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85-8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说罗伯特公爵, 就连那些骑士都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开什么玩笑?

他们可是贵族,怎么能跟平民一样挤作一团。

这个食肆老板把他们当成什么了?

到底有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

罗伯特从进入食肆开始,心中对于云绵绵的邪火就不曾停过。

而珀西的一再挑衅, 也越发让罗伯特愤怒,一个低贱的兽人也敢这么对待他们贵族。

甚至只是想要换个刀叉这样简单的要求居然都被他们拒绝。

简直是可笑至极。

而现在, 对方居然还想要让他们这么多人挤作一团, 把他们当马戏团的猴来看待吗?

罗伯特一直隐忍不发火, 不过是因为云绵绵的外貌是如此符合他的心意。

就如同珀西揣测的那样,他已经想好要将云绵绵带回去成为他的情妇。

至于公爵夫人的位置, 那根本就不可能。

如果云绵绵还是当初老贵族的女儿,那么还有一丁点的可能, 当然这个可能性, 必须是老贵族的爵位并没有被国王陛下摘掉,而云绵绵又是对方宠爱的小女儿。

倘若对方只是这样简单的身份, 罗伯特即便再喜欢她的脸,也只能让她退而求其次地成为他的情妇。

不过在罗伯特看来,能成为他的情妇, 对于云绵绵来说已经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君不见永恒之都那么多贵族小姐每个都以成为他情妇为荣。

因此, 在看到云绵绵对他如此不重视,甚至不把他放在眼中的样子,罗伯特公爵属于贵族的傲气喷发。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云绵绵手托香腮,一脸茫然地回望这个灰色眼眸的贵族, 他神色冷漠,一双灰色眼睛尽显贵族的高高在上。

“什么身份?”

云绵绵当然不会傻的直接说出罗伯特的名字, 毕竟他们都没有自我介绍过,云绵绵又怎么会知道?

她随口道,“看你们的装扮, 再看身后的骑士团,很明显是贵族呀。所以呢?”

她睁着一双如同葡萄般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回望满脸怒气的罗伯特,一句所以呢的反问,差点没让罗伯特把鼻子给气歪了。

“你明明都知道我是贵族了,你居然还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云绵绵嘿呀了一声,“咋滴?你是贵族你就高人一等?”

“那很抱歉,在我的食肆,没有贵族平民的区别,不管是谁,只要来了我的食肆,只要不生事,不打架,不惹是生非,那他就是我的食客。”

“我对所有食客都是一视同仁。”

“所以,如果你觉得这么多人挤一间双人房是对你的侮辱,那就只能麻烦你自己出门左拐去特洛纳兹找个地方睡觉了,我们食肆概不伺候。”

“哦,对了!食肆食物杜绝浪费,你们点了这么多食物却不吃,是极有可能进入我们食肆黑名单的。”

“一旦进入食肆黑名单,下次你们就进不了食肆。”

“这个事情我得提前跟你们说一下,免得说我这个食肆老板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只是跟你们拌拌嘴,就把你们给踢出了食肆。”

云绵绵越说越让罗伯特拱火。

这跟他想象中的那个东方女人完全不同。

那个人应该是温柔善良婉约,看人的时候总是带着柔柔的笑,仿佛对什么都充满包容之心,绝不会如此尖牙利嘴,像个小刺猬一样,竖起身上的刺,见谁扎谁。

“我是永恒之都的公爵,我命令你,在食肆给我留出一个房间。”

罗伯特公爵冷漠地看向云绵绵,站起身来,周身气势勃发,他想用身份地位以及自身强悍的元素力威胁云绵绵。

作为公爵,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丢过脸了。

甚至比罗拉差点拉他下水那次还要让他恼羞成怒。

不过是一个走失多年的没有了父兄庇佑的落魄贵族的私生女而已,不过经营了一家小小的食肆,居然还敢如此对贵族不敬,怕不是没有经受过社会的毒打。

要知道,在西方大陆,贵族老爷对平民是有身份上的压制。

平民可不敢对贵族老爷

们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怠慢,否则的话,贵族有权处罚他们,甚至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

云绵绵:……

这真的是永恒之都的贵族吗?怎么瞧着好像电视里傻逼的炮灰反派。

而且活不过三集的那一种。

罗伯特带头如此,他身后的骑士团更是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手放在佩剑之上,虎视眈眈地看着云绵绵。

