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同归于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什么事是不能在电话里面说的?”晚秋拢了下没有梳理的头发,想起昨天梁启生的态度。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冉倩笑,故意开玩笑道:“怎么,五叔限制你自由了?你们还真是……”

“几点,在什么地方?”晚秋打断她的话,不想跟她说这些无畏的废话。

冉倩心里冷笑一声,报了时间跟地点。

晚秋迅速洗漱完毕,刚要出门被梁越叫住:“去哪里?”

“冉倩说有事告诉我,大概是跟澄湖那块地有关。”晚秋边穿鞋子边说,想想也没把昨天遇到梁启生的事告诉他。

“那我跟你一起去。”梁越说着去拿衣服。

“不用。”晚秋拒绝,直起身道:“我一会儿就回来。”

她走到门口,手放在门把上顿住,犹豫了下后回头问道:“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怎么忽然主动邀请我吃饭了?”梁越勾唇笑,把拿起的衣服扔到沙发上,并没有强行跟着她的意思,“还是说,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晚秋心里咯噔一下,从没有过的慌乱在心中一闪而过,忙低下头没好气的道:“不吃算了。”

“难得你开口怎么能不吃。”梁越忙道,忍不住又调侃她:“你现在脾气可是见长,怕是只有我能忍了。”

晚秋没理,开门出去后深深呼了口气,忍不住笑起来。

冉倩约的地点是个公园,这个地方晚秋很熟悉,距离她们读的大学很近,以前她跟冉倩经常来这边玩。此时深秋,草地一片萧瑟,早没了记忆中的春意盎然,正如她们之间的友谊,已经物是人非。

约定时间过了大概二十分钟还不见冉倩的身影,晚秋打了个电话没人接,站起来正要走,冉倩从一丛矮松后面走出来笑道:“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只不过是叫你等了半个小时不到而已,以前我每次等你的时候,哪怕是一两个小时都会等。”

晚秋不答,直接问道:“你想说什么事?”

“这里的格局跟以前一样。”冉倩答非所问,看了四周一眼目光落在晚秋的脸上,笑容满面的道:“我们以前一起在这里展望未来,那个时候关系多好啊,你还说过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愿意帮我的。”

“那是以前,背叛你的是我。”晚秋吐出一口气,有些不耐烦,“你如果找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些事,那我没时间在这里浪费。”

她说完就要走,冉倩忽的恼羞成怒,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人拽了回来甩向一边的草地,凶狠的骂道:“你不是说你要报复梁启生,你绝对不会跟他复合的吗,为什么你们有说有笑而且还是他送你回去!你都要结婚了居然还这么不要脸的去勾引别人的丈夫,你结婚是假的对不对,你要跟启生复合是不是!”

晚秋跌坐在地上,因为手撑地而伤到了手腕,她站起来转了转有些疼的手腕,冷脸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发疯别来找我!”

“你给我站住!”冉倩再次拉住晚秋的衣服,瞪圆了眼睛满脸愤恨的道:“我什么都看到了,昨天启生去接你,你在骗我,你们合伙骗我!”

昨天?晚秋恍然大悟,难怪梁启生态度忽然转变,原来就只是演给冉倩看的。他知道冉倩一直在监视自己,也知道冉倩在给他们通风报信,所以利用了冉倩的嫉妒心故意让她以为他们和好了。他这还真是一石二鸟,既能摆脱冉倩又能打击报复到她,只要这样的一个麻烦缠上了他们,那他们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真是卑鄙!”晚秋暗骂,一把甩开冉倩的手道:“你还真是被他吃得死死的,到现在连自我都失去了!不管你信不信,我跟他没半点关系,昨天不管你看到什么都是他故意演给你看的,你有时间来质问我找我算账,不如回去好好的找他算账!”

