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33-3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绵绵唉声叹气, 原本以为自己打开了发家致富的新大门,结果却是直接被门前面的那个坑给绊倒了。

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光光只是凭借口碑发酵,那速度肯定很慢。

外卖就是她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

君不见她以前的世界, 外卖简直占了整个餐饮界的大壁江山。

云绵绵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必须要想个方法出来, 不然的话, 她就白开通这个外卖功能了。

现在的关键就是圣文鸟的出租价格贵,以及它能送出的外卖份数少。

如果圣文鸟的出租价格便宜, 而且送出的外卖份数多的话,那就能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

得一个个来解决。

既然圣文鸟是魔兽, 那是不是代表她也能像收服塞纳犬那样收服圣文鸟?

想到这里, 明年眠云绵绵不自觉地有些膨胀起来,她连塞纳犬都能收服, 一只小小圣文鸟应该也不在话下。

系统察觉到云绵绵的想法,忍不住开口打击道,【宿主,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塞纳犬跟着你,只是因为它濒临死亡,而你送了它几碗面,拯救了它的性命。】

【但是圣文鸟不同, 它就是魔兽,并不像塞纳犬那样通人性, 懂人语。你冒冒然出现在它面前,只会被它啄成一坨腐肉。】

云绵绵:……

【而系统提供的圣文鸟是已经被训化过的,所以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而且每只出租的圣文鸟系统都有保护它们安全的责任。因此, 无论圣文鸟飞到何处,它们都会安安全全地返回。】

【如果发生意外,系统则会在第一时间将它们收回系统空间,绝不会造成任何的损失。】

【而且,如果宿主租的多,租的时间长,圣文鸟可以成为宿主的特殊宠物,直接就定居在食肆内,不需要再频繁地回到系统空间。】

云绵绵听了一大堆,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么问题来了,假如圣文鸟定居在食肆内了,那么三餐谁负责?”

“还有

,虽然说圣文鸟一日可飞行万里,但是它总有疲惫饿了的时候,那么系统出品的圣文鸟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存在?还是说,系统出品的圣文鸟,不吃不喝不睡就能日常给我反复地送外卖?”

系统默默地消化了云绵绵所说的,不得不承认,自家宿主在这方面真是精明的可怕。

【圣文鸟是魔兽,并不是如同系统一样的数据流,自然会疲惫,会饥饿。它成为宿主的员工后,自然是宿主负责三餐。】

云绵绵嘴角一翘,呵呵二字从她口中飞出,“我就知道,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好事?”

云绵绵此时格外的心平气和,因为愤怒的情绪都在刚才被霍霍完了。

她得冷静下来,沉着思考,才能赢得一线希望。

“那么圣文鸟胃口跟塞纳犬一样大吗?”

【并不,一份包子或是一份饺子就足以。】

听到这里,云绵绵松了口气,好歹伙食费没有那么刺激。

“还有一件事情我比较好奇,圣文鸟多大?三份外卖挂在它的身上,其实挺重的。如果它非常小巧玲珑的话,岂不是提不动?”

【宿主请放心,圣文鸟在工作的时候,身体会变大,鸟背上足够放下三份外卖。】

云绵绵眼珠子一转,“那不对呀,假如说有客人点的是一份包子,跟一份螺蛳粉,那分量完全不一样。三份螺蛳粉,它能送,那么六份包子,它岂不是也能送?”

毕竟包子肯定比螺蛳粉轻很多!

这样一来,圣文鸟不该只送三份才对。

系统冷漠无情道,【宿主,这是规定不可更改。】

云绵绵:……

哼!

她想着,要是有多拉a梦那样的口袋就好了,里面可以放满无数的东西,想用什么就掏出什么。

这样的话,一只圣文鸟可以放好多好多外卖,到了地点,就自动掏出去,多简单多方便,而且效率多高啊。

想到这里,云绵绵忽然想起了学生们打包带走的那些外卖。

那么一堆堆的食物全都放进一个袋子里,然后就挂在身上,轻松松地

带走了。

那个时候她忙着打包,根本就没时间注意这个,只是隐隐觉得这可能跟修仙小说中的芥子空间一样。

但是这个玩意,无疑是个好东西。

她赶忙问系统,“学生们之前装外卖用的那个袋子是什么东西?”

系统并不知道为什么云绵绵的思绪能够跳的那么远,但是它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是魔法袋,魔法袋的作用就跟系统空间一样,能够将庞大物体收入其中。但是魔法袋里放入的东西就算是活物也会变成死物。】

云绵绵眼睛亮了亮,“那这魔法袋你有得卖吗?”