与罗伯特一样,这些跟随他的骑士早就因为食肆老板这样一点也不上心的服务而愤怒不已。

像他们这样的骑士团,走到哪儿不是被旅馆老板毕恭毕敬地伺候。

现在倒,好吃个饭,连餐具都不提供,甚至连住宿都还要一堆人挤在一起,简直可笑至极。

他们作为骑士以来,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教训教训她,恐怕会让这个来自东方的少女不知道西方大陆的规矩。

这边的骑士团一动,云绵绵这边的珀西、阿瑟克尔以及塞纳犬也都开启作战模式,一个个面色冰冷地看向罗伯特等人。

罗伯特看向护着云绵绵的阿瑟克尔,面容冰冷道,“这是我们人类之间的事情,应该与精灵无关吧。”

他察觉不出精灵的元素力,心中也是一惊,毕竟罗伯特本人已经是元素力七级,在西方大陆也算得上是实力强悍。

可是即便这样,他居然都看不出这个精灵的实力。

难不成这个精灵元素力居然在七级之上?

想到这里,罗伯特真的是嫉妒不已。

凭什么精灵这种生物,天赋就要比人类好。

他努力拼死拼活,才将自己的元素率提高到七级,甚至已经到了瓶颈,当然这不管是放在人类还是其他种族里,这个实力已经是相当名列前茅了。

但是跟精灵比起来,罗伯特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他灰色的眼眸涌动着暗色的情绪,冷着声音继续道,“人类与精灵和平相处已经百年,我想你并不想因为这个人类少女,还让整个精灵王国再次陷入混战之中吧。”

这妥妥的威胁话语不

仅让阿瑟克尔拧起了眉头,尖耳朵直竖,也让云绵绵对这个男人觉得恶心至极。

“你是不是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把脑子带上,就带了个躯壳?所以说出来的话如此没脑。”

云绵绵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不用精灵,我一个人动动手就能把你踢出去。”

食肆里的□□味激增,亚历山都不知道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当然,他也很震惊云绵绵之前说的住宿的问题,作为贵族,虽然已经落魄,但是他生活的环境,平民依旧无法与他相比。

这么多人挤一个房间,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回过神来的亚历山看了一下小黑板上关于房间的描述,上面总共就五个房间,两个单人房,两个双人房,还有一个豪华单人房。

并且所有房间上都已经显现出来一个√,除了剩下的最后一个双人房外,也就是说云绵绵并没有故意折腾他门,是在阐述事实。

食肆确实房间少,仅仅只有五个。

而且目前已经被占了四个。

他们这帮人起码二十来个,就算一人一个房间,都塞不完他们吧?

而且,亚历山也看到了那些酒醉的佣兵团们都是被统一放到一个房间里的。

如果他们也像他们这样叫嚣不停,不愿意共住一个房间的话,食肆根本就不可能再留下房间给他们住。

所以,云绵绵并没有做错什么。

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身为贵族,从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所以才分外的震惊。

而亚历山震惊过后,却是想着自己先住下,可以让他的骑士团们回到特洛纳兹,然后第二天再来找他。

但是这个建议还没有说出口,就见到罗伯特一脸威胁地警告他的妹妹,甚至还打算带着骑士团动手。

亚历山:???

怎么回事?罗伯特怎么突然这样不绅士起来?

从一开始进入食肆开始,他就应该已经感受到了他妹妹对待贵族与常人全然不同的态度了。

而且他妹妹也一再强调了,在食肆里,大家都是普通食客

,没有谁比谁更高贵。

那么罗伯特在明知道这个东方少女是他妹妹的前提下,还这样盛气凌人,甚至要在食肆干架,这算什么意思?

是要跟他作对吗?

明知道这个是他的妹妹,明知道他来这里是要跟妹妹认亲,并且讨论特洛纳兹的归属权。

他这样一搞,岂不是把他的计划全盘打乱了?

好像一点都不把他当做朋友看待一样,这是什么意思?

亚历山也有些生气,他站了起来,怒目而视,“罗伯特,你什么意思?”

