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谈条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秋瞥了眼梁启生,浅笑道:“行啊,我也正是想找几个商量的人。婚纱已经定好了,就等着到了之后去试,场地也等着跟梁越一起去看过后再说,你要是要有时间的话,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帮着参考一下。”

“这个问题不大,你到时候直接联系我就行。”冉倩笑嘻嘻道,这才发现她戴了戒指,忙拉过她的手赞叹道:“这是你们上次一起买的那个对戒吧,挺好看的,很适合你。”

晚秋嗯了声算是回应,没再接话,这种明显挤兑梁启生的话她帮着说几句就行了,没完没了不只是她会腻烦,万一让梁启生发疯了的话,遭殃的虽然是冉倩但也会波及到她,她可是记得很清楚,每次这两人一斗嘴最终肯定是要打架,这是病房,老爷子还病着,她不希望他们在这里打起来。

而梁启生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双拳握了握恨不得扇这个女人两巴掌。他给她点面子,她居然就作起来了,也不想想现在她吃的喝的穿的那样不是他给的,就连她爸的厂子出了问题需要急救金也是他出的钱,那种要要死不活的小厂还不如直接倒闭,完全就是浪费他的钱。她竟然完全不知道感恩,自己不喜欢听什么非要说什么,毫无顾忌的跟着自己干,还真以为自己现在不敢跟她离婚了?

等到老头子死了后,看我怎么收拾你!梁启生咒骂,眼睛却是不自觉的就看向了晚秋手上的戒指,只觉得那东西在灯光下扎他的眼。他当初为了讨好时晚秋花了大笔钱拍下了一只戒指,也就只是在她的手上戴了那么几个小时,订婚宴一过她就摘了下来,说是太过招摇了戴着不方便,也怕被人抢了或者是掉了。

眼下她带着的这一个也同样很耀眼,怎么就没担心会被人抢或者是掉了?难道就是因为送的人不同?那她难道已经跟梁越上床了?

梁启生愤慨,他很后悔当初自己居然会洁身自好遵守她说的那些个什么拒绝婚前性|行为的谬论,订婚之后他还曾想过看在这么贵重的戒指上,她应该完全接受自己,但还是没有,他都不知道他跟时晚秋谈了那么久的恋爱到底谈的是什么,所以当初时晚秋坐牢,他私心也是想要惩罚她。

可是最终并没有惩罚到她,反而打破了他的计划。他有些埋怨邵沛曼的慢速度,他的资金都已经到场,帮助她度过了难关,她怎么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还有一个多月他们就要结婚了,老头子是他唯一的筹码,他绝对不会让他们结婚。

没人说话,房间里面的气氛瞬时比先前更加的沉闷尴尬。冉倩无事一般的摆弄着桌上的东西,招呼晚秋吃水果,还很热心的递到她手上去。晚秋拿着又放到了桌子上,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曾经三人无数次的像这样坐在一张桌子旁谈笑风生,而今却是各怀心思视他人为仇敌。到底还是她太过相信了爱情,那玩意压根就没用,她现在没有不一样也能从头开始。

“五叔什么时候来?”梁启生翘起了二郎腿,拿了根烟出来叼在了嘴上。

“这里是病房,老爷子还睡着。”晚秋提醒,从未觉得会如此的厌恶一个人抽烟的样子。她是见到过很多次梁越抽烟,医院里面也看到过,但都没有这么反感,反而忍不住在心里做了个对比,认为梁越抽烟的样子还很帅气,最起码梁越没在自己父亲躺着的病房里面抽烟,他最多也就是在走廊无人的时候,而后来已经没出现过了。

“爷爷自己都是个老烟鬼,要不是身体不行不能碰,这屋子现在早已经是一房间的烟了。他现在昏迷,没准闻闻味道就醒了呢。”梁启生没有停止,拿了打火机出来点烟,就在晚秋准备去抢的时候,冉倩先一步抽了过来劝道:“启生,你这说得什么瞎话,是不是工作太累糊涂了!这吸烟多了对身体也不好,你还是收敛些得好。”

没想到她这一动作激怒了梁启生,眼睛一瞪厉声喊道:“拿来!”

冉倩僵住拿着烟没动,梁启生愤怒的一把抽了回来重新叼回到嘴上,但是打了几次火却没点着,瞬间没了任何耐心,直接连同打火机一起扔到了垃圾桶,他扔得不准,烟还没挨到垃圾桶的边,而打火机却是砸到了垃圾桶边沿上,险些将桶打倒。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声音太响吵醒了梁毅航,老爷子居然动了动醒了,而就在此时,几乎是心灵感应般,梁越推门而进。看到三人齐齐站在了床边,笑道:“怎么,老爷子醒了?”