【并没有。】

云绵绵也不失望,既然学生都能人手一只,这说明魔法袋随处可见。

到时候有客人来店里的时候,她花钱买一个简直就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她琢磨了一下,然后才试探性地询问系统,“如果说,我将外卖放入魔法袋中,然后让圣文鸟叼着前往送外卖,是不是不违背系统的规则?”

系统这次沉默的比以前她的那些问题还要久。

最后系统刺啦刺啦几声,才开口回复道,【经过检测,并不违反系统规则,但是由于宿主剑走偏锋,所以假如宿主要这么干的话,每只圣文鸟的出租价格翻倍,且只能携带一只魔兽袋。】

云绵绵:!!!

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是高兴好还是难过好。

她咬了咬唇,“那么每个魔兽袋里面能放多少外卖?”

假如说魔兽袋中的外卖价值能够超过圣文鸟的出租价格,那也算是赚了。

假如说里面也只能放几样,那还不是照样白瞎。

但是按照今天学生们疯狂塞外卖的举动来看,应该容量是挺大的。

【这个系统从未测试过,但是魔法袋能放入好几只宿主卖出的魔兽,宿主可以自己估算。】

云绵绵想到那头如山一般庞大的魔兽,和那美滋滋的十美金,整个人高兴的差点要蹦起来。

那简直太好了。

这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也就是说它能够放入好几座像山一样的外卖。

天呐!云绵绵瞬间激动的泪流满面。

然而高兴之后,云绵绵又多了个问题。

“假如说,我真的这么干了,魔法袋空间如此巨大,外卖分量又多,那么圣文鸟怎么识别出它送的地方的外卖是这个客户的呢?”

系统有些不高兴道:【请不要轻视系统出品的圣文鸟的智商,这些根本就不是事。】

“哦哟!”

云绵绵啧啧了几声,既然系统都这么说了,那她自然也放心了。

这样子下来,她只需要租一只圣文鸟,每天20金币就够了。

那么现在她就期待着来过的客人能够再次带着新客人回来,好好地让她宣传一番食肆的外卖功能。

让她能够快速地攒够5000金币。

而在云绵绵美滋滋地畅想未来的时候,回到特洛纳兹的荆棘佣兵团们先是去任务大厅提交了任务,获得了奖赏,然后看到合适的任务又接了好几个下来。

最后又将自己捕捉到的多余的魔兽卖给了商人。

这一番下来,钱袋子很快又饱了起来。

乔纳斯拍拍自己的口袋,忍不住看向荒野森林的方向,“这才出来不久,我就开始怀念食肆的食物了。”

蕾妮清点着金币,也跟着搭腔道:“可不是吗?谁叫食肆的食物这么好吃,让人如此念念不忘。”

就在众人准备去酒馆喝点酒,顺便给云绵绵宣传食肆的时候,刚好瞧见了迎面走来的库克。

见到库克的时候,尤里等人也非常高兴,“嘿,库克!”

库克见到他们也连忙高兴地打了声招呼,“这几天去酒馆的时候都没见到你们,你们终于回来了。”

库克这几天在城里办事,每天晚上都会去酒馆,跟众人诉说着荒野森林中心新建的食肆的特别之处。

但是众人都把这个当作笑话听,觉得库克这是喝醉了酒,一连好几天都没清醒。

但库克却从不气恼,总是一遍一遍夸张地描述着食肆食物的神奇。

倒是被众人当做猴子一样观赏着。

没有人相信库克的话,因为这个世

界上,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让元素力能够充沛盈满的药剂。

甚至还有人因为库克的执着,询问过药剂师,药剂师对此的回应就是冷笑,“绝无可能。”

于是别人便拿这四个字来堵库克的嘴。

库克却是一直都坚持着自己的说法,“药剂师做不到的不代表食肆老板做不到,你们去看看就知道,真的不会让你们失望。”

看到库克如此执着,不少人都纳了闷,库克是收了老板的钱吗?这么卖力地给对方推销?

当然也有听了库克的话,被他烦的不行,最后去荒野森林的时候,也无意识地寻找起了食肆。

只不过,没有像荆棘佣兵团那样幸运地找到食肆所在地。

因此那些人回来之后便大肆吐槽库克在说谎。

荒野森林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食肆。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这么说。

这让库克尤为惊讶,不可能!

他是亲眼见过,吃过,呆过,住过的,怎么可能会没有食肆?!

不信邪的库克再一次地来到了酒馆,继续自己的推销之旅,结果却瞧见了荆棘佣兵团成员们。

而库克是知道他们前几天去了荒野森林,所以见到他们的时候心情格外的激动。

“你们找到食肆了吗?”

