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53-5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女的眼睛长得跟自己一样, 是全黑色的。

他一直痛恨自己全黑的眼眸,跟兽人国的其他兽人不同,从小到大受尽了嘲讽。

但是这一次, 看到面前少女那纯黑色却熠熠生光的黑眸时,珀西第一次觉得原来黑色眼眸这么好看。

少女对着他微笑, 月白色的长裙将她衬托的无比温柔优雅。

她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 让珀西想到了他曾坐在山野上, 看到的那一株被微风吹拂的白色小花。

那么娇柔,那么弱小, 白色花瓣沾着露珠,娇艳欲滴, 迎着太阳却能绽放出它最美的姿态。

“你还好吗?”

云绵绵又凑近了一些, 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仿佛带着点点荧光, 闪烁在珀西的眼眸之中。

珀西望着她,头顶上的两个毛茸茸的耳朵不自觉地动了动。

见到对方的耳朵动了,云绵绵的目光也不自觉地跟随而去, 手更是蠢蠢欲动。

而珀西在发觉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耳朵上, 顿时整个人有些难堪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耳朵很丑。

又小又短,一点都不像他的其他兄弟那么威武强壮,一点用也没有。

就在他失落之际,突然一温热的小手摸上了他的耳朵。

先是慢慢地抚摸, 然后顺着耳朵的纹路开始游走,那一瞬间, 珀西只觉得有股电流仿佛从耳朵上的每一个细胞扩散开来,顺着他的大脑,窜向了他的脊背, 舒服地让他下意思地眯起了眼睛。

他的脸毫无预兆地红了起来。

连古铜的肤色都无法掩盖。

他甚至要花费很大的力气,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唇瓣,才能让那一声声舒服的喟叹憋回去。

可是没有多久,那令他舒服的感觉便消失了。

珀西抬眼,跟云绵绵如出一辙的黑色眼眸正不知所措地望着她,眼中还带着点水汽。

云绵绵看着对方被自己惨遭蹂躏的模样,瞬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看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忍不住唾骂,做什么呢?

做什么呢?

怎么能这么不矜持?

人家昏迷的时候摸一摸就算了,在人家醒的时候居然还这么上手,怕不是要被告性骚扰。

云绵绵万分不好意思道,“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实在是你的耳朵动起来真的太可爱了。”

原本还有些失落的珀西一听云绵绵的话,耳朵下意识地又竖了起来。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开口,黑色的眼眸中盛满了小心翼翼。

“你说我的耳朵可爱?!”

看到珀西那一副不敢置信仿佛遭雷劈的模样,云绵绵忍不住挠了挠头,糟糕,好像男生都不喜欢被人夸奖可爱。

她是不是又触雷了?

于是,云绵绵连忙摆手,“不不不,不可爱,不可爱。”

珀西眼中的光芒瞬间熄灭,是啊,怎么会可爱呢?这么又短又小又长满绒毛的耳朵毫无用处,怎么配被人喜欢呢?

见到面前少年一副落寞的模样,云绵绵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怎么说他不可爱,他也不高兴呢?!

少年的心思这么难猜的吗?

空气中一时间变得安静了起来。

云绵绵拧巴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最后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夸你可爱是好还是不好,但是你的耳朵毛绒绒的,真的很好看,又很可爱,我超级喜欢。刚才摸你的耳朵也是因为它太可爱了,所以没控制住自己的手,真的是非常抱歉。”

当然,他的小短尾巴她也很喜欢。

不过这话还是不说出口的比较好。

话音落下,珀西咻的一下抬起头。

云绵绵能够真切地看到这兽人少年眼中的光,忽然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她原以为小说中说的眼里有光,都是瞎几巴骗人的话。

但是这一次她却是真实的感受到了。

在这双跟她眸色相同的黑眸中,她看到了闪烁的光芒。

那么亮,那么耀眼。

他专注地看着她,就仿佛被注入了生命力一般,整个人瞬间就朝气蓬勃了起来。

云绵绵惊讶于他的变化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说少年是喜欢她夸他可爱?!

珀西小心翼翼地望着面前的少女,她柔嫩的脸颊就跟他曾经采摘过,捧在手心的鲜花一般娇嫩,“你真的觉得我的耳朵可爱好看,你很喜欢?”

