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摆摊的想法在她脑海里已经盘桓许久。

无论哪个时代,民以食为天都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而她想要从操旧业——养花,需要田地、人力和投入,爹娘是不可能把家里的田地让给她去折腾的,既然如此,倒不如自己赚钱买地,有了钱,阻碍就没那么大了。

事关重大,大家都放下了碗,杜河十分讶异,“怎么想要摆摊?是不是担心家里没钱了?若若,家里的钱还能撑一两年,爹爹的身体会很快好起来……”

大家长没有一开始就反对,杜若多少看到了一点儿希望,她缓缓开口解释道:“其实董婆婆真正厉害的不是厨艺,而是她给我留下了很多新奇的种子,我想把这些种子都种出来,这需要大量的田地,需要很多银两。”

她的声音还很稚嫩,但却沉稳有力,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去相信和支持。

杜若自小就喜欢各种植物,其中以花卉为甚,她喜欢种花养花,喜欢花朵在她精心地养护下开出一朵朵娇艳和明媚,花开的那一刻,她心里是无法言喻的开心和满足。

花团簇拥,枕着花香入眠,习惯于在花香中醒来。

爱花似是深入骨髓,身在何处,她都梦想着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花之王国。

她的花园有万千种花卉,小洋房内有数以亿计的花卉种子,正好借着董婆婆的名头拿出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她才不会提心吊胆地怕被人拆穿。

杜河久久不言,在他看来闺女还是太小了,虽说别家的姑娘四五岁就要帮家里干活,可他的亲闺女能一样么?她该是无忧无虑、被娇宠着长大。

但他也看到了闺女眼中的认真,以及淡淡的哀求。

他长叹一口气,大掌抚过她软软的发梢,“不能等爹爹身体好了再去?”

“爹,您不用担心,毕竟那是天子脚下,有官差巡逻,若有什么事儿,我会及时求助的。”杜若不想耽搁时间,现在春播是来不及了,可秋播一定不能再错过了。

在大事上,柳二娘一向是听丈夫的,况且她算得上是一个很开明的娘亲,并没有女孩就不该抛头露面的思想,只要女儿守礼、开心,那么这件事情就是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她性子柔软,总归希望闺女大胆伶俐。摆摊是个磨炼性子的好机会。

杜音是第一次见妹妹这么坚定地想要去做一件事情,想了想后开口说:“爹,要不我陪妹妹去摆摊好了。”

“姐,不用,我能行的。”自家姐姐的容貌太过打眼,让她不得不防,恨不得将她一直藏在家中才好,怎能舍得她跟着自己风里来雨里去。

“可是……”杜音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杜河拦住了,“音姐儿,你妹妹说得对。”

他看向小闺女,“爹爹同意了。”若若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这般执拗,罢了,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遇到了困难自然就懂得放弃了。

——

事情定下,杜若自然是想快点开张,她的本钱不多,没有打算一下子铺得太开,做卤味生意便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这个时代的猪下水和各种下脚料不值钱,一文钱能买一大桶。

不过在此之前,她需要把各种香料备齐,配好卤料。好卤是味道的关键,她在这方面有所涉略,这还要多亏她以前是个好吃的,也沉得下心来研究,所以她手上是有卤料方子的。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搭着村里的牛车进京了。

或许因为要摆小摊的关系,杜河终于舍得让她独自行动,只在出门前细细叮嘱了一通。

她心头微暖,外公去世后,便再也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了。

“若若,你这是有什么好事儿呢?这么开心。”原来她的愉悦满溢出来了么?杜若收了收翘起的嘴角,晃晃脑袋道:“胖婶儿,没啥,就是能去京城玩,心里高兴。”

胖婶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大圆脸盘瞧着很是喜庆。她家是村里有名的富户,不然不会吃得这么胖。

她和杜家的关系不错,之前杜河出事的时候,正是她与赵李氏陪在柳二娘身畔,帮了不少忙。

听到杜若这个孩子气的理由,她脸上笑开了,打趣道:“哟,还是若若有出息,敢一个人进城了,你兜里有多少铜板呀?够买块饴糖不?”

牛车上的人顿时哄笑开来,杜若也不恼,把口袋捂得紧紧的,警惕地看向她,“没钱没钱。”

大人们的笑声传得更远了,杜若擦了擦汗,悄悄松了口气,这彩衣娱亲的活计,忒累。

笑归笑,村里的长辈们还是认真地叮嘱她不少事儿,比如进了城后别走无人的小巷,不要跟陌生说话等等,杜若都乖乖巧巧的应下了。

过了三道城门,牛车驶入停靠区域,赶车的赵大健跟村民约好,巳时末在这里集合,之后大家各自散开。

杜若这趟进京的目的很明确,直奔药铺,她很小心地多走了几个药铺,每个药铺买几味药材,如此几趟就凑齐了所需的香料。

时间还早,她放缓了脚步,好奇地看向街边的小摊,感受着与现代不同的风土人情,顺便把摆摊需要办的手续给摸透了。

要想在城中摆摊,需要跟坊内的管理处确认后缴纳摊位费,程序很简单,可京城里的摊位抢手,可谓是一摊难求,就算是有摊位转让,那也是位置不好的地方,比如街头和巷尾。

杜若赶到管理处时,偏偏只剩下了这两种位置,而且短期时间内并没有摊位要退租。

“小姑娘,这青阳街白天晚上人都多,位置差些也没啥嘛。”一个与杜河年纪相仿的官差说道。

杜若朝他笑了笑,她摆摊就是想要赚钱,摊位又与银钱挂钩,她不得不更加慎重一些。

“大叔,真没有别的摊位了吗?”

