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约定协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气势汹汹的警告了楚志杰一番,又放出了狠话,晚秋这次是真正彻彻底底的跟樊立文翻脸,樊立文当着她的面直接在户口本上把她那页撕成了碎片,她们这算是真的断绝了母女关系。

接下来该怎么办?去跟梁越谈这事?晚秋拿不定主意,出了小区看到梁越的车还停在路边,她驻足犹豫了会儿走上前,上车,问道:“你怎么还没走,难道是觉得我马上会出来?”

“据我所知,你每次跟你妈碰面,好不过三分钟最终都是以翻脸告终,你是绝对不可能跟楚志杰坐在一张桌子上平平静静的吃饭。”梁越把烟蒂扔出了车外,“这次吵得怎么样,你赢了还是你妈赢了?”

“两败俱伤。”晚秋呼了口气看向前方,“不过真要仔细算的话,我赢了。我妈刚把我从户口本上剔除了,这次来真的,断绝母女关系。”

“这是好事啊,你苦着个脸干什么。”梁越没心没肺的道,“你终于摆脱他们两个,马上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巅峰?不掉到坑里被唾沫淹死就已经是万幸了。晚秋觉得跟他说这个没什么意义,一个从没有得到父爱母爱生长环境没有亲情存在的人怎么可能理解她现在复杂的心情,他跟老爷子断了关系无所谓,可她有所谓。

“你刚才说的那个交易,还算数吗?”晚秋问道。

“什么交易?”梁越启动车子随口回答。

晚秋觉得他是故意装糊涂,没有回答,说:“来定一下条件,怎么样?”

“你想通了?”梁越笑了一声,“我只要时间是五年,其他你可以随便提。”

五年?晚秋有点意外,她还以为梁越会说个七八上十年,原来是这么短,这么算起来的话,五年之后她能报复完梁启生,这些旧事也差不多要被大家忘了,她也已经有了积蓄,答应梁越呆在亚峰五年的期限也是到期,所有事情全都结束,那之后将是她完完整整新的生活,这很不错。

晚秋笑了笑同意:“行啊,到时候我也不会要你的任何财产,我只带走我自己挣的部分。对你的要求我只有一点,别明着招惹太多的女人给我的头上种一片草原,我没时间去应付那些小三小四小五,也不行出门的聚会的时候被那些阔太太们耻笑。”

“那暗地来就可以了?”梁越大概也料到了她会这么说,笑问。

“这是你的私事,我不会插手管,只要不牵扯影响到我就行。”晚秋表示没异议,“相对的,我会注意自己的言行,你不能管我的任何私事。”

“唔。”梁越蹙了下眉似乎对这一点不太满意,但也没说什么,协议就这么达成了。

程洲拟了一份合约,详细的列了很多条双方需要遵守的条例,将梁越借给晚秋的五十万也列了进去,当做是补偿不用还,晚秋觉着自己不算占了他的便宜,就同意了。正式签了字之后,程洲负责找了个时间把两人要结婚的事公布,如果梁越的结婚对象是其他人,那也就只是让大家羡慕一番,可对象是时晚秋就不同。

当初时晚秋跟梁启生订婚的排场很大,宴请了霖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老爷子当时身体虽然不好但也出席了,这给了她足够的面子,当时很多千金小姐包括是已婚的少妇都对她各种羡慕嫉妒恨,后来她入狱了之后免不得大肆嘲讽羞辱一番,如今她出狱,没有傍上梁启生却是傍上了梁越,这个比梁启生更有魅力更有能力的钻石王老五,让大家在嫉妒的同时忍不住暗讽窃笑。

这其中必然被拿出来做比较的就是邵沛曼,更多的言论倾向是晚秋是成功上位破坏了别人家庭,也有一部分是说这是报复梁启生,不管是哪一种对她都是不利,一时骂她不要脸的人更多。

大家多出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在骂她,但跟她相关的几个人却是各有各的想法,有生气的,也有高兴得合不拢嘴的。

这个消息一公布最高兴的就是冉倩,她日思夜想都想要晚秋消失,但这没有比晚秋结婚还是嫁给梁越更让她高兴,她忽然对她就没有敌意了,甚至还想着以后跟这个五婶搞好关系,因为这样一来梁启生跟时晚秋就再无可能了,他们不只是辈分不一样,身上背负的东西也不一样了,梁启生再没脸面去追求时晚秋,时晚秋也不能私底下见梁启生了。

梁启生看到消息之后直接就把桌上的电脑掀了,他废了这么大的劲去让楚志杰跟樊立文把人弄出亚峰,可到头来居然是把两人撮合到了一起,这不光是浪费了他的时间,还耽误了他去阻止他们。他是万万没想到晚秋跟梁越结婚的事会是真的,梁越不要家产了?这怎么可能,他不信,他只觉得这是在迷惑他,只是演戏而已!

