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借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樊立文看清是女儿,低着头掩着脸就要逃,晚秋死死将她拉住,焦急的问道:“你怎么来干这种活了,楚志杰呢,他人呢,他是不是又去酗酒了?”

“没有,没有,他没有酗酒!”樊立文不肯跟她对视,用力的拉开她的手抓起扫帚提着垃圾桶疾步往前走。

晚秋加紧几步跟上,拦在她的跟前道:“那他人呢,他怎么让你出来干活了?他干嘛去了?难道现在就靠你来养着他?他一个大男人就在那里混吃混喝等死?”

“不是,不是,不要再问了!”樊立文爆发般的大喊,抬头瞪着她道:“你能不能不要管我了!我生你养你,自从你出生后我就没过过好日子!你爸把好的都留给了你,我们干什么都是为你着想,他死了我还因为有个拖油瓶不好改嫁,好不容易找到个真心对我的,你又各种反对!现在好了,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看着很开心!”

晚秋愕然,她是第一次从母亲的嘴里听到这种抱怨,埋怨她的多余,是她毁了母亲的生活。她心酸,可又气不起来,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扫帚道:“你骂我也好,后悔生了我也好,不管怎么骂我还是当你是我妈。我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事实证明我当初的判断就是对的,你看楚志杰现在的样子,家暴、酗酒、赌博借高利贷,无所事事,我们不是有钱人根本就跟他耗不起!你知不知道他前些时候还打着我的名号向冉倩要了好几十万,他也根本没有给我还房债,还把我的信息卖给了放贷的人,人家都找到我公司去了,我差点就要再去做几年牢了!妈,你醒醒吧,你都这样了,还跟着他干什么,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人,给不了你浪漫了!”

“那你叫我怎么办,见死不救看着他去死吗!”樊立文忽的一下就嚎啕大哭,“他马上就要死了,这下你高兴了吧,你们都高兴了吧……”

晚秋被吓到,赶紧安慰,她越是安慰樊立文哭得越是凶,最后是直接坐到了地上捶胸顿足的哭。引得路上不少人看过来,还有人拍照,以为讹诈,这年头老太太故意碰瓷小年轻情侣的太多。

“妈,妈,你先起来再说,我不骂他了行吧?”晚秋没办法只得妥协。可不管她怎么拉,樊立文就是不起来,放赖般的坐在地上声音越哭越大,越哭越伤心。

晚秋手足无措,一手叉腰一手把额前的刘海撸到了头上,重重的呼了口气,正要继续劝,梁越一把将她拉开,蹲下道:“老太太,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我可就要打110报警说你讹诈我了,到时候你可是要被关进去好几天。”

樊立文的哭声戛然而止,将信将疑的看着他,陌生人她完全不认识。晚秋见有效,一时别无他法,也跟着附和道:“大家都围着看我们热闹,以为你讹诈呢。妈,你赶紧起来吧,不然一会儿警察真来了。”

樊立文胆子有些小,被吓到挣扎着就要起来,晚秋连忙扶她,她还是止不住小声啜泣,耍脾气的要甩开她的手。

她这样晚秋反而放了心,母亲的性格是带着点小孩子脾性,要不然怎么那么容易就被楚志杰死死抓在手里。她拍了拍母亲衣服裤子上的灰尘道:“刚才是我说话重的点,我现在向你道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志杰人呢?”

“他住院了……”樊立文说着又要哭,梁越给她递了个纸巾,她接过来擦了两下猛的抓住晚秋的手道:“阿秋,你要救救他,一定要救他啊,我知道他很混蛋,可他本性其实并不坏,他已经知道错了。他现在马上就要死了,你就救救他吧……”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了。”晚秋随口应道,“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

“他那天被你打了一顿之后就经常叫头疼,前几天摔了一跤之后就再也没站起来,医生说他脑子里面长了个瘤子,要立刻动手术,但是我没钱,就出来找工。”樊立文哀求,“阿秋,你要不去找找启生,他是大老板肯定有办法,医生说这个手术很难做,得请国际上最好的医生来做,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我根本就没有,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啊,阿秋……”

“那他现在在那个医院?”晚秋问。

樊立文报了名字,梁越叫程洲把车开过来,几人直接去了医院。

楚志杰闭眼躺在病床上,身上接满了管子,胡子拉渣形容枯槁,比他们上次见面的时候瘦了很多。

梁越叫来医生问明了情况,瘤子压迫到了神经让病人昏迷,情况危急得尽早动手术。这边介绍完,护士就来说该结算医疗费,程洲很自觉的就跟着人过去。

晚秋站在门口看一眼坐在楚志杰窗前絮絮叨叨的母亲,叹口气走到墙边的凳子上坐下。

“打算怎么办?”梁越在她身边坐下,“去找启生要赔偿?”

