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绵绵的小食肆[经营] > 第135章 第251-252章

我的书架

第135章 第251-25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是云绵绵说完之后, 国王陛下就只是笑,没有吭声,云绵绵也有些紧张, 她攥紧了手, 掌心都是汗。

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询问:“国王陛下,您意下如何?”

国王陛下换了个坐姿,气定神闲道,“光是免费送我三餐食肆的食物, 似乎还有些不够。”

云绵绵立马道, “那国王陛下觉得还需要什么?”

她想到之前跟阿瑟克尔讨论的人鱼之泪, 但是瞅着国王陛下的样子, 对这个应该不是特别感兴趣。

但也不是不能当做条件。

毕竟国王陛下是不感兴趣了, 但是这玩意儿能拿出来拍卖啊。

一颗价值连城呐!!!

就在云绵绵琢磨着要不要提的时候,国王陛下开口了:“听说你跟兽人王国有合作?”

闻琴声而知雅意,云绵绵一听国王陛下这话,神经立马就跳了起来。

“国王陛下,是想跟我们食肆合作吗?”

云绵绵舔了舔唇,这其实倒不是不可以。

而且她之前怎么没有想过跟国王陛下合作呢?

如果能够扩张领土的话, 也不是不可以跟国王陛下合作的。

“就跟兽人王国一样,每隔一段时间, 送来100份食肆跟甜品店的食物,以后若是特洛纳兹开了其他的店铺, 其他店铺的食物也是每样100份。”

“而且是以原价批售,不知道国王陛下意下如何?”

“至于国王陛下对外售价多少,则由国王陛下自己来定。”

国王陛下笑眯眯道,“原价卖我?这么大的量, 没有一点点的优惠吗?”

“这样的话,客人为什么会想要来我这儿不是去你那呢?”

云绵绵道,“陛下的客户主要是永恒之都的贵族,而我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平民,并且因为食肆客人众多。哪怕就算是贵族,能够买到食肆食物的几率也不高,但是在永恒之都就不一样,他们离得近,机会也大。”

“而且他们是贵族,陛下就算翻倍加价,他们也出的起这个钱。”

“再说啦,即便是跟兽人王国合作,我同样也是原价出售。”

“陛下可以考虑考虑。”

“而且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其实我也并不一定就要在特洛纳兹开店铺。”

“西方大陆这么大,总是有给我开店铺的地方。”

这话其实也隐隐地向国王陛下表达了如果人类社会没有她的容身之地,那她就只能暗搓搓地找其他种族帮忙了。

比如说精灵一族,兽人王国,人鱼王族跟她的关系都挺不错的。

国王陛下眯了眯眼,这小姑娘可以呀,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隐晦地威胁他。

其实扩张领土这事也不是不行,就如同云绵绵所说的,特洛纳兹有钱了,上交的税收也就更多了,他自然是高兴。

只不过他知道云绵绵手里头可能还有更多的好东西,所以就想可劲地薅羊毛。

没想到啊,羊毛没薅多少,倒是隐约好像踢到了铁板。

看刚才云绵绵那样子,还以为软绵绵的,任由他提条件,没想到,娇软的皮囊之下还藏着大铁块。

亚历山伯爵在一旁都有些紧张,觉得自家妹妹好像有点刚。

早知道这样来之前,他就应该跟妹妹说温柔点,国王陛下可不是能够威胁的人。

阿瑟克尔在一旁静静地瞧着,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虽然他们是要扩张领土,但是不能毫无底线。

否则的话,只会被国王陛下占上风。

再者,就如同绵绵所说的,这个世界上也不仅仅只有特洛纳兹可以开启新店铺,任何地方都可以。

云绵绵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种族的所在地开启店铺,那样对国王陛下来说,其实是个损失。

食肆跟甜品店,可是多少种族趋之若鹜的存在。

信不信只要云绵绵出门发话说要找个地方开新店,立马就有无数种族打开大门欢迎她。

且在阿瑟克尔看来,云绵绵扩张领土对国王陛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并不觉得国王陛下有理由拒绝。

果不其然,在云绵绵说完没几分钟之后,国王陛下忽然拍着宝座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有点胆量。”

云绵绵甜甜一笑,“没有胆量的话,又怎么敢跟国王陛下谈条件呢。”

国王陛下收敛了脸上的笑,“这样吧,每天三顿免费供应整个王室食肆的食物,另外每天以原价出售食肆、甜品店以及未来你开的店铺的食品三百分。”

每天300份!

