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杜若一大段话说完,看向杜音,“姐,我真的没有乱花钱。”除了玉兰簪子、给娘亲买的银耳环、还有送给赵伯伯儿子的拨浪鼓之外,她后来买的都是些米面粮油,连她想要的香料都没有买。

此时杜音也非常后悔自己对妹妹产生的不信任,用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认真道:“对不起,是姐姐不好。”

杜若心中那点不快瞬间消失无影,眼睛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脆生生道:“没事儿!”

对于幺女进京一趟就赚了一百多两银子,杜河和柳二娘原本是不相信的,可眼前的金馃子,还有银票就摆在他们面前,容不得他们不相信。

半躺着的柳二娘,面色还微微苍白,慈爱地看向自家闺女,露出一抹笑容道:“乖孩子。”

杜河则是想得更深一些,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若若,你怎么会做那鱼丸?”

他这幺女性子活泼,被养得有些娇憨,平时就爱在村里疯玩儿。他实在想不出闺女为何突然就会下厨,而且还给家里挣了这么多银子。在他的印象中,若若还是那个笑眯眯地跟他要糖吃的傻孩子。

对此疑问,杜若早就有了应对的说辞,“爹,你还记得雾山脚下居住的董婆婆吗?”

董婆婆和杜家一样,并不是山原村本地人,十几年前突然来到村里定居,她孤身一人在山脚下建了房屋,此后与村里人并无过多的交集,大家不知道她来自何处,过往如何。

年复一年,原身还是个小豆丁的时候,就爱迈着一双小短腿四处跑,听说山里有甜甜的果子,她嘴巴馋,吭哧吭哧就要往山里去,奈何小人儿体力有限,走到山脚下就迈不动腿了,累得在草丛上睡了过去。

董婆婆就是在那时候捡到的她,或许是她长得可爱,还把她抱回了自己家。

等原身睡醒,董婆婆问清了她是哪家的孩子,亲自把她送回家。

杜河对这件事情的印象很深刻,那时他和妻子到处找闺女都找不到,麻烦了村民帮忙一起找,最后还以为她被拍花子掳走了,就在他准备要去县衙报案的时候,董婆婆牵着闺女出现在村中。

他还记得董婆婆的语气很淡漠,“要看好孩子。”

其余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她离去的背影有些落寞。

后来,他准备了谢礼,与妻子上门跟她道谢,董婆婆闭门不见。

杜河不知道闺女跟董婆婆的交情如何,不过她离世的时候,还是若若发现的,感念当年的恩情,他和妻子把人下了葬,每岁寒食他都会让若若给她上柱香。

他深吸了一口气,“你是说,鱼丸是董婆婆教你的?”

其实董婆婆并没有教导原身什么,只是偶尔说说话,不过原身似乎很喜欢这个别人口中孤僻冷漠的老婆婆,时常往她那里跑,不然她也不会发现董婆婆独自在家中去世的事情。

这正好给了杜若契机,成为她对外回应的说辞,毕竟死无对证了,这是一个最为妥当的借口。

“是,董婆婆不仅教了厨艺,还有别的,这个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听她这么说,杜音突然想起了今早的事情,惊疑道:“若若,早上你的画?”

杜若没想到姐姐脑子转得那么快,这次她很痛快地点了点头,“是董婆婆教的。”

柳二娘长叹了一口气,“若若,这些事情你怎么不早说呢?”要是他们早知道董婆婆对自家的恩情,她与丈夫定会把董婆婆视作亲生父母,尽孝侍奉。

古人重传承,董婆婆把手艺倾囊相授,和若若就有了师徒之实,他们杜家更应尽心奉养才是。

可现在……人死灯枯,他们想要弥补已经来不及了。

她庆幸当初和丈夫把人好好安葬了,不然叫他们如何心安。

杜若佯装无辜,眨了眨眼睛,“董婆婆不让说。”

“罢了罢了,等家中事了,咱们再上山正式祭拜一下。”

杜河恨不得现在就上山,给董婆婆磕上几个响头,以示感谢她对杜家对大恩大德。

不过他现在受伤动弹不得,只能作罢。

一切都解释清楚,杜若很孩子气地把她买都礼物都拿出来献宝,“姐,这根簪子是送给你的,你戴着肯定很好看。”

“娘,这是我给你挑的银耳环,你喜不喜欢?以后若若给你买更多首饰。”这对耳环样式简约,就圆圆的一个圈儿,缀着一颗紫色的宝石。不知道是不是古代的宝石不值钱,这对耳环她只花了三十文,比姐姐的木簪还便宜。

母女俩收到礼物都非常开心,杜音更是立即把簪子插道了发髻上。

杜河等了一会儿,忍不住清咳了一声,“若若,我,我的呢?”

