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凌依依温若瑜 > 第十一章:不告而别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不告而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欢爱落幕,沐阳终于在凌依依呼吸平稳后,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来到浴室洗澡。

  凌依依在淅沥沥的流水声中,迷迷糊糊的醒来,环视了一眼四周,陌生的摆设,喜庆的装饰?我这是在哪?

  “叮咚”

  咦,我的手机,翻找了半天,终于在枕头底下看到了。屏幕上有条信息。

  妈妈;那就是你哥哥。

  凌依依脑子里灵光一现,她记起来了,沐阳洗澡时她曾给母亲发过照片。

  可是,他是我哥哥,呵!手机从她手中掉落,在地毯的缓冲下,掉进了床底。凌依依呆愣的看着布满青紫吻痕的身体。咬紧了下唇,眼泪一滴滴的滑落眼眶。信息铃声不断地响起。她却没有一探到底的勇气。

  他就要出来了,我该怎么说:“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妹妹!”还是这样说“沐阳,忘了今晚的一切吧,我跟你是兄妹。”想想都觉得好笑。可是,如果不管不顾的在一起,做不到。

  拿出衣服,穿好后,带着行李,走出了房门。凌依依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浴室门,牵强的道了声,保重。

  茫然地走出会所,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美女,去哪?”中年的出租车师傅礼貌的问道。

  “不知道啊,你想去哪,去哪吧,就当兜风了。”

  “跟男朋友吵架啦?走,叔带你去吹海风去。”

  “你们这年轻人,不能一吵架就出走,走着走着,心就散了。”大叔热心的开导着。

  “不是吵架,是发现自己做了一件,自己和对方都接受不了的错误。”凌依依悲伤的难以自持。总觉得这个事若是爆发出来。我们二人将如何自处。

  “啊,这样啊,如果无法面对,那就不面对好了。世界之大,何不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叔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开导着我。

  “那,师傅,我们去火车站吧!”

  买了张南下的车票,怀着复杂的情绪,踏上了自己的散心之旅。

  一室安静,那喜庆的摆设都在,凌乱的大床也在,唯独不见本该在床上熟睡的她。浴袍在沙发上安静的躺着,她的行李箱却不见了。

  寂寞再一次包围了他?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一样的房间,却又不一样。不是梦,为何她会不告而别?他慢条斯理的打开衣柜,一件一件缓慢地穿着衣服。打开门,“叮咚”却听到房间冷不丁的传来一声,手机信息的声音。

  沐阳眼神微变。想起了关于父亲的病,关于这个房子的诅咒。想起了这五年呆在这里的目的。以及这个房间与世隔绝的神秘力量。除了床头那部电话,这个房间会阻断一切与外界联系。可是现在这个房间里的手机接收到外界的信息了。意味着父亲没事了,这个房间,这栋房子不再神秘?还有道长说的一个小时。

  根据手机发出的声音,沐阳很快找到了,掉在床底的凌依依的手机。显示的是妈妈来的信息。“我定了明天去情海城的飞机票。。。。。”

  前面却又好几条未读信息。沐阳知道这可能跟凌依依不告而别有关系。却苦于打不开手机。只能决定明天去飞机场等待凌依依母亲的到来。

  回到家的沐阳,看到父亲,母亲,依偎在花园里的吊篮椅上。有一声,无一声的聊着以前。沐阳躺在一旁的花架躺椅上,听着他们俩说着,哥哥幼时刚来家里的呆萌,刚有了我时的开心和幸福。说着哥两幼时的囧事。嬉笑怒骂的母亲,宛若孩子般清朗的笑声,父亲低伏做小的哄着,陪着,逗着母亲。

  是我想要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和凌依依在一起的生活。我遇到她了,爱上她了。也得到了她的全部,可是她却不见了。

  在父亲母亲的温声细语声中,满怀着对凌依依的怨怪,进入梦乡。

  刚刚还有说不完的话的夫妻二人,听到那轻微的呼噜声时,都住嘴了。沉默了片刻,沐妈妈忧心的问道:“怎么了这是,刚刚会所来电话不是说恢复了吗?他怎么不开心的?还回来了?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道长还有什么隐情没告诉我们?”

  沐城搂紧了怀里的妻子,安抚道:“你别瞎猜,我问问会所那边。道长不是说话说一半藏一半的人。要是对那孩子有任何不利,他都会提前严明的。况且你看你儿子,除了颓废了一点,哪有一丝担忧的情绪啊!”“喂,老杜,帮我查查监控,看看少爷少奶奶发生什么了?”

  “没有啊,块进到最快了,没,啊,有了,有了,少夫人十二点十分拎着行李箱走了。打了个出租。过了半个小时,少爷也走了。”

  “好,我知道,辛苦了!”

  寒暄两句后,挂断电话,夫妻俩都很疑惑。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正在打酣的沐阳,只能忍着一肚子的疑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不容易睡着的两人,被一阵电话铃吵醒。迷糊中,沐城接起电话“云儿,我啊,没事,你的公司正在起步,好多事需要你亲力亲为,还有就是道长说了,西提那边有转机,想着,若是没事,你耽误时间跑一趟划不来。”

  “哎呀,你这糟老头子会不会说话。”说着,抢过沐城耳边的手机,“什么叫他忙,明明是我被你爸突发的病吓急了,才忘了给你们说。后来是道长说沐阳在西提等的那个女孩,出现了,他才去的西提,沐阳才知道。昨晚上我们都吓死了,不过现在没事了,还想着一会要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有空回来一趟,我和你爸其实挺想你的!”

  “哎,孩子在创业,你能不能不要让他分心。”沐城不赞同的看着莫舞曼,怨怪的说道。

  “他创业是为了什么?为了给家人安全感的,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你不找他,可能你觉得是为了他好,可是他会有遗憾。”

  “好吧!你赢了。”

  “嗯,儿子要回来了,走去买菜,你给儿子做他爱吃的清蒸鲈鱼吧!云儿,这是我给你争取到的福利,一定要回来哦!”

  “知道了,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