云绵绵迅速地计算了一下,之前跟珀西定的是每隔几天100份,但事实上基本上也是每天供应。

如果再加上国王陛下每天300份的话,算起来时间还是来得及,能够接受。

只不过每天三顿免费供应整个王室的话,这一点云绵绵就要迟疑啦。

开什么玩笑?

这国王陛下私底下情妇一大堆,生的王子公主都能从宫殿门口排队到城墙门口,这亏本生意怎么做?

于是云绵绵讨价还价,“最多免费供应您跟王后两人三餐,王室其他人不在我的负责范围内。”

“国王陛下,您也不想想王室那么多人,说不准300份食肆食物都不够他们分的。”

“这样一来,我这食肆跟甜品店还做什么生意,光为你们王室工作了。”

国王陛下哼了一声,“也行,那就这么定了。”

“特洛纳兹领土往外继续扩张百来公里,哦,对了,既然克尔依的城主尼泊跟亡灵魔法师勾结,依照帝国律法削去爵位,处以绞刑。”

“那么克尔依就成了无主之城,那便也一同送给你管理。”

云绵绵:!!!

卧槽!这么好的吗?

不仅特洛纳兹扩张了领土,就连克尔依也成了她的所属城镇。

云绵绵一下子就兴奋了。

这下好了,原本特洛纳兹跟克尔依相距就不过百公里,将它的领土往外扩张之后,完全能够跟克尔依联合起来。

两个城镇打通一起,简直不要太美滋滋啊。

云绵绵高兴极了,便顺口表示她有美容圣物人鱼之泪,不知道王后感不感兴趣。

投桃报李,这点云绵绵还是知道的。

国王陛下倒是没想到云绵绵手头上居然还有人鱼之泪,人鱼之泪消失在西方大陆这么多年,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重新出现的机会。

国王陛下正巧要送生辰礼物给王后,于是欣然接受,并且还夸赞了云绵绵一番。

云绵绵心情极其愉悦,一颗人鱼之泪而已怎么比得上白送的城镇呢?

她的运气也真的是太好了。

而国王陛下则想着,一个破旧落后的小城镇,送给其他贵族都还被嫌弃,顺手推给云绵绵还能增加国库收入,何乐而不为?

跟国王陛下谈完一切,并且成功地拿到他盖了章的羊皮纸之后,云绵绵就准备打算离开。

结果却被国王陛下叫住,原本一本正经的国王陛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正事谈完之后,忽然就变得有些不正经起来。

他看了阿瑟克尔一眼,又看了她几眼,忽然挤眉弄眼,“听说你们俩是一对?”

那八卦的样子。跟普通民众也是没什么区别了。

一直充当背景布的阿瑟克尔点了点头,“是的,陛下。”

国王陛下摸着胡子笑了,“精灵国王已经同意了?”

阿瑟克尔依旧点头,“是的,绵绵已经见过我的父亲,父亲也非常喜欢绵绵。”

国王陛下在心里哦哟了一声,没想到两个人动作这么快,都已经见家长了。

好事,这是好事。

他笑眯眯道:“举办婚礼的时候,记得邀请我去喝一杯。”

阿瑟克尔微微颔首,神情淡然,“那是自然。”

他对人类国王并没有什么大好感,但是礼节方面自然不会留下话柄。

后面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国王陛下就让他们三人离开。

走出宫殿之后,亚历山伯爵感觉自己都出了一身的汗。

他兴奋道:“妹妹,你可真厉害。”

他本来以为这事情可能就谈不成了。

云绵绵摆摆手,得意地高扬起小脑袋道,“不可能谈不成功的。食肆的神奇国王陛下又不是不清楚,再说了,特洛纳兹变有钱了,国王陛下的腰包也鼓了,他有什么好不同意的?”

“而且我又不是扩张领土掀翻他的王位,他怕个屁呀。”

亚历山伯爵连忙嘘嘘了几声,“这种话可不能讲。”

他紧张地看向四周,确定没人发现之后还松了口气,“妹妹,你要吓死我啊!”

云绵绵耸了耸肩,“哥哥,你可真怂。如果真的有人听到的话,阿瑟克尔早就提醒我了。”

亚历山伯爵翻了翻白眼,“你就成天阿瑟克尔得了。”

说完之后,他又道,“既然这个事情已经办完啦,那就能松口气啦,接下来几天,咱们就好好地在永恒之都玩上一玩。”

云绵绵点点头,“好呀!”

