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花农 > 肉沫香菇酱

我的书架

肉沫香菇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慢慢推移,天气热了起来,柳二娘肚子越来越大,杜若看着都心肝胆颤,预产日子就在这几天。

赵铁柱的媳妇儿怕杜家伤的伤,小的又不能主事,因此时常会过来看看。

来了几趟,便也知道了杜若厨艺很好的事情,还有幸品尝了一番,之前听丈夫说若若卖了个吃食方子,挣了一大笔钱。那时她还以为丈夫在说笑,可亲口吃过之后,她就相信了丈夫的说法。

毕竟连猪下水都做得那么好吃,可见手上是有真功夫的。

“若若这孩子是有大出息的,我真羡慕你。”她对柳二娘如是说道。

柳二娘眉眼含笑地看着院子里,头挨着头正在说笑的姐妹俩,“不用羡慕我,嫂子家大健二健都是孝顺的孩子,您以后有福了。”

赵李氏叹了一口气,“哪比得上娇娇软软的闺女哟。”

说来也是奇怪,相公四兄弟,三人已经成婚生子,她妯娌生的都是男孩儿,她公公婆婆馋孙女馋得紧,看见乖巧的小闺女就走不动道儿。

她也是,盼着能生个小闺女,好全了她儿女双全的心思。

所以每次来杜家,她总爱跟姐妹俩亲近,就想沾些女孩运。

柳二娘噗嗤一笑,“嫂子,你这话千万不要让翠花听见。”

翠花便是前些日子跟她起过争执的人,与赵李氏不同,她生了一溜闺女,现在就盼着儿子呢。

“嗐,说她干啥。”赵李氏撇撇嘴,显然很看不上翠花。

翠花其人,嘴碎,爱占小便宜,人厌狗嫌。

——

天气热了,人们褪去了厚重的衣裳,杜若移栽的玫瑰越发精神。

为了让苗子更好地生长,她把花苞都剪掉了,杜音为此还难过了一场。

杜河安心静养了半月,身体渐渐恢复,每日也能坐起来一小会儿。

这日阳光很暖,杜音和杜若特地把爹爹扶到门口,搬来椅子,晒晒太阳。

“也不知道辞哥儿怎么样了。”柳二娘眼底柔软又忧心,闺女伴在身侧,她自然比较记挂在外的儿子。

“这天越来越热,辞哥儿没有薄衫,这可如何是好。”

杜若对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大哥很好奇,在原主的记忆中,大哥是个很温和的人,每次从书院回家,都会给她带甜甜的饴糖。

她心里一直惦记着药铺里的香料,于是脆声道:“爹娘,要不我进京一趟,给大哥送送衣裳?”

“不成,你一个小娃娃进京太危险了。”她话音刚落就遭到了爹娘的反对。

杜若不服气,大声道:“我不是小娃娃!”

八岁的身体实在太受限制,想要做啥啥都做不了。

“好好好,若若不是小娃娃,是大孩子。”杜河哄道。

“爹爹,我想进京,我想大哥了。”杜若眼巴巴地哀求着,她最近的表现越发稳重,爹娘怎么就看不到呢?

想要争取行动自由真的好难!

杜音在一旁道:“爹娘,要不我和若若一起去?”

杜河还是不同意,长女虽然年纪比较大,性子也稳重,可她的容貌实在太惹眼,京都纨绔子弟众多,他不敢让闺女在人群中行走。

自家没权没势,他不能冒险。

“那我去看看赵伯伯有没有空闲,若是有,请他陪我走一趟,爹爹,您看这样行么?”