云绵绵望着他急切的需求认同的模样,二话不说便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兽人少年这么执着于此,也许是因为自己毛绒绒的小耳朵被其他兽人同类歧视过,但是云绵绵觉得真的很可爱呀。

看着因为自己的赞同,而嘴角咧出了醒来之后第一个笑容的少年,云绵绵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一瞬间,仿若万千梨花盛开,天地都失了颜色。

兽人少年呆呆地望着她,忽然耳朵又动了动。

毛绒绒的小耳朵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云绵绵的注意。

她的手又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但是这次她忍住了。

抓过一旁紧紧依偎着她的塞纳犬,开始揉捏起它的大耳朵。

塞纳犬的绒毛比兽人少年的要更长一些,摸起来的手感也完全不同。

兽人少年珀西的目光不自觉地被云绵绵白皙修长的手指所捕获。

他看着那灵活的手指在塞纳犬的耳朵上动来动去,这儿捏捏那儿揉揉,目光莫名地流露出一种渴望。

他从不知道原来被捏耳朵是这么舒服的一种享受。

他更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会喜欢他这样丑陋毫无作用的耳朵。

而且,珀西只要一想到刚才少女就是这样,用她的手在他的耳朵上动来动去,他的脸颊就忍不住再次爆红。

好——好羞涩。

捏过隐之后,云绵绵才再次开口道,“你感觉怎么样?好多了吗?我是在荒野森林散步的时候,见到受伤的你,才把你拖回来的。”

“你受的伤挺严重的,不过幸好我开的食肆食物特殊,才把你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

听到这里,珀西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全都好了。

他不敢置信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

身体,原本身体表面伤痕累累,但是现在居然只留下浅浅的痕迹。

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个人类少女是给他用了珍贵的生命药剂吗?

不,不对。

她刚才明明说的是食肆食物特殊,才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

是食物?!

珀西这才将目光从少女的身上移开,开始打量起自己所在的食肆。

这个食肆又大又明亮,里面的装饰瞧着都很陌生,却又很精致。

而且,是他孤陋寡闻了吗?怎么从没有听说过在荒野森林里居然还有食肆?

不过也是,他一个不受宠的兽人国王子从未踏出兽人国半步,这一次,要不是被当做炮灰铲除,他甚至连荒野森林都不知道在哪。

“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但是——”

珀西很是羞愧地垂下了耳朵,“但是我没有钱回报你。”

云绵绵看着他那可怜的模样,摇了摇手道,“救你只是顺手的事情,又不是为了钱专门救你的。”

看小可怜这么凄惨的样子,就知道是没钱,可能是家里遭了大难。

于是云绵绵也很善解人意地没有深究,只是关切地询问道,“那你还有地方可以去吗?如果没有的话,你可以待在我的食肆。我的食肆也刚好还缺员工,你可以在我的食肆帮忙,我每个月会给你薪酬,而且食肆还包吃住,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珀西惊讶万分,他不敢置信地看向云绵绵,“你愿意请我做你的员工?”

云绵绵歪头看着他笑,“为什么不愿意?我相信你一定很勤劳,刻苦的,对不对?”

珀西二话不说地疯狂点头,仿佛要把他的脑袋都点下来一样。

“对,我会很努力很勤奋地工作,真的是很谢谢你。”

云绵绵看着他那模样,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疼,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下意识地跟摸摸塞纳犬一样,摸了摸他的脑袋。

“以后在我这儿有我保护你,不会再有人伤害你的。”

珀西望着他,眸中似有泪光一闪而过,他也微笑了起来,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虎牙

,配上那两只毛茸茸的小耳朵,看着更加让人觉得萌态十足。

“嗯!谢谢你!”

云绵绵也忍不住跟着笑,嗷嗷嗷嗷,太可爱了吧。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云绵绵,是这家食肆的老板,你可以叫我老板,也可以叫我绵绵。”

珀西小声地喊了一声绵绵,莫名地红了脸颊。

不过这次没有刚才那么红,所以云绵绵也没有在他古铜的肤色上瞧出来,只听到对方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紧接着说他叫珀西。

云绵绵点点头,夸赞道,“珀西,你的名字真好听。”

珀西羞涩地两只耳朵又动了动,就连尾巴也跟着摇晃了起来。

他在心里又反复地喊了几句,绵绵,绵绵,绵绵,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就这样,珀西成了云绵绵找到的第一位食肆员工,完美!

