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条烤鱼因为刚才的剧烈撞击不小心从桌子上掉落在地,浓郁的香气消失,已经冷掉了,不能吃了。

池鱼看见了,那只鱼的表面还是很诱人,金黄酥脆。项斐又低声道,“只剩下一只新鲜的活鱼了。”

池鱼轻轻抱住了项斐,他很亲密地把他拥在怀里。因为鱼尾的缘故,他站直身子比项斐高出一些,不太明显。但足以把项斐抱在怀里,他的□□的胸膛抵住项斐的后背,微微挑起的语调还有一些愉悦,“你好乖哦。”

在人鱼的认知里,“乖”是一种最高境界的赞赏。

在池鱼的记忆里,每只人鱼都是不听话的混世魔王,和海里的海怪打架,拆掉自己的房间……如果侥幸有一只人鱼几天没有搞破坏,或者是干了什么好事,就会被舒心的长辈摸摸头,夸赞一句,“你今天好乖。”

可惜的是池鱼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夸奖,但是今天他看见在餐厅的项斐时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柔软,于是情不自禁地说了这句话。

项斐不适地动了动,又被池鱼一把按住,他的耳尖有些红,但还是抿了抿唇,“你放开我。”

他的衬衫好像并不能起到阻拦的作用,脊背紧贴着池鱼的胸膛,似乎还感受到了两个凸起的小点,那是人鱼的……项斐不敢深想。

池鱼的皮肤不热,还有一些冷。

他从来没有被这样拥抱过……一个非人的生物拥抱着他。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怪异。

池鱼搭在他的肩膀上,自从项斐从暮色岛来到暮色之海之后,他就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这里是他的主场。

池鱼没感觉到,他怀里的某个人类已经像要煮熟的虾一样了。

突然间外面传来脚步声,还有几个很低的声音在窃窃私语。

是路过的水手,还有士兵。

门没有关严,他们的声音在靠近。随时有可能进来。

有一个男声疑惑地道,“谁在餐厅啊?”

“不会是谁没关灯吧。”

他们刚要进去看看,门突然被打开,项斐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少将的衬衫有一些皱了,他的目光冷淡,微微皱了皱眉,“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明天还要轮值。”

“少将。”他们几个讪讪地打了一个招呼,“这就准备去休息了。”

心中还在奇怪,他们的轮船一共有三个餐厅,一个是靠近项斐房间的餐厅,是配置最好的。一个是公共的大餐厅,可以供所有人用餐,最后一个就是位于他们这层的餐厅。离少将的房间那么远,他是过来巡视的吗?

除了面前的少将本人,谁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层有工具。

烤鱼专用工具,供这层居住的士兵烤鱼吃。

他们的神色很疲惫,刚刚从甲板上退下,眼下有黑青色的黑眼圈,活像是好几天没睡觉一样。

从刚才的惊吓里刚脱身,每个人的状态很不好,但眼睛很明亮,在勉强支撑着精神。

项斐微微叹了口气,“快回去休息吧。”

“少将您也注意休息。”一个士兵道,他笑了笑,拉着同伴走远了。

项斐再次返回厨房时发现池鱼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两个刚从冷冻箱里拿出来的鸡蛋。

他的面前是一个玻璃碗,池鱼正按照记忆,尖锐的指甲探出来,轻轻在蛋壳上一划,鸡蛋裂开一道口子,澄清的蛋液不仅没有沾到手上,还轻轻松松被池鱼打进了碗里。第二个鸡蛋如法炮制也是这么做。

项斐问:“你会做鸡蛋?”

“不会啊。”池鱼耸了耸肩,“我只会打鸡蛋。”

他的面上平静,丝毫看不出来刚才拥抱了项斐。

项斐忍不住想,那么刚才的那个拥抱,还有那句话,对池鱼来说意味着什么?

仅仅是自己一个人无端的……悸动?

池鱼是把他当成一个烤鱼的工具人,或者是玩具?

项斐的内心突然冰凉一片,他把池鱼手里的玻璃碗端走,“别吃了,回房间。”

池鱼:?

“。”

就无语。

刚才项斐是经历了什么?

他的脑电波和项斐的重合,这个人类(人鱼)也太不听话了。

他说,“我要收回刚才的话。”

“你不乖。”池鱼说。

项斐的手顿了顿,明净的料理台上人鱼的表情似乎格外认真。淡银色的眼睛像皎洁的月光,让他感觉人鱼并没有开玩笑。

他又把玻璃碗拿到另一边,动作利落的打了一个鸡蛋进去,掉落进碗里的鸡蛋和其他的两个鸡蛋挤在一起,他搅拌均匀,“我给你做鸡蛋羹吧。”

池鱼感觉面前的人类心情就像五月时候暮色之海的天气,说变就变。

——搞不懂项斐在想什么。

他支着下巴,懒洋洋点了点头,“好啊,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项斐拿着容器的手一滑,他忍不住道,“你别老说这样让人误会的话。”

要不然会有人当真,项斐想。

池鱼愣了一下,他很久没有和人类交流,刚刚醒来后遇见的第一个人类就是项斐。

“那……抱歉?”池鱼说,他有些疑惑,可能人类世界的交往准则不太一样,但是会让项斐误会什么呢?