他这话被站在门外面的詹永飞听到,先推门几步走到了床边。

老爷子并没有完全醒过神来,詹永飞喊了他几声后摁了铃叫了医生过来,医生带着一群护士跟几个仪器蜂拥而进,瞬间便将床围了个水泄不通,开始给他做检查。梁越等人只得在一边默默的站着看,梁启生没耐心,刚才没抽上烟也让他烦躁,自知这个检查一时半会也不会结束便抬脚出去,他前脚刚走,冉倩后脚立刻就跟了出去。

晚秋跟梁越并排靠墙站着,说:“刚才詹律师给我看了两份遗嘱,其中有一份对你很利,他觉得你应该接受,先跟邵沛曼复婚,等老爷子过世了之后再离婚也不迟。另外,他还说,老爷子有意要并购不景气的邵氏,这件事希望你来完成。”

“他都这幅田地了居然还真想着吃下邵氏,要是邵家知道他怀的是这个心思,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梁越双手揣进了口袋里,慵懒的靠向了身后的墙壁,“另外一份说的是什么?”

“平均分配,但梁启生的母亲跟妹妹份额都不低,三人加起来远远超过了你,梁氏的大权会是他们的。”晚秋简洁的说,想了想道:“从这份遗嘱来看,你爸爸虽然一直喊着什么都不给你,但他其实心里还是惦记着你,你即便不跟邵沛曼复婚,他也还是会分你百分之二十六,这已经算是很多了。”

听出了她话里有话,梁越问:“你想说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爸爸也并不是像外界说的那样,对你那么的厌恶,或许是一开始你母亲死的时候他受了打击所以才那么做,但是等到你二哥死了之后他只剩下你这么个儿子,心境就变了,想跟你和好,但是你太冷漠,他又拉不上面子,所以关系才越来越差。”晚秋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她觉得这个想法很合理,而且从詹永飞的话语中她也听出来了,老爷子确实没那么的嫌恶梁越。

“我很冷漠吗?”

“嗯?”晚秋不解,他这在乎的重点也太奇怪了,“从客观上来讲,你对你爸爸是够冷漠的。我跟我妈虽然关系不好,但我还是时时惦记着她,能妥协的我都妥协。”

“像你那样跟你妈骂起来也可能做不到。”梁越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晚秋一下就被堵得哑口无言,知道自己说了半天算是白说了,翻了个白眼不再吭声。静默了一会儿之后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今天叫我来到底是想干什么,不会又跟上次一样吧?还是说,是詹律师叫你叫我来的?”

“他叫我来,什么事我还不知道。”梁越淡淡的道。

晚秋不信。

那边医生的检查已经完了,老爷子被一折腾已经彻底醒了过来,半坐着躺在了床上,淡淡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后叫詹永飞给他倒一杯水,晚秋快步走了过去先拿起杯子倒了杯温水递了过去,老爷子看看她似是不愿意,但也没打开,还是接了下来。

晚秋暗暗松了口气,余光看一眼门口,刚出去的梁启生夫妇也没回来,难道是走了?

“爸让律师叫我来,还是想说上次那件事?”梁越待他喝完了水后顺手就把杯子接了过来放到了桌上,“你不用再说,我跟你的脾气是一样,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改。你的财产你想怎么分就怎么分,我没任何意见。倒是有一点我想提个建议。大姐离婚净身出户,带着双胞胎生活不太容易,你当年做得不对她怨恨你是应该,在遗产分配上,我希望爸爸能多分一些给她。”

“哼!你们这是看我要死了,都来跟我翻旧账了?”梁毅航冷哼了声,语气平淡听不出有没有生气。

梁越没吭声,梁毅航嘴唇蠕动了下,想说什么但最终也忍着没说出来。晚秋觉着他是于心不忍,又像是对梁越起了愧疚之心,想了想插话道:“我们一个多月之后婚礼,希望老爷子能够到场。”

梁越怔住,他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居然会有这种想法。梁毅航也很意外,瞥了她一眼道:“我没叫你们赶紧的分,你居然还有脸叫我去参加你们的婚礼!”

“我脸皮一向挺厚,老爷子你也是知道的。”晚秋微微笑道,“您是梁越的父亲,理应当出场,不然我们这婚也会让人笑话。要不这样,只要老爷子愿意来,我愿意答应你任何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