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方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酱烧肉与清汤芙蓉到底是不一样。

与当下浓油赤酱的风格迥异,这道鸡汤鱼丸呈到小公爷面前,幽幽的清香能俘获人心,原本想要挑刺的杨沛也哑了火。

半响后才憋出了一句,“这么清淡,能好吃?”

果然是小公爷的风格,嘴硬。

好不好吃,严修有发言权。

前一道甜品,为了不破坏成品表象,他是硬着头皮端上来的,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是个什么味儿。他这一步是险棋,现在想想,他还能惊出一身冷汗。

要是那小姑娘的甜品味道不好……他都不敢想自己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他当时真是鬼迷了心窍。

不过现在看到空空如也的碗,便知道他那步险棋走对了。

鱼丸和姜撞奶不同,在端过来之前,他就亲口尝过,是一种非常与众不同的口感,可以称之为惊艳。他有信心,这道鸡汤鱼丸足以让众人为之倾倒。

思及此,他的声音多少有了底气,“小公爷,这鱼丸是某近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珍馐美馔不过如此了。”

“哦?此物能得严掌柜如此高的评价,那本少爷可得好好尝尝。”杨沛略微倾身,面含兴味。

严修很有眼色地退出了包厢,在门口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暂时应付了这位难缠的小祖宗!多亏那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同时也庆幸自己慧眼识珠,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度过这一关。

包厢里,青云很有眼色地给二位爷各自盛了碗汤,在盛汤的时候,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怪不得严掌柜对这道菜这么推崇,真是太香了。

杨沛瞧见,笑骂道:“出息!”

鱼丸在清汤中漂浮,青云知道自家小公爷就没啥忌口的,给他放了一小撮葱花,雪白的鱼丸在翠绿的葱花掩映之下,显得格外肥嫩诱人。

舀一只鱼丸,牙齿轻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软嫩,相反,它十足劲道弹牙,表皮破开的那一刻,被牢牢锁住的汁水瞬间迸发,有点烫,但杨沛舍不得吐出来,忍着热意,虔诚地感受着汁水在舌尖上流淌的滋味儿。

他年纪虽小,但也吃遍了京中的大小饭馆儿,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原来不用大量的酱料也能做出这般美味可口的食物。

见他一时怔愣,辛淮便知道这东西味道不差,由贴身侍从查验过后,也亲自尝了一口。

定了几秒,随后莞尔,一口一口把碗里的东西全部吃掉。

这可惊呆了随从,杨沛也不由得侧目,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埋头苦吃。

不多时,两人把一大碗鱼丸汤吃得一干二净。

杨沛浑身暖呼呼的,小肚子吃得滚圆,加上面色被热气氤氲,整个人如同一只粉色的大汤圆,连辛淮都多看了他两眼。

“这道菜属实可口,青云,赏!”

青云自小伺候杨沛,这样的事儿已经做惯了。

小公爷是一等一的贵客,一同来的小少爷虽然身份不明,但能直呼小公爷姓名的人,身份地位比国公府只高不低,如此一来,严修隐隐有了猜测,因此也不敢随意离开,一直在包厢门口候着。

“严掌柜,你在这里正好,我家少爷对你呈上来的东西很满意,这是给厨子的赏赐,劳烦转交。”

青云从兜里掏出来一枚金馃子,交给了严掌柜。

“某定当如数转交,青云,小公爷可还有什么需要?”

“暂无。”

……

吃饱喝足的杨沛等人没有在仙客来多有逗留,很快酒楼包厢就空了出来,严修让小二把里面打扫干净,自己则是大步往厨房外间方向走去。

午间阳光暖洋洋的,杜若填饱了肚子,便有点儿发困,撑着脑袋就差没睡过去了。

一旁的赵铁柱正和终于得了空闲的弟弟聊天,两人已有月余未见,多有话聊。

“掌柜的。”赵铁栓眼尖,看到自家掌柜后,立即站起来局促地打了声招呼。

杜若的瞌睡虫瞬间被赶跑,眼睛炯炯有神地看向来人。

严修挥手让大家都坐下,而后笑容满面地对眼前的女孩儿道:“小姑娘,老夫之前未有空余问你姓名,现可否告知?”

“我姓杜,名若,掌柜的叫我若若便可。”

许是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急切,严修没有多说废话,把小公爷赏赐的金馃子递给她,“这是小公爷赏的金子,另外,老夫之前承诺若有人做出新菜,奖励二十两银子,话可作数,你清点一下。”

一粒金馃子,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杜若不知道这颗金馃子值多少银子,可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她欣然收下,笑容真切了几分,“谢谢掌柜的,我相信您。”

有了这银子,母亲便可不用那么辛苦,父亲也能安心休养。

若有剩下的银子,她打算慢慢把花园里的花转移出来,种花养花需要一个过程,不知道这些银子可否支撑到花卉养成的时候。

严修十分欣赏这样的落落大方,而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您要买方子?”

杜若忍不住重复道,她一直不敢小看古人的智慧,鱼丸的制作并没有太难的技术含量,经验老道的厨子只要品尝过,应该都能复制出它的做法,不说十成十,复原出七八成也是有的。她不相信严掌柜没有想到这一点,可他现在却提出要买方子。

看来严掌柜并不是一心逐利的人,为人算是厚道,并没有因为她年纪小而欺负她,怪不得仙客来能长盛不衰。

严修认真道:“是,你做的鱼丸味道很好。”他可以预见,只要仙客来推出这道鸡汤鱼丸,定能解了自己当前的困境。

这几年迎仙斋时常推陈出新,抢了自家不少生意。仙客来再不想出应对的法子,恐怕撑不了几年。

仙客来是自家祖业,他不能让其倒在自己手中,否则百年之后,他又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

杜若:“掌柜的出价几何?”

“七十两如何?”

这个价钱在杜若的心理预期范围之内,不过她现在缺钱,想要给自己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她做的是一次性的交易,而严掌柜赚的钱是细水长流。

“八十八两,取个好兆头。”

小姑娘面色淡然,让人看不出她的底牌。严修突然觉得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一丝小公爷的影子。

罢了罢了,谁让他是有求于人的那方呢。而且杜若凭一汤一甜点,在小公爷面前挂了名儿,十八两卖个好,也算值当。

两人的交易初步协商完成。

八十多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不方便携带,因此杜若要的是银票。

银票揣在怀里,杜若的心踏实多了。

她的心情不错,跟着掌柜进了小隔间,她把做法详细描述了一遍,附赠了姜撞奶的做法,末了又道:“其实不止鱼肉,牛肉、猪肉和鸡肉等都可做成丸子,做法大差不离。丸子也不止能做汤,也可煎炸烹炒。”

严修激动得朝她拱了拱手,“多谢若若的提点,伯伯承这个情,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一切事了,严修亲自把人送到门口。

杜若跟赵铁柱一起离开。

“那现在咱们去锦绣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