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解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秋下意识的侧身抬头去找那个撞到自己的人,没有看到,反而是对上一圈被吸引过来的目光。

汤戈见她还躺在地上,以为她摔得很严重,第一个出来想要将她拉起来。晚秋摆摆手说不用,内心却是慌乱不安不知如何是好,她如果就这么起来的话,无疑是将自己的半边身体直接裸露了出来,比走光还要严重,而且,现场所有有身份地位的人的眼睛全都看着她,她会被认为穿了一件劣质衣服来参加这种宴会。她虽早已习惯了那些流言蜚语,但却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坐实。

该怎么办?晚秋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助。她看向蹲在她旁边询问的汤戈却开不了口借衣服,她跟他不熟。

“是不是伤得很重,要不要我帮你叫救护车?”汤戈见她仍旧不动,关切的问。

晚秋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正要答应,梁越大步过来,毫不犹疑的将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扶了起来,应该说几乎是被他抱了起来,外套严实的裹紧了她的上身,让她从腋下一直到盆骨处的缝隙被很好的遮盖住。

“抱歉,家里的仆人没有打扫好,地太滑让你摔倒了。”梁越开口,一改往日玩笑的态度,很认真的道歉,并叫了人过来清扫。

他的及时援助以及帮她开脱的言语挽救了晚秋的尴尬。晚秋一只手藏在了衣服下紧紧的抓住裙子的撕裂处,一只手露出来抓紧了外套,第一次发自内心的道谢:“谢谢你。”

“晚秋,你没事吧?”邵沛曼赶了过来,关切的问。

“没事。”晚秋整理思绪稍稍镇定,虽对她的假惺惺感到恶心,但还是歉意道:“对不起,打断了你们的节目。”

“是我应该道歉才对,照顾不周,要是你受伤的话我会很内疚。”邵沛曼像是松了口气似的,“你还是让我家的家庭医生检查下吧,他马上过来。”

“不用。”晚秋拒绝,“我恐怕要先告辞了。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那你等下,我叫人送你回去,如果感觉有什么不舒服,你再联系我。”邵沛曼也不再劝说,离开喊了个人开始吩咐现场的安排,让大家先稍作休息来点娱乐活动再继续。

“梁妈在后面,你可以过去让她看看。”梁越说着叫了个人过来带晚秋去里面。

晚秋看一眼邵沛曼的背影,想了想没有拒绝。

她一走汤戈立刻就要跟上去,梁越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颈衣服道:“汤少这是要去哪里?”

“我过去看看。”汤戈实话实说,他刚才其实是一直看着晚秋,别人没看到,但是他看到了,是冉倩撞的她,估计是报复她被打的那几巴掌,他刚才一时犹豫没有说出来,现在梁越以意外事故拦责他也不好再说,就想跟过去把这事告诉晚秋,让她小心。

“那是我家的私有场地,外人不便入内。”梁越松了手,“汤少要觉得无聊,我可以陪汤少喝一杯。”

汤戈刚接触商业圈子对梁越知之甚少,把他跟那些老总们同等对待,年轻气盛仗着自己是汤氏集团公子的身份毫不客气的道:“那时小姐怎么可以过去,她不是外人吗?”

“她当然不是。”

汤戈疑惑,正要问清楚,梁越却不再理他,没事般的拿了杯酒去跟其他人说笑,让他大为恼火,转头想再去找晚秋却是哪里都看不到她的影子,忍不住暗骂了梁越一句,只好作罢。

现场就像没有发生那场小插曲一样,气氛依旧融洽,各自寻着各自的目标,谈论着与自身有利的事。

冉倩见晚秋居然完全没事,大家对她也没多少微词,气得她牙根直痒痒,正要去屋后面找人,被人一把抓住胳膊拽到了角落处。

“是不是你干的?”梁启生责问。

冉倩的后背撞到了墙上吃痛的哼了声,没好脸色的道:“什么是不是我干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刚才晚秋忽然摔倒,是不是你从后面推了她一把?”

“不是!”冉倩想也没想的否认,哼笑一声道:“她出了丑关我什么事,赶明她要是出门被车撞死了,难不成还是我撞死的?刚从牢里出来适应不了这种场合就不要来啊……”

“你闭嘴!”梁启生压低了声音厌恶的吼道,“别以为你做了什么我没看到!你以为她没看到是你吗,要是她不给梁越面子当面拆穿你,你以为丢的是谁的脸!是我的脸!马上给我滚回去,以后任何宴会我都不会带你出来!”