库克那翠绿色的眼眸期待地望着尤里等人,他不明白为什么之前在酒馆的那些去过荒野森林的人都没能找到食肆。

明明食肆所在地充满了高级魔法的气息,只要努力寻找就能找到食肆,为什么他们一个两个都说找不到?

明明食肆就很明显啊。

要不是库克这几天有事在忙,否则的话,他都要亲自带领这帮人前往食肆。

乔伊斯听到这话,最先激动地开口,“见到了,见到了,而且这两天我们就住在食肆里。”

他笑眯眯地看向库克,竖起了大拇指,“你推荐的没错,食肆老板格外的神奇,食肆里的食物也让我们念念不忘。这次我们去荒野森林收获满满,可都是因为食肆里那些神奇的食物。”

“尤其是那个

螺蛳粉,天呐,我现在又想吃了,兜里有钱了,我一定要去点个三碗螺蛳粉,一次性吃个够。”

“对,对,对,没错,我觉得四川担担面也很不错,辣的够味。还有那个包子,那个包子真的很好吃,里面的蟹肉我们在这可是从没吃过。”

“我觉得酸梅汤很符合我的口味,酸酸甜甜的,这么炎热的夏天喝上一碗,整个人都精神了。”

“那我更喜欢绿豆汤软软绵绵的口感,还带点沙沙的感觉。”

“没有人喜欢水果汤吗?我看那个精灵似乎很喜欢水果汤。”

“那是自然,毕竟人家精灵就是吃蔬菜瓜果的呀。”

库克原本很高兴尤里他们找到了食肆,也证实了他没有说谎,但是看着这五个人兴冲冲地说着他从没有听过的食物时,库克整个人都蒙了。

“什么螺蛳粉,什么四川担担面,什么水果汤?为什么我去吃的时候,就只有山西刀削面呢?”

不带这样的!!!

尤里听后笑了笑道,“我们刚开始去的时候也是只有山西刀削面,后来去了荒野森林捕捉魔兽,回来就发现食肆多了几张桌椅,而且菜品也增加了。”

“按照老板的意思是因为我们消费的多,吃的多,所以她也有动力上新品。”

库克捶胸顿足,感情是自己消费的少了吗?

感觉自己没去,仿佛错失一个亿。

因为听他们的描述,就知道食肆新上来的新品有多好吃了。

过几天他一定要再去食肆一趟。

“走走走,我们去酒馆慢慢说。”

库克兴高采烈地带着尤里等人一起进入酒馆,酒馆喝酒的众人见到库克出现,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那个神奇的食肆又来了。

“哦,约翰,能不能让库克别再来酒店了,每天听着他说食肆的神奇,我耳朵都快要听出老茧来。”

作为酒馆老板,约翰摊手,无奈地耸了耸肩,“库克是我的客人,而且他也只是喜欢说大话而已。”

就在这时,库克坐到吧台,拍

了拍桌子,对着众人大声道,“你们都说找不到食肆,那一定是你们没有认真去找,我的朋友尤里他们就找到了食肆,而且还是住了两晚才回来的。”

“让他们跟你们讲讲食肆的神奇。”

众人被库克拍桌子的动静所吸引,看到他激情洋溢的模样,再看看荆棘佣兵团五人,忍不住摇了摇头,“库克这是没有办法找了托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尤里他们本来就是库克的朋友吧。”

“哦,puy!当库克的朋友一定很痛苦吧。”

……

就在众人说着闲话,无比同情荆棘佣兵团等人的时候,尤里点了一杯酒,笑着走到酒馆中央对着众人道,“没错,我们佣兵团确实去到了库克嘴中所说的那个神奇的食肆。而那个食肆确实也没有让我们失望。”

“里面的食物你们从未听说过,更是从未吃过。好吃的能让人把舌头都吞下去,比隔壁面包店的蜂蜜奶油面包更让人回味无穷。”

“而且除去食物本身的美味之外,这食肆里的每一种食物都有着它神奇的作用。生命药剂的作用,治愈药剂的作用,更重要的便是它能让我们枯竭的元素力慢慢恢复。”

“不然你们觉得我们佣兵团们是怎么在荒野森林中心度过两个夜晚的?”

