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凌依依温若瑜 > 第十七章:回程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回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精致的四合院。坐北朝南的大门,厚重大气。很大的院子里,西北角葡萄架占据了一个三角形。果树花圃占据了大半的院落。生机勃勃。凌依依目不转睛看着那散发出阵阵幽香的兰花。远远的闻着。用手比划着它的轮廓。

  奶奶换完衣服,径直走向葡萄架下了,晾晒着衣服。反复的思索着凌依依刚刚的话,饶是老太太大半辈子精彩的人生阅历,也不知该如何开解她。也只能故意引逗,好让她不那么难过。

  “丫头啊,这是我年轻时候的衣服,你去换了,一会陪我这个老太太聊聊天,解解闷。”

  “好啊,谢谢您。”凌依依眼睛红肿,此时又泛着泪花。好不可怜。

  “哟,丫头啊,这身上湿了,赶紧换掉,不然老了,就知道痛啦”老太太看着又要哭的凌依依,心疼的哄着。

  “来丫头,坐这,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跟着老太太我一起喝点普洱吧!”说着便自顾自的拿起煮沸的水,倒入空空的紫砂壶中,烫着。一股淡淡的茶香沁入心脾。雅淡清香。

  “奶奶,你这紫砂壶有些年头了吧!”凌依依换上了老奶奶的衣服,就着茶香问道。

  “嗯,是有些年头了。丫头啊,你在自责吗?错并不在你啊,造化弄人罢了。你妈说你了?”

  “没有,我没敢告诉她,我也没有勇气去一探究竟。如果被千夫所指,毁了我,也就罢了,他呢,他被母亲抛弃的时候,尚在襁褓。母亲带给他的不能全是伤害啊!我现在只想躲的远远的。本来要去广州的,一时糊涂下错了站。也就将错就错了。”凌依依痛苦的说着。手捂着脸颊。肩膀颤抖着。

  “丫头啊,你若不确定,怎么断定那就是你哥哥呢?万一是你误会了?”

  “不会,我那天就发了一张照片,不对是两张,那张刚发完事情太多,太乱,我忘了。他说他有我哥的照片,难道,难道,我真误会了?奶奶,他知道我是去找哥哥的,我说他认识,他后来跟我表白,是不是就代表,我其实是误会了?”凌依依猛然想到那天被自己忽视的一张早发给妈妈的照片,后来他求婚后,我又给妈妈发了一张他的照片,会不会是,妈妈看到的是第一张照片。

  “你可以问啊!”老太太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到那么难堪的地步。这丫头迷糊的可以。想着,给了凌依依一个怨怪的眼神。定下心神,开始专注的泡着茶。

  “没带手机,当时看到那句,他是你哥哥的时候,就恨不得将那手机扔的远远的。害怕听到不想听到的话索性,没拿就走了。”凌依依为自己的糊涂感到羞愧。也感到一阵后怕。心有余悸的摆了摆头。“昨天在火车上,做了一路的噩梦,梦里尖锐无比的责难,真的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奶奶,谢谢你。给了我一次新生,若不然,我真怕有一天将自己逼死了。”说着,站起身,就对着老奶奶跪下了。真诚无比。

  “慢慢来吧,不急于一时。”说着,老太太将一杯茶给了凌依依。“来,喝茶!”

  “谢谢,奶奶,你这茶,茶香厚重,茶汤,色如琥珀。该是精心收藏了三十多年生普,才能泡出如此深蕴悠长的茶。”

  凌依依将茶杯端到自己的嘴唇上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一抹淡然闪过,悠悠的感叹道。

  “呦,看不出来,小姑娘年纪轻轻,尽深蕴此道。老家伙我还看走眼了呢?”老太太惊讶于凌依依对普洱的熟知,不免调侃了一句。

  “奶奶,您过奖了,家母年轻时,在广州接触过茶艺,后与父亲成家后。衣食无忧,却也想自己做点事,就开了个茶舍。我也是今年累月受到的熏陶,才比那些不懂的人,多了分见识。”凌依依开心的说着。

  两个茶友渐渐地成了忘年交。凌依依在午饭前告别了老奶奶,回到温泉山庄,让温泉山庄老板给自己定了张明天回情海城的火车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