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气急败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骨灰?晚秋想起之前看过的新闻,凌诗怡脑死亡,只能靠机器维持着生命特征,凌建泽便将她送去了国外。有人就猜测,说他是想让女儿死,免得活受罪。这么来说,他真的这么做了,亲手杀了自己女儿?

“凌总别激动,有话慢慢说。”梁越不怒不恼也没有拉开他的手,反而是笑着邀请他先坐,“这件事我们可以慢慢谈。”

“谈什么谈,你这是承认你偷了我女儿的骨灰了?”凌建泽怒目圆睁,“你真是卑鄙,这种事情居然做得出来。”

“跟凌总比起来我还是差了点,至少我是大方承认了东西在我这里。”梁越还是带着笑,耐心的看着他。

凌建泽恨得压根直痒痒也不得不甩开了手,问:“你想要怎么样才会还给我,只要合情合理,我都答应。”

“我还以为凌总会说不管什么条件都会答应,原来心里也还是很舍不得自己的家产,看来你女儿跟财富比起来到底也还是差了一些啊。”梁越感叹,字字直戳他的心脏。

凌建泽的脸抽了抽也没发作出来,到凳子那边坐下说:“你用不着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我,谁会把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的东西拱手送人。就跟你们梁氏的财产一样,你会直接让给梁启生什么都不要?”他说完看了眼时晚秋,“随便找个人结婚不也就是想满足继承遗产的先决条件,我们本质都是一路人。”

晚秋有些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她只听外界说凌建泽特别溺爱女儿,当宝贝捧着,现在女儿死了,如果是为了要回她的骨灰,应该是什么都愿意给,但他并没有答应,现在似乎也并不像刚开始质问梁越时那么的迫切,看来传言并非都是真的,爱女是一方面,为她能付出到什么程度又是另一方面。

如果是她的话,就算她的女儿再也不能醒来,她也不会那么迅速的就做决定让她死,至少每天能看看她的容颜也应该是一种幸福。晚秋想。

“凌总怎么又扯上我了。”晚秋插嘴,“你绑我那件事我都还没去找你,你倒是先来了,是不是应该先给我个说法?”

“说法?你想要什么说法?”凌建泽嗤了一声,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完全暴露他就没有再藏着掖着的必要,怪就只怪在梁启生那个蠢货办事不力,让梁越先抢了先找到了人,让他为女儿的报仇只进行到了一半,完全就是便宜了时晚秋。这个女人被救了出来竟然还不吸取教训,又这么高高在上傲慢的跟她说话,真是不长记性!

“绑你这事是我做的,我承认。”凌建泽说,“我女儿因你而死,你却安然无恙,放在哪个做父亲的身上都是无法原谅。我替自己女儿争口气教训教训你又有什么不对?”

“凌总可真会避重就轻,如果你真只是想教训,你当面打我两巴掌,我看在你女儿死的份上也就受了,可你是想我死呢。”晚秋没想到他会这么不要脸说出这么恬不知耻的话来,“你当初绑我的时候说的什么话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你说要把我卖掉,让我永远都不能翻身!”

卖掉?梁越蹙眉。这里的地下市场有这样的交易,供某些有权有势有钱的人玩乐,一旦交易成功的话,那还真就找不回了,找回来了估计也是半死或者残废。他一阵后怕,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走到吧台边倒了两杯酒,问道:“有这事?晚秋,我怎么完全没听你提过,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什么早点跟你说,你根本就没问过我!晚秋明白他这又是开始演戏,于是配合道:“我现在不就说了吗。凌总,不如说说打算把我卖给谁?梁启生?”

“什么卖人,我只是言语上吓唬你一下而已,我是正经商人这种犯法的事我怎么会做。”凌建泽矢口否认,他决定拿梁启生当个替罪羊,“我要真想那么做的话,会把你带回家让你呆那么久?地下市场的交易可是很迅速的,当天绑了你晚上就能出手掉。我的本意就只是吓吓你,哪儿成想不知道是谁知道了点什么告诉了梁少爷,梁少爷找上门来了,然后把你要了过去。他带你走的时候可是跟我说了,会把你安全送到五少的手中,我这才让他把你带走,至于你们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有没有真的送你回去,那我就不清楚了。这事你不能全怪在我身上,我可以为绑了你这件事向你道歉,但五少劫持了我女儿的骨灰就怎么都说不过去吧。死者为大,再怎么样也不应该拿这种东西来威胁我。五少,你这么做传出去的话会惹人非议。”

真是撇的一干二净啊!就这么把邵沛曼跟梁启生拉出来做了垫背,自己是一丁点的损失都没有!晚秋生气,人命在他手里竟然就这么不值钱,他又有什么资格来要回女儿的骨灰!