这根本就不可能,冉倩的那两百多万她接下就背了个黑锅,怎么可能再去主动要钱。晚秋没回答,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妈在那边的?”

“你妈妈打了好几份工,我上次去看梁妈的时候看到她在那个医院打扫厕所,就问了问医院的人,然后跟了她一段。”梁越回道,“我可以借给你钱,也能帮你找医生。”

“不用,我自己会想办法。”晚秋拒绝,无功不受禄,梁越的慷慨解囊不会是免费的,她一直明白这个道理。

她拒绝得迅速而干脆让梁越有些意外,“你有更好的办法?”

“目前没有,但至少要比你接下来开的什么条件要好。”晚秋抬头见樊立文出来,起身道:“妈,你先到我那边去跟我一起住吧,也不要再出去打工了,你身体不好扛不住。钱的事情我会来想办法。”

樊立文忙点头,这才想起来问梁越是谁,梁越刚想自我介绍,晚秋拦住他道:“他是我一个同事。妈,你们先前的住院费是哪里来的?”

“哦,志杰从冉倩那边拿的那些钱没花光,剩下的我就都拿来交了。”说完樊立文又忙道:“阿秋,对不起,我知道他不该找冉倩要钱,我是过后才知道,要是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阻止他的,我保证他以后不会再乱找她要钱了。你跟冉倩关系好,你帮我跟她说一声对不起,等我有钱了我一定会还给她的。”

“不用还了,她也不差这点钱。”晚秋说,“妈,我先送你回去休息,这边我会盯着,有什么事再通知你。”

樊立文虽然放心不下,但还是答应。梁越叫程洲送樊立文回去,晚秋没有拒绝,她没车,来回两边跑很赶。

“你妈是不是还不知道冉倩已经跟启生结婚,而你跟启生已经完了?”梁越看着走远的车子问。

“大概吧。”晚秋也有这种感觉,她往回走说:“今天谢谢你帮忙,你帮忙垫付的医药费等我发了工资我会还给你。”

“这个倒是不急,不过,我很在意,这手术的一大笔钱你从会怎么弄。”梁越跟在她旁边,笑道:“你是不是要去找陈柏青?”

“我找谁跟你没关系吧。”晚秋站住脚,“对了,就算柏青说不用你管,但这事你还要负责。梁启生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他会反反复复的问我,我不想卷入你们的争夺战中去,你们也别把艺弦当筹码。”

“行,这件事我来办。”梁越想了想后答应,又说:“后天沛曼的生日,上次给你做的礼服已经好了,晚上我叫程洲给你送过去,当天丁焕会来,梁启生也会来,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我尽力而为。”晚秋说完继续朝前走,梁越站在走廊上看着她的背影,笑笑转身离去。

晚秋向医生打听了手术的费用,几十万,这还不算请名医的,有钱别人都不一定有时间,她现在别说钱,连关系都没有,很难办。她在医院留了一会直接就回了公司,那边许苏雅正在等她,她一到公司就紧急开了个会议,重新整顿队伍指定计划,把那个因为想不出来设计而借鉴的人从队伍中剔除。另外对于梁越的提醒也做了讨论,原本准备跟公司签约的有几个小公司确实已经取消了合作。

会议结束陈柏青把晚秋喊住问道:“你妈妈是不是出事了?”

“不是,是我那个继父,他脑瘤住院。”晚秋说,“梁越无意中看到了我妈在扫大街就把我带了过去。”

陈柏青点点头,心里的那点担忧释然,说:“那有什么我帮得上的忙的你尽管说。”

“好。”晚秋笑,走了几步后放缓了脚步,犹豫再三折回去道:“如果可以,我想向你借些钱。”

“没问题。”陈柏青问都没问数额,爽快答应。

晚秋有点意外他会答应得这么迅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说:“我需要五十万,目前没能力还你,等……”

她话未说完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接通,那边传来冉倩的哀求:“晚秋,我求求你,跟我见一面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