“其实我们食肆的环境很简单,分为上下两层,一楼就是用餐大厅,二楼是住宿,总共五个房间。如果有人住宿的话,只需要带他入住就行,房间被子这些不需要你清洗,因为有魔法在,可以自动清洁。”

“但是卫生有时候还需要你打扫一下。”

“除此之外,院落里的花花草草,偶尔还需要你去关注,浇一下水。”

“除了这些,就是平时客人多的时候,跟塞纳犬一起帮忙上菜,或者是给客人点单。”

“餐盘也不需要你清洗。”

云绵绵指了指小黑板上写的那一行字,“熟客都知道吃完饭要自己用清洁术清洗盘子的。”

珀西一边听着云绵绵的叙述,一边看着小黑板上的字陷入了迷茫之中。

绵绵的食肆这么厉害的吗?

不仅标价如此昂贵,甚至连吃完的盘子碗筷都要客人洗?!

那些客人真的不会暴起打架吗?

不过,惊讶过后,珀西也很快就察觉出了这个食肆存在的高级魔法。

很神奇,很微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元素力低下的原因,所以接触不到这些高级魔法,以至于他现在完全不清楚食肆里使用的到底是什么高级

魔法。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太弱。

珀西一边这般想着,一边有些失落。

他看着云绵绵,云绵绵身上除了那件衣服充满了魔法气息之外,她本人充斥着的是完全无害的气息。

甚至他丁点都感受不到魔法的存在。

这就是高级魔法师的厉害之处吗?

就如同所有客人所想的那样,不会有人觉得云绵绵这么手无缚鸡之力,气息无害的人是真的普通人。

相反的,她应该就是传说中最厉害牛逼的高级魔法师,还能够隐藏自己魔法气息的那一种。

否则的话,该如何解释这家食肆的神秘,该如何解释食肆周围的高级魔法。

就算云绵绵不是高级魔法师,她背后也同样站着这样的高级魔法师。

不管是哪种猜测,都证明着云绵绵的厉害,最好不要轻易得罪她。

云绵绵看珀西对着小黑板发呆,笑了笑道,“是不是觉得上面的售价很离谱很夸张?”

珀西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但是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就是被云绵绵的这些食物给治愈的,虽然不知道是哪种食物,但是珀西想着既然这个食物真的有这样的作用,那么这些价格对比起食物本身的价值来说,似乎又不值一提。

所以他点完头后又立即开口道,“食肆的食物可以治愈人的伤,在荒野森林中相当于是多了一层保障。就算卖十金币,我想都会有人愿意购买。”

就好比他之前受的伤,没有几剂高级生命药剂喝下去根本就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高级生命药剂又何止是几十金币?

想到这里,珀西又是无比感慨自己如此幸运。

也许前半生的不幸就是为了此时此刻的幸运。

他这般想着,嘴角露出小小的笑容,两颗小虎牙若隐若现,配上那在慢吞吞晃动的毛绒绒耳朵,显得可爱极了。

只不过当他砸吧嘴的时候,珀西明显感觉到自己口腔内还残留着一股奇怪又美味的气息。

他忍不住挠了挠头,食肆的食物神奇,可是就是味道有点怪。

而且刚才他

毕竟都把注意力放在云绵绵跟食肆上,并没有太关注空气的气味。

这心情一放松,他就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味。

屎臭!!!

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甚至他惊恐的发现,这个屎臭甚至在他的嘴巴中也有残留。

珀西:!!!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云绵绵刚才给他喂的是屎?

珀西:???

不——不可能的吧。

从没听说过谁的屎还能治愈人的伤势啊?!

珀西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踌躇万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口询问。

云绵绵介绍完毕之后,就看着兽人少年欲言又止地望着自己,一双水汪汪黑眸像是有千言万语,但是不知为何却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头顶上两个毛茸茸的耳朵也在耷拉与竖立之中频繁徘徊。

云绵绵:???

“怎么啦?有什么还不了解的吗?”

云绵绵想了下,除了还没说到食肆食物另外的功效以及楼上房间的作用之外,其他的大致她都说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才对。

兽人少年踌躇万分,怕自己问了会伤了云绵绵的心,食肆的食物做出来跟屎一样,任何一个开食肆的老板都不会乐意听到这个评价的。

尤其是绵绵看着这么娇弱,怎么接受得了这样的批评?

于是他猛的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任何疑问,示意云绵绵继续。

“真的没有吗?”