“真没有了小姑娘,不止青阳街,别的街道也是如此,你要是不满意的话,只能是去看看有没有空置的私人店铺了。”

管理处属京师府管辖,平安坊内所有的摊位信息都集中在管理处,既然这个官差这么说,那现实情况应该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了。杜若思忖片刻,决定把摊位租下来。

大不了她摆摊的时候带个小炉子过来,她就不信了,卤味的味道飘散出去会吸引不了客人!

不过不是她想租就能立马租下来的,杜若现在还是一个小毛孩,必须拿杜家的户籍过来登记才行。

“大叔,那我能不能先交定金?把摊位先定下,若我没来补交尾款的话,定金您不需要退给我。”

路广一听就答应了下来,这个小姑娘真聪明,还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那行,大叔我也不坑你,给你写个条子,盖上印子,明儿你把条子拿过来就行。”

杜若再次感叹大兴朝的吏治,底层官方人员会办事儿,不仗势欺人,怪不得这个国家处处透着勃勃生机。

交了定金,收好条子,她脚步轻快地离开了管理处。

接着采购一些摆摊的用具,比如煮卤味用的炉子,装卤味的盆,还有打包用的油纸。至于桌子,她记得家里还有一张闲置的桌子,到时候一起搬来城里就行。

杜若没有买食材,总要把卤料先制作出来再说。再者,她真的没手再拿其他的东西了。

她紧赶慢赶到和大健哥约定好的地方时,村民差不多都来齐了,充满歉意地朝大家道:“不好意思啊大健哥和各位婶婶,我来晚了。”

胖婶帮忙托了托她手上快要掉下的东西,嗔道:“你这妮子急啥,我们也是刚到。”

——

回到家后,杜若一头扎进了厨房,此时杜河夫妻正坐在树下,见状笑道,“看来若若是真的对小食摊很上心。”

“是啊,这样也好。”

好在哪,杜河没有明说,柳二娘却也知道丈夫的意思,跟着点了点头。

秘方的配比很重要,某一味香料轻了重了都会影响最终的口感,各类香料只有达到微妙的平衡,一锅卤料才算是制作成功。

这对杜若来说不算困难。

卤料配好,用干净的纱布将其包裹住,注入山泉水,开火熬制。

做完这些,她才有空关心父亲今日的诊断结果。

“林大夫说我恢复得不错,一两个月后就能彻底恢复。”

“太好了。”杜若是发自内心的高兴,“那娘呢?”

柳二娘笑道:“娘也没啥事儿。”

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杜若把今天进京所做的事情跟大家说了一下,并道:“明天我去把爹爹的药抓回来,顺便拿户籍去管理处交银子。”

“行事万不可冒失,户籍要收好……”

——

又过了一天,杜若终于得到了青阳街街头的摊位,卤料完成度远超于她以往的水准,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代药材纯天然无污染的原因。

就在她摩拳擦掌准备摆摊的时候,柳二娘突然发动了。

这天,天气阴,温度比较凉爽。

柳二娘吃过早饭后在大闺女的搀扶下,在院子里慢慢走着。林大夫嘱咐她多起来走走,到时好生产,她一直记着,也按他说的去做。

突然,两腿间涌出一股温热,她生育三个儿女,瞬间就反应过来自己要生了。

“音姐儿,扶娘去小房间。”

小房间是早就收拾好的生产间。

生杜若时,杜音一直陪在娘亲左右,算是有了经验,倒是没有太过慌乱,把人扶进房间后,稳住声音道:“娘,我去喊三婆婆过来。”

出来小房间,她让妹妹烧水,自己则是小跑出了院子。

三婆婆是山原村有名的稳婆,村里的小娃子们几乎都是她给接生的。

她家在村中,离杜家稍微有点距离。杜音到时,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虎头,你奶奶呢?”

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朝屋里大喊:“奶奶,音音姐姐来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满头银发但步伐沉稳的老太太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挎着一个小包儿。

“音姐儿,你娘要生了?”

“嗯,三婆婆快随我家去。”

两人到时,小房间里传来了柳二娘隐忍的痛呼,杜河和杜若面色正急,杜若更是来回踱步,想以此来缓解内心的焦急。

说真的,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三婆婆径直进了房间。

产房内一般人进不去,杜音这样未出阁的女子更是进入不得。

但只有三婆婆一人绝对不行,尤其是端热水等杂事需要人来帮忙搭把手。

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幸而赵李氏和胖婶听到了风声及时赶到。

一盆盆热水端进房,一盆盆血水端出来。

杜若鼻尖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几乎站立不住。

杜河不是第一次当父亲,因此还算淡定,还有余力安慰比自己着急的小闺女,“若若,没事的,你娘身体康健,定能平安生产。”

“嗯……”杜若胡乱点点头,而后突然转身跑进了厨房。

红糖水里磕一颗鸡蛋,之前买来的人参须子,托胖婶帮忙拿进产房。

这些她是在以前看的小说里学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屋外父女三人静默无声地等待着。

房间内,柳二娘听着三婆婆的声音,吸气呼气,可她还是好疼,气息逐渐变得紊乱,她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在逐渐流失。

“二娘,撑住,看见头部了。”

“木洋家的,快喂二娘喝点红糖水。”

胖婶赶忙照做,边喂边问三婆婆,“刚才若若那孩子给了我两根参须,三婆婆,您看?”

三婆婆面有汗水,但不见着急,沉着声音道:“再等等。”

人参是大补之物,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补充了能量,柳二娘有劲了些。

“二娘,你听我的,用力。”

柳二娘紧紧握住赵李氏的手,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浑身一松。

婴儿的啼哭响亮,大家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