罗伯特看到亚历山愤怒的面容,皱了皱眉头。

他虽然跟亚历山是年少好友,在老贵族落魄之后也断断续续法人依旧跟亚历山有联系。

但是亚历山终究没了爵位,日后也给给不了他太多的助力,他继续跟亚历山有联系,只不过是看在以往的交情份上。

也是为了让民众知道他罗伯特公爵即便身为公爵,却依旧拥有一颗赤子之心,哪怕他的好友落魄,不再是公爵,身份低下,他也不会因此而绝交。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外在形象而已。

所以说,亚历山愤怒与否还真的是无所谓。

再者,他也不觉得亚历山会对这个妹妹有多大的感情,不过是个私生女而已,又这么多年没见,对亚历山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可以用来扔掉烫手山芋的工具人而已。

甚至于,如果亚历山愿意的话,他可以出钱让云绵绵成为明面上特洛纳兹的主人,实际上是他的情妇。

这样他们的关系会更加的密切,也更加的牢固。

并且看在云绵绵的面子上,他努力努力,说不准可以让国王陛下给他一个爵位。

这对于亚历山来说不应该是更好的事情吗?

所以,在对上亚历山愤怒的双眼的时候,罗伯特反而是反问道,“为什么对我愤怒?不应该是对他们吗?”

“是他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是对贵族的不敬。”

若是现在不好好□□镇压住这个在乡野疯长的少女,指不

定会折腾出什么来。

罗伯特希望她温婉柔和,而并不是像一株带刺的玫瑰,能将他手心都能刺出血来。

亚历山:???

“我的天呐,罗伯特!你说这些是认真的吗?”

虽然亚历山也是贵族出身,可是他的贵族病没有那么严重,再加上家里落魄开始,他尝遍人间冷暖,自然不像以前那样高傲无礼,鼻子长在眼睛上。

所以对于罗伯特说出的这些话,他还是非常震惊的。

“罗伯特,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不住食肆里面。看食肆就这么点大,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全部人都住得进去?”

“而且食肆的房间都已经勾上了,只剩下最后一间房。”

“再看那个兽人将刚才醉倒的佣兵团都拖进一个房间的情况来看,说明食肆经常就是同一波人住一个房间。”

“这对于食肆来说,是一个非常节约资源,而且对大家伙来说也是一个不难接受的事情,不然难道你们让这些多余的人都躺在地上打地铺吗?”

“你清醒一点。”

“现在是在荒野森林,不是永恒之都,哪有那么多房间给我们入住。”

“你这贵族病是不是应该依据场合改一改?”

“如果真的受不了的话,你跟骑士团还有我的骑士团们一起去特洛纳兹找个旅店住下,第二天再回来也没关系呀。”

“反正这个房间我是要住的。”

罗伯特不敢置信地看向亚历山,“你在说什么?我们才是贵族。你居然向着他们说话?亚历山,你不能因为自己没了爵位就开始如此自暴自弃。”

亚历山翻了翻白眼,“这跟我们是不是贵族有什么关系?人家绵绵都已经把食肆的情况说了,难道你还理解不进去吗?为什么非要抓着贵族就要高人一等的这个点来办事情呢?”

“你就算再高人一等,食肆笼统就剩下一个房间了,那怎么搞?”

“剩下的骑士团就算每个人一个房间也塞不下他们呀。”

“所以最好的方法难道不应该是你们一起回特洛纳

兹找个旅店住下吗?我说的难道有错吗?”

罗伯特气的胸口起伏,他万万没想到,亚历山居然会站在云绵绵这一边。

即便他想要云绵绵接受特洛纳兹,那也不是这样干的。

云绵绵哇哦一声,在旁边看戏,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居然会内讧。

以及,她这个哥哥好像还挺好的样子。

虽然都是贵族,当然是已经落魄了的贵族,但是显然比这个所谓的公爵让人觉得舒服多了。

而且,她的这个哥哥说话的时候有理有据,分析到位,也给人家公爵提出了解决方案。

但是这个公爵似乎并不想接受的样子。

云绵绵在此前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的贵族,还真的是不知道他们的贵族病这么严重。

她可不会惯着他们。

于是她开口附和道,“对,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想跟其他人挤在一起的话,可以回到特洛纳兹找旅店住。这完全没有关系的,我们食肆也不是强迫你们住。”

“我只是提醒你们,如果喝了二锅头的话,基本上是一杯倒,如果你们不想躺尸在大厅被人围观,那就选择所有人都挤在一个房间里。”

“再不然你们可以买了二锅头回到特洛纳兹再喝,这对你们来说很难吗?”

“我觉得不难啊。”

“而且我的提议也没有任何问题呀。”

“为什么你们会如此的愤怒?”

云绵绵还真的是想不出原因,但是显然她的句句反问,听在罗伯特耳中却好像是在反讽一般。

他怒不可遏,“你不过是落魄贵族走失的私生女而已,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贵族礼仪不说,居然还对身为公爵的我如此不敬,我有权责罚你。”

云绵绵:???