云绵绵不信,少年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简直不要太明显。

“真的没有,我只是被食肆的神奇惊到了而已,绵绵,你继续吧,我还想更加了解食肆。”

云绵绵的那两道细眉微微皱了皱,“好吧,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要及时问我哦。我都会回答你的,你不需要藏着掖着。”

“嗯嗯,我知道的。”

兽人少年猛的点点头,然后催促云绵绵继续,企图将这个话题给忽略过去。

云绵绵见他真的没什么要说的,于是便继续自己的话。

“在食肆中主食之类的食物,比如上面

写的山西刀削面,四川担担面,包子,饺子,还有螺蛳粉等等,都是由生命药剂的功效,除此之外,还能恢复你们消耗掉的元素力。”

“等等,你说什么?”

珀西原本很认真地听着,但是听到云绵绵说的最后那一句话,他咻的瞪大了眼,两只兽耳也咻的一下竖了起来,瞧着可爱极了。

而且在云绵绵瞧不见的背后,那跟毛线球一般圆圆可爱的尾巴也绷直了。

“能恢复我们消耗掉的元素力?!”

珀西瞳孔微缩,完全不敢置信。

“不可能,就连人类最厉害的药剂师都无法做出这样的药剂。”

说完之后,珀西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急急忙忙道,“我不是说你骗我的意思,只是据我了解,人类药剂师也一直在研究这样的药剂,可是一直没有成功。”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药剂的话,整个西方大陆都应该传遍了才对呀。”

对于他的疑问,云绵绵淡定无比,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个这么质问她的人。

而所有对此觉得怀疑的人已经被她家的食物给征服了。

于是她很淡定地反问了一句,“珀西不如你先感受一下一下你体内的元素力是什么情况?”

珀西下意识地听从云绵绵的吩咐,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内的元素力。

结果却发现元素力居然已经充盈!!!

“这——这不可能。”

他不敢置信,大惊失色。

因为在他被暗算刺伤扔在荒野森林的时候,体内的元素力已经接近枯竭。

就算用生命药剂救了他,他体内的元素里也不会迅速地满格回来,只会浅浅地恢复一点儿。

剩下的就只能等他好好养着,耐心地等待元素力恢复。

可是现在,距离他昏迷到苏醒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他的元素力居然充满了?!玩呢?!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珀西不敢置信地盯着云绵绵,说话都结结巴巴了起来,“绵绵你你你你研究出了元素力药剂?!”

这一消息放出,整个西方大陆都会为之震荡。

云绵绵嘴角微翘,笑容意味深长,“你可以这么理解。”

“好了,接下来,除去这些主食外,还有一些饮品,这些是拥有治愈药剂功效。”

“哦,对了!有一样东西对你应该非常重要。”

“就是二锅头。”

珀西如饥似渴地听着,双眼亮晶晶的,“二锅头?什么叫做二锅头?”

这家食肆不仅神奇,就连食物的名字也奇奇怪怪。

光听二锅头这三个字,珀西根本就想象不出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种白酒,酒精浓度非常高,价格也非常昂贵。但是绝对物超所值。”

“因为它有辅助你升级元素力的作用。”

“在你来之前,已经有好几位客人喝了这个二锅头,成功地从四级元素力升到了五级元素力,有些没升级的就会从初期过渡到中期阶段,或者是从中期成功进入巅峰阶段。”

“只要后期再努努力,坚持不懈,估计就可以升级了。”

珀西:!!!

他咕咚一下咽了咽口水,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头上的耳朵也跟着都一动不动,整个人像是僵直了一般。

如果说让元素力充盈已经是令他震惊万分的事情,那么能够让元速力升级这个消息简直就好像是一个惊天大彩蛋,啪的一下砸在他的脑袋上,将他砸的是晕晕乎乎,完全说不出话来。

珀西一直觉得自己的兽生悲惨,活着就是遭罪。

但是现在,他忽然有些感谢他那些兄弟们互相残杀的时候,顺手也把他当做炮灰丢了出来。

否则的话,他该如何遇见绵绵,又如何遇见食肆里这些神奇的食物?

能够让元素力升级,这该是怎么神奇的存在?

珀西甚至觉得自己现在都有些呼吸困难。

两百银币就能让人升级元素力。

疯了,这一定是他疯了!!!

珀西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胸口,蹭蹭蹭地往后退了几步,将手撑在桌子上,深呼了好几口气,才慢慢地消化了这个重磅消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