“你这是承认了?”冉倩根本就听不进去她的话,直接把她的否定当成了承认,怒吼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以前对你还不够好吗,我把什么好的都给你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晚秋只觉得头疼,冉倩已经完全不是她当初认识的那个人了,她现在被权利、嫉妒懵逼了心智,精神变得不正常。不管自己怎么辩解承诺她也不会信了,她只会认定都是她的错,最好的回答就是不予理睬。

晚秋不想再说话,推开她想要绕道离开,冉倩忽然扑通一声跪到了她的跟前,揪住她的裤子哀求她马上离开这座城市,她愿意给她很多钱,给她很多补偿。

“不需要,你还是管好你自己,以后别来找我了!”晚秋掰开她的手快速离开,任凭冉倩坐在地上大喊大叫。

出了公园晚秋拉开车门上车,刚启动车子忽然出现警报,她下车查看,两个车后轮都没了气。

一定是冉倩干的。晚秋烦躁的抓了把头发暗暗骂了句粗话,给车行打了个电话后正要打电话给梁越让他来接自己,无意中看到前方马路上出现了个正哭得厉害的小孩,她觉得有些眼熟,走近了些后发现是梁彤。

晚秋下意识的看向四周,想看看梁启生是不是也在周围,但四周静悄悄的。她蹲下身问道:“彤彤,你怎么在这里,你爸爸呢?”

“妈妈,我找不到妈妈了……”梁彤哭得眼睛都红了。

“是妈妈带你来的?”晚秋疑惑,想要继续问,可梁彤只知道哭,一个劲的喊妈妈。

也不知道冉倩还在不在原地。晚秋虽然不愿意再回头去找,但把这么个小孩扔在原地她做不到,冉倩根本就不爱这个孩子,她只是把她当做拴住梁启生的工具而已,而现在这个工具已经失去了大半的作用,所以她就越发不上心了。

那我呢?晚秋突然想起自己,如果按照老爷子的话她真怀孕了的话,那这个孩子不也成了婚姻的牺牲品吗,可打掉的话她又有些舍不得,孩子是无辜的。

“阿姨带你去找妈妈吧。”晚秋收回思绪,替梁彤擦干了眼泪,把人抱起来拿手机给冉倩打电话。没人接,她正要继续打,有车朝她们开过来,是冉倩。

梁彤看到冉倩,高兴的挥手直叫妈妈。晚秋松了口气,到底还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再怎么样不爱也不会丢在这里不管不问的吧。她静候在路边等着她车开过来,可等了几秒晚秋就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车子越来越近但没有减速停下来的趋势。

她想干什么?难不成是想撞死她?晚秋大惊,她怀里还抱着她的女儿啊,她难道也想把她撞死?

可形势容不得她过多的思考,近在眼前的车子证明了她的猜测,冉倩疯了,她真的是要开车撞死她们两个!

晚秋本能的转身就往草地上跑。冉倩看见她狼狈的逃跑,狰狞的哈哈大笑,她觉得自己胜了,只要梁彤死了,时晚秋也死了,那就没人跟她抢梁启生了,梁启生永远是她的了!她完全丧失了理智,成为了一个疯子,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冲上了人行道边的草地。

晚秋平日的体力虽然不错,但她这时还抱了个孩子,速度哪里能比得上身后的越野车,才跑出去没多久,来不及躲闪两人就同时被车撞飞。

看着被撞飞的两人冉倩笑得癫狂,可她还没来得及多笑几声,发现前方是个池塘,她赶紧的刹车,可因为速度太快再加上是个下坡,车子根本就不能完全刹住,最终在她慌乱无章的操作中冲进了池塘。

重物落水的声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纷纷跑到池塘边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当发现有车落水后,有人连忙打电话报警,但无人敢下水去救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在草坡另外一边被撞得满身是血的两人,于是赶紧的叫救护车。

梁越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便给晚秋打电话想询问她去哪里吃饭,电话没人接,在他连续打了四五个之后总算有人接通,但不是晚秋,而是自称是护士的人,告诉他手机的主人出了车祸正在手术,让他快到医院来。

梁越的脸一瞬间煞白,忙让程洲开车去了医院,并且联系医院的领导把最好的医生聚集过来。

他们到的时候,医院的院长也已经在那边,梁越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梁启生,疾步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阴冷的问道:“是你开车撞的晚秋?”

梁启生正在气头上,他用力的拉开他的手,咬牙启齿的道:“我没先问你,你倒先来问我了!彤彤也在手术室里面!”

梁彤?梁越蹙眉,正要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的手术室门开了,有护士急匆匆的出来,说梁夫人抢救无效已经死了。

“死了活该!”梁启生愤恨的骂道,不再管。

护士很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梁越朝程洲使了个眼色,程洲小声跟护士说了几句话,两人进了手术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