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晚,柳姜氏在杜家住下。

杜河平时除了务农之外,还琢磨出了一手好木工,凭这赚了不少银子。要不然柳姜氏也不会把闺女嫁给一个身无长物的村人。

因此杜家的房子是顶好的,房间也够多。

天色朦胧,大家聚在小房间,稀罕地看着醒着的小家伙。

软软的婴儿叫声引得无聊的大人们的阵阵惊呼。

就连以前不喜欢小孩的杜若也是特别稀罕他。

逗着小孩,门外似有呼声。

大家安静下来仔细听,还真听到了一道温润的声音。

柳姜氏拍拍大腿道:“好像是辞哥儿的声音!”

杜若麻溜地滑下了床,拖沓着鞋子往外跑,杜音披了一件衣裳紧随其后。

院门早就落了锁,杜若边开锁边朝外面道:“大哥,怎的晚上回来了?”

虽说山原村坐落在天子脚下,有小偷小摸但并无匪徒,可夜路也不安生,官道两旁有片森林,深处有大型的猛兽。据说靠近森林的村子夜晚能听到里头传来令人惊颤的嚎叫。

一般人是不敢走夜路的。

院门打开,昏暗的夜色中露出了杜辞隽逸的面容,他搓了搓手,含笑道:“我担心娘,也想早点看到弟弟。放心,路上未生枝节。”

杜音糯糯地出了声儿:“大哥,快进来,别着凉了。”

四月初的天可还冷着呢,

突然,杜辞身后响起了一道粗噶的声音,是正在变声期青年的声音,把毫无防备的姐妹俩吓了一大跳。

只听见他道:“就是,辞哥儿,快进屋,我要冷死了。”

杜若稳住心神,把人往屋里头招呼。

煤油不算太亮,可也足以让大家看清彼此的面容。

跟杜辞回来的不止一人,除了刚才出声的少年,还有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看衣着打扮应该是赶车的车夫。

杜若给他们各自倒了一杯热茶,柳姜氏也从房间里出来了,看着脸色被冷风吹得通红的大外孙直呼心疼。

杜辞缓过来神,向家人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同窗好友,江侃,这是送我回来的刘叔。”

一一见礼后,杜辞进房间看望母亲。

江侃不便进屋,便由柳姜氏等人招待。

江侃长得圆乎,嘴巴又甜,哄得柳姜氏眉开眼笑,没一会儿关系就胜似亲祖孙一般。

咕噜咕噜,腹雷如鼓,旁边的杜音听到后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

灯下美人,江侃竟是看呆了去。不过他恪守礼数,只敢偷偷看了半秒钟就移开了眼神。

没人瞧见他微红的耳尖,江侃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与辞哥儿散学后就赶路,还未曾用过晚膳,让杜姑娘见笑了。”

杜音摇摇头,正了脸色充满歉意道:“是小女子的不是,不应该取笑江公子的。”

柳姜氏满目疼惜,“侃哥儿,你且稍等,外婆这就去厨房给你做点吃的。”

杜若出声拦住了她,“外婆,我去吧。”

江侃闻言眼睛发亮,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那香菇酱和肉松就是辞哥儿的小妹做的,他马上就要尝到心心念念已久的手艺了?

大家不知道他内心的期待值已经拉满,面上却还是一派淡然,“若妹妹,不必过于费心,能填饱肚子就行。”

杜家晚上吃的是鸡汤小馄饨,杜若是南方人,对于面食不甚精通,揉面的时候揉多了,因此厨房里还剩了不少面皮,现在正好用上。

从井里拿了块猪肉,切成薄片,然后双手持刀,一上一下剁了起来。

交替的响声很有规律,不会让人觉得吵闹。

做馄饨的肉馅剁细些才好吃,在剁肉的过程中仔细加点冷水,会让肉馅更加紧致。

剁好的肉糜放入碗里,往里头加些盐、油、酱油和姜水,顺时针搅拌直至肉馅上劲。

包馄饨并无特殊的技法可言,只要确保在煮的时候不会露馅就成。

杜若包馄饨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儿案板上就放了一排排白白胖胖的馄饨。

她包馄饨可是用足了料的,不像现代市场上的馄饨店,有网友戏称馄饨店的肉馅用一年,猪只受了点皮外伤。

不过馅料也不能太多,这样会影响馄饨的口感。

接着杜若往锅内倒了两瓢清水,煮开后放馄饨,用竹勺搅了搅,以免粘连或沾底。

火气足,很快白胖的馄饨浮了起来,杜若又往里放了点冷水,继续煮制,直到馄饨再次飘起,就意味着馄饨煮好了。

竹勺一捞,白莹莹的馄饨盛到碗里,鸡汤倒是没有了,只能是原汤化原食,若嫌滋味寡淡,可添些酱油,也可放点自制的酱,味道还是不错的。

葱花、香菜切末,另备了一碟暗绿色的紫菜,任其添加。

这些紫菜是她上次进京时买的,那卖货的老翁应该是从海边来,卖的多是些海产品,鱼干、虾米、鱿鱼干和干贝等,紫菜这东西不值钱,被他团吧团吧丢在角落,要不是她眼神足够好,不然肯定要错过这道美味了。

她买了不少干海产,只是家里人好像都不太喜欢,嫌它们腥味重。

也不知道江大哥喜不喜欢?

