否?马上就好,您请稍等。”

……

杜若利落地给客人们切卤味,反倒是何秋娘有些手忙脚乱,她跟铜板和银子接触得不多,收钱找钱磕磕绊绊。

最后还是杜若察觉了她的窘境,二人互换了位置,她来收钱,何秋娘给客人们切肉。

何秋娘对切肉这个活计上手蛮快,肉切得又快又好,还得到了不少客人的称赞,小姑娘高兴得面上一直带着笑容。

两人忙了半个时辰,把这波客人高高兴兴地送走后才得以歇上一口气。

杜若让何秋娘切了一截儿小肠,用油纸包住,递给了旁边卖面饼的何婶子。

“婶子,这些送你尝尝,谢谢你昨儿告诉我物品存放处的事儿。”

何氏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就占人家姑娘的便宜,想要拒绝时,那肉的香味一直往她鼻子里钻,她只好厚颜收下,并送给两个小姑娘几个面饼。

“别客气,以后啊,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事儿尽管问我。”

杜若礼貌道谢。

今天她起晚了,早上就吃了一个水煮蛋,现在真饿了。

她咬了一口面饼,除了麦香之外,就只有一点点淡淡的咸味,面饼摊得有点老,更像肉夹馍的馍饼。

说到肉夹馍,她还真有点馋。

于是她把面饼从边缘切开一道口子,又把自家的卤肉切得碎碎的,塞到面饼里头。

递给何秋娘一个后,她便低头大快朵颐起来。

面饼沾满了肉汁,这么一混合,寡淡的面饼瞬间进阶,与记忆中的肉夹馍也不差什么了。

何秋娘从没吃过这样好吃的食物,一口又一口很珍惜地吃着,表情近乎虔诚。

旁边的何氏见状,学着杜若的动作也往面饼里头塞了点卤肉,试着咬了一口。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牙齿无意识地嚼了嚼。

!!!

这真是自家的饼?

怎么这么好吃?

其实她知道自己做的面饼味道寡淡,口感又硬/邦邦的,生意不好也不差,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做点其他的营生,可她除了做饼外就没别的手艺了。

抱着能赚一点是一点的想法,她日复一日地守着这个小摊子,竟没想到面饼还能夹肉吃!

怪不得老一辈的人都说年轻人脑子活,小姑娘真真有巧思!

三人抱着饼夹肉吃着香,对面摊子的小哥也馋了,正好自己摊子没什么顾客,小跑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想买点肉。”

又对何氏道:“婶子,给我两个饼。”

何秋娘不让杜若沾手,起身切了点肉给他,“承惠十二文。”

小哥掏钱付账,把两样东西带回摊子,学着她们刚才的模样做成饼夹肉,这一吃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嘴巴动得飞快,卤肉的肉汁沾到了嘴角也舍不得去擦了,只顾大口啃着面饼,眯着眼睛满意十足。

小哥隔壁也有摊主,见状也……馋是会传染的,小贩们一个传一个,还真帮杜若与何氏消耗了不少卤肉和面饼。

顾客们走进青阳街,往日热闹的吆喝声听不到了,摊主们各个拿着面饼啃得香,客人走近也不招呼……真是奇哉怪哉。

面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吃了?

顾客们一头雾水。

刚才何氏难得开了窍,跟杜若买了几斤卤肉,原本的面饼摊摇身一变成了饼夹肉摊,见客人们面带好奇,赶忙吆喝道:“卖饼夹肉咧,香喷喷的卤肉饼咧,快来瞧一瞧看一看啦。”

都说小摊小贩最是精明。既然街道上的摊主们人手一个面饼,那味道准错不了!

顾客都这么想着,纷纷往何氏的小摊面前走去。

“老板,给我来一个饼夹肉!”

“我也要一个,不,要两个。”

……

何氏瞬间忙得飞起,恨不得自己能有几只手,不过脸上的笑却是灿烂极了。

相比而言,杜若的卤味摊子就显得冷清许多。

何秋娘急得跺了跺脚,“小姐,你刚才为何把肉卖给何婶子?这明明,明明是你发明的吃食!”

杜若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水,招招手让她坐下,之后才开口道:“秋娘,你先别着急,咱们的卤肉卖给谁不是卖?何婶子的生意越好,对卤肉的需求量也会随之加大,咱们不也是能赚钱吗?”

“可是,可是万一何婶子明天就不用咱家的卤肉了呢?”

