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女儿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两个小伙伴,杜河夫妻俩并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好奇心,而是静等她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杜若把何秋娘姐弟俩带到一个小隔间,摸了摸鼻子略微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房间有点小,只能委屈你和你弟弟暂住这里了。”

家里原本是有空余房间的,只是现在外婆住了一间,剩下的另一间被她当作了自己的工作间,里面有好些需要保密的物品,家人平时都不会随意进去的,她自然也不能让姐弟俩住。

不过何秋娘倒是不介意,这个小房间窗明几净,比她之前住的地方好千倍万倍,她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小姐,这个房间很好,真的。”

小姑娘脸上满是认真,杜若见状便也知道她的话不似作伪,放了心道:“行,那你先好好休整一下,待会儿我把我的家人给你介绍一下。”

又嘱咐了几句后,她离开了小房间。

堂屋里,大家都在等着了。

杜若赶紧把何家姐弟的事儿全盘托出。

“事情就是这样,若我不出手,那何冬儿估计撑不了几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想着爹娘现在行动不便,秋娘瞧着是个手脚利落的,让她帮忙搭把手,也好减轻外婆的负担。”

柳姜氏到底多吃了几十年饭,看得更为长远,外孙女还小,不知道养活两口人要费多大大劲儿,现在家里虽说还有点余钱,可往后呢?人有旦夕祸福,谁也说不准。

可是她看到外孙女那纯善的眸光时,苛责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长叹一声,抚了抚她软软的头发,“既然人已经带回来了,那便养着吧。”

杜若又看向爹娘,向二人保证道:“我能把他们养活的,爹娘,今天摊子生意很好,我刚出摊就有一位客人把咱家的卤味给包圆了。”

话说着,从兜里掏出了萧老餮扔给她的荷包。

荷包鼓鼓囊囊的,把她咯得慌,看着颇有分量。

“我还没打开看看里面有多少银子呢?”

见她十足的财迷样儿,大家都被逗乐了。

杜音好奇心还挺足,催促道:“若若,打开看看。”

“马上马上,我估摸着得有十几两……”触感是骗不了人的,只是待她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杜若面上的笑就瞬间凝固了足足十几秒钟,看着有些滑稽。

杜河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柳二娘担忧地看着自家闺女,问道:“若若,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杜若这才回过神来,欲哭无泪道:“爹娘,我让人给骗了。”

荷包里哪是什么银子?明明是几块黑不溜秋的石头!

——

另一边,萧府内。

人称外号萧老餮,真名为萧宗洲的当朝太傅吃饱喝足,悠哉地瘫在躺椅上,肚子撑得老高,嘴巴啧啧地回味着刚才的美味。

这卤味还真不似以往他所吃的那些食物,口感丰富极了,简直越嚼越有味儿。

尤其是那猪大肠,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好吃,真好吃!

他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却摸了个空,他瞬间张开了锐利的眼眸。

然后自己早上在街上做的蠢事一下子涌入脑海,他气呼呼地坐直了身子,胡子都翘了起来。

独自生了会儿闷气,瞪着眼睛自言自语道:“明天就找她去,明天……”

——

傍晚,杜若经人欺骗一事后,整个人都蔫哒哒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

面对她之前喜欢的月季也提不起精神来。

晚饭是由外婆做的,她跟小外孙女学了不少新奇的烹饪小窍门儿,做出来的饭菜还挺香的。

何冬儿还没醒,因此只有何秋娘独自面对这陌生的环境。

她下午就正式见过杜家人了,杜家人和若若小姐一样和善,但让她一起坐在饭桌上吃饭,她的心还是很恐慌。

不敢夹菜,只顾埋头吃饭。

柳二娘是当娘亲的人,一腔母爱正浓,慈爱地看着比小闺女还要瘦弱的孩子,心疼得不行。

“来,吃菜,秋娘,你以后啊,就把这儿当作自己家一样。”

何秋娘受宠若惊红了眼,“谢谢夫人。”

柳二娘柔柔笑道:“嗐,咱家是农家人,别喊夫人,喊我婶婶。”

