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鱼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镇国公杨家,深受皇帝荣宠。

杨家本是平民出身,与一般的农户无甚区别。最特别的莫过于杨家儿郎皆有一身大力,力能扛鼎。

百年之前的那场倾国之乱,杨家大郎征召入伍,主帅正是后来登上帝位的辛格。在大战之中,杨大郎舍身救帅,后来辛格反,杨大郎彼时已然为其心腹,为其征战,平定天下。

辛格顺利登基,念杨家大郎居功甚伟,故而赐封为镇国公。

此后杨家儿郎镇守边关,保大兴天下安稳,满门忠烈。

严修口中的小公爷正是这杨家最小最受宠的孩子,年方七岁。

杨沛手里拿着筷子转着玩儿,同身旁的人挑刺儿道:“这仙客来怕是要开不下去了,年年都是这些玩意儿,没意思,真没意思。”

辛淮默默地看了他那圆润的下巴,喝了口茶,没说话。

可眼神明晃晃地泄露出了他的意思,杨沛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为自己辩解道:“我这身肉可不是在仙客来吃出来的!”

没错,小公爷是个小胖墩,肉乎乎的,手指头还有小窝窝,像个大号的白面馒头。

单看体型,就知道他是一个妥妥的小饕餮。

辛淮显然已经习惯了他的咋呼,老神在在地坐在位置上,眼睛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沛夺过他手中的茶杯,“您好不容易出趟宫,就别想那么多了。”

这样一本正经的话,从一个七岁的小娃娃口中说出来,却没有丝毫违和感。

要是杜若看到的话,少不得会说上一句人小成精。

包厢一时安静了下来。

杨沛不喜欢这样的氛围,又嘀嘀咕咕道:“这仙客来掌柜怎么回事,不是说新菜马上就来吗?怎么去了这么久?”

装作入定的小厮这才出了声儿,恭敬道:“公子,要不小的去看看?”

他的话音刚落,包厢就响起了敲门声。

小厮得了授意,去把门打开。

门口正是端着碗的严修,“小公爷,菜还得等一会儿,不过甜品做好了,您尝尝?”

古代没有甜品这个概念,大多叫甜汤或者是糕点。

杨沛听到是自己没有听说过的东西,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甜品?是什么?拿来我看看。”

严修赶紧把碗给端过去,别看他一路奔走,可碗端得稳当,里面的东西一点没撒,也没碎。

放在桌子上的姜撞奶颤了颤,奶姜味稍有溢出。

杨沛没有注意到这些,在看到了碗里的东西后就大失所望,“就这?一碗乳酪你也好意思端上来。”

脆嫩的呵斥在包厢里乍响,严修忙道:“此物名为姜撞奶,是用牛乳制作而成,小的绝不敢随意糊弄小公爷。”

“姜撞奶?那严大掌柜可知,本少爷最讨厌姜?”

严修大惊,他做酒楼掌柜多年,把京中各位有头有脸的人物的喜好摸得透透,就是为了不犯大人们的忌讳,他记得小公爷并没有什么忌口的啊。

难道是自己的消息有误?

这时辛淮开了口,“沛哥儿,你别逗严掌柜了。”

杨沛绷紧的脸瞬间破功,哈哈大笑道:“严掌柜,瞧把你吓的。”

严修弓着身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赔笑:“小公爷,您就别拿小的开玩笑了,小的这胆子都要吓破了。”

杨沛挥挥手,“行了,你先退下吧。”

等人出去后,他的眼神被面前的姜撞奶摄去了全部心神,这姜撞奶表面微黄水润,轻轻碰到碗沿,里头的东西立即颤颤巍巍,特殊的香味直往鼻子里钻。

用勺子给自己挖了一大口,幸好此时姜撞奶已变得温凉,否则他肯定要被烫出几个大燎泡不可。

奶香几乎把姜味覆盖住,姜味淡到几乎可以忽略,轻轻一抿,奶块儿就顺着喉咙滑下了肚。

“天佑,这东西不错。”

——

厨房依旧忙碌着,因着有烟火气,里面的温度比外头高了好几度,杜若小脸红扑扑,手里的动作飞快。

鱼头、鱼尾剁掉,她拿着沉重的厨刀沿着鱼骨将两侧的鱼肉切下来,鱼皮也弃之不用。

接着是挑刺,草鱼刺多,两条鱼的鱼刺她挑了有半刻钟。

古代没有绞肉机,她只能认命地用人力将鱼肉剁成鱼茸,等把鱼肉剁成茸时,她只觉得双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想到那二十两,她浑身又有了力气。

鱼茸盛到碗中,加葱姜水、鸡蛋清、油、盐,顺时针不断搅拌上劲儿,为了得到口感q弹的鱼丸,杜若下了狠劲儿,足足搅拌了一刻钟,额头都冒出了热汗。

她稍微喘了口气儿,接着做剩下的步骤。

把鱼肉挤成一个个圆润的鱼丸。

刚才大火熬制的鸡汤已经事先被她用纱布过滤了几遍,此时汤色清澈澄亮,在出锅之前,她还放了两片大白菜稍微煮了一小会儿,因此鸡汤中带有蔬菜的清香。

挤好的鱼丸放到鸡汤中,开火炖煮,等到鱼丸都飘起时,美味的鸡汤鱼丸就做好了。

鱼丸色白,鸡汤清清,看着有些寡淡,杜若估摸不准那位小公爷的口味,不知道是否要撒些葱花,想了想,干脆把葱花放进小碟中,让他自己选择。

“这就好了?”早就在此等候的严修询问道。

“嗯,好了。”

杜若鼻子里充盈着鱼丸汤的香味儿,肚子控制不住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她才惊觉自己还没吃午饭,饥饿感如潮水般涌来。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大庭广众之下,怪丢人的。

严修自然也听到了她肚里的动静,转身吩咐汤小满道:“你去拿点饭菜过来。”

“小姑娘,你在这儿坐着吃饭,我待会就回来。”

杜若:“谢谢掌柜,我可以出去跟赵伯伯一起吃吗?”

“可以。”

于是杜若带着几样菜去了外间,赵铁柱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他心情十分忐忑,自己刚离开了一小会儿,若若怎么就进了厨房?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见她全模全样的出来了,急忙迎了上去,“若若,你没事吧?”

杜若摇头,“赵伯伯,我没事,掌柜送了几道菜,咱们一起吃吧。”

仙客来的菜不是一般人能吃到的,赵铁柱笑呵呵的说:“赵伯伯这回是沾了你的光了,还是咱们若若有出息。”

杜若被夸得脸红,“哪有您说的这般夸张。”

等周围的人少了些,赵铁柱才有机会细细询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何事。

由于事情最后的结果没出来,杜若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菜到底合不合那位小公爷的胃口,因此也没有细说,只说掌柜让她进厨房做了一道菜,好歹安了赵铁柱的心。

赵铁柱心里有了普,没再纠结这件事。

“卖猎物的钱,伯伯先收着,等回了村儿再交给你爹爹,若若,你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吗?”

杜若倒是想去药铺把香料买回来,可她现在身上的铜板也就八文钱,买不起。

她只希望小公爷吃得开心,让她顺利拿到掌柜的赏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