事实上她也没有想到会这么成功,比她所想要的十天半个月还节省了一大半时间,所以是完全有功夫在永恒之都玩的。

而且好不容易出了趟远门,自然是要玩个够本,否则的话,她就白辛苦了。

“走,下午我们就去逛街。我还没有怎么感受过大城镇的热闹。”

亚历山伯爵想到自家妹妹小小年纪就走失了的经历,立马就心疼了。

“走,哥哥,带你去好好体验一波永恒之都的热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怎么高兴怎么来。”

“好啊,哥哥最好啦!”

身为帝国中心的永恒之都,热闹程度是特洛纳兹无可比拟的。

街道上人来人往,各个种族的面孔都可见到。

但是云绵绵他们三人还是引发了不少的回头率。

毕竟这样与西方大陆完全不同长相的生面孔少见,而且跟在她身边的精灵更是稀罕。

谁不知道能够有幸见到精灵的,只会是在荒野森林。

毕竟精灵现如今就生活在荒野森林,而且在荒野森林也不一定能够见到精灵。

而现在,居然有精灵在永恒之都出没,那可是大新闻啊!

有消息灵通的,在见到亚历山伯爵跟他身边那个娇俏可人与时下西方大陆的贵族小姐完全不同的云绵绵时,心里便清楚了个大概。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亚历山伯爵在昨天就美滋滋地叫人发了不少宴会的邀请函,看样子是打算举办场宴会,而且据他透露,他的妹妹也会在这场宴会中出没,那不就清清楚楚了吗?

他身边的那个铁定是引发整个西方大陆热议的特洛纳兹的城主云绵绵,而云绵绵身边那个五官精致绝伦,气质清冷高贵的精灵便是精灵一族的精灵王子阿瑟克尔!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

谁能想到老贵族落寞之后,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亚历山伯爵居然还能扬眉吐气。

先是力压他所有的哥哥姐姐,成为了家族中唯一有爵位的,其次,认回了老贵族的私生女,还跟她打好了关系,现如今都带着她一同回永恒之都了。

现在谁人不知云绵绵的价值,跟她搭上关系,那就相当于是跟巨额财富握了个手,更不要说云绵绵还跟精灵一族关系匪浅,而精灵一族可是有不少让人类垂涎的东西,不说其他,就说月之花,依旧是拍卖所的热门产品啊!

所以不少有眼色的人都蠢蠢欲动,准备上前来个偶遇搭讪。

或许他们的美貌是比不上阿瑟克尔,毕竟谁敢跟跟精灵一族比美,或许只有人鱼一族才有那个底气,但是他们相信,以他们的权势跟地位,依旧能够让云绵绵心动的,哪怕只是合作的心动。

而就在他们准备搭讪之前,却有人捷足先登。

“哦,我亲爱的弟弟,你跟妹妹回来后,怎么没来我这拜访一下?我可是非常想你。”

说话的一位淑女打扮的小姐,她戴着漂亮的帽子,金黄色的长发卷曲着披散在肩膀,艳红色的唇瓣让她的脸多了几分攻击性,往下,腰被掐的细细的,胸口一片雪白,呼之欲出,云绵绵都看愣了。

好——好big!

她低头,瞅瞅自己的,微微隆起,一手便可掌握。

害,她果然还是喜欢自己的小巧玲珑,太大了,自己瞅着就都觉得是种负担。

以及,如果刚才她没听错的话,这个女人喊了亚历山伯爵一声弟弟?

所以——

云绵绵看向亚历山伯爵,刚想问这女人是不是他们亲戚,却见亚历山伯爵想来温柔带笑的脸,此时看上去冷漠极了。

哦豁,所以是不受待见的亲戚?

而那big小姐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人模狗样的,瞧着跟那big小姐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兄妹。

但是仔细看看,跟亚历山伯爵并不相似。

应该是同父异母,毕竟老贵族的情人也不在少数。

“亚历山,妹妹回来了,你怎么也没跟哥哥说?妹妹走失这么多年,我们都非常想她。”

男人深邃的眼眸望向云绵绵,脸上露出既欢喜又忧伤的表情,“哦,亲爱的云绵绵,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哥哥,路易斯。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

云绵绵:哈!虽然但是,这位大哥你脸上的表情过于浮夸与油腻。

想当初亚历山伯爵跟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哪怕云绵绵不知道他的身份,在见到他的时候,心里就莫名地觉得亲切高兴。

可是面对这两位所谓的哥哥姐姐,云绵绵非但内心毫无波澜,反而有些想笑。

再结合亚历山伯爵从未跟她提起家中其他兄弟姐妹,以及特洛纳兹跟被踢皮球一样,在几个兄弟间滚来滚去,最后被亚历山伯爵接手的情况,云绵绵表示懂得都懂。

亚历山伯爵冷着脸给云绵绵介绍,“这是珍妮弗,那个是路易斯,亲兄妹,跟我感情一般,小的时候没抱过我,也没抱过你,别听他瞎逼逼。”

这种话鬼才信!

