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被绑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总这是什么意思?”晚秋余光看一眼站在她左右两侧的几人,堵住了她唯一的出路,大有将她绑起来的架势,她半开玩笑的笑道:“只是吃个饭而已,这么咄咄逼人的排场会让我觉得凌总这是想要绑架我呢。”

“有五少罩着你,谁敢动你啊。”凌建泽拿着雪茄的手点了点凳子示意她坐下。

晚秋没动,被人狠狠推了一把撞到了桌子上,她脸色一变,想了想拉了凳子出来坐下,问道:“既然是凌总找我吃饭何必叫邵小姐传话,直接叫人招呼我一声,我自然是跟梁越一起请你了。”

“怕你心虚未必会来啊。”凌建泽猛吸了口烟吐了出来,烟雾在空气中弥散开来,呛人的味道让晚秋很不舒服,她不能像对梁越那样直接把东西抢了,这个立场连开口让他不吸的权利都没有,她故作自然说:“这个心虚从何而来,我有些不懂凌总的意思了。”

凌建泽呵呵笑了一声,突然把雪茄熄灭了,说:“我已经叫人把诗怡送去了国外,再过一个多月她的骨灰就会送回来了。”

“凌小姐的事我很抱歉,要是我当时再努力一些的话,没准能救她。”晚秋惋惜的歉意道,“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凌总还请节哀顺变。”

“意外?哼!”凌建泽嗤了一声,“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谋害,你心里还不清楚!”

“就因为我清楚所以我现在才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话。”晚秋凌冽的回答,两只隔壁搁在了桌子上,身子微微向前倾斜,“既然凌总今天是为那件事找我出来,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挑明好了。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凌总心里多少也有些底。我不知道凌小姐为什么对我有那么大的成见,言语侮辱一下我一笑而过也就算了,没想到她是想杀了我,只是哪成想她自己也会掉下去。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还是被人救了,只可惜凌小姐虽然保住了命但却丧失了意识。”

“你不拉她下去,她怎么可能会掉下去!”凌建泽震怒,猛地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恶狠狠的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恶毒,居然拿她垫背!”

“她不踹我想置我于死地我又怎么会拉她,我也只是想要活命而已。”晚秋表面看着镇定自若,心却早已高高悬起,“那个时候有人操作了水池的开关,把我们两个都困在了下面,我还以为那个人会看在凌小姐也落水的份上打开水池,没想到那人也是想要我们死。凌总有来质问的时间不如先去找找这个人,她是害死凌小姐的罪魁祸首。”

“真是一副伶牙利嘴,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我做事向来光明磊落,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一定不客气。凌小姐出手在先,出了这样的意外,说不好听点她是咎由自取,我虽然很抱歉,但并不觉得我的自卫有什么不对。”晚秋盛气凌人的道,她不能在气势上输了,不然对方会更以为她好对付,坐起来就更有恃无恐,她慢慢道:“我跟梁越约了一会儿去试婚纱,凌总要是没其他事情想要交代的话那我就要先走了,免得他一会儿等不到我人又要生气了。”

“走?你以为你走得了!”凌建泽话音刚落,原本散开站着的几人齐刷刷的都站在了门后。他狞笑一声道:“少拿梁越来吓唬我,你以为我会怕他?他一向目中无人,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会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来跟我斗!”

“会不会你还不知道,出事的那家度假酒店的下场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晚秋故意装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其实她根本就不确定那件事到底是不是梁越做的,反正这事发生之后那家度假酒店就倒闭了,肯定就是有人故意做的,不管是谁,现在就能成为她的一个救星。

凌建泽根本就没听进去,一抬手就有两人上前抓住了晚秋的肩膀将她摁爬在了桌上。晚秋挣扎了几下却是越挣扎那些人摁得越紧,让她几乎丝毫不能动弹,她心慌了,忙道:“你想怎么样?”

“诗怡一个人太寂寞,送你下去陪她。”凌建泽五官开始扭曲,笑道:“我也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在你死之前我会让你发挥你的价值的。你不是很有才能吗,身材又好长得又好看,这样才貌双全还很有个性的女人那些人肯定都会非常喜欢,一定能卖个很好的价钱!”