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哪有父亲跟女儿讨要礼物的?

杜若也傻了眼,竟是把爹爹那份给忘了。

都说人在危急时刻思维很活跃,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补偿方案,端着脸道:“爹,你的礼物有点特殊,是一道促进骨头愈合的菜,所以没办法马上拿出来。”

杜河听到原来闺女并没有忘记自己,心里美滋滋,面上笑呵呵,“那爹爹就等着你的菜了。”

“那爹娘,你们就好好休息,家里的事儿有我和姐姐呢。”

“好,好。”杜河夫妻俩对视一眼,眼眶都有些湿润。

姐妹俩出了房间,去整理买回来的东西。

由于时间较紧,杜若只买了一斤盐、半斤白糖、半斤酱油,肉倒是没有买,此次春猎分得的肉还有一大块,因此她只买了些鸡爪、鸭脚。

当时她说要买这些的时候,赵伯伯还阻止了她,说这下脚料味道不好,又没几两肉,买回来就是浪费钱。

天子脚下的老百姓生活水平要比别处高出许多,像鸡脚鸭掌、鸡杂鸭杂和猪下水等物,除非是生活特别困难的平民才会去吃这些东西,一般都是白白倒掉的。

肉摊屠户见她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当即大声道:“小姑娘,你只要付一文钱,这东西你全拿走。”省得他还要费心处理。

最后杜若当真只花了一文钱,买了满满一篮子的下脚料。

想到这几天家里的饭菜没什么油水,她又买了一大块猪板油。

不论现代,或者古代,油脂都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尽管猪肉在古代是个低贱的食材,但肥肉、板油的价钱还是挺高的。

“咦,这是什么?”杜音看到篮子里有个油纸包。

杜若抬头看了一下,“严掌柜送的点心、酒,还有一块牛肉。”

“牛肉!”杜音张大了眼睛,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牛肉长什么样呢。

牛在古代是非常金贵的动物,元朝农业专家王祯就曾经说过:“农为牛本,有功于世”。

就连贵族也不敢私自宰杀,而皇帝也只能在祭祀的时候才能杀牛。

说起来也是杜若幸运,京都附近一农户,家中的耕牛在生小牛的时候难产死了,这才把牛拉到进城进行售卖,仙客来费了老大的劲儿也才买到了三十斤牛肉。

送她的这块牛肉,杜若估计得有三斤。

她打算切点牛肉来炖白萝卜,牛肉富含高蛋白,对爹爹的伤势有好处。

杜音瞧了个稀奇,继续整理东西,在看到那一篮子的下脚料时,她轻掩住鼻口,“若若,你买这些腌臜做啥?”

“当然是做菜了。”杜若信心十足,“姐,这些食材做菜很好吃的!”

现代人对食材的利用已经达到了极致,这些东西做好了,比寻常的肉好吃百倍!

杜音对此半信半疑。

整理好东西,姐妹俩把糕点端进父母房间,大家一起吃了几块糕点。

杜若以前很少吃中式点心,或许是她的思维误区,她总觉得中式糕点太甜太硬太干,可现在一吃,发现并不是这样的。

就如她手上的云片糕,糕体轻薄,质地滋润,口感香软,甜份恰到好处。

看来真的不能相信传言,还得亲自尝试之后才知其中滋味。

吃过糕点,杜音就拉着她进了书房。

杜家的书房很小,一般是杜辞在用,不过他并不限制妹妹们进出。

“若若,你帮我画绣样吧。”妹妹今天赚了一百多两实在是有点激励到她了,杜音也想赚钱,帮家里减轻负担。

杜若学过书法,对毛笔的掌控自然是炉火纯青,用毛笔画素描,画出的猫儿栩栩如生,足可见她的画技功底之深。

她画的是一只五个月大小的圆嘟嘟的异国短毛猫,脑袋圆圆,眼睛圆圆。耳朵、脸颊和尾巴分布着形状不一的橘色,捧着一团毛线趴在地上,很是可爱。

杜音一见就喜欢上了,“好可爱的小猫。”

杜若觉得姐姐眼里闪着心心,看来是个隐藏的毛绒控啊。

杜音得了绣样,立马兴致高昂地准备开始刺绣了。

时间还早,左右无事,杜若就回了房,打算小眯一会儿。

日落西斜,清风阵阵,家家户户升起了袅袅炊烟。

杜若也来到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