“我丢你的脸?”冉倩被激怒,“时晚秋还没出狱之前你带着我到处走不挺骄傲自豪的吗,现在怎么就嫌弃我丢脸了?是,我是推了她,那又怎么样,那是她活该!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推她?”

“我对你的那点嫉妒心没兴趣!”梁启生拉了拉衣服转身就要走,冉倩一把死死将他抓住道:“刚才在厕所,她无缘无故打了我三巴掌,我现在就只是推她一下让她出个丑,我做错了吗!启生,你是我老公,你为什么不护着我反而要护着她!”

“无缘无故?”梁启生顿住,沉脸道:“冉倩,你跟晚秋认识了那么多年她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比我清楚?她什么时候无缘无故打过人了?”

冉倩愣住,回过神来疯的似的揪住他的衣服道:“你居然帮着她说话!你居然在帮她开脱!你是不是想重新挽回她啊?”

“是又怎么样,实话告诉你,在我心里,你从来就没替代过她。”梁启生用力的拉开她的手,丝毫不留情面的道:“上次那个视频是你故意演给我看的吧,你主动给晚秋送了几百万来跟我说是她敲诈,你知道让我丢了多大的脸吗?还有林柔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差点坏了我的事你知不知道!下次你要是再敢这么做,别怪我不客气!”

“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自从结婚后你就没对我客气过!难道不是你想借我的手除掉林柔的吗!”冉倩叫出声,引来几人的侧目。

梁启生感觉面子丢失,恼怒的捂住了她的嘴把她压到了后面的墙上,指着她的鼻子警告道:“你要是不想当梁太太了就继续叫!”

冉倩不动,几秒之后梁启生松开手,她示弱的抓住了他的衣服哀求道:“启生,我错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跟我离婚,林柔我来处理,我是绝对不会让她威胁到你的声誉。”

“你简直是疯了!”梁启生懒得再跟她废话,想要扒掉她的手,奈何她拼了命的不松手。

“再不行,我可以让你在外面养个人,只要你还回家,还爱我,我都愿意,我以后不去找晚秋了,你也不去找她好不好?”

“不可理喻!”梁启生愤怒的用力掰开她的手将她推到一边,冉倩撞到了后面的盆栽坐到了地上,站起来就要追过去,没抓到梁启生却跟准备出去透气的汤戈撞了个正着。她立刻一改刚才的卑微模样,恢复高傲的姿态。

汤戈刚才打听了下冉倩跟晚秋的关系,知道是晚秋的闺蜜,好友入狱,闺蜜抢了未婚夫,这种行为最为他不耻,他倒是觉得晚秋打她的那几巴掌打得很好。此时再看冉倩的脸,止不住的厌恶,瞥了眼立刻像没看见似的直接绕过她离开。

冉倩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本能的就认为这是时晚秋在他面前说了自己坏话,她气得浑身发抖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在不停的播放:一定要弄死时晚秋!

邵沛曼重整了现场秩序,一回头没见晚秋的人,叫了个仆人过来问了去处之后气不打一处来,看向朝里面走的梁越快步过去拦在他面前道:“你准备去哪里,一会场面还需要你露面。”

“你自导自演的舞台,一切都在你掌控下,还需要我去演什么?”梁越冷脸看着她,问道:“你在给晚秋的那件衣服上做了手脚?”

“我认真的给她设计出来的作品,你也看过,哪里有什么问题。”邵沛曼从容应对,“不要把什么事都怪到我头上来。”

梁越没追问,说:“那套首饰是你以前拍卖得来的,忽然以晚秋的名义捐赠还特邀她上去。无人帮她取项链,你还站得远远的,她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手工缝制的线就会断,上好的布料就会撕裂。你开办的高级手工店出的就是这样的垃圾制品?你还真当她是外面那些涉世未深的无脑女人,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送了件衣服给她,还好心的出钱帮她找回昔日的风光,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阴谋了呢?”邵沛曼故意装作听不懂,笑道:“你不想露面就算了,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应付,就是不不怕别人说闲话,以为我们吵架了。”

“既然你这么肯定你没做,那我就直接让程洲去查了。”梁越也笑道,“每件衣服上面应该都有店家独特的标签,这样的店我看也不用再开了。”

“你想干什么?”邵沛曼敛了笑。

“去找晚秋把衣服要回来,关掉这种垃圾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