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凌依依温若瑜 > 第三,四章:

我的书架

第三,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夜,好久未曾回过家的沐阳,失眠了。

  想着第一眼见到的那个,如同精灵般,空灵跳脱的女孩,这几个月的相思有了着落,知道她是打开202房间的人,终有一天会成为自己的妻子。

  想着她那豪气万丈的告白,那鲁莽的撞到树上的行为,那迷糊的分不清梦与现实的糊涂蛋,沐阳兴奋不已,天光微亮时,才将将睡着。

  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穿透稀疏的银杏叶,稀稀疏疏的洒在床上。

  床上安静的睡美人,睁开了眼睛,迷糊的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似曾相识。

  躺床上岑了个懒腰,渐渐地记起自己在哪!昨天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昨天,倚在银杏树下,那芝兰玉树的男子,我好像梦到他了,还不羞不臊的说要做他女朋友。

  凌依依只觉得心悸不以,想着,这怕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也算对得起昨天为了告白,撞得生疼的额头,竟然让我在梦里过了把瘾。

  换上美美的衣服,去吃早饭。

  安静异常的过道,恰好等在二楼的电梯,出了楼道,那种入世的感觉好奇怪,好像嘈杂了很多,对面楼的人,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神经大条的凌依依耸耸肩,没在意的来到餐厅,点了个皮蛋瘦肉粥,和一份油麦菜。

  此时,安静了一晚上的电话响起了,凌依依拿出手机,一看是妈妈。

  “妈,昨晚睡着了,到房间洗了个澡倒头就睡,你打电话了?关机?没有啊?信号不好吧!哎呦,你闺女你能不知道?见到床三秒入睡。”凌依依娇声说着。

  柜台里传出一阵气闷的咳嗽声。

  凌依依惊觉打扰到了别人,立刻细声说道:“哎,妈,没事,边上有人咳嗽,就这样,我找到哥哥了,给你发照片,嗯,就这样。”

  “咳咳,咳咳咳!”沐阳终于证实了,她真的只是做了个梦,有点窃喜,却又有些失落。

  “服务员,请问你们家可有导游吗?”凌依依低声询问着,正好路过的服务员,低声问道。

  “有的,请问女士,想去哪里?”服务员小薇,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问道。

  “我想对当地熟悉的人,主要是对路要熟悉的。”凌依依略一思索着说道。

  小薇不确定的说道:“这,我去问问吧!”

  “嗯,我等你。”

  “女士,你的早餐上齐了,请慢用。”

  沐阳在一众员工的目瞪口呆中,给凌依依送去她的餐点,标准的上餐流程,绅士般温和的微笑。

  熟悉的低沉清冽的嗓音,让凌依依想起了昨晚上那个心悸不已的梦,抬头果然看到了那张熟悉不已的面孔。

  凌依依羞红了脸颊,牵强的扯着嘴角,挤出一丝微笑,淡淡的说着:“谢谢!”

  只见沐阳一脸真诚的自荐道:“听闻小姐要找导游,我对情海城很熟,还会开车,若是当你今天的导游,不知你可还满意?”

  凌依依有些惊喜的抬起头,看着他,忘形的高声说道:“好啊,好啊!”

  一抹浅笑挂在他的嘴角,眼神宠溺的看向那个兴奋不已的姑娘,温柔的说道:“那祝你用餐愉快,我在外面等你。”

  凌依依羞涩的低垂着头,忍住兴奋的想要开心大笑的心情,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早餐。

  饭后,在所有餐厅服务员的目送下走到大门外,一辆黑色奥迪停在路边,那个芝兰玉树的少年。正倚在副驾室的车门上,静静的等候着。

  一路开心的咧着嘴角,慢跑了过去。

  在他绅士的拉开车门后,强作镇定的上了车。

  “去哪?”沐阳清洌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去昌平路孤儿院。”凌依依眼神慌乱的看向窗外缓缓移动的风景,却是无暇欣赏。

  沐阳看着旁边那个害羞不已的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哪里还有半点昨天的豪气万丈啊!

  无奈的想着,只能在不唐突佳人的情况下,徐徐诱导了。

  凌依依沉默了一路,觉得自己不该认怂的,这么个大活人在边上呢,不搭讪不是挺对不起自己昨天的豪言壮志了吗?想到这里,凌依依拿了瓶车上的水,拧开了,侧身过去问道:“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说完,为了掩饰尴尬的喝了一口水,毫无聚焦的眼神,透露着慌乱。

  沐阳等着她嘴里喝了一口水后,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沐阳。”

  吥,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沐阳恶趣味的说道;“怎么,我的名字你听过?”

  凌依依木然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好似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昨晚上做梦,那跟他很像的男子,也说他叫沐阳来着。莫不是我做个梦还能预言?为了不显得突兀,依依赶忙说了一句:“我家狗,也叫沐阳。”

  沐阳气恼的瞥了旁边那个小女人一眼,眼里有丝玩味闪过,看到边上有个临时的停车位,沐阳猛地将车停好。

  定了定心神,缓缓地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坐正了身体,看向那个眼神乱瞅就是不看自己的小女人一眼,气笑了,阴恻恻嗓音问道:“你确定不是在别的场合,或者说,梦里,听到的?”特意加重了那个梦里。

  依依听着那特意加重了的,梦里,二字,有种这人也做了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梦,的错觉,随后自己又否定了这个推测,好笑的摇了摇头,镇定的说着:“没有啊,我家狗狗确实是叫牧羊啊!放牧的牧,山羊的羊。”

  沉默了片刻,没听到男人再说什么,凌依依只能硬着头皮,尴尬的说道:“那个昌平路,还有多久到啊!”

  沐阳深呼吸了一下,按耐住满心的无奈,淡淡的回道:“快了,还有十来分钟吧!”

  凌依依尴尬的咽了咽口水,故作淡定。此时,依依的电话响起了。

  依依松了一口气,拿起电话,与妈妈聊着一会去孤儿院办手续的过程。

  沐阳重新发动车子,听着边上的女人用那甜糯的嗓音,在耳边温柔的卖萌撒娇,一时只觉得岁月静好,好似,爱情的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你就在我身边,温柔的说着家长里短,我只需要静静地聆听,偶尔回应一下。

  岁月静好。

  到了给孤儿院门外,凌依依拿着文件袋走了进去。

  沐阳方才拿出手机,就看到上面的信息和未接来电堆满了整个屏幕。一一回着消息。

  大概四十分钟后,沐阳挂了一位好友的电话时,就见凌依依满怀笑容的走了出来。

  打开车门,凌依依一座好,便轻声问道:“沐阳,你知道沐诚吗?”

  “我知道啊,我还知道他家在哪!”沐阳一脸狐疑的看着凌依依。这家伙迷糊的可以哦,查的什么人,查到我爸头上了。

  凌依依惊喜不已的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家几个孩子?”

  “知道啊!”沐阳更疑惑了,不解的问道。“不是,你这找的什么人?”

  “我哥喽!我妈妈在年轻的时候,遇人不淑,生了个孩子,养不起,将他放到孤儿院,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只是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凌依依伤感着说着。

  “也就是说,你找的那个人,是沐城收养回去的?”

  “嗯嗯。”

  “哪年生日?”

  “八八年,十月初二。”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正好有他的照片。回去给你,让你妈看看,是不是他。”

  “真的啊!”

  “嗯,现在,我们来说个正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