云绵绵:噗,哥哥有点可爱!

路易斯听后,眼中的不悦一闪而过,紧接着又带笑道:“亚历山你那个时候才多大,又怎么记得我抱没抱过。”

亚历山伯爵冷冰冰道:“就冲小的时候你经常捉弄我就知道,路易斯你不像是个爱护弟弟妹妹的好哥哥,自然不会抱我们。”

路易斯:……

珍妮弗连忙上前打圆场,“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或许是记错了。这次妹妹好不容易被找到回来了,是好事,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亚历山伯爵格外不爽,妹妹是他的妹妹,才不是他们的。

但是他却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剥夺自家妹妹跟其他兄弟姐妹亲近的机会,所以鼓着脸,生着闷气。

云绵绵在心里悄悄地笑,哥哥真可爱!这么可爱对她又好的哥哥,她怎么舍得让他失望呢?

于是她对着珍妮弗道:“不用了,不用了,以前都没什么感情,现在也不需要交流什么。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

本来就是毫无感情,又何必硬着凑上来?

再说了,还不是看她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了,所以舔着脸吗?

珍妮弗跟路易斯都被云绵绵这直球打的一脸蒙圈,虽然大家心知肚明,但是说话好歹也讲点技巧,行吗?

果然,不是在永恒之都长大的,就是一点教养也没有。

珍妮弗在心里暗骂了几声,但是想着云绵绵身后的食肆跟甜品店,还有跟在她身边堪比骑士一般的精灵王子阿瑟克尔,她告诉自己,得把这口气给咽下去。

亚历山都可以,没道理他们不行。

或许,是因为亚历山在云绵绵耳中说了什么,所以对方才对他们如此冷漠,不留情面。

想到这里,珍妮弗面色微冷地看了亚历山伯爵一眼,刚巧亚历山伯爵因为云绵绵的那番话,心里一下子就明朗了起来,嘚瑟极了,两个人眼神就撞在了一起。

亚历山伯爵心里高兴,嘿嘿嘿,妹妹果然是向着他的。

他扬扬下巴,“我们还有事情,就不跟你们多聊了。”

就连客套的以后有机会再聊这种话,都被亚历山伯爵给吞了。

路易斯却是不肯,他心中焦急,但是脸上却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妹妹这么久了第一次回到永恒之都,想必有很多地方都不熟悉了吧,不如让哥哥带你一起回顾一下?”

亚历山伯爵回怼道:“那哪用得着你啊?有我在,妹妹想去哪就去哪。”

路易斯不爽地看向亚历山伯爵,“妹妹也是我们的妹妹,亚历山,你不要太过分了。”

云绵绵适时地插了一句,“虽然哥哥姐姐那么多,但是我确实就只认亚历山是我的哥哥。大家都散了吧,别打扰我们逛街了。”

亚历山伯爵立马挺起了胸膛,骄傲的跟个大公鸡似的,“听到没有?只有我是绵绵的哥哥,其他人麻烦麻溜地滚到一边去。”

说完,亚历山伯爵带着云绵绵就往前走去,珍妮弗跟路易斯想阻拦,却是被一旁的阿瑟克尔冷冷瞧了一眼,使用魔法给禁锢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直到瞧不见身影了,他们两才能动弹。

路易斯的脸色难看极了,他的魔法等级不高,但好歹有五级了,可是刚才那个精灵对他的等级压制,让他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恐怖如斯!

珍妮弗气的胸口直颤,“不过是个私生女,居然这么给脸不要脸,难怪那些个贵族提到她,都没什么好话。”

路易斯黑着脸道:“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跟这个女人搞好关系,刚才他们还是从王宫出来的。”

这其中意味什么,他们都懂。

父亲去世后,整个家族分崩离析,所有人都在努力,却唯独被亚历山占了鳌头,向来自负的路易斯自然是不甘心。

他深吸了一口气,“亚历山不是要举办宴会吗?找个机会,将云绵绵拉拢过来。”

珍妮弗点点头,“我知道的,估计到时候不仅仅是我们,其他几个人也会伺机而动。”

路易斯冷笑几声道:“有亚历山在,其他几个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珍妮弗抱怨道:“早知道这样,我们在得知亚历山去找云绵绵的时候就该一起,现在好处全让他拿了。”

路易斯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那个时候是谁说不过是个私生女不值一提的?等食肆火起来的时候,我们再去找云绵绵,结果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珍妮弗憋着一口气,忍不住跺了跺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