何秋娘糯糯道:“婶婶。”

“诶,这就对了。”

……

饭后,何秋娘积极地帮忙收碗、洗碗,把厨房打扫得井井有条。

柳姜氏见状,暗暗点头,看着是个知恩图报的。

杜若也没拦着何秋娘做事,寄人篱下的惶恐不安,做些事表现自己的价值,小姑娘这是害怕呢。

她回房间找出几套自己穿小了的衣服,何秋娘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破烂不堪,她身形瞧着比自己还要瘦弱,这些衣服她应该能穿得上。

不过没等她去小隔间,何秋娘就先自己找来了。

杜若开门让她进来,指了指凳子上叠得整整齐齐得衣物道:“巧了,待会儿你把衣服拿过去。这些衣服是我穿过的,有些旧了,但是干净的,能穿!”

和秋娘却没看衣服,而是一下子跪倒在杜若脚边。

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小姐,求你收下我吧!”

杜家为人和善,她想要带着弟弟长长久久地呆在杜家。

杜若:“你要卖身?”

“是,小姐,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

杜若捏了捏眉心,“你先起来,容我考虑考虑。”

“小姐……”

“我明天给你答复!”杜若将她拉起来,把衣服往她怀里一塞,把人推到了门口,“你先回去照顾你弟弟,别多想。”

等人走后,杜若才叹了一口气坐在凳子上,这叫什么事啊。

人口买卖,这在现代是犯法的!

她一个现代人,真还没有习惯封建社会的行事章法。

磕头,为奴为婢,卖身。

她明明只给了她一顿饭吃而已。

但,杜若明白自己改变不了这个社会,这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

——

何秋娘回了房。

看见两张小床中间的屏风,露出了一抹感激的笑容。

窸窸窣窣换好了衣服,有些束手束脚地摸了摸身上的布料,真好。

“姐……”

一道猫儿似的嘤咛突然响起,何秋娘赶紧来到弟弟床边,轻声唤道:“冬儿,你醒了?”

何冬儿身上各处疼得厉害,却没有掉眼泪,“姐,我们这是在哪?”

何秋娘抹了抹眼泪,“冬儿,我们遇到了好心人。”

她没有多说,拿起桌边的小碗,“来,你喝点粥,肚子饿坏了吧?”

“这是上好的白米粥呢。”

“姐,这是神仙住的地方吗?”

何秋娘破涕为笑,摸了摸弟弟的头,“对,这里就是神仙住的地方,等明天你就能见到小仙女了。”

——

第二天,杜若捏了捏自己酸涩的肩膀走出房间。

厨房早就升起了袅袅余烟。

院子里,何秋娘拿着一个看着比她还大的斧头,手起刀落,圆圆的木材顿时碎成了好几半。

柳姜氏端着一盆水从厨房出来,对着外孙女赞道:“那小姑娘真勤快,我早上起来时她已经把水热好了,院子扫得干干净净,这不,又劈上了柴火,怎么拦都拦不住。”

早饭过后,杜若让何秋娘来到她房间,她从抽屉拿出几张纸。

“你昨晚说的事情,恕我不能答应你。”

何秋娘还没来得及失望,又听到她开口道:“不过我可以雇佣你。”

杜若把雇佣是怎么一回事细细跟她说明,包括双方的权利跟义务,若是她违反了合约背弃主家又有什么后果,薪资福利等知无不言。

想到这个时代的特殊性,杜若所拟的雇佣合同有些规定甚至比卖身契还要苛刻。

饶是如此,何秋娘还是几乎没有思考就答应了下来。

“那行,今天你就同我一起去官府立契。”

大兴朝买卖奴仆是需要向官府报备的,皇帝提防世家大族,若是世家奴仆数量众多,可以形成与朝廷为之抗衡的力量,麻烦就大了。

所以此举主要是报备统计,做到心中有数。

杜若不知道自己这份雇佣到底违不违法,还是去衙门了解一下比较好。

大哥以后走官途,她行事需得谨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