“我又没提什么条件,凌总怎么能说我威胁你。”梁越把一杯酒放到了他的跟前,“其实我跟你一样,也只是想吓唬吓唬你而已,毕竟你绑了我女人,我正打算让人过几天给你送过去的。”说完他抿了一点酒继续道:“当然这送的人会不会把东西摔了扔了那我就不能保证,毕竟他送之前肯定会跟我再三保证一定会安全送到,不过,这万一摔了,我可以为这事向你道歉。”

晚秋噗嗤笑出了声,举一反三以牙还牙还真是梁越最在行的事,她曾经也是被他这样堵过好多次。

凌建泽的脸黑成了锅底,十根手指捏紧,哑口无言。梁越熟视无睹,向他举杯笑道:“既然凌总今天亲自来了,那我就把东西给你带回去。你不如先喝点酒等会儿。”

“你会这么容易就把东西还给我?不然你们专程跑一趟国外干什么!”凌建泽不信他就只是想吓吓人,“现在已经谈成的项目跟以后的合作我都可以给你最大的利益,我这边也不会跟梁启生合作……”

“晚秋,你去把东西拿来。”梁越开口打断他。

我?晚秋疑惑,看看两人应了声退出去,凌建泽将信将疑,很快疑心就更重,拿起酒杯喝了口酒。

程洲正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忙,桌上各种文件资料之类的东西堆成了一个小山。

“程秘书,梁总要我出来拿个东西。”晚秋试探的道,她唯一能找的就是这人,要是连他都不知道的话,她难不成出去一趟买个替代品回来糊弄一下。

程洲应了声好,从最大的抽屉里面拿了个大罐子出来递给她道:“有一点重,你小心点。”

晚秋接得忐忐忑忑,这是真的是骨灰罐,程洲居然直接就把这种东西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抽屉里面,他不觉得瘆得慌吗?晚秋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后停下,回头问道:“那个,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真的吧?”

“你猜。”程洲难得跟她开玩笑,见她摆出即将要针对自己的架势忙道:“假的。”

“那就是随便我处置啰。”晚秋放松了身体,抱着罐子也就不那么庄重紧张。她算是明白了梁越刚才说的话,这东西不说把凌建泽吓个半死,肯定也能把他吓破胆。虽然做法不厚道有伤道德,但错在他,自己失身也怪他!

晚秋抱着罐子进去,凌建泽的目光便立刻锁定在了罐子上,站起身就要过去拿。晚秋单手托住了罐子举得半高笑道:“凌总最好不要太过激动,不然我这手一抖,后果可就不好看了。”

凌建泽果然顿住了脚,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他的两颊有些红,性子也变得没先前那么有耐心,问道:“你想要什么?”

“我要什么给什么啊?”晚秋反问,“什么都行吗?”

她说着故意抖了抖手,罐子便开始在她手上晃,想掉下来又没有掉下来,却有随时会摔碎的可能。

凌建泽被吓了一跳,冷汗直冒,伸出了双手想要托住也没敢上前,直呼叫她小心,并且也答应只要合理都可以,同时余光看向梁越,期望他能说点什么阻止。

梁越品着酒好似没看到,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你前些时候得了一块地,就是龙南澄湖那块,亚峰觉得那边很不错,想在那边建美食城外加度假游乐区,你要让给我们。”晚秋说,“我也不是要你白给,亚峰可以买,比你拿到手的价格低一成来买。”

别说凌建泽没料到她会提这个要求,就连梁越也是一怔,随即眼睛一亮不免对她很是欣赏。

那块地是凌建泽动了很多关系,耗费了很长时间才拿到,这其中的付出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更何况低一成的话,那就是说直接损失了将近一个亿,还不算以后的预期收益,那里就是块宝地,不然凌建泽也不会这么的卖力,那里是凌氏明年重中之重的工程。

“凌总考虑得怎么样?”晚秋故意掂了掂罐子问。

凌建泽舍不得,内心纠结,最终一咬牙还是同意了。

“那等拟好了合同签字了,我就把这个亲自给你送过去。”晚秋把手收了回来,把罐子抱在了怀中,“凌总速度可要快点,不要耽误了葬礼。”

凌建泽气急败坏,带着人甩门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