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凌依依温若瑜 > 第八章:缘,劫

我的书架

第八章:缘,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人一番情真意切的互述衷肠,太阳西沉。饭后,沐阳将他哥哥的照片给了凌依依。第一时间,就被凌依依发送给了母亲。

  异常静异的电梯,楼道。202号房门口,却多了一个人。一个身着蓝色中山装,梳着发冠的老者,挺拔如松的站立在门口。眼睛看着渐渐走近,十指相扣的一对璧人。微微的点了点头。心情似乎很好。

  率先打招呼的是沐阳。“道长,你怎会在这里,我父亲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本来是在一起的,前一个小时,就被你母亲带去了医院。”轻云道长简单的阐述了经过。

  “你留下来,可是有事交代吗?”沐阳紧张的问道。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可以进屋谈吗?”

  “当然,里面请!”沐阳说着,就拧开了202号房门。

  门打开的声音,让凌依依正在包里翻找房卡的动作,一顿。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我也是就那么一拧,门就开了。那么昨天,他也是这么进的房间,然后被迷糊的我当成做梦。还跟他又告了一次白,还被拒绝。随即释然,长吁了一口气,还好是他,若是别人。想到这,凌依依打了个冷颤。紧接着滔天的怒火澎涌而出。打定主意,一会就去投诉并要求换房。

  打开房门,满目的草绿色,让沐阳愣了下神。随即回身,将愣了的凌依依拉进房间。然后自顾自的找来茶具,烧水煮茶。

  “你父亲昨天就病了。沐阳,你可知道,这西提会所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就关闭,后来再仿建的东面。”轻云道长不等沐阳回答,就又自顾自的说着:“那年,你父亲身患绝症,放不下你们孤儿寡母,他想看到你成家立业。也害怕你母亲余生孤苦。所以千方百计的求到我这里。我念他,本是长寿之人,却是被朋友侵害,才有如此磨难。我允了。但,我所做之事到底逆了天道轮回。为了减轻责难,我将这里封了。只留一个房间,静等有缘人,或许可以解了这无妄之灾。”

  “有缘人?有何标准?”听得云里雾里的凌依依,茫然地问道。

  “沐家血缘,和。。。。。。”

  敲门声响起沐阳前去开门。

  那有别与以往俊朗的父亲,此刻正坐在轮椅上,消瘦干枯的面容。一夕之间啊!为何?沐阳将父亲皮包骨头的手,小心翼翼的抱在心口。无声的问道。

  轻云道长叹了口气:“这偷活的二十多年,在那一丝契机到来的时候,是缘,也是劫难。度过了,诸事归位,将这害人的气运转返回去。若是气运渡不够,你父亲,最晚,明天。”

  “契机,你让我来这里不就是等她吗?她来了,为何还会如此?”沐阳激动的说道。

  “是,我只告诉了你一半,打开这扇门,是主要的,可是还有一步,走完,才算完成。这阵法除了个人的气运,还有人心。”

  “是什么?”沐城沙哑着嗓音问道。

  “就是你和她,二人在明天之前洞房花烛。”

  惊愕的不止的除了沐阳和凌依依,还有沐城。以他对儿子的了解,他不想做出这种唐突的事。毕竟他们二人才认识两天。不想儿子为难,沐城坦率道:“命该如此,本就偷活了二十多年,够本了。舞曼,我们回家吧!”

  沐城话落,就见一妇人,红肿着双眼,强作镇定的走进来,对着凌依依善意一笑。坦然的看向儿子,淡然一笑道“尊重你爸的意愿吧!如他所说,多活了二十年,想做的,想吃的,想看的,他都提前完成了,他没有遗憾!我们回家了!“

  莫舞曼走到轻云道长身前,跪下,拜了三拜,虔诚的说道:”道长,大恩难以为报,来生我夫妻二人定结草衔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