这是哪里来的绝世大傻逼?

亚历山:!!!

阿瑟克尔:……

珀西:!!!

骑士团们:!!!

亚历山所带领的骑士团其实并不知道亚历山来食肆的目的,他们全都以为亚历山是为了接手特洛纳兹,所以才会前往

此地,只不过是因为对食肆的好奇,所以先来食肆走一趟。

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一个劲爆消息。

食肆的老板居然是永恒之都一位老贵族的私生女?!

那会是谁的?

而珀西也没想到原来自家老板的身份居然如此曲折。

阿瑟克尔更是眉头紧皱,骤然心疼起了云绵绵。

亚历山气急败坏,“罗伯特,你什么意思?”

他本来是想来食肆吃顿饭,然后慢慢地跟云绵绵接近,从中找机会说出她是他妹妹的事实。

结果却被罗伯特说漏了嘴。

而且就罗伯特刚才说的那番话,只要是个人都会愤怒。

妹妹该不会以为他也是这样的人吧?

亚历山担心的脸都要扭曲,他连忙看向云绵绵,就见对方目瞪口呆地看着罗伯特,似乎还没从他的话语中回过神来。

他连忙道,“绵绵绵绵,不是这样的,你别听罗伯特瞎说。”

罗伯特冷笑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亚历山,你自己说,难道这个女人不是你父亲的私生女吗?”

罗伯特的爆料再次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呐!

亚历山的骑士团们都还猜测到底是谁家的私生女,万万没想到却是吃瓜吃到了自己主人的头上。

阿瑟克尔清冷的眼眸望着亚历山那急的满头是汗的样子,难怪对方刚才跟罗伯特争辩的时候,脱口而出便是绵绵二字,如此亲昵,原来都是有原因的。

云绵绵见亚历山急的上蹿下跳,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便知道他是想要跟自己解释,但是已经知道了真相的云绵绵并没有亚历山所想象的那么震惊与愤怒。

反正是系统设定的身份,罗伯特要是想要拿这个来羞辱她,那只能说是失策了。

她冲亚历山笑了笑道,“哥哥你别急,把嘴捋顺了再说。”

亚历山:!!!

等等,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妹妹是在喊他哥哥吗?

啊啊啊啊啊!

妹妹居然承认他是哥哥!!!

而且还没有被罗伯特所说

的话给气到。

这是什么人间甜妹呀!

罗伯特:???

他锐利的眼眸落在云绵绵那甜笑的脸上,有些不敢置信。

正常人不应该是一脸震惊地怀疑他所说的话,然后不断地追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她会是落魄贵族走私的私生女?她为什么会走丢,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贵族家里没人出来找她等等吗?

为什么她就能轻而易举地相信了?而且还承认了?

难道说,对方真的如同亚历山之前猜测的那样被她的家族带走,并且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既然这样的话,她对老贵族应该没有任何的好感,对这个家族以及家族里的任何一个成员都没有任何好感才对。

为什么会承认亚历山是她的哥哥?

云绵绵若是知道他的想法,必然会在那儿哈哈大笑,一个游戏设定而已,她的哥哥就是来给她送一座城的,好处都是她拿的,她干嘛不承认?

就在罗伯特满目震惊之际,从楼上忽然走下一位穿着黑色斗篷,面色苍白的亡灵魔法师。

骑士团们率先发现了这位魔法师,纷纷警惕万分,眉头紧皱。

这里居然有亡灵魔法师?

丹尼尔站在台阶之上,看着这群贵族,尤其是某个无比眼熟的公爵之后,不禁裂开艳红的唇瓣,笑了笑。

“楼下似乎挺热闹的。”

阴冷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罗伯特公爵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紧接着,整个人一懵。

亡灵魔法师丹尼尔?!

他怎么会在食肆?

罗伯特震惊万分,同时也想起了亡灵魔法师没有遵循他们的约定杀害那些学生,以至于自己还绞尽脑汁在国王面前辩论了一番。

要不是他成功地将罗拉解决掉,否则的话,现在麻烦缠身的人是他。

因此见到亡灵魔法师丹尼尔的时候,罗伯特的怒意瞬间就上来了。

他怎么敢这么戏耍一个公爵?

以及这个食肆到底怎么回事,居然还让亡灵魔法师出现在这里。

云绵绵是疯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