杜若依旧不着急,反而是问了她一个问题,“那你觉得咱家的卤肉味道如何?”

何秋娘不清楚她的用意,不过还是老实回答:“味道自然是顶好的,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

“那就是了,你说顾客们吃了何婶子的饼夹卤肉,还能吃得下味道比卤肉差的肉馅吗?”

何秋娘想想也是,顿时放心了不少。

可她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小姐纯善,低估了人心的恶。若何婶子用别的食材做馅儿,调低了价格,想来还是有不少顾客买帐的。

只希望何婶子能念着小姐的好,别做那些翻脸不认人的事。

卤味是新出现的吃食,原本大多数顾客敬谢不敏,现在有了何婶子的饼夹肉,顾客们对卤味的接受度一下子变高了许多。

很多人吃过饼夹肉后,觉得味道不错,转而来摊子称几两几斤卤味,很快今天的食材就卖得差不多了。

萧老餮便是这时候来的。

“小丫头,卤肉我全要了。”

正低头收拾摊子的杜若听到这个声音,立马抬起了头,眼睛里燃起熊熊火气。

“哟,老爷子这回可带了银子?”

萧宗洲一听,胡子都心虚地往下耷拉了几分,摸了摸鼻子道:“小姑娘,我这不是拿错荷包了么。”

话说着,摊开了手,里面赫然躺着一粒金馃子,“这粒金子算是老夫的道歉礼。”

杜若一听,原来这是一场乌龙,心头的气慢慢消散。

把之前这老头拿错的荷包交还给他,“老爷子,下次切不可这般粗心大意了。”

手却一点儿也没客气地收下了金子。

她的卤味不值那么多,可她现在也没那么多银子找给他,以后他来买卤味她不收钱就是了。

再说,昨天她因为这场乌龙心情很不愉快,收点利息怎么了?

萧宗洲又拿回了自己的宝贝石头,轻嘘了一口气。

“老爷子,卤肉卖完了,下次请早。”

杜若把桌子擦干净,准备收摊。

萧宗洲瞪着眼睛:“卖完了?小丫头可别骗我。”

“真没骗你。”杜若无奈,掀开了食材放置盆,里面除了光亮的油脂,一点渣都不剩了。

见老爷子是真心喜欢自家的卤味,她往何婶子的摊子一指:“那儿或许还剩一点。”

萧宗洲半信半疑地往人群中挤去。

杜若瞧见后摇了摇头,这真是大家口中那身居高位的国子监前祭酒?

——

把东西寄存到管理处,杜若与何秋娘来到了京城衙门。

衙门前有两尊石狮子,看着异常威严。

她来这儿只是办寻常事儿,不是打官司,因此是不用击鼓的。

跟守门的官差说清了来意后便被带着入内,里面会有专人负责处理她的事情。

常贵是办差的小吏,主要负责人口买卖、土地买卖等的立契事宜。

京中人口众多,事情自然而然也是繁多。

杜若和何秋娘两个半大的小姑娘前来办事儿,在他看来无非是在捣乱。

常贵眉毛一竖,把何秋娘吓得小腿肚直抖。

“小孩子家家的来衙门捣什么乱?”

杜若以前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面对区区一个办差小吏自然也不怵,掏出了昨晚她赶了一晚上的雇佣合同以及杜家的户籍等材料。

思路清晰地开了口:“官爷,我们不是来捣乱的,我们也是来办正经事的,劳烦您在这份合同上盖个章,备个案。”

边说话边偷偷塞给他一个小荷包。

大兴朝虽说吏治清明,可官员官差私底下收的孝敬也不少,只要不放在明面上,一切都好说。

常贵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会做事,挑了挑眉毛,这回说的话语气好了许多,“那什么合同,还有户籍拿来我检查一下。”

钱收了,事情得办妥。

他低头看起了这份与众不同的雇佣合同。

越是往下看,内心越是震惊。

有的规定严苛非常,但福利却很人性化,包括一季几身衣裳、年终奖、合同期限等,着实宽厚。

常贵检查完材料,朝二人问道:“你们是自愿签订的合同?”

“是的。”

“是,是自愿的。”

既然双方协商一致,常贵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利落地盖了章,做好了登记。

事情办好,两人走出府衙。

何秋娘轻抚快速跳动的心脏,悄悄同杜若说道:“小姐,原来官府的人也不像大家说的那么难缠呀。”

杜若沉静地点点头,“嗯,不难缠。”

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