“我们身上带的生命药剂跟治愈药剂根本就没有用到多少。”

“因为一旦受到重伤,只要及时地赶回食肆,吃上食肆老板送上来的一碗面,就能原地复活。”

众人百无聊赖地听着,等尤里说完之后,整个酒馆瞬间发出爆笑声,众人哄堂大笑,“我说尤里,这样的话库克一连说了好几天,你们怎么都没有换换推销的说辞。”

“可不是嘛,生命药剂治愈药剂就算了,偏偏要编个元素力药剂,你们觉得我们是这样的傻子吗?酒精可腐蚀不了我们聪明的大脑。”

“就是,真的有的话,你们怎么不带点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是真的,是真的。”

乔纳斯跳了出来,一脸回味无穷道,“要不是食肆的食

物带不出来,我们真想拿出来给你们尝试一番,又好吃又有治疗作用,真的是在永恒之都都找不到这样的神奇存在。”

众人哈哈大笑,真的是一点都不信。

不过也有其他佣兵团比如野狼佣兵团倒是注意到了,毕竟,任务大厅那个悬赏3000金币的任务是被荆棘佣兵团完成的。

这个任务被领取的人不少,但是荆棘佣兵团是第一个完成的。

而且除了这个任务外,荆棘佣兵团还零零散散地完成了其他任务,那些任务在此之前荆棘佣兵团是没有取走的。

也就是说,他们是在完成3000金币的任务的时候顺手做的。

大家都在特洛纳兹混,实力如何,其实佣兵团彼此之间都清楚。

荆棘佣兵团跟他们实力不相上下,甚至他们的人数还比荆棘佣兵团的人多。

他们同样也领取了这个任务,但是在成功杀了那个魔兽之后,一个两个身负重伤,用了好几十瓶生命药剂才将人救回来。

结果又因为赶路的时候,遇上了数头魔兽相斗的模式,被卷入它们的暴动之中,以至于他们成员还死了两个,其他成员更是伤上加伤。

众人无奈走散,花了一天功夫才狼狈不堪地从荒野森林中逃了出来,结果集合的时候,队长一清点才发现他们一共损失了四名队员。

好不容易成功地将魔兽拿到任务大厅,却被告知已经有人完成了任务。

幸运的是,公布这个任务的主人还愿意接收更多个这样的魔兽,他们才能继续拿到这3000金币,否则的话,才叫人觉得憋屈绝望。

而对比起他们的狼狈不堪,荆棘佣兵团们个个精神抖擞,红光满面,完全不见被魔兽重击的样子。

所以他们才觉得不敢置信,一露偷偷尾随着荆棘佣兵团们来到酒馆。

实际上也是想要知道为什么他们能够全身而退。

野狼佣兵团们听完尤里的话之后,悄悄地在角落讨论了起来。

“你们说荆棘佣兵团那些人说的话是真是假?真的有这么神奇的食肆吗?”

野狼佣兵

团的队长马伦却是有些不信,“如果真的这么神奇,荆棘佣兵团那些人不藏着掖着,怎么可能还会跟我们说?”

“他们就不怕我们知道后,以后在捕杀魔兽方面也跟他们一样有了足够的底气。”

野狼佣兵团的众人们忍不住点点头,觉得队长说的没错。

真的要有这样神奇的存在的话,谁舍得暴露出去?

可是如果食肆没有那么神奇,为什么库克跟尤里他们要这么推崇?难道那个食肆的老板还真的给他们钱了?

可如果有人真的去找了食肆,结果却发现食肆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神奇,还是会回来找尤里他们麻烦的呀。

佣兵团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口碑。

尤里他们如果这么干了,就是将自己的口碑往地上踩。

一个佣兵团绝不可能会干这样的事情。

难道说是真的?

众人面面相觑,彼此都如同墙头草一般左右摇摆,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信。

“不如我们也去荒野森林走上一遭,找找看那个食肆,亲自体验一下。”

“如果食肆真的那么神奇,那我们也不算亏。”

有人提出反对意见,“那如果食肆没有那么神奇,只是普通的食肆呢?要知道,荒野森林中心那么危险,如果一旦发现那个食肆是假的,我们很有可能会死。”

提到这个,众人不免有些沉默。

毕竟刚死了四名成员,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最后还是由队长开口道,“不如我们去找荆棘佣兵团,既然他这么推崇食肆,想要我们前往,那么不如就让他带我们去。”

“我想他肯定不会不乐意的。”

众人点点头,“这倒是个好主意。”

有荆棘佣兵团带头,他们就不怕找不到地方,也不怕被骗。

如果真的是假的,到时候还能直接把荆棘佣兵团们揍上一顿。

这样一想后,野狼佣兵团团长马伦就主动前去寻找尤里。

问他什么时候再去荒野森林,带他们一起去瞅瞅那个神奇的食肆。

尤里自然是欢迎至极,他们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