她暗暗希望他能帮自己消耗一点儿,否则她一个人得吃到什么时候去。

美食放在托盘上被端上了桌。

其余的事儿就不用杜若沾手,杜辞亲自给另外两人端到面前,车夫有些惴惴。

他是江家的下人,自然也认识杜辞,但甚少有交集,传说清风书院的杜辞傲气,性子清冷。看来传言只是传言,能亲自给他这种下人端汤,为人品性可见一斑。

怪不得他听自家老爷对其赞誉有加。

古代厨业为贱,自然少有人对厨艺加以研究,大兴朝有面食,但浮于表面,只开发出一些面条、面饼之类的食物,馄饨、饺子从未出现过。

桌面上热气腾腾的馄饨让几人感到十分好奇。

杜辞笑道:“怪不得刚才爹娘对小妹的手艺赞不绝口,这汤食闻其味就能令人食指大动。”

杜若失笑,大哥也太夸张了,白水煮馄饨能有什么香味?

“大哥,厨房烧着热水,待会儿吃完馄饨自个儿提水洗漱,我先休息去了。”不知不觉,她的作息已逐渐符合古代人的规律,早睡早起神清气爽。

待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三人这才开始大快朵颐。

馄饨皮薄如蝉翼,能看见里头粉红色的肉馅儿,咬一口,肉汁滚烫,馅料居然十分爽脆,配上咸鲜的滋味,一个字:绝,两个字:绝了!

江侃回味了一会儿,表情迷醉,好似嘴巴里含着稀世珍馐一般。

杜辞看不过去,开口道:“快点吃,都要凉了。”

虽然妹妹做的这个馄饨味道确实好,可好友的表情实在是过于恶心,极大地影响了他的食欲。

有美食一切都好说,江侃懒得计较他的嫌弃,呼噜呼噜好一会儿,碗就见了底。

对于自己厚着脸皮跟来的决定实在是太对了,就凭这碗馄饨他就不虚此行。

夜深了,偶有婴儿啼哭,万籁俱寂。

明天会有什么好吃的呢?

江侃抱着这个疑问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幸得天公作美,是个大晴天。

杜若很早就起了,可也比不上外婆,舅舅舅妈更是早早就到了,正跟着外婆忙活。

柳姜氏育有二女二子,柳大娘嫁得好,夫家是京城人士,家里开了一间杂货铺,家境殷实,生了两个大胖儿子彻底巩固了自己在夫家的地位。柳二娘便是杜若的母亲了,嫁得一般,可儿女双全,生活美满。柳三郎娶妻张氏,育有一儿一女,儿子说了亲,来年就要成婚了,闺女的年纪和杜音相仿,最近开始相看人家。柳四郎年纪比杜辞年少一岁,今天正好十三,他对读书没兴趣,在京城跟着一位老大夫做学徒。

至于外公柳米满早在几年前去世了,杜若几乎没有关于他的记忆。

柳家众人都来了,除了嫁在京城的柳大娘一家。

倒不是柳大娘和柳二娘有什么嫌隙,相反,姐妹俩的关系不错,杜河之前做的各种木制品就是在柳大娘夫家的杂货铺进行销售的。

京城城门夜晚在亥时末关闭,直到第二天早上卯时中才开门,估计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有赶到。

过了一会儿,与杜家交好的人家也陆陆续续地来了。

杜若想要帮忙,却被婶子们以各种理由给打发了。

她只好进娘亲的房间,与姐姐表姐们呆在一块儿。

表姐长相清秀,性子与杜音不同,更像外婆一些,行事大方利落,柳二娘显然很喜欢这个侄女,一直撰着她的手。

“这个果子真好吃,二姑姑你快把它收好,我尝尝味儿就行。”

杜若笑道:“表姐,果子上面的黑点是它的种子,你要是喜欢的话,把种子取下来试种,将来就能随便吃了。”

柳菁眼睛一亮:“真的吗?那我得试试,要是能种出来,到时候给姑姑送一篮子!”

她看向杜若又道:“听姑姑说,这果子是若表妹你买的,京中何处有卖?”

杜若摇头,“那老爷爷并无固定摊位,不过我帮了他一点小忙,作为回报,他告诉了黑点就是种子的事儿,其他的便没有说了,只能靠表姐你自个儿试验一番了。”

正说着话,突然走进了一位美妇人,发髻梳得一丝不苟,上面插了一根华丽的金钗。

柳二娘一见,惊喜道:“大姐,你来了?”

柳大娘随口应了一声,眼睛落在床上的襁褓里,“这就是我那小外甥,跟他大哥一样俊!”

稀罕了小家伙好一会儿,柳大娘便没了兴趣,视线转而投向了房间内的三姐妹。

挨个摸摸亲亲,杜若被迫承受姨母快要满溢的疼爱,只觉得自己的脸蛋快被亲肿了,真羡慕姐姐和表姐,只被捏了捏脸,摸了摸头。

“若若,跟姨母进京住段日子?”柳大娘生了两个儿子,就想要个香香软软的闺女,奈何她生二儿子的时候坏了身子。

杜若艰难说道:“姨母过几天我要进京摆摊,到时候就能京城见面了。”

“还是若若有出息,小小年纪就要当老板了。”

杜音和柳菁姐俩看着小表妹被姨母揉搓,眼里充满了同情,可谁也不敢去解围。

杜若暗暗吐槽两人不讲姐妹情,居然无视她求救的目光,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