杜家在村里头没有血脉相连的亲人,只和几家走得比较近,其中与赵家最为亲近。

赵铁柱是杜若最熟悉的长辈,他嘴巴也紧,她还是挺乐意同他一起出行的。

杜河与柳二娘都同意这个法子,就是又要歉赵家人情了。

繁忙的播种时间过去,赵铁柱这几日还是稍微有点空闲的,加上他娘惦记着栓子,想要给他带点东西过去,于是他同意和杜若进京。

得了准信,杜若心情欢快地小跑回家。

除了要给大哥带几件薄衫,她还带了一罐她自制的肉沫香菇酱。

之前春猎分的肉,杜家吃不完,杜若怕放太长时间坏掉,就拿来做了酱。

做酱需要大量的油脂,当时柳二娘还心疼得不行,但一想到罐里的油是闺女自己挣钱买的,也就没在说什么了。

“见到你大哥后,你就把这五两银子给他,让他别省着……读书重要,身体也重要……”柳二娘忍不住絮絮叨叨嘱咐了一大堆,杜若没有丝毫不耐烦,认认真真地记下母亲说的话。

“爹娘,那我走了。”

“行,路上小心。又麻烦你了赵大哥。”

“不麻烦,弟妹你放心,若若有我看着呢。”

——

牛车速度不慢,很快就到了京城。

熟悉的守卫,熟悉的三道城门,城里还是熙熙攘攘,杜若却觉得自己心态变了,对这个地方、这个国家越来越有归属感。

作为一国都城,京城内的书院数目众多,最高级别的书院是国子监,其次是白鹿书院,泰耀书院和枫翎书院,这三家书院是除国子监外最负盛名的书院。

里面的学子非富即贵,平民出身的杜辞自然没有资格进入这样的书院读书,即使他人很聪明。

他就读于京城东部的清风书院。

午时刚到,学堂散学,杜辞拿着书籍,正往膳堂方向走,却被匆忙的生活先生喊住,“杜辞,你家人在书院外面等你,你快去见见。”

话说着,塞给他一张书院的出入证。

书院是不能随意进出的,凭证出入。

“多谢先生告知。”杜辞朝他作揖。

“无碍,快去吧。”

杜辞是书院的风云人物,学业优秀,人知礼懂理,先生们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好。

无论哪个时代,优秀的人总会受到偏爱。

杜辞不知道家人为何来书院,怕家里出事,他行走的速度很快,远远就看见了站在书院外头的小妹。

杜若此时正睁大了眼睛,透过人群观看惊险的杂技表演。

胸口碎大石不算什么,让她拍案叫绝的是刚才那一段口技,那人的嘴巴发出了几十种不同鸟叫的声音,构成了一首动听的曲子,调子很优美,她差点就全情投入其中。

“小妹,你怎么来了?”杜辞敲了敲妹妹的小脑袋,成功把杜若的注意力拉回来。

杜若第一眼看到自家大哥就被惊艳到了,杜辞皮肤很白,样貌俊美异常,眼神清正,读书多年,他身上还有浓浓的书卷气。

身着白色长衫,看起来隽逸非凡。

他看到旁边的赵铁柱,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赵铁柱知道兄妹俩有话要说,想了想,便开口道:“若若,伯伯去仙客来找你栓子叔,一个时辰后,我来接你。”

“麻烦赵伯伯了。”

赵铁柱走后,杜辞带着杜若来到了一家面馆。

“大哥,娘亲记挂你没带薄衫,特意让我送过来。”杜若把身上的小包裹取下,递给他。

“爹娘在家还好吗?”杜辞修长的手紧抓着包裹,关切地询问道。

杜若没把杜河受伤的事情告诉他,怕他分心,简单地把这段时间家中发生的趣事说与他听。

“所以家中暂时不缺银子,大哥你安心读书便是。”

杜辞没想到自己不过在外读书一月,妹妹就有了这般奇遇,震惊的同时心里却很骄傲。

若若其实很聪明,他记得自己刚读书的时候,在学堂学了字,回家就教给两个妹妹,若若只跟着学了两天就全部记住了,而且写得也是有模有样。

不过她不爱认字,觉得枯燥,渐渐地他就不怎么教了。

来了面馆,自然要吃面,但面馆不像酒楼,面条略显清淡。

杜若实在无法入口,她把罐子从篮子里拿了出来。

“罐子里是什么?”

“大哥,这是我做的肉沫香菇酱,很好吃的,你尝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