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车上东西多,无人看守肯定不行,杜若想了想让外婆在这守着,她自己去清风书院找自家大哥。

柳姜氏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不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外婆,爹爹都同意往后让我进京摆摊了,我可以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了。就当是我试炼的机会了,行不行嘛?”说着说着就使出了撒娇大法。

杜若对自己的萌力一无所知,她虽然皮肤黑一些,可两颊肉嘟嘟,眼睛又圆溜溜的,看着特别可爱。

柳姜氏很快就抵挡不住,点了点外孙女的脑袋,“拿你没办法,去吧去吧自己小心点。”

“谢谢外婆,我很快就回来。”话说完就蹦蹦跳跳地走了,生怕外婆又反悔。

赵铁柱见柳姜氏这般担忧的模样,笑着安慰道:“婶子,若若最近越发稳重,人又聪明,您就放心吧!”

当长辈的,哪个不喜欢听别人对自家孩子的赞美?

柳姜氏听到这话后当即就笑开了,“瞧着倒是这样,行事也越来越有章法了。”

“那可不是……”

另一边得了自由的杜若却不是往清风书院方向走,而是来到了坊内的一处公共茅房内。

天气渐热,里面的气味真的不好闻,她一刻也没耽搁,确认无人看见她后,闪身进了花园。

之前她有试验过,进花园可以是灵魂进也可以是整个人都进去。但不可以隔空取物,两种方式取一,才能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杜若瞬间来到了花园,鼻尖的气味被浓郁的花香所取代。她近乎贪婪地深吸几口气,把浊气排出,全身心地放松了下来。

为了不让外婆担心,她又马不停蹄地往后院走。

后院是她的菜园,面积不小,上面长满了各种蔬菜,菜地边缘是各种果树,长得葱郁。

她穿越时是春天,因着过年孤单独自一人,她心情不好,便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种植上。

蔬菜长得很好,白菜硕大挺立,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嫩得能掐出水来。

旁边便是一垄草莓,如她所想的那样,上面挂了密密麻麻的红色果子,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气味。

杜若蹲下,欢快地摘起了草莓,不时往嘴巴里塞,她很久没有吃水果,也馋得紧。

肚子吃了个半饱,又摘了不少橘子,用树叶铺在上面遮掩后闪身出去。

前后不过半刻钟,提着一小蓝,脚步轻快地往清风书院走。

清风书院还是如之前一样,庄严肃穆,传出朗朗书声。

杜若客气地请司阍帮忙喊自家大哥出来一趟。

想到古代请人办事需要塞银子,她又从荷包里掏出一把铜板。

不过清风书院规矩森严,是不允许收受贿赂的。

那司阍表情为难,“小姑娘,不是某不想帮你通传,而是现在各位学子正在听学,若无重大事情是不可打扰的,以免扰乱课堂纪律。”

杜若想了想后道:“那请大叔待我哥哥散学后帮忙通传一声,就说家里娘亲生产,明儿是洗三宴,让他务必回家一趟。我哥哥是准考甲班的杜辞。”

“原来你是杜学子的妹妹啊,大叔我正好认识杜学子。小姑娘你放心,某定当把话带到。”

“谢谢大叔,这些水果你拿着吃。”杜若小心翼翼地从篮子拿出两个草莓和一个橘子。

不是她小气,而是这时候的水果金贵,这样品相味道的水果更是难得,一下子拿出来太多过于扎眼。

“这……”

“大叔,你就拿着吧。原本是该给你糖的,奈何手里只有这些水果,您别嫌弃。”

家中有喜,是该散糖的。

那司阍心中暗叹,果然是个孩子,这些果子可比糖贵重多了。

想到家中孩儿,他便没有再拒绝,“那某就收下了,沾沾喜气儿。”

……

办好事,杜若返回牛车停靠的地方。

远远瞧见了外孙女的身影,柳姜氏这才松了一口气。

“婶子,我说什么来着,若若是个稳重的。”

柳姜氏展颜,感叹道:“是我小看了她。”

牛车轱辘轱辘转,一行人满载而归。

回到家,柳姜氏就开始风风火火开始忙活起来了。

洗三宴是明儿,可部分食材要事先准备好,别到时候再手忙脚乱,柳姜氏是个有经验的,深谙此道。

胖婶、赵李氏等人闻讯而来,院子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杜若把一篮子水果提进房间。

柳二娘看着自家闺女神神秘秘的模样有些好奇,“若若,篮子里是什么呢?”

“我今儿在京城碰到一个卖水果的老爷爷,里头是红果子和柑子。”

柑子,柳二娘知道,其外表丑陋,味道酸涩非常。红果又是什么?她觉得女儿莫不是被人蒙骗了。

直到她亲眼看到了篮子里的东西。

红果子颜色鲜艳,上面缀着不少小黑点,散发阵阵清香。

而柑子也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一点也不丑陋,金黄的颜色夺人眼球,光滑细腻,似能发光。

杜若用清水洗了几个草莓,又剥了一个橘子,边剥边献宝道:“娘,林大夫说你要多吃水果,身体才会好得快。这些果子我都尝过了,味道真的特别好吃。”

其实不用她说,柳二娘也知道这些果子很好吃,毕竟香味骗不了人。她竟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那娘尝尝。”

柳二娘捻起一颗草莓,轻咬一口,香甜的汁水瞬间在口腔里迸发,果肉绵软,混着细小的颗粒也没有影响口感,反而是越嚼越香。

果子的滋味真没几个人能顶得住,柳二娘头一次在闺女面前露出这样的馋相。

一连吃了好几个,最后还是被杜若给拦了下来。

果子好吃也不能贪多,不然胃该不舒服了。

“娘,您可不能在吃了,等下就能吃饭了。”

柳二娘闻言有点不好意思,“咳,娘刚才有些饿了。”

“怪我没考虑周全,是该给您备些吃的。”

一个有意掩饰,一个帮着掩饰,贪吃的尴尬和失态就这样被化解。

杜若把剥好的橘子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娘,待会儿您要是饿了就吃柑子,我先出去帮帮外婆。”

柳二娘的眼神直往橘子上面飘,回应漫不经心,“嗯,去吧。”

杜若心里好笑,面色却如常地离开了房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