他看见了项斐耳朵的尖尖,染上一抹红,但在他的话说完之后很快的消退。

他“哦”了一声,十分冷漠地应下,又顿了顿,“下次不要和别人说这种话。”

“可是……”池鱼说,“我只认识你,而且只和你说这些话。”

又来了又来了,项斐的心还是因为池鱼的话生出一丝涟漪,他还在说。

“你说的‘那种话。’”池鱼拉住了项斐的衣服,他的两颗尖尖的牙齿露出,舌尖向上舔了舔,池鱼轻轻地笑了。“是我刚才说的话?”

人鱼的皮肤在灯光下像冷玉一样,他苍白分明的手牵还向下扯了扯项斐的衣角,鱼尾粼粼,映在了项斐的眼瞳。

项斐说,“你应该知道。”

池鱼的手臂搭在料理台,他懒洋洋地说,“好吧。”

看起来像是答应了,但又像是随口一应,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不知为何,项斐的心里浮上浅浅的失落。

吃完鸡蛋羹池鱼自然而然地跟着项斐回房间。

他没有让项斐抱着,一是这艘船上到处是监控,一旦被拍到一条人鱼和项斐在一起,项斐解释不清。二是池鱼想到刚才项斐说的话,要和自己保持距离的意思,既然这样,还是他自己回去吧。

池鱼下意识地忽略了,他为什么一定要和项斐回房间。

明明窗户外面就是海。

经历了晚上的种种事件,他们熬到将近黎明。

天边泛起鱼肚白,窗户上蒙上浅浅的一层雾气,房间内并不是完全的黑暗,项斐才发觉他和池鱼一夜没睡。

池鱼也发觉了,但他倒是不困,只是一夜没睡,感觉还好。神经还在兴奋,他坐在项斐的书桌边,随便找了一本书,“你先去休息吧。”

“你不睡?”项斐问。

“不。”池鱼摇头,“你睡吧。”他发现项斐的书桌上有很多自己没看过的书籍。

他这句话格外的温和,似乎还蕴含着一些温柔,让项斐的困意忍不住上涌,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太困了产生的错觉。

项斐眨了眨眼睛,“那我去睡了。”

只可惜睡了没有多长时间,门口就有人在敲门。

敲门的人很急,敲了两下之后见房间内没有动静,又问,“项斐少将,你起了吗?”

项斐穿好衣服起床,他环顾四周发现池鱼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刚才因为二皇子的敲门声还是早就走了。

他拉开门,门口的二皇子兴奋道,“少将,父皇有发现!我们要找的宝物有确切的目标了。”

他睁大了那双充满红血丝的眼睛,一夜没睡。

不知为何,项斐的心里莫名一沉,像是即将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抬眼,“二皇子确定吗?我们这几天一直没有信号,你是怎么知道皇帝的消息的?”项斐在质疑,他有预感,一旦二皇子说出下面的话,有什么东西就要被打破了。

二皇子挑起眉毛,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打量了一下四周,“少将不如让我进去说?”

“请。”项斐侧身。

二皇子坐在椅子上。项斐微不可查地瞥了一眼,那是池鱼坐过的椅子……

他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我们的信号在之前确实消失了,但是偶尔还是可以接收到外界的消息。”

“暮色之海就像一张大网,牢牢地把我们锁在里面。但是再密不透风的网总会有一些漏洞,外界的消息从这些漏洞里一点点传递,到达我们的通讯设备。”

二皇子笑了笑,“就在刚刚,我收到了父皇的消息,你猜是什么?”

项斐抬眼冷冷看他一眼,“别废话,进入主题。”

“是关于长生不老的宝物。”二皇子的声音放轻,他以拳抵唇干咳了一声,继续道,“父皇在前不久给你也发了消息,但是不知道少将是否收到。”

项斐摇头,他的通讯设备上什么都没有。

“那次的消息并不准确。”二皇子意味深长地微笑,他又改口,“不对,不能说不准确,只是说不够具体。”

“这次父皇翻遍藏书库还有拜访古文学家,他终于找到了什么才是暮色之海的宝物。”

“是人鱼!”二皇子的眼睛这一瞬间迸发出狂热的光,他喃喃地复述通讯设备上的话,“暮色之海,神眷之地,有宝物,食之,可消百病,长生不死。还有后半句——”

项斐早在他说出人鱼的一瞬间就僵住了。

他想到刚才二皇子问他有没有收到皇帝的消息,也许是有的……人鱼那几天在玩他的手机。

“后半句——人鱼,神眷之地领主,宝物所属者。”

距离二皇子离开已经一段时间了。

项斐坐在椅子上,他的心里一直回荡着二皇子最后的话,“父皇让你把人鱼的心脏带回来。”

“万一……没有人鱼呢?”项斐声音干涩。

“不,一定会有的。他就在这片海域,找到他,抓住他,拿走他的心脏。”

奇怪,项斐把手掌按在胸口,这里正在剧烈的跳动。

窗外的日光照进来,细小的浮沉顺着灿烂的光线跳动。项斐起身,他准备把窗帘拉上。

然后他的目光定住了。

在窗台的位置,被深色窗帘挡住的地方,有一片深蓝色、瑰丽的鱼鳞。
sitemap