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气死人不偿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秋就算再不相信,也从女人拿出来的房产证上明白这确实是真的。

她才入狱半年,母亲就拿了她的房产证,花钱做了个假的证明,把她的房子卖了,然后跟着继父跑了。

哈哈,真是好妈妈啊,一个个的真是好亲人好姐妹啊!晚秋大笑,嘴唇都在哆嗦。

小保安被她的样子吓到,见她脸色苍白,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这下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钱没了,房子没了,未婚夫没了,闺蜜也没了,她真真切切的变得一无所有!还不如永远呆在牢里面,最起码还能自欺欺人的有个念想,未婚夫还在外面等着她,闺蜜会帮她看着,母亲其实还想着她。

都没了!晚秋踉跄一步差点没站住,被小保安扶住,她惨淡一笑,说了声谢谢颓然的往外走。

她现在该去哪里,没地方可去了。晚秋看一眼天,雨丝毫没有减弱,似乎是本身就在预示着她的悲剧,她忍不住去想刚才梁越说过的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五少,时小姐出来了。”司机眼尖的看见了,赶紧的提醒,同时担心她看不到,还摁了两下喇叭。

晚秋愣了愣,还是走了过去,司机忙下车给她开门,她上去问道:“你怎么还没走?你是不是知道我房子被卖了,所以故意等着看我笑话?”

“我不知道,我是猜的。”梁越睁开了眼,“你那个继父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你这好不容易入狱了,他当然得趁机怂恿你妈卖房子了,不然,没有你的工资支撑,他那好几十万的高利贷怎么还。”

他说得没错,继父楚志杰有赌博的嗜好,一直欠着不少的外债,她当财务总监的时候待遇高,每月一半的工资都替他还债去了,要不是妈妈死活都不肯跟他分手,高利贷经常找上门来,她担心妈妈的安全,她是一分钱都不会出。

她入狱的时候楚志杰的借款还有不少,当初这个房子还是贷款买的,没了她就没人还贷,迟早也是被银行没收,他们也会想着卖房。

看来只要她不在,她这房子怎么都是保不住了,梁启生根本就没想过要给她留什么。

“有什么打算?”梁越再问。

“正如你所说,什么都没了,能怎么打算。”晚秋毫无办法,丧气的说:“你想个办法再把我送回牢里去好了。”

梁越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么自暴自弃的话还真不像你说的。我们也算是半个朋友了,这样吧,我有套旧公寓,可以暂时借给你住。”

“我是不会去亚峰帮你对付昊盛的。”晚秋直接道。

“我又没说要雇你,你干嘛这么自作多情?再说,你有案底,找你不是坏了我们公司的声誉,这万一要是你再投靠启生,暗暗的在我公司搞破坏,那我不是亏大了。”

“你!”晚秋被激怒,咬牙切齿的瞪了他半晌,最后愤愤道:“这么没道德的事情,只有你才做得出来!”

“那可不一定,有时候知人知面不知心。”梁越摇头否定,很是得意的说:“你看,你不是眼瞎了,还想嫁给启生,结果他就一混蛋吧,跟你闺蜜都搞上了。”

晚秋气得七窍生烟,却也完全无话反驳,哼了声懒得跟他耍嘴皮子。

不知道梁越是不是想故意给她添堵,借她的公寓离昊盛的大楼很近,楼前没有什么障碍物,拉开窗帘一眼就看到了昊盛的大楼。以前只有一栋楼,如今又在旁边捡了栋更高的,看起来很气派。

梁越打了电话叫人送些衣服鞋子以及日常用品过来,还特意的给了秘书的联系方式,让她缺什么直接找他。晚秋站在窗前恨恨的看着眼前的大楼,抿紧了唇双手紧紧的抓着窗沿没理他,梁越笑了笑,把纸条放下什么也没说走了。

第二天天放了晴,万里无云,天也是难得的蓝得好看。

晚秋出门早,剪了个头发后直接去了昊盛。

昊盛的前台大厅重新装修过,跟新大楼打通成了一个,随处可见的电子屏滚动播放着最新的公司信息,整个看起来明亮堂皇,前台也是比前几年的漂亮很多。

晚秋一进大门就被保安拦了下来,问她是员工还是访客。晚秋直接说是访客,昂首挺胸的踩着高跟去了前台,没说找总裁,直接说找梁启生。

她本就是一六八的身高,半高的高跟鞋也让她在人群中格外的显眼,让人很有压迫感,说话时的气势咄咄逼人,冷着脸的时候让人会畏惧。前台以为是跟总裁预约好了的什么大人物,也不敢怠慢,忙打了内线到总裁助理那边去问,说是一个姓时的小姐来找。

电话挂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就回了信息,让她直接上去。即使建了新大楼,总裁办公室的位置也没变过,晚秋也没让她们领,熟练的拿了卡刷开了总裁专用电梯,电梯关门时还不忘把卡扔了回去。

接着卡的前台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来忍不住抱怨了几句,而前台那边的一群女人聚在一起早八卦开了。

晚秋不止身高上有优势,在身材跟五官上也是美女中的佼佼者,她继承了樊立文的基因长得一张漂亮的脸,高中大学是校花,跟那些胸大无脑的人不同,她从小成绩优异,十足十的学霸,所以当初才用了四年时间就在昊盛这么大的一间公司当了财务上总监,管着好几十号人。

这么一个惹眼的人又这么傲慢立刻就引得前台那些人的讽刺,怀疑她是不是总裁养的人,不然怎么这么明目张胆的直接喊总裁的名字,众人议论一阵都肯定了这个猜想,说她是一张狐媚的脸,看着就像是小三。

“不干活都聚在一起干什么呢?”严厉的女声呵斥她们,冉倩踩着恨天高过来:“注意点言行,你们可都是公司的形象。”

众人瞬间噤了声,低头忙自己的事,等到人上了总裁电梯,立马就比先前更热闹了。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有好戏看了,你们猜,这正式跟侧室,最后谁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