最痛苦的人是邵沛曼,梁越结婚本身就对她打击太大,可外面传的那些流言蜚语对她的中伤更是大,偏偏她还不能反抗,只能笑着说些祝福的话。她不甘心啊,她跟梁越离婚才三个月不到,他就另娶了,而且还高调的宣布了结婚的时间,定的日期也是极为的仓促,这就是在打她的脸,她不能忍受!

邵沛曼把报纸窝成了一团狠狠的砸进了垃圾桶,拿了车钥匙正要出门,仆人来报说是梁少爷来访。她下意识的就想闭门不见,可转念一想这时候对他们怨恨的不也有这个人吗,应该好好利用啊,于是又坐回沙发让人请进来。

梁启生的脸色看起来比她想象中要好,也不客气的坐下,环顾四周笑道:“还以为邵小姐已经搬出这栋房子了,原来还没有啊。五叔是把这房子留给你了吗?”

梁越没说过要把这房子留给她,只是她住着没走而已,而且程洲早上就联系过她,让她另找住处,这房子要装修,梁越要把这里翻新之后当做新房。哼!这毫不同意心心念念的东西得到了手,当然是要费尽心思的讨好挽留了!邵沛曼越想心里越气,但不愿在梁启生面前失了面子,冷声道:“我跟了你五叔这么久,送套房子给我有什么稀奇的,他可是还要帮我办厂的。”

“五叔要投资服饰行业,这个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梁启生端起红茶喝了一口,“我倒是听说陈小姐的厂房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被暂且搁置,就连准备举办的第一场时装秀也取消了呢,是有什么难处连五叔都没办法解决的吗?”

邵沛曼拿着杯子的手紧了紧,恨不得将杯子捏碎,她因为生气浑身颤抖,但也没发作出来,而是端庄大方的慢慢讲杯子放下,问道:“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来找我干什么,是因为梁越跟时晚秋结婚的事?”

“路过顺便看看而已。”

邵沛曼笑了一声,“启生,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装了,你对时晚秋是个什么态度看法我是看在眼里,虽说你跟冉倩结婚了,但心里肯定是还惦记着她的吧。男人啊,对于没得到手的东西总是会心心念念,你们以为她已经被打趴下再无翻身之地,出狱之后随便你拿捏,你恐怕心里还信誓旦旦的认为,就算你结婚了,以她对你的感情肯定是愿意再跟你甚至是当你的情妇吧,可哪儿想人家根本就不正眼瞧你,而且没了你还攀了个更高的枝,以后你还要喊她一声五婶,你很不服气很不舒服吧,现在就想来我这里找找心里安慰是不是?”

梁启生的用意被猜透,脸瞬间黑成了锅底。

“你这人就是这么好看透,脸色变得太快,哪儿像梁越,丢了再大的脸也能镇定从容,所以你才会不如他。”邵沛曼继续刺激。

“彼此彼此!”梁启生咬牙切齿,“你难道不是被梁越玩过之后甩了?他一直都看中了晚秋的吧!”

“是又怎么样。”邵沛曼故作镇定,她斗不过时晚秋难道还斗不过梁启生,“你也别在这里挖苦我了,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彼此彼此,谁也没资格嘲笑谁。你直接说,你找我到底为了什么。”

“我们现在也算是同病相怜,你肯定还想要夺回五叔的吧,而我只想要时晚秋,我们各取所需,不如合作?”梁启生也不再拐弯抹角,“你的事业发展不起来是因为有五叔在插手压制,邵家不管你,你缺少可以合作的人,不如跟我合作。”

“你要入股我的公司?”邵沛曼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有什么不好吗?”梁启生承认,“我给你流动资金,帮你找人脉,有了梁氏企业做后盾,就算是五叔也对你没办法。”

“那你要我做什么?”邵沛曼笑道,“总不会为了反抗梁越就给我这么大的好处吧?”

“你只需要做一件事,老爷子。”梁启生说,“老爷子命不久已,别看他厌恶五叔,但毕竟是他的儿子,遗嘱现在还没写,我不希望上面会出现梁越的名字,你只需要好好的讨好老爷子,让他对你刮目相看,让他去逼梁越复婚就行,现在他跟晚秋只是发布了婚讯,还有挽救的机会,再说老爷子也肯定会生气,不如好好利用。”

邵沛曼没应声,问道:“为什么不找冉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