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诬陷我门都没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孩被烫得哇哇大叫,晚秋慌了手脚忙蹲下来查看:“烫到哪里了,让阿姨看看,阿姨不是故意的。”

小孩只知道使劲哭,晚秋把她的手脚、脸都检查了一次,没发现什么红肿起泡的地方,衣服也只是手腕处湿了一点,这才松了口气,刚想哄哄她,忽然被人从侧面猛的推了一把,直接就把她推到了地上,坐到了她刚才泼的汤里面。

“你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晚秋刚想解释,抬头看清是谁,怔住。

生气中的冉倩也呆住,“晚……晚秋,怎么是你……”

晚秋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汤渍,拿了纸巾出来擦了擦,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根本就不想见到这个女人,转身就要走,冉倩忙把她拉住。

晚秋以为她是要说小孩受伤的事,冷冷道:“你女儿撞到了我,我端着的碗不小心掉了,我已经检查过,她没受伤,你要是不放心,再检查一次,我可以陪着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医药费我会出。”

“晚秋,我不是这个意思。”冉倩松开手,“不好意思,我刚才没看清是你,推了你一把,你没事吧?”

晚秋懒得搭理她,也不看她,说:“既然你不要我负责,那我走了。好好看着你女儿,公共场合别乱跑乱撞。”

“等等!”冉倩牵着女儿再次把她拦住,“晚秋,我们谈谈吧。”

晚秋不耐烦了,阴着脸看向她道:“谈什么,我们现在有什么好谈的?是不是还要我补送你们个祝福?”见她站在自己跟前不动,厌恶的喝道:“让开!”

冉倩愤恨的咬了咬唇,听到有人在喊彤彤,忙用力推了把梁彤的背,梁彤向前跑了两步摔在了晚秋的前面,晚秋脚刚要落地,发现脚下有人时已经晚了,惊慌中踮起了脚尖找了个小小的空隙踩了下去,她自己差点摔倒。

“彤彤,你没事吧?”冉倩忙跑了过去把女儿拉起来,梁彤受到了惊吓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晚秋稳住了身形也是吓得不轻,下意识的就要去问问情况,一个男人忽然冲了过来一把将冉倩拉开,抱起了梁彤,责备道:“你是怎么看小孩的,跟你说了很多次了,不能让她一个人跑,你怎么总是当耳边风!”

晚秋走出去的一步又收了回来,今个儿是什么好日子,怎么出门就碰到这么一家子,大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她忍了忍,暗自压下一口气道:“她刚才忽然摔倒在我面前,我没防备,不过我应该没踩到她,你看看她的胳膊有没有受伤。”

梁启生回头,这才看到晚秋,他原本还想要教训这个走路不长眼睛踩小孩的人,见是她,此时的火气也是消了一大半,但还是不满道:“你走路应该看着点,撞到了小孩再踩上一脚,能把她踩死。”

晚秋愣了下,这是认为她把小孩绊倒的?她还险些被孩子绊倒呢!

“我走路一向都看得很准,从没踩死过人。”晚秋心里冷哼了一声,白了一眼冉倩,这个闷亏她不吃,“你应该去叮嘱你老婆,让她把小孩看好,不要在人群中乱跑,也不要故意往别人脚下跑。”

冉倩忙出声道:“启生,这不是晚秋的错,是我没把彤彤拉好,她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她。”

“你不用替她说话。”梁启生挡开跟前的冉倩,压了压脾气道:“晚秋,我们的事你想怎么样直接冲着我来,不要拿小孩子出气,小孩子是无辜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把她撞倒的?”晚秋觉得很可笑,在冉倩开口之前说:“我刚到这里,你女儿就跑了过来撞到我的腿,我当时端着的一碗关东煮掉到了地上,汤不算烫,我检查过,她袖子那块湿了一点,并没有烫到,梁太太也赶过来看过,不要我负责,你要不再仔细看看?”

梁启生被刺激到,不顾冉倩的阻拦,还真把人放到地上去查看。

晚秋的气不打一处来,她当初是怎么看上这个男人的,她怎么就从那么多的追求中挑了他,他们在一起七年,她时晚秋是什么样的人他居然还不清楚,怀疑她?她时晚秋什么时候敢做不敢当了!

“检查完了?”晚秋见他停下,再也给不出他们半点好脸色,故意道:“要不要去医院做全身大检查?等我走了,她出了任何事可都不能再赖到我身上了!”

“晚秋!”冉倩忙上前劝她,“启生刚刚只是担心彤彤,他没说你撞到彤彤要踩她的……”

“我不用你在我跟前做和事老,我时晚秋做事一向光明磊落,绝对不会在人背后耍小手段诬陷人,我更没有丧心病狂到拿小孩子出气,你女儿怎么摔倒的你自己难道不清楚?”晚秋甩开她的手,也没心情买东西了,直接就想回去。

“站住!”梁启生说着就要上前,冉倩似乎是怕他们打起来,上前拉住他,但也没怎么用力,嘴中只劝他不要生气。

晚秋真是没想到自己交心了二十年的闺蜜如今是这个样子,难道在她跟前的那几十年都是伪装出来的?可笑!她哼笑了一声,转身指向一旁商店门口的摄像头说:“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有摄像头拍了,梁先生可以去店里面看,你要想告我,我随时奉陪。”

梁启生的话全都被她堵在了喉咙里,他刚才是看到晚秋踩到了梁彤一时气急冲昏了头脑才那么说,实际他确实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他刚才也检查过梁彤,除了衣服脏点外就像她说的,没任何问题。

他原本气是消了气想跟她好好说话,却不想她言语那么尖锐,直接又把他惹怒了。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有受他控制过,从他追时晚秋开始,她的姿态就是高高在上,做任何事都不受人干涉,哪怕他是她的男朋友、未婚夫,她也是那么我行我素,独立的让他感到不安。

他曾经很爱时晚秋,但是这种爱渐渐的被一种心理不平衡所代替。时晚秋太优秀太惹眼了,她像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领导力,总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围着她转为她办事。没有哪个男人会希望自己的女人在事业上压过自己,所以就算他爱时晚秋也是不能接受她超过了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