卖?晚秋绷紧了神经,“这种犯法的勾当你就不怕被人抓?凌总,我劝你还是要三思而后行,不然等梁越……”

“他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你,你也别想着他来救你了,那种地方他从来就没去过!而且约你出来的是邵沛曼,订包厢的也是她,又有谁看到我跟你接触过,梁越就算是找我会找她,绝对查不到我头上。”

晚秋一瞬间有些心灰意冷,只能做最后的劝说:“邵沛曼是你女儿的好朋友,你这么害她就不怕你女儿泉下有知死不瞑目!”

“如果不是她怂恿诗怡去对付你,诗怡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那是她应得的活该!”凌建泽疯了似的吼出来,“绑走!”

话音一落,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装了一小管子药的针管出来,撸起晚秋的袖子就要扎下去,晚秋想要躲开却是动也不能动。就在针挨上她的皮肤时,她提包里面的手机响了。

打针的人顿了下,回头看一样凌建泽,凌建泽使了个颜色,有人从提包中拿出了手机递给他看。是梁越的电话。

“给她。”凌建泽吩咐,在晚秋讲话之前警告道:“你要是敢乱说一句话,我现在马上就叫人把你的衣服脱光,拍好了照片发给梁越还有各大媒体!”

晚秋抿了抿唇,心跳异常快,她清咳了一声理了理声音道:“喂,找我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不是约好了吃饭吗?”梁越合上文件夹递给程洲,“你现在在哪里,声音怎么在发颤,很冷?”

晚秋瞥了眼凌建泽,笑着回道:“不是,刚吃了冰东西而已。我一时忙忘了跟你说过这话,我现在正跟邵小姐一起吃饭,你自己吃吧。”末了她又道:“记得一会儿准时去试婚纱,你在店门口等我。”

凌建泽闻言摆了摆手,一旁的人便扯住了晚秋的衣服,大有马上就要撕的趋势,晚秋瞪他一眼,对梁越说:“我现在忙,不跟你说了,挂了。”

等她说完电话立刻挂了,紧接着马上关机。给她准备打针的人立刻行动给她打了一针,晚秋看向凌建泽道:“他会找到我的,别小看了邵沛曼。”她说完强烈的睡意袭来,眼睛慢慢闭上,有人给她裹了条毯子扛在了肩上带了出去。

梁越看着手机愣了半晌,问程洲道:“晚秋说跟邵沛曼一起吃饭,你觉得可信吗?”

“如果邵小姐拿什么事情做引子的话倒是有可能。”程洲很客观的道,又问:“老板,要不要上菜?”

梁越没反对,程洲便招了服务员过来要求现在可以准备。梁越继续说:“早上她还不想去试婚纱,是我强迫她去她才勉强答应,刚才又主动要我在婚纱店门口等她,这话不像是她会说的。”

“时小姐不会主动向老板示好。”程洲直接道。

虽然话不好听,但却是一语中的,梁越没了吃饭的心情,站起来想去找晚秋,走出去没几步就见离他不远处邵沛曼正在跟一个男人吃饭。他蹙了下眉大步走了过去,而后换上一张笑脸打招呼:“好久不见。”

“阿越,好久不见。”邵沛曼回了他一个笑,他们确实是有快两个月没见过了。

“跟朋友一起吃饭?”梁越看向另外一人,不认识,“这位看起来不像是本国人,从国外来的吗?”

“我留学时的好朋友,现在来这边玩,我给他当导游。”邵沛曼解释,介绍道:“戴维,这是梁越。”

戴维正要跟他打招呼,梁越忽然问道:“你们在这里坐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的样子。”戴维不解的回答。

“那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梁越颔首转身离开时整张脸都黑了,晚秋撒谎,她根本就没有跟邵沛曼在吃饭,那她跟谁,又在干什么?他拨打了晚秋的电话,电话关机。

下午三点他去了婚纱店,店员说晚秋还没有来,等到三点半的时候梁越再次打了个电话给晚秋,电话不是关机但是无人接听。他立刻离开了婚纱店回了公寓,晚秋很守时,约定好的事从来不会迟到,过了时间没来那就是不来,他不觉得她会无缘无故的爽约,更何况那时她还强调了,要他在门口等。

难道是出事了?梁越沉思,拨通了许苏雅的号码。

许苏雅现在一看到梁越的号码就如临大敌,她等手机响了会儿才接通,还没说话那边毫不客